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在别人胯下的娇妻 好硬好大好爽山村小说

  • A+
所属分类:医保

被灰白浓雾笼罩的诡异之城,在黑色烈焰中随风消散的坡道街区,在冲击波中化作错乱光影四处流窜的信差,在远方渐渐升腾至半空的蘑菇云,以及不知何时站在坡道尽头,正带着困惑神色看向自己的神秘老人。

雀蜂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经历过如此诡异离奇的事情。

蘑菇云开始渐渐消散了,那神秘老者却仍然静静地站在她和夜枭的视野中,毫无疑问,刚才那威力惊人的攻击就来自这个神秘老人,可雀蜂心中泛起的却是更加怪异的感觉——对方强大,诡异,神秘,来的无声无息,说真的这要放在任何一个魔影剧里都应该是个登场前半分钟就开始响背景音乐的人物,突出一个镇压全场力挽狂澜的设定,但她的注意力却总是不由自主地被对方那身睡衣睡帽吸引……尤其是那睡衣上还印着一圈小碎花……

但她终究是受过训练的军情局干员,因此很快还是强行冷静下来,在确认周围暂时没有更多信差出现之后,她一边维持着谨慎戒备的态度一边恭敬地对远处的老人点了点头:“非常感谢您的出手相助——请问您是……”

“我不知道啊,”她话音未落便听到对面的老人开口了,而且听上去没有一丁点高高在上的态度,“我正在家睡觉呢,一睁眼就到这儿了……你们谁啊?”

雀蜂夜枭:“……?”

老人的回答完全出乎他们预料,当场两位军情局干员的情绪都不连贯了。

“……不幸被卷入超凡异象的普通人,”尴尬诡异的安静持续了不到两秒钟,夜枭用无奈的声音说道,“我们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城市突然被迷雾笼罩,雾气中出现了诡异危险的敌人,我们原本是在街上开店的,现在却只能想尽办法逃出这座城……”

他说的全是真话,却没有透露任何不该透露的情报,眼前老人虽然出手救了他们一命,但终究底细不明身份未知,他不能贸然暴露自己和雀蜂的真实身份。

穿着睡衣的神秘老人却显然也没在意这个,他只是皱着眉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条笼罩在浓雾中的坡道,紧接着又在空气中随手勾勒了几个符文,好像是给自己身上施加了一些什么魔法效果,接着若有所思地摇着头:“这确实不是梦境……难不成又被什么力量传送到奇奇怪怪的地方了?可这里的‘气氛’好像又有点熟悉……”

雀蜂与夜枭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片刻犹豫之后便小心翼翼地走向了那看起来态度还算和蔼的神秘老人,不管怎么说,对方此刻总比那些诡异危险的“信差”要亲切友好。

老人对他们的靠近则没什么反应,他一边观察着周围环境一边又给自己身上连着拍了好几十个瞬发的法术效果,忙活了好一番才把注意力放在正好奇打量自己的两个年轻人身上,这才随口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叫什么名字。”

“……这里是紫罗兰边境城市普兰德尔,”雀蜂迟疑了一下,决定如实相告,尽管眼前这位老人浑身处处诡异(尤其是那身睡衣),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这次能否活着看到日出恐怕就要全指望这位突然出现在雾中的神秘强者了,“我叫芙罗拉,旁边这是我的朋友和同事,他叫格兰度。”

“紫罗兰……你们说这里是紫罗兰?!”老人瞬间怔了一下,而就在雀蜂以为他是知晓紫罗兰的什么秘密所以才如此反应的时候,这位老人却紧接着又在自己身上拍了十二层元素抗性和奥术防护,“……这就安心多了。”

“您这是……”夜枭格兰度嘴角抖了一下,他这辈子见过的超凡者不少,但像眼前这位风格特立独行的还真没见过。

“出门在外谨慎是第一位的,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遇上打不过的还能跑,”神秘老人却只是笑着随口说道,紧接着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啊对了,你们可以叫我莫迪尔,莫迪尔·维尔德。”

雀蜂脸上的表情差一点没控制住,下意识惊呼出声:“莫迪尔·维尔德?!您说您的名字是莫迪尔·维尔德?!等等,那这么说您就是维多利亚女大公的……”

巨大的震惊席卷了她和夜枭的思绪,“维尔德家族先祖回归”这件事虽然并不像当年“高文·塞西尔复活”一样轰动全国,帝国官方也没有对此大肆宣传,但这个消息在官方渠道内,尤其是军情局内部当然是公开的,作为军情局的基层干员,她和夜枭哪怕没有亲眼见过这位传奇冒险家的画像,也必然知道对方的名字!

