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小短文 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 A+
所属分类:医保

那骷髅冷不丁地撞进来,立刻就感受到了王弃身上的生命气息。

它仿佛是闻到了血腥的鲨鱼,猛然张口向王弃这里撞了过来……

难怪白云子要以冰封住他的身体,原来是要阻隔他身上的生命气息……这同样也是能够引起这头域外天魔的关键信息。

王弃当时就心惊了一下……然后立刻就感受到了自己灵魂层面的牵扯,仿佛是有人要将他的整个灵魂都给一同撕扯开来。

他连忙默诵《心经》稳固自己的心境……这种撕扯感立马就减少了,至少在他此时的心境状态下还能够稳得住。

而他也因此进入了绝对理智状态……面对当前的困局,他于电光石火间就做出了最准确的应对。

《仙风幻身决》以最快的速度发动,一下子将他的身体移到了半空,任由那颗包裹着未知胶状物的骷髅在他脚下划过。

浮在半空,他的双手快速变幻了十二个印决,随之便是阳火施展的‘龙火印法’……

灼热的龙形阳火猛然覆盖住了那个骷髅……可令人心惊的是,那阳火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被那种不知为何物的明胶给熄灭了。

这太轻易了……

王弃看了眼那冰棺中的白云子,发现她已经开始装死不发出声音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在她看来就算她加入进来帮忙也是毫无用处,还不如继续装死保全自己……为了一个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后辈而让自己一起落入陷阱?

已经苟延残喘到现在的白云子可不会那么愚蠢。

王弃一眼便知她的想法,所以他也成全了她,再次一个幻身,然后御空直接在那颗头颅的上方冲出了水幕。

冲出水幕的一刹那,他就猛然看见了这头怪物的另外三颗头颅就那么一起挤在前面,好像等着他的出现呢!

但王弃早有预感,已经幻身连续发动,下一刻便出现在了藏经顶的入口处……

此时他想要离开随时都能够走。

他发现这头怪物虽然好像很难弄,但反应速度却不是很快的样子……

不,应该是说,他在绝对理智的状态下有着超凡的反应速度,似乎可以与这怪物斗一斗?

绝对理智的王弃,总是以最冷静的方式去思考最为大胆的事情……五神山的前辈高人都在这头怪物面前折戟,凭什么他觉得自己能赢呢?

他没觉得自己会赢,只是有当前状态下的极致反应速度以及《仙风幻身决》,他觉得自己至少可以不败……

他骤然又是一个幻身消失于原地,在那怪物刚刚转头看向入口的时候,他便已经出现在了它的正上方。

阳火不行,阴火呢?

他从阿宝的契约中调集阴火,随后一样的一条龙形火焰击出……碧绿的龙形火焰同样没有造成太好的杀伤,依然和刚才的情形一样,只是短短片刻就被其身上的明胶状物质给覆盖扑灭掉了。

这种情形不出他的意料,他只是心中琢磨‘炎龙印法’又会有什么效果?

可惜他的冰行法术不是那么在行,否则来个冰螭印法,也不知道能不能将这怪物给冻结起来?

阳火无效,阴火无效……接下来,试试大岩柱法?

这一次王弃落地没有再走了,而是淡定地抓起一把丹药先吞了。

药力发挥需要一定的时间,等下应该刚刚好可以续上……

那怪物一路冲了过来,同时王弃也再一次感受到了那股灵魂撕扯之力……不,这撕扯力比先前还要更强了。

这怪物仿佛先前是才从沉睡中清醒还未发挥出完全的力量,现在随着和王弃的纠缠,它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

可是这又如何,这怪物本身的行动也只是稍稍变得敏捷了一些……对于他来说,大差不差。

它‘隆隆’地冲过来……似乎是习惯了那种毫不抵抗的‘猎物’,它的‘捕猎’手段也变得很粗暴简单。

而就在此时,王弃目光一凝,一根根岩柱拔地而起,封锁在这怪物的面前。

“轰!”

