宝贝你的小兔子真软 跟母亲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 A+
所属分类:医保

铭和医院,急诊处

护士正在帮一个男生头部做紧急处理,他手上有血,身侧的还有个小姑娘,正咋咋呼呼围在身边,眼睛红着,还一个劲儿让护士动作轻点。

伤口消毒,难免刺痛。

男生嗷嗷叫着,女生就心疼得掉眼泪,见到肖冬忆,就赶紧让他帮忙看看。

“怎么伤的?”肖冬忆检查了一下男生额前伤口。

女生忽然指着周小楼:

“她砸的!”

肖冬忆看了眼周小楼,她穿着睡衣,腰杆挺得笔直。

“用什么砸的,搞成这样,这上面黑黑的,像是铁锈。”护士皱眉。

女生红着眼,“她用锅砸的。”

所有人:“……”

原本还有些闹哄的急诊室,众人视线齐刷刷射过去,周小楼战术性咳嗽两声,“医药费我出。”

“周小楼,你以为出个医药费就行了吗?我告诉你——”

肖冬忆提醒,“这位小姐,这里是医院。”

女生嘟囔着几句脏话,没再大声叫嚣。

只是这几句话脏话,又是带爹又是带娘的,听得肖冬忆眉头直皱。

“这伤口需要缝合,再打个破伤风。”肖冬忆示意护士去准备缝针需要用的东西。

“肖医生,有个老人摔了,刚送来,您要不要去看看?”

急诊室,总是忙忙碌碌。

一旦忙起来,肖冬忆也没太多时间关注周小楼,只是听那女生满嘴脏字儿,也知道不是什么善茬,又扬言报警。

她在燕京除了苏羡意并无熟人。

他思来想去,还是通知了苏羡意。

苏羡意此时正和陆时渊牵手,遛猫,接到电话,觉得诧异之余,似乎早已预料到会出事。

“我送你去医院。”陆时渊把陆小胆送回家,取了车钥匙,“小楼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跟她的室友。”

苏羡意就知道,依着周小楼的脾气,迟早要跟她室友起冲突。

**

此时的医院内

肖冬忆安顿好摔伤的老者,听说那边快打起来了。

在他看来,周小楼毕竟是个刚入社会的小姑娘,还是怕她吃亏。

“肖医生,那姑娘太凶了。”值班的护士小声说着。

“确实厉害。”

肖冬忆本以为他们说的是那个满嘴脏字儿的女生,现实告诉他:

自己错了!

他们说的是——周小楼!

“他们两个要动手欺负我,我肯定要自保。”周小楼直接说。

“周小楼,你放屁,明明是你欺负人!”女生气不过。

“上次国庆假期,你把公共区域弄得像猪窝,不,猪住得都比你干净。”

“我没说不打扫啊!”

“等你回来打扫?那里面都长虫子了,你不觉得恶心吗?”

“不觉得,你看不下去,你就打扫好了。”

周小楼笑了笑,“我差点忘了,只有垃圾才会生活在垃圾堆里。”

“你特么说什么!”刚逢好男生立刻跳起来,“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我还没说你呢,你一个大男人,明知道这是女生合租的公寓,说好不许男生来,你来住也就罢了,这里面住的不止你女朋友一个,整天光着膀子穿着裤衩在公共区域晃,你要脸吗?”

“你没有地方住啊?”

“上个厕所,连门都不知道关!”

“我男朋友免费让你看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女生掐着腰,轻笑。

三两句话,孰是孰非,众人心底也有了一杆称。

周小楼耸肩,“就他那二两肉,有看点吗?”

所有人,包括站在门外的肖冬忆就傻了眼:“……”

这话,侮辱性太强!

“妈的——”

男生气得跳起来就要打她。

肖冬忆皱眉,按理说,即将被打,你该躲啊,那小姑娘站着,偏是不动。

他快步上前,直接拽住了欲动手的男生。

偏巧此时,

周小楼抬脚踹了过来。

她可不是任人打骂的主儿,瞅准时机,准备踹他。

这男生又被肖冬忆拉着,无法躲避。

结果就是……

这一脚,结结实实蹬在了他那二两肉上。

只听男生一声闷哼。

肖冬忆错愕,手指一松。

男生腿一软,几乎跪在了地上,周小楼与他对视一眼,两人皆面目尴尬之色。

这两人就好像说好的一般,配合得那叫一个默契。

周小楼也没想到肖冬忆会突然动手阻拦,可她那一脚已经踹出去了,收不回来。

“那个……你还好吧?”肖冬忆垂头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与他女朋友一起,将人扶起来,男生疼得脸色青白

宝贝你的小兔子真软 跟母亲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冷汗直流。

“你被人踹一脚试试,我特么能好吗?”男生骂骂咧咧得低咒着。

“这里是医院,不要打架。”

肖冬忆低咳一声,装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

鬼知道他此时的心理活动:

卧槽!

