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男人压在20岁姑娘身上 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 A+
所属分类:医保

黑桃十的屋子变得安静起来。

对于白雾想到了什么,黑桃十兴趣不大。

白雾也问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只是在白雾眼前,这个黑桃十越发可疑了些。

井六询问道:

“你想到了什么?”

白雾没有立马回答这个问题,他对黑桃十说道:

“你曾说你欺骗了老k,能不能告诉我,老k……到底是什么地方被你骗了?”

“魔术师怎么会揭穿自己的魔术呢?”黑桃十笑着拒绝了白雾的要求。

白雾也不在意,换了一个问题:

“如果我想离开这里,你能够办到吗?”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黑桃十依旧回避了这个问题,既然如此,白雾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黑桃十一眼,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黑桃十,如果将高塔里被封印的怪物和井一看做我的敌人,你到底算是我的敌人,还是友军?”

说完这句话,白雾补充道:

“这个问题,我想听到真话,你前面回答我的一系列话里,我无法完全分辨真假,但最后,我想要得到一个真相。”

“我会自己找到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只是我需要知道,你到底站在哪个阵营。”

黑桃十没有想到白雾会这么问。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你却搞得我好像有选择一样。”

白雾认真的点头:

“当然有选择,因为你随时有说谎的权力,可哪怕一次,我希望你能够不说谎。你不需要担心我做什么,因为未来的我,在发现你的时候,已经什么也做不了。”

“而发现你之前的因果,我无法改动。”

“我来自未来,我知道过去,但随着我不断探索过去,过去变得越发朦胧。”

“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立场,如果立场一致,我不介意被自己人欺骗。”

白雾准备离开了,离开之前的这个问题,并不是什么算计。

他是的的确确想要知道,这个人到底属于哪一方。

黄金一代的四个k里,他与小鱼干的本体尚未接触。

但却始终觉得,黑桃k,才是最为神秘的那个。

他知道自己一定在某个环节被黑桃十欺骗了,但如果是自己人,被骗了也就被骗了。

黑桃十觉得有点无趣了,仿佛自己带骗子的形象已经无法撼动,以至于白雾懒得猜自己真话假话,直接来了个动之以情,希望自己说真话:

“我以为白远的儿子,应该可以靠着自己的能力,判断我言语的真假。”

“如果我时间充足,不介意陪你耗下去,但是我的时间很紧迫,高塔里的封印物已经突破了封印。”

黑桃十眉头一皱。

二人又一次陷入沉默。

约莫半分钟后,黑桃十说道:

“茶都凉了,你既然有了计划,就去完成你的计划吧,你有你的计划,我有我的安排。”

“你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你知道,你与我的对话,不会改变因果。”

“而既然你与我的对话,不会改变因果,一个骗子就算对你说,我这次没有骗你,你也不会完全相信,不是么?”

“所以你得想想,如果我是你的敌人,你能否活着走到今天这一步。”

白雾豁然开朗。

黑桃十藏在自己的里世界中,一个白远也无法察觉的位置。

这件事,可以说是从自己进入高塔世界就有了。

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满月碎片,白远还不是里世界的守卫者。

所以黑桃十才是自己里世界的主宰。

如果黑桃十想要做些什么,早就可以做了。

想到了这一层,白雾站起身说道:

“我将你们四个,称之为黄金一代。真的很可惜,你们四个,无法真正的联手。”

这句话,白雾说的极为诚恳,带着敬意,也带着惋惜。

“是么?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黑桃十的笑容颇为玩味。

“我该走了。”

“去吧,还是那句话,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我们谁也不干预谁。”

“一言为定。”

……

……

白雾离开了。

在走出了黑桃十的屋子之后,他的每一步都跨越了极远的距离,朝着小镇的方向走去。

井六深知,白雾和黑桃十是两个老谜语人,说话总是会让人云里雾里的。

一路上,她询问道:

“你方才说,你明白了,到底是明白了什么?”