它根本不在乎面前是不是有阻碍,直接就这么一头撞了上去。

原本坚硬的岩柱纷纷断裂……这并不是正常的崩碎,而是仿佛被溶蚀了一样的整根断裂。

王弃依然没有移动,双眼之中猛地惊悸纹亮起……

那怪物当时位置一愣,随后整个身体猛地抖动了一下,转而变得极其暴躁。

它依然是扑过来,王弃立刻再次一个幻身消失原地。

他浮在半空目光

污小短文 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冰冷地看着那受到惊怖纹影响而变得十分暴躁,将周围一顿狠砸的怪物心中做出判断……

“大岩柱法无用,但惊怖凝视可以令它狂躁敏感,并且降低判断力。”

这次他在半空中等了一下,这怪物才再次发现了他的存在。

而就在这一刻,他猛地又施展痛苦凝视……

这痛苦凝视如今与先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在用痛苦奴役了那么多的亡魂之后,这些亡魂对痛苦的膜拜也成为了他这道神通的资粮。

他的痛苦凝视施展出来的一霎时,便是魔气森森一副至邪至恶的样子。

那怪物又抖了起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痛苦的神色,可是身体的动作、反应则明显地迟钝了许多。

王弃随后再次确认:“痛苦凝视能够令它迟钝……所以它的弱点在精神攻击?”

这时他感觉到了先前吞下的药力开始发作,他右手刃光一闪,寒夜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不需要‘夜寒风’也不必‘夜悲恸’,他直接施展出了《寒夜刀法》的最终奥义:万古寒夜!

刹那间,黑暗扩散,将这怪物完全笼罩了进去。

那一刹那,王弃猛然间就觉得全身真气如同开了水闸一般奔涌出去,哪怕是先前吞服了不少丹药,也出现了无以为继的情况。

万古寒夜只是维持了一瞬就消失了……或者说是溃散了。

王弃第一次感到自己修为上的不足,施展个万古寒夜竟然是连一息的时间都没有能够坚持下来。

但好在就是刚才那一瞬,王弃还是感应到了一些东西。

他握着寒夜刀能够感应到万古寒夜之中的意识体存在。

而他在那一瞬间所感应到的,赫然是浩瀚如同繁星一般的意识体……也正是因为这如许多意识体的存在,才使得他的真气瞬间无以为继。

先前吞服的丹药还在发挥作用,他体内的真气正在不断恢复之中。

他意识到了,这怪物身上的‘明胶’才是关键,那就是被它所吸收的无穷意识体所汇聚。

不,这可远不止是那么简单。

在那短短一瞬万古寒夜,他似乎也感受到了一些那无数意识体之间的思维……它们都在因为那短短刹那的黑暗寂静而感到恐慌!

它们竟然还拥有着独立的意识,似乎这些独立意识之间还存在着一定的交流?

王弃对这被称为‘域外天魔’的怪物感到好奇极了,这也太有意思了吧,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那白云子原本布置水幕的地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位大前辈竟然是趁着他与怪物缠斗的时候偷偷地转移了那个‘安全屋’?

他连忙四处看了看,就发现了那在一处岩壁的侧面,有一个大冰块悄悄地斜着冒了头……冰块里面,那白云子祖师也是跟着僵硬地倾斜着身子看过来……

这么感觉有些可爱啊?

他没没有迟疑,立刻给这怪物再补上了一个惊怖凝视,然后趁其狂乱的时候连续两个幻身就来到了那个角落。

果然这里又已经被布置成了和原先一般无二的‘安全屋’。

而他在进来的瞬间,就发现自己被一团寒液给包裹住,随之整个人再次落入坚冰之中。

“不要反抗,否则它追着你的生命气息过来,你便难有喘息时间。”白云子淡淡地说道。

王弃只能乖乖地再次被冻了起来……他也的确需要喘息一下了,刚才那一下‘万古长夜’直接把他抽干,若是继续战斗下去他也不知道究竟能够维持多久。

同时刚才得到的信息,他也得要好好整理一下了……惊怖与痛苦凝视能够起效果他并不意外,毕竟这两门神通已经都被他练到了能够直接作用灵魂的程度。

可是万古寒夜中所感受到的信息,却始终令他无比在意……这头怪物身上究竟存在着多少的灵魂?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