踹得好狠,他看着都疼。

“医生,您听听她说的话……”女生指着周小楼,谴责她。

“我说错了吗?”周小楼直言。

双方又差点吵吵起来。

——

很快,民警就赶来处理,细问之下,才知道是因为刷马桶起了冲突。

因为这男生小解时,没把马桶圈掀开,溅到了上面,又不清洁,加之以前的冲突,周小楼自然就炸了。

她本就挺能说,加上占了理,就更加厉害。

对方还说她小心眼,爱计较。

“我是心眼小,但是不缺,我平时看着脾气好,不代表没脾气。”

“从小我妈就教育我,做人要有素质,长大后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妈妈!”

“……”

说话不带一个脏字儿,却把两人骂得哑口无言。

人被逼急了,自然就想动手,一男一女两个人,周小楼也担心吃亏,冲进厨房,见着什么就那什么,就抄起了一个平底锅。

那男生估计以为她不敢下手,还一直叫嚣挑衅。

没想到她真能把自己脑袋给砸破了。

“所以是你们先动了手?”警方询问那对情侣。

两人理亏,语塞。

民警想着,能私下和解自然最好,对方理亏,有警察在场,也没敢嚷嚷,却说除了医药费,需要赔偿,这事儿一时并未谈拢。

“同志,借一步说话。”肖冬忆示意民警随自己出去。

也不知双方说了些什么,警察回来后,说考虑时间太晚,先让他们各自先回去冷静一下。

周小楼知道这两人肯定要回出租屋,并不想回去。

“去我那里坐坐?”肖冬忆看向周小楼,说得自然是自己办公室,毕竟苏羡意也该到了。

“不会麻烦您吗?”

“没事,我今晚值夜班。”

周小楼并没想到会遇到肖冬忆。

此时想来,总有些尴尬,坐在他办公室内,低头盯着自己的拖鞋,还有露在外面的脚丫子。

“你先坐会儿。”

“好。”

待肖冬忆离开,周小楼才舒了口气,这才得空翻看手机,发现苏羡意给她打了好几通电话,正当她准备回拨过去时,门开了。

肖冬忆手中拿了杯喝的,递到她面前,“这个点,奶茶店都关了,超市只有这个。”

冲泡型的香飘飘奶茶。

周小楼愣了下,“谢谢。”

她含着吸管,吸了口奶茶。

完全忘了,这是刚冲泡的奶茶,直接被烫到了舌头,“嘶——”

“烫到了?”肖冬忆皱眉走到她面前,“我看看。”

完全是职业本能,肖冬忆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

她的嘴唇也被烫得很红,舌头大抵是瞬时被烫得发麻。

半张着嘴,看起来可怜得很。

周小楼坐着,而肖冬忆是站着的,居高临下,神情专注得盯着她。

周小楼毕竟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姑娘,被一个男人如此盯着,即便知道人家是医生,好心帮自己看烫伤,总有些臊得慌。

他手指是温热的,抵在她下巴处。

陌生人间的触碰,总会让人觉得不自在。

“没什么事,我去弄点冰块让你含一下。”肖冬忆大抵没想到她这么迷糊,说话时声音带笑。

气息忽轻忽重落在周小楼脸上。

混杂着他身上各种浓烈的消毒水与药剂味道。

刺激得人脸红。

大半夜的,没找到冰块,肖冬忆弄了凉水让她含着。

又问她舌头上有没有起泡,给她搞了些西瓜霜类的药物。

周小楼抿了抿唇:

确实挺像他爸的,会照顾人!

陆时渊与苏羡意到医院时,肖冬忆在急诊处奔忙,办公室内只有周小楼一人,抱着杯香飘飘奶茶。

托腮,在发呆……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