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看我喂奶下面好硬好大 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了

  • A+
所属分类:医保

战斗,暂停了10分钟。

另一面山坡上的战斗,同样因为这边响彻整片旷野的巨大爆炸,按下了暂停键。

狂暴的气浪甚至一直冲到一百多米外,将好几名猝不及防的日军步兵卷下山坡。

两个步兵中队近400名日军,在严苛军令亡命狂攻,结局是战损三分之二,其中一个步兵中队更是仅剩二十余人,彻底失去作战能力。

这个消息传至后方临时指挥部中的神田正种耳中,差点儿没把这位已经焦头烂额的第36步兵旅团前线最高指挥官给气到裂开。

他可以理解中国人死守不退,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退路,退则死!

可是,为什么47步兵联队的这帮蠢货会蠢成这样,加上两个步兵小队,外加旅团所有火炮帮忙,竟然用了半小时打出这样的战绩。

他们是猪吗?

“命令,将第6步兵大队最后两个步兵中队派过去,既然500人不行,那就再加500人。”呆滞了足足一分钟的日本陆军大佐冷酷下令。“另外,通知战损最大的那位陆军大尉先生,他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充当前锋指挥官,转告他,战死后,我会把他的英勇向旅团长阁下乃至司令官阁下汇报!”

伴随着日军再度集结调动,日军的火炮重新覆盖整个‘孤陵’。

在这一刻,包括已经预料过战斗会无比惨烈的唐刀,也不会知道,这场悄无声息发生在中国东南的小山丘之战,中日双方的兵力比会达到史无前例的的1比6。

而且还是日军动用了20余门火炮的助攻下发生的。

如果不战败,那中国士兵简直都成战神附体了。

是的,就算是天神下凡,也会在日军疯狂投掷了近千发炮弹的弹片中灰飞烟灭的吧!

何况,中国官兵是肉体凡胎。

一个小时后!

‘孤陵’山丘上四处活跃的都是土黄色的影子。

但,他们依旧没有像日军指挥官想象的那样,站在山丘之顶挥舞着刀枪和他们的军旗纵情高呼胜利。

因为,他们还没有获得胜利,哪怕总共投入了可怕的一千兵力和20门火炮,15挺重机枪以及近30具掷弹筒。

中国人却用事实诠释了什么叫“蒸不烂煮不熟捶不破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他们仍然占据着山丘之顶的一小块阵地。

那是一块面积绝不会超过300平方米的阵地,不时的还有三八式步枪的枪响,虽然打得不准,但已经确定自己可以获得最后胜利的日军步兵们可不想死在黎明来临之前的黑暗里。

一时间,竟然没人敢上。

他们也倒是可以退后一百米,通知后方山炮继续对阵地轰击。

可很不幸,战斗至此,第36步兵旅团也同样精疲力尽,原本可用于支撑一场持续两

公么看我喂奶下面好硬好大 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了

天作战强度的炮弹储备,仅用一个半小时,就消耗了百分之八十。

而原本应该在一个小时前赶到战场的师团炮兵联队所属炮兵大队竟然因为看错地图导致车轮陷入泥沼,这会儿还在六公里外和泥巴较劲。

说白了,第36步兵旅团此时也犹如一个耗光了力气的壮汉。导致孤陵上的日军步兵们虽然已经知道对手极度虚弱,却也没有能力甚至是缺乏足够的胆量发起最后一击。

当然了,这也是唾手可得的胜利带来的心理变化,没有人愿意可以品尝甜美果实的时刻还要遭受死亡的威胁。

死亡,已经够多了,多的让人麻木至恐惧。

现在还能在山丘上活动的日军步兵,绝不会超过450人,那几乎意味着,有超过600名日军步兵,倒在这块该死的阵地上。

。。。。。。。

不过300平方米的阵地上,其实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刀疤少校,一个是那个一刀刺死香取飞鸟少尉的年轻士兵。