白雾这次很干脆的回答道:

“你的因果电话亭,是需要极大地执念发动,甚至可以改变时空改变历史。这也是你七百年来最大的杰作。”

“说这个干什么,很显然,我看到的因果还不够深远。”井六眉头轻蹙。

白雾摇头道:

“我不是要讽刺你成全了我,而是让你回忆一件事。后来我接到的几通电话,都是高塔世界的。”

“高塔世界里,扭曲遍地,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可以解释。”

“无论是食城海港,食城的血雾区,还是农场,强大的执念都可以借助你的因果电话亭,改变因果。”

“但第一通电话,很奇怪不是吗?这个世界没有扭曲。”

井六忽然懂了:

“你的意思是是,还是孩童你的,不可能从隔绝了扭曲的这个世界里,传达出自己的意愿。”

白雾点点头:

“要知道,当时接了电话的尹霜,可是真正的跨越了时空,见到了我和白远。”

“白远就是我当时的秘密之一,这个秘密,就直接暴露给了尹霜。”

“虽然你是一个井字级,虽然你是因果之力的拥有者,但你不会认为,你的因果电话亭,能够让一个没有扭曲的世界……让一个还是人类幼童的我,打出那样一通电话吧?”

井六愕然。

的确,这里很奇怪。

但当时她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也许是一次意外,在观测因果的过程里,她偶尔也会遇到一些奇怪的因果。

很难解释,仿佛有外力干预。

但显然,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尹霜接到的那通电话,可不仅仅是跨越了时空。

“我现在越想,越觉得这通电话来得诡异,诡异得就像是阿尔法,能够无视高塔的限制,与高塔外的人进行交流。”

白雾的这个比喻,井六倒觉得很贴切:

“你从与黑桃十的对话里,确定这里是一座塔。”

“随后你认为,这座塔和高塔一样,关押着某个人。”

“这个人很可能就对应着扭曲之主?”

“而你接到的那通电话,就是这个与扭曲之主对应之人,通过你传来的。”

“之所以通过你,而不是他本人直接操作,是因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秘密。很可能一旦被知晓,会彻底改变高塔世界的扭曲战争格局。”

井六虽然习惯了因果之力,这种直接抄答案的方式来获取信息,但她本身的思考能力也不差。

白雾点点头:

“回答完全正确。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个人。”

井六补充道:

“而这个人,很可能就藏在这座小镇里,他既然打出了这通电话,就极有可能……他会主动联系你。“

说话间,全速移动的白雾,已经来到了小镇外围。

小镇里的人很少。

少到白远的病历档案架上,几乎罗列了百分之八十的人。

他低着头,走在小镇的街道上,伪装之后的白雾,基本上不会被人认出来。

但看着某辆熟悉的suv开出来的时候,白雾还是有些小情绪波动。

这辆车的主人正是白远。

白远像是接到了某个人的电话,打算前往某个地方。

这倒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白远很喜欢上门出诊。

一般来说,白远出诊后,病人家里的东西会摆放的更整齐。

病人的病会好,小部分病人的“病因”,也可能会一并消失。

至少小时候白雾不陌生,经常会发生白远出诊后,某个病人家里的男人,或者女人,离奇失踪。

但是警方是查不到白远这里来的。

也从来没有

40岁男人压在20岁姑娘身上 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人报警,更不会有人透露白远来出诊过。

他们或许是被催眠了,或许就和李晓蕊一样,是真的觉得白远是一个神。

一个带他们脱离苦海的神。

神不过是帮助自己,“清理”掉身边的人渣,自己只需要感谢就好,其他的事情,不需要记得。

总之,白远的停尸房里,从来不缺素材。

白雾没有多疑,只是猜测着,这次白远大概是某处上门诊病。

车上的白远,人行道上的白雾,二人的目光有极为短暂的接触。

目光也只是一触即分。

白雾发现白远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但他也没有想太多。

随后suv绝尘而去,白雾则走进了小镇,开始寻找那个最为关键的人。

小镇其实不小,但让白雾熟悉的建筑也就那么点儿。

几家粮油店,两家便利店,一家小超市,四五家饭店,一家农村信用社,一家邮政,远处的加油站,以及

40岁男人压在20岁姑娘身上 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教堂,还有一排空着的门面。

