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被村长猛烈的进出

  • A+
所属分类:医保

闻言,宁凡低着头,看着眼前这个完美女孩,带着歉意的说道。

“薰儿,抱歉了,不能和你一起去迦南学院了。”

“嗯,没关系,我相信宁凡哥哥,有着自己的事要做,我会在迦南学院等你的。”薰儿听见了宁凡带着歉意的言语,微微的摇了摇头。

旋即抬起了脑袋,将原本有些黯然的小脸,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似乎是不想让宁凡担心,强忍着伤心与失望,对着其轻声说道。

看着身前如此善解人意的完美少女,宁凡顿时怜意大声,双臂一伸,直接搂住了薰儿那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将之狠狠的勒进了怀中。

这突然起来的动作似乎是让薰儿有些傻了,片刻之后,便是脸颊上泛着一层诱人的红晕,小鸟依人一般靠在了宁凡的胸膛之上。

“薰儿,等着我将事情办完,我一定会去迦南学院找你的,等着我。”

…………

宁凡在与薰儿道别的第二天后,也在萧家西边的竹林小院里,找到萧玉。

此刻的萧玉,正在自己别院的竹林之中,似乎是在独自舞剑,练习着剑术。

浅青色的身影如同雏燕一般轻盈,玉手随意的挥舞着手里的长剑,手腕轻轻旋转,长剑也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与萧玉那般干脆利落的气质,浑然相合,显露出一股不同的魅力。

见此,宁凡也安静的在一旁欣赏着,没有打扰萧玉舞剑。

倒是萧玉,在舞剑的过程中,美眸一撇,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了宁凡,随即也是停了下来。

将长剑收入了鞘中,双手抱在胸前,硬生生的挤出了一抹还算是丰满的弧度,一双性感的长腿,俏生生的站在静谧的竹林之中,看着宁凡冷冷的问道。

“你来我这里干嘛?不去陪你的薰儿?”

萧玉一开口,便是攻击目的性极强的言语。

宁凡听见萧玉这种语气,倒也没有与她计较些什么,只是轻笑着说道。

“我要走了,来跟你道个别。”

“走?走去那里?”听见宁凡的话语,此刻或许萧玉自己都没有察觉,她的语气莫名开始急促了起来。

“当然是暂时离开迦南学院,去外面历练一两年左右的时间。”宁凡摊了摊手,轻声说道。

“是吗?”萧玉听见后,面色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被村长猛烈的进出

微微一滞,明亮的眼瞳之中,似乎是带着一丝伤感,亦或是其他莫名的元素,低声喃喃道。

“这么久吗……”

随即,一阵沉默。

微风轻拂着竹林,响起了一阵阵“沙沙”的响声,宛若琴音一般。

而竹林中的两人,想对无语,一股莫名的气氛蔓延开来。

此刻,宁凡也感觉到有些不自在。

将古怪的眼神看向了萧玉。

他想到了萧玉在听见了这个消息后的许多反应,或是不屑,或是象征性的表示祝福……但,他唯独没有预料到,萧玉在听到消息后,竟是这种模样。

这明显就很不同寻常啊?

“莫非,她……”宁凡看向了不远处沉默的萧玉,心中突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不过,旋即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两人在一年前,还是真正意义上“打生打死”的关系。

这在迦南学院的一年间,他虽然感觉到萧玉对自己好感度提升,有所改观,但也仅限于此。

毕竟,他感觉自己在迦南学院一年内,也没对萧玉做啥啊……

怎么萧玉她就……

宁凡摇了摇头,显得有些不可理解。

不过,就随其自然吧……

虽然宁凡并不想做一个滥情的人,但有时候总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而且,按照这系统的要求,他好像还必须完成攻略目标的前置条件,才能够重新返回上一个世界。

摇了摇头,将脑海之中的思绪清空,脸上重新挂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看向萧玉,开口道。

“话说这几个月都没有和你说过什么话,你现在斗气修炼到斗者几星了?”

宁凡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随意的找了一个话题,向着萧玉询问着。

“斗者六星……”萧玉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旋即看了看对面的宁凡,眼中出现了一丝奇怪的神色,轻轻的摇了摇头,面色似乎是有些奇怪,高挑的身子靠在身后的竹子上,主动开口。

“单独出去历练吗?也对,毕竟你和我从来都不是……算了,祝你历练顺利!我会在迦南学院等你的……和薰儿一起。”

说完之后,萧玉便是抱着怀中的长剑,迈着大长腿离开了,一如既往的干净利落。

宁凡有些不明所以的耸了耸肩,看着萧玉离去潇洒的倩影,微微一笑,身形微动,便是消失不见。

…………

在和熟悉的人一一道别之后,早就做好了离开准备的他。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没有惊扰到任何人,走出了萧家,开始了他一如既往一个人的历练……

不对,这一次可不止是一个人,还有药老!

宁凡单薄的身形立于萧家大门前,目光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被村长猛烈的进出

看着右手上的古朴黑色戒指,摇了摇头。

或许是因为这一段时间的相处,让得药老对于他的实力过于放心,亦或是对于他的人品太过的失望。

总而言之,现在药老的灵魂基本在这纳戒之中,没有任何的动静。

以前还会时不时的释放出灵魂之力偷窥他的生活,现在连灵魂之力都懒得释放,一直陷入沉寂。

一般宁凡若是想要问什么问题,要么自己去药老容身的纳戒之中找资料,亦或是主动唤醒药老,药老才会亲自为他解答疑惑。

反正,一般情况下,药老都不会跟宁凡多说一句话……

“这是要我独立自主,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亦或者说是眼不见,心为净吗?”宁凡左手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纳戒,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完全是搞不懂药老为何这般痛恨“渣男”,明明根据他的记忆药老他的风流债明明也不少啊……

摇了摇头,宁凡微微抬头,看着乌坦城外,远处隐隐约约庞大的山脉,眼眸微微闪烁。

随即迈出了脚步,汇入了街道上的人流之中,身形迅速的消失不见。

喜欢从斗罗开始拒绝女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