“那是我曾曾曾……曾孙女,”莫迪尔·维尔德笑着说道,眼前两个年轻人的惊愕之色并不让他意外,他这一年多也已经习惯了,自从之前和暗影神国的联系加强、寻回自己的姓氏之后,他一直在渐渐适应自己这个“维尔德先祖”的身份,“看你们的反应……你们其实是塞西尔人吧?”

雀蜂:“……被您看出来了?”

“不难猜,外国人在听到我的名字之后一般没这么大反应

沉沦在别人胯下的娇妻 好硬好大好爽山村小说

,紫罗兰人就更没这个反应了,”莫迪尔摆了摆

沉沦在别人胯下的娇妻 好硬好大好爽山村小说

手,“而且你们的容貌细节和口音也像是塞西尔人。”

雀蜂与夜枭都有些尴尬,但在知道眼前的强大法师是“自己人”之后他们也确实感觉到了些许放松,此刻雀蜂又下意识地观察了一下自己四周的墙壁和路面,想要看看“店长”是否留下了新的字迹,却什么都没看到,一旁的夜枭则开口问着眼前的老法师:“莫迪尔阁下,您说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是啊,我正在家睡觉呢,”莫迪尔摊了摊手,“然后一睁眼就看到了这个被浓雾笼罩的地方,还看到你们被一堆诡异的影子追,没怎么想就出手相助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袍,似乎也终于觉得自己穿着这么一身出现在这儿有点尴尬,视线便不由得落在了附近那些还没有被“信差”清除的、亮着诡异微弱灯火的房屋上:“总穿着睡衣也不是个事,我得找人家借件衣服……”

“请不要进入这里任何一座建筑——这座城现在的状态诡异且危险,”夜枭立刻阻止了老法师,虽然他不知道强大的传奇冒险家是否能抵御这超凡异象中的诡异之处,但他必须做出提醒,“您刚才看到的那些诡异黑影是‘信差’,他们会清除掉浓雾中的建筑物,如今整个北城区以及这附近的大片街区都已经被他们诡异的力量给清除掉了。如果您不嫌弃,可以穿我的外套……啊,鞋也可以。”

莫迪尔看了一眼夜枭的身形,笑着摆了摆手:“算了,我觉得穿上不合适,不过你的好意我还是心领了,年轻人。现在我更想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这辈子离奇经历不少,这样的景象倒还是第一次见——大概是第一次见。”

夜枭想了想,刚要开口解释一下现状,却突然看到附近的地面上有薄雾盘旋着散开,紧接着一行苍白的字母突兀地出现在石板表面:“离开这里——他们又来了!”

莫迪尔也一瞬间注意到了那些字迹,他微微皱了皱眉:“这是什么?”

“快走!”夜枭却来不及解释太多,只能赶忙催促,“那些怪物又汇聚起来了——我们路上边走边说!”

话音未落,一阵令人心悸的寒意便突然从内城区方向的街道上蔓延了过来,如一道无形的极寒之风骤然卷过建筑物之间的缝隙,整条坡道上盘踞的浓雾在这一刻都改变了流向,丝丝缕缕的雾气如流淌般越来越多,下一秒,雀蜂便看到远处那些消失的建筑物原址上、阴暗的房屋夹缝中、路灯无法照耀的街巷里,一个接一个的影子正在浮现,又有大量影影绰绰的事物正从地面和墙壁上凸显出来!

眨眼间,浓雾中便出现了十几个高高瘦瘦的“信差”,这些信差身后则是数量更加庞大的、浑身缠绕着符文布带,内里仿佛充斥着不定形黑雾的身影,一眼望去竟有上百之多,这些浓雾中的怪异之物一经出现,便齐刷刷地将“视线”投向了坡道上的三名不速之客,紧接着便毫不犹豫地朝他们扑来。

然而这个过程同时却又无声无息,他们就如幻影一般,在空气中掠过的时候甚至不带起一丝风声。

夜枭与雀蜂瞬间出了一层的冷汗,但在他们调头开跑之前,首先听到的却是传奇冒险家莫迪尔的一声惊呼:“这特么啥?!暗影住民!?”