其余的,不是躺在下面的阵地上,就是躺在这块不大的阵地边缘。

108师警卫营一连,没了。

连同上尉连长,全连150人,就剩下一个上等兵,以及警卫营最高长官。

四门机关炮和四挺重机枪,和操作装备的人,也都没了。

花费巨大人力物力构筑的环形工事,没能阻挡住概率学的可怕,上千发炮弹的密集炮击,就算是百分之一命中他们,也是炮毁人亡的结局。

失去装备还未死的弹药手或是辅助射手也同样被补充进了战壕,然后和警卫营的步兵们一起战死。

这依然不够,从三面围攻的日军就像潮水一般不断冲击着阵地,死完一波再上一波,兵力不断被消耗的中方守军根本无法维持三面阵地。

另外两面阵地上埋的炸药已经引爆了,也不过是阻挡了日军脚步数分钟。

只要一面被突破,对于另外两面的阵地来说,就是灭顶之灾,甚至连退往丘陵顶端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不是刀疤少校破釜沉舟,打出6颗赤红色的信号弹通知战壕那一面的火力支援连。

火力支援连的胖大海眼含热泪咬着牙命令自己最后四门迫击炮冲着‘孤陵’一口气打空了最后30发炮弹,将已经冲入阵地的日军和中国军人一起炸成夜空中的焰火,‘孤陵’阵地绝不会还有中国军人最后的倔强了。

两败俱伤的30发炮弹最少埋葬了100余名日军以及20几名中国军人,日军退了数十米,也给了三面阵地上中国军人最后撤退的机会。

最终,退守山丘之顶。

那里没有所谓阵地,只有山炮炮弹留下的炮弹坑,在炮弹坑里重新构筑阵地的人员,不超过十人。

十人,上战场前配属的子弹已经全部打空,没有驳壳枪也没有冲锋枪,唯一有的,就是从阵地上捡回来的三八步枪。

零星的对射中,十名原本就受创的士兵一一死伤,仅剩两人了。

“你叫啥名字?”刀疤少校的一条胳膊已经没了,有些疲惫的半躺在炮弹坑里,问自己最后一名士兵。

“报告营长,我叫大河,成大河!”年轻士兵看着自己已经气息微弱的少校营长,抿紧嘴唇说道。

“成为一条大河,好名字!你爹是个有理想的人。”刀疤少校咧咧嘴,问。“大河,咱们就要完蛋了,你怕不怕?”

“怕!”年轻士兵仔细想想,很诚实的回答。

“哈哈,说的好!死谁特娘的不怕。”刀疤少校突然放声大笑。“老子也怕的很呢!尤其是知道老子马上就要死的时候。”

“你去,把那几个还有口气的弟兄给我拖过来。”刀疤少校下令。

成大河点点头,他知道长官想要干什么。

刀疤少校要走了他身上最后一颗手榴弹。

不能死在日军的刺刀下,这应该是长官最后的愿望。

有些忧伤的丢掉手里已经没有子弹的步枪,年轻士兵在黑暗中摸索着将最后三名还略有呼吸的重伤员从另外两个弹坑里拖了过来。

看着只有一条胳膊的长官,不舍的抚摸着已经只有微弱呼吸同袍年轻的脸,喃喃自语:“弟兄们,对不起,老子救不了你们,为了不让你们受鬼子折磨,只能带你们一起上路,你们,别怪我!”

年轻士兵不忍看,低着头微微侧身。

片响!

后脑勺却遭遇重击,不可置信的扭头,留在士兵最后视野里的是刀疤少校收回自己仅有的那只手。

黑暗中,他没法看清自己长官的眼神,也来不及思索他为何要如此做,剧烈眩晕袭来,力战不亡的士兵一声不吭的倒地。

枪声停下三分钟后。

日军终于围上来了。

一个坐在炮弹坑里的少校,搂着三名几乎没有动静的伤兵,凝望着围上来的日军。

“杀了他!”日军指挥官咬牙切齿。

显然,同样杀红眼的日军也没打算抓活的。

回应死亡的方式,唯有死亡。

一票日军的枪口刚刚抬起。

蓝烟就在少校怀中升腾而起。

没有高呼口号,也没骂,断臂的中国军人,就这么静静的搂着自己的兵,坐着。

他的士兵们完成了属于他们的使命,现在,他这个长官也在履行自己曾经跟他们承诺过的:“我会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虽然有许多来不及,但此一承诺是完成了。

日军全员后退。

脸色肃穆望着闭上眼的中国军官。

“轰!”的一声,血雨飞溅。

日军步兵们脸上没有胜利的微笑,他们占领了阵地,却没有战胜这支军队。

不少人,微微垂下头,表示对阵地上最后一名中国军人所选择的战斗方式的尊敬。

他用自己的血肉,朝着他的敌人,射出!

喜欢从八百开始崛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