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房东修空调说我想要 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东西

  • A+
所属分类:医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暴雨丝毫不见减小,反而越下越猛,好似要下他的三天三夜似的。

我和安澜就只能眼巴巴地望着,祈祷着这场雨快点停下来。

“斯斯”的风声中,安澜忽然开口向我问道:“陈丰,你害怕死亡吗?”

我愣了一下, 回道:“以前我不怕,现在挺怕的。”

“为什么?”

“你说什么?”不知道是雨声太大了,还是安澜说话的声音太小了,我没听清她说的。

“你坐过来一点。”

这句话我听见了,于是起身往她身边挪了挪,就在她旁边的一块干的地方坐了下来。

她这才说道:“我说为什么现在怕了?”

“不知道,可能是年龄越大就越害怕死亡吧!”

说着,我惨然一笑,又继续说道:“你知道吗?以前我很喜欢探险,我去过很多危险的地方,甚至还计划着去攀登珠峰。那个时候我真不怕死……可是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怕死,很怕、很怕……”

“正常,谁不怕死啊!我也怕…

找房东修空调说我想要 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东西

…”

她沉默了一会儿,又低声说道:“今天的经历让我想起了那晚在三亚的经历,好像是一样的,又好像不一样。”

我愣怔了一下,因为三亚永远都是我心里过不去的坎儿。

沉默了半晌后,我才终于向她问道:“为什么一样却又不一样呢?”

“一样是因为同样的境遇,不同的地方而已,都是黑夜,一样的狂风骤雨……可那次我是掉入了海里,而这次却是被困在深山里。”

说到这儿,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转头看着我,淡淡的笑道:“不一样的是,那次是我一个人在面对,而这次不是我一个人。”

我长长吁出一口气,安慰着说道:“放心吧!这次不会像上次那样了,等雨停了,我就出去找路。”

安澜没有再说话了,我转头看着她。

只见她抱着自己的双膝,精神看上去有些恍惚,她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猛然一惊,忽然想起她为什么突然问我“死亡”这个话题。

因为她经历过,所以她比常人更能理解这两个字。

也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了她柔弱的一面,她真的真的非常脆弱的。

或许认识她的所有人,包括和她关系要好的陈敏,都觉得她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是一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女强人。

可是只有我知道,她真的有脆弱的一面,就是现在。

她也需要保护,就和大多数女人一样,她也是水做的,灵动柔软。

就像她爱美,与我见面的时候,都会很有心的化个妆。

哪怕在她怀孕的时候,明知道不能化妆,可是我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都将精致的一面向我展现出来。

她的强,似乎是别人给她的。

别人觉得她应该是什么样子,她就活成了什么样子。

又或者,她的强,是从小自带的,是她从小生活的环境,造就了现在的她。

别说她,就算是我,如果从小就面对那么复杂的一个环境,我或许比她跟敏感。

……

一阵沉默之后,我好像感觉到她在发抖。

这大山里的夜晚是挺冷的,加上大雨,温度起码降了二十度。

而我们都只穿了一件T恤和外面套的一件冲锋衣,不冷才怪。

好在我身上有打火机,能生起一堆篝火,这样一来,不仅有了光,还有了温暖。

我终于对安澜说道:“我去找点柴火,咱们生堆火。”

“外面那么大的雨,你咋出去啊?别去了吧!”

“不去外面,我就在洞穴里找找看,我刚刚进来时看见有一些枯树枝。”

“那你小心点!”

安澜叮嘱一声后,我便戴上头灯就在洞穴里寻找起来。

找了一圈,也只找到了一些细小的树枝,和一些杂草,而且有些杂草还被雨水给浸湿了,估计点不燃。

于是我想了个办法,利用那些干树枝来生火,这是一项技术活。

需要用刀具将树枝削成木屑,然后再利用火星来引燃。

我很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没用多久就成功了,继而将那些干的柴火架在上面。

可是这点点柴火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唯一的办法还是去外面找更粗的树干,哪怕已经被雨淋湿了,也是可以用的。

这场雨估计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了,而且就算停了,我们也很难继续前进。

一是卫星电话掉了,如果继续往前走,那就真成救人的变成被救的了。

二是刚下过大雨,指不定这山路有多泥泞,还有落石和泥石流的风险。

所以,即便雨停下了,我们也需要等人来接应我们。

而现在重要的就是自救,首先就是保证温暖。

做出这个决定后,我便对安澜说道:“我去外面拾点柴火,你就在这里待着别动。”

“别去了,下那么大的雨你怎么去啊?”

“没事的,一会儿就回来。”

“你不听话是不是!”

“真的没事,放心吧。”我边说就边往洞穴外面走去。

安澜再次喊住我说:“陈丰,你要出去,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你不要这样,我都说了没事的,我会

找房东修空调说我想要 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东西

很小心的,就在这附近。”

“不行,你给我回来,不需要生火。”

我没听她的,执意离开了洞穴,冒着大雨往我们来时的方向寻去。

我将那些之前被我们砍掉的藤蔓和树枝都给搜集了起来,甚至还有砍刀劈了一些树枝备用。

费了老大劲,我才将那些树枝和藤蔓带回了洞穴里,这些柴火虽然被雨水浸湿了,但总比没有好。

看到我回来后,安澜就向我抱怨起来:“你是真不要命了啊!那么大的雨,你还敢出去。”

“这不好端端的回来了么,都说了,我有经验的。”

“你这个人真的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在安澜的抱怨中,我将那些湿润的柴火放在火堆旁烤着。

安澜又对我说道:“衣服都被淋湿了吧?赶紧脱下来烤一烤,别感冒了。”

这确实是,我随即脱掉外面件冲锋衣,然后用两个树枝支撑在火堆旁。

安澜又对我说道:“里面这件也一起啊!别穿着。”

“都脱了多冷啊!”

听到我这么说,安澜二话不说便脱掉了她身上的冲锋衣,并扔给我说道:“穿我的。”

“哎呀,不了不了,我就这么穿着吧,里面这件还好。”

“你又不听话是不是?”

看着安澜看我的那眼神,我认怂了,只好脱下里面这件T恤,换上了她的冲锋衣。

而她里面也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短袖,毕竟这是夏天。

我知道她这个人很固执,这点跟我很像,一旦让我穿上后,就不会再允许我脱掉了。

我只好对她说道:“你再玩火堆旁挪一下吧,暖和点。”

“还好,你别管我,你自己怎么样?头发也湿了。”

“我没问题的,就是有点饿了。”

“那就只能忍忍了,我身上也没吃的。”

我轻轻叹口气说:“也不知道王艺现在情况怎么样?”

安澜附和道:“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现在肯定找到躲雨的地方了。”

我知道安澜在安慰我,可现在任何的安慰于我而言都是无用的。

我只是很想知道,为什么她一个人大半夜的会跑这大观山来?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