下一秒,他们便听到空气中传来了庞大能量迅猛汇聚时特有的刺耳尖啸,以及被压缩、加速到几乎无法用人耳辨识出来的急速吟唱声,莫迪尔·维尔德猛然举起了双手,惊人的魔力在短短两三秒内便被他引导成型,紧接着化作一个比刚才雀蜂所见的还要巨大的亮白光球,光球周围电芒闪耀,符文盘旋。

老法师双手一挥,那“奥术飞弹”便如一枚炮弹般骤然洞穿了坡道上的浓雾,狠狠轰击在远方那些信差与暗影住民中间——巨大的蘑菇云再次腾空而起!

这威力惊人的一击让夜枭和雀蜂下意识停下了正准备逃跑的脚步,他们突然觉得在老法师的绝对力量面前,眼前这诡异的危机似乎也不是那么危险,然而他们刚停下来,却目瞪口呆地看到刚刚扔出去惊天一击的老法师莫迪尔竟然扭头就跑,一边跑还一边高喊:“还愣着干什么!跑啊!这些东西杀不完的,跟他们站桩对打,传奇法师都得被活活打死!”

仿佛是为了印证老法师的高喊,下一秒雀蜂便感觉到那股熟悉的寒意再次涌了过来,远方坡道上的蘑菇云还未消散,大量影影绰绰的“信差”和暗影住民便再次从空气中浮现了出来,而且这一次的数量甚至比之前还多,出现速度甚至比之前还快!

两名军情局干员终于不敢耽误,扭头就跑!

一个穿着睡衣的传奇冒险家,两个晕头转向的军情局干员,就这样在浓雾中的坡道上展开了一场狂奔,中间莫迪尔还有机会就朝身后扔个大火球或者炎爆术之类的大威力魔法——人毕竟不是魔导武器,在奔跑中无法吟唱和引导,哪怕是他这样的传奇法师也无法瞬间释放像刚才那样的高阶法术,但即便是普普通通的大火球和炎爆术,从他手里扔出去也仿佛坦克的主炮一般,一时间坡道上轰鸣不断,大大小小的爆炸连绵成片,无数的暗影住民在爆炸中消散解体——然后瞬间重组再现。

莫迪尔甚至压根没有回头的打算,他跑起来娴熟的一比。

夜枭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一边跟在老法师身后狂奔着一边下意识问道:“您有对抗这种暗影生物的经验?”

“我不记得了!”莫迪尔边跑边喊,顺便还给自己身上以及两位军情局干员身上又扔了几个瞬发的防护法术,“但我以前好像是跟他们打过交道的,这种感觉很熟悉,尤其是……”

一边说着,他一边又朝身后扔了一片连珠火球,奔跑的速度竟隐隐超过了两名接受过训练、极其擅长迅捷行动的年轻干员:“尤其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我感觉非常熟悉!!”

雀蜂卖力狂奔着,她看着跑在最前面的老法师,心中突然有点不真实感——她这辈子都没见过体力如此之好、跑起来如此之快的法师,在她印象里的施法者不管多么强大,体质基本上都是要差一点的,常年的研究学习让他们很难有机会注重锤炼肉体,哪怕是用秘术之类旁门左道的办法强行加强了自己的身躯,也做不到像这位传奇冒险家一样在奔跑时这般……“流畅自然”。

毕竟,身体强化是一方面,跑路的经验又是一方面,没有被人追着跑过旷野和山川的经历,雀蜂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像这位莫迪尔先生一样一边施法一边狂奔还能跑的比她和夜枭都快——这老爷子甚至没穿鞋!

当然,她这里总结的施法者中不包括圣光教会的修士和修女们——事实上她根本不认为那些人算是施法者,有抡着大铁棍子和战锤漫山遍野追着熊打的施法者么?塞西尔城周边的熊最近都开始越过黑暗山脉南迁了……

雀蜂脑海中一时间转过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她跑路的速度,甚至也没有影响到她和夜枭在跑路的过程中把紫罗兰王国发生的超凡异象告诉眼前的老人。

从现在掌握的线索来看,这位传奇冒险家莫名出现在这座诡异之城中,显然也是受到了这个异象的影响!

她和夜枭是情报人员,不擅长处理过于专业的超凡领域问题,但莫迪尔·维尔德可是个实力强悍、学识渊博的法师,他是超凡领域的专家!

不但如此,这位强大的老法师似乎还莫名地有着与那些诡异的“暗影住民”对抗的经验——当然看上去也可能是跑路经验……但这怎么说也算经验不是?

喜欢黎明之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