他还无法理解那些怪物身上的明胶究竟是什么原理,所以依然要尝试……

他开始尝试调息,这次意外地发现在这个藏经顶中充斥了一种他所不熟悉的天地元气。

……很陌生、很晦涩,但意外地容易炼化。

他尝试这将这些天地元气炼化为自己的所需的纯阳真气……效果还不错,虽然总觉得和他日常所修的天地元气有很大的区别,可他同样说不出这不同之处来。

白云子看着他修炼也不说话,安静地等待,仿佛她根本不曾存在一样。

直到三个时辰之后王弃完全恢复全盛状态,甚至因为这独特的天地元气还小有提升,他睁开眼睛看着那一直静静看着他的白云子,忍不住问:

“白云子祖师,请问这里的天地元气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我感觉修炼起来很轻

污小短文 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松?”

白云子答:“这是域外虚空中提取的天地元气,自然比外面那个已经进入末法之世的天地元气更活跃也容易炼化。”

“事实上在上古时代,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还活跃的时候,其活性比你现在炼化的虚空元气还要更强。”

王弃听了心里直呼好家伙,他一开始还觉得自己这些师门长辈还真是爱作死……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其实已经获得了很了不起的成就。

单就是这份从虚空抽取虚空元气的手段,就已经是能够奠定大派之基的超卓手段。

王弃感觉,这些祖师前辈们的脑洞都已经突破天际了,和他们比起来,自己的眼界似乎又显得太浅了一些。

似乎是感觉得到王弃的惊讶,白云子反而叹息一声道:“这都是被泰山仙派、乾坤正道他们逼的,也是被这日渐惰化的天地元气所迫不得已。”

“若是我们能够轻易地得到修行资源,又还怎么会愿意去冒这种奇险来为五神山寻求更多的资源呢?”

王弃听了沉默了一下……原本他还存了一定的心思,如果实在是打不过那头怪物,就凭着《心经》尽可能多地带走一些传承回去。

可是现在,他忽然间想要试试将那头怪物给斩杀了!

这或许听起来很疯狂,五神山那么多前辈高人在七百年前都折戟于此,他又怎么能够自信到认为自己比那些七百年前开创了这一切的前辈高人都要聪明?

王弃自己也没把握,但总是要试试看的。

真要是就这么放弃了这汇聚了七百年前所有前辈智慧的藏经顶,王弃心里面会觉得难受极了的。

所以他说:“请祖师解开我的束缚,我要再去会会那头怪物。”

白云子问:“你要去我不会阻拦,不过我得告诉你,我们当时为了对抗它五行阴阳风雷冰,各种力量都进行过尝试。”

“甚至你用的精神攻击之法我们也试过不少,但大多只能对其造成一定影响而无法真正令其受损。”

“所以我劝你还是有机会就带着你想要的东西离去吧,把那些传承带出去,对于你们来说想来已经足够了。”

王弃看着白云子认真地答道:“原本这样是足够了,可是白云子祖师,你又为何一直自囚于此?”

“你是能够自己出去的,这一点我无比确信。”

白云子淡淡地看着他,默然间一声轻叹道:“那你去吧……小心点别暴露这里……搬一次地方很费劲的。”

王弃慎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向白云子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下一刻,他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冰层碎裂。

他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冲过那层隔绝了内外空间的水幕……

果然,在他出现的一瞬间,那头怪物就再次被惊动。

王弃抬头就先赏了对方一个‘痛苦’来减缓其行动,然后按照先前自己计划好的,开始了另一番尝试。

首先,是破邪灵力……

既然白云子祖师说过他们已经将五行阴阳风雷冰都尝试过了,那他就试些不一样的吧。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