当然,还有一家咖啡厅。里世界中,白远最喜欢的就是在咖啡厅坐着,点一杯咖啡。

与咖啡厅的服务员聊聊天。

白雾从边缘到中心,每一个人,每一家店,都在认真的观察。

此前白雾和井六还有黑桃十所提及的一切——

都是他们的猜测。

黑桃十也没有这个世界是一座塔的铁证。

一切都是以“这个世界是一座塔”为结论而展开的逆推。

如今只要找到那个人,那个白雾认为,能够和在井世界,与现实世界阿尔法对应的人,就能够证明前面的猜测。

他一边路过小镇里的每一个地方,一边观察着周围的人。

同时还思考着,谁才是最有可能与阿尔法对位的人。

小镇里的人,都很普通。

最后,他看到了远处的自己。

白远出诊,幼年的白雾暂时忘记了前一夜的折磨,又开始到处溜达。

小镇里的人,对孩童时期的白雾都很喜欢。

白雾远远看着,孩童时期的自己——暂且称之为小白,他看着小白有些孤独的走走停停,内心情绪终究有些波动。

“小时候的你……倒是和我想象中不同。”井六也看着小白的身影。

“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样子?”白雾没有表情的问道。

“不好说,大概就是……很冷漠,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尤其是这些人。”

白雾顿了顿,有些淡然的说道:

“后面的几年,他就会变成你说的那个样子。”

井六微微一怔。

这样的白雾,她没有见过。

明明没有任何的情绪流露,却能够让她感觉到一种孤独与哀伤。

明明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很喜欢他。

“他看起来很孤独,他不该这么孤独的。”

白雾还是那副淡淡的语气:

“因为他的世界,只有这座小镇那么大。但这座小镇里中人的眼里,他的第一身份,始终不是白雾,而是白远的儿子。”

白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到底要做什么?

明明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却为何要对自己的孩子如此折磨?

井六当然知道,白雾的情绪被磨灭,和白远的手段有很大的关系。

白雾的存在,就是高塔世界的一个异类。

只是她没有感受过白雾幼年的痛苦,不是亲历者,自然会觉得白远所做的一切——皆有深意。

此时此刻的井六,其实也与小镇里的无数人一样,不自觉的像白远倾斜。

哪怕小白抱怨着,白远一点也不好,大家也会主动为小白找一个借口。

仿佛所有英雄电影里都那么演的,不管父亲对儿子怎么折磨,只要儿子后来成为了英雄,父亲的种种作为,就都可以得到理解,甚至……充满了前瞻性。

但人们没有想过,更多被父亲折磨的儿子,会毁于这种折磨。

小白一路晃荡,最后在咖啡厅里留下。

白雾一路上,远远跟着小白。

小白经历的事情,他都经历过。

此时就像是路人视角的回忆,和第一人称的回忆叠在了一起。

接下来他很清楚,小白会走近咖啡厅的快餐区,这家咖啡厅叫新鲜感,但不是只营业咖啡。

也有提供一些快餐食物,炸鸡汉堡之类的东西。

小白很喜欢,虽然几年后就不喜欢了。

而今天,白雾记得,只要买下儿童套餐,就能得到一个咸蛋超人的玩具。

他是拿到了这个玩具的。

一切都和白雾记忆里一样,小白拿到了玩具,虽然心智远远高于同龄人,但奥特曼这种东西,就算到了中年也一样值得喜欢。

所以小白很高兴。

白雾也不自觉露出了笑容,或许只有这家咖啡厅的店员,会让幼时的他觉得,不那么孤独。

因为那个店员的智力有一点点缺陷,他不会认为白远多么完美,相反他会觉得白雾才是那个最懂他的。

很难想象,小镇里最聪明的孩子,和一个有些“弱智”的成年人,会有一段难以察觉的友谊。

后来小白长大,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对这个店员也就淡忘了。

小镇,白远,都是白雾记忆里的禁区。

直到此刻,白雾才恍然发觉,原来当时的自己,也有一个小伙伴,虽然不是那种儿时能够天天腻歪在一起的人。

但总归是一个……小镇里的另类,一个自己不讨厌的存在。

白雾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店员,店员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小白。

在白雾看向店员的时候,这名店员竟然也转过了头,迎上了白雾的目光。

这个瞬间,白雾眼里的提示,让白雾错愕不已。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