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站着一前一后 将军,不可以(糙汉甜宠)

  • A+
所属分类:医保

经过了四个比赛日的淘汰,二十一个猎荒团已经只剩下这六个了,其实他们任何一个走到这里,都已经足够称得上是当服的一线团队,回去之后无论是声誉还是奖金,都能够立刻飙升。

可是,也正因为都走到这里了,谁也不可能甘心停下,能够从六强跻身决赛圈,那就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顶级强队了。

今天的蛋壳竞技场,已经不复往日的热闹,毕竟短短四天的时间,这个竞技场的竞技位已经从坐不下变成了坐不满了。

六个队伍,首发一共六十个人。

有一多半的位置都是空着的。

而今明两天的比赛结束之后,空出

两个人站着一前一后 将军,不可以(糙汉甜宠)

来的位置,将只属于那么三个猎荒团。

所有人都想成为后天还坐在这里的人。

一片闪光灯下的沉默,游戏舱关闭。

第一张地图随机出来了——圣安德鲁斯大学。

“没想到今天的第一张地图就这么大。”陈谦看了一眼小玔的主武器,淡淡的金色光芒仿佛已经在宣告她的主场了。

圣安德鲁斯大学这张地图,因为是KK猎荒团的保留图,他们为了跟KK团争夺海选的出线名额,是练过最多的一张图之一了,这也是一张装备优势能够发挥到极限的地图。

然而,美服在六强中唯一的一个猎荒团,第一个刷出了通关时间!

紧接着是路人猎荒团,和第一的成绩仅差了4秒,然后是俄服第一大团——Quwrof猎荒团,和路人差了15秒。

如龙以第四的名位通关,虽然只差3秒钟,但这没有用,作为后半区的猎荒团,不管多少秒都是强制增加同样的时间,今天的这场比赛按照20秒计成绩,也就是说他们落后Quwrof明明只有3秒钟,但如果要赶回这个成绩却需要多20秒。

而在他们之后的天狼,和欧服的那个猎荒团——FullMap猎荒团,也都同样是20秒的罚秒。

突然一下掉落后半区,如龙众人多少显得有点不知所措,但陈谦甚至都没有时间去调整一下队友们的情绪,第二张地图就刷出来了。

决战咖啡馆。

又是一张不小的图。

地图越大,在一张地图上耗费的资源就会越多。

陈谦开始觉得不是太妙了,因为他们和美服路线不同,美服的猎荒团走机械路线,他们在咖啡馆这种现代地图里,能够找到补给物资,而灵元路线的陈谦他们不能。

第二张地图,在小玔的

两个人站着一前一后 将军,不可以(糙汉甜宠)

连续几个超常爆发下,勉强挤进了前三,而第二张地图后半区的是天狼、Quwrof以及FullMap。

“美服的那个团叫什么来着?Brother还是什么的?”陈谦无所谓地问九木道。

轨迹他们都无语了。

他们这些第一次跟人家打比赛的,都知道人家叫“BoBolther”,神他喵的Brother,几年的比赛他不会都是这么叫人家的吧?

而九木压根就没准备回答他,因为回答了他也记不住,随口说:“名字不重要。他们昨晚上几乎一晚上没睡,今天状态还这么好,简直离谱。”

美服的BoBolther猎荒团已经连续两张大地图第一了。

今天反而是天狼的状态特别糟糕。

秋白露的问题,终究还是在大赛事上面显现出来了——她没有带领比赛的能力,没有对对手精准到小数点的判断力,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真的做不到,这是天赋问题。

“嗯,我也觉得。”陈谦点头道,“所以,我们一会把他们举报了吧。”

“?”九木不知道这货又是要玩哪出。

但小玔一听秒懂,大大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本来就是,只许他们到处投诉举报要求重审,我们不行啊?我们就举报他们……服用违禁药品。”

陈谦跟她击掌。

一晚上没睡精神还好的跟贼似的,拿这个举报要求来个尿检什么的应该没问题吧?

“你们真有心情。”人生如茶已经要死了。

第三张地图,黑色金字塔。

大型地图。

人生如茶真的就地阵亡了。

他的技能和精力,都不可能再支撑一张大型地图了,陈谦换了一个替补上来。

“少了一个这么稳的爆发,不好打啊。”东门城说。

“看你了。”陈谦说。

++++++

一个比赛日三张大型地图,按常理来说就是跟BoBolther猎荒团过不去的,他们闹腾一晚上没休息,最希望的应该是速战速决。

加上休息在内,半个小时能够搞定比赛,是最理想的。

然而,三张大型地图一上来,肯定是不可能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第三张地图必然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没有延续之前的高水准发挥……

“最后一张地图,所有团队都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了,现在是第一Boss,哦……我们可以看到实时统计,所有的团队都比他们之前的成绩要提高了一到两秒。“

现场的主持、记者,以及游戏里的观战玩家,都紧张地等待着。

“如龙猎荒团……噢噢噢,如龙猎荒团的百川,连续三个爆发技能全部……爆发,然后最后一个技能被谦神重复了一遍,我的天……东门城!东门城全部换了这么脆的噬极兽上来吗?Boss一个AOE下来就全部……”

如龙猎荒团根本都没等到Boss的群体攻击下来,为钱而狂的一道音波从地面凭空升起,涌动的灵元穿过东门城的噬极兽,和Boss还没出手的技能撞击在了一起,灵元爆起三人高的音雾,如战鼓沉沉作响……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发现,如龙猎荒团在前面两张地图,大型地图,竟然还留下了这么多的固有特性没有使用。

为钱而狂的这个固有特性不但保护了东门城手上的脆皮操控兽,为东门城留出了足够更换噬极兽的时间,而且抵挡了Boss最重要的一个大招,并给Boss造成了大量的爆发式伤害,让如龙在第二Boss的进度上一下子到了前列。

两分钟之后,熟悉的黑色金字塔地图,如龙猎荒团的名字,越过了所有其他猎荒团,第一个刷新在了所有人的手表上。

紧随其后的就是路人猎荒团,之后是美服的BoBo。

而被甩在了后半区的,依旧是天狼、Quwrof以及FullMap。

第三轮第一个比赛日的结果好像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后半区的三个猎荒团其中两个都是很明显弱于其他团队的,他们甚至比已经在上一轮中被淘汰了的其中一个美服的猎荒团都还略弱一点,所以他们止步在这里很正常,但天狼倒在这了……有点意外。

如龙猎荒团今天开局的情况明明很不好,但后面越大越好,最后一张图更是打出了第一的位置,所以,这最后被淘汰的肯定是天狼没跑了。

“也还好,我还担心今年的世界大赛,决赛直接就全亚服的猎荒团去打了。”输了比赛的FullMap还挺庆幸的,他们觉得最糟糕的局面至少没有发生。

但他们的庆幸,背面就是天狼的失落。

秋白露带着的一群老手,没有打过陈谦和九木带着的新人。

这绝对不是天狼的一队玩家的原因,秋白露自己也能感觉出来,这绝对是自己的原因。

所以,比赛一结束,她从游戏舱里出来就走到了两任老团长的面前:“谈谈吧。”

在陈谦离开游戏到回归,再到如龙崛起的这段时间,秋白露一直都是一个半消失的状态,只和陈谦隔空对话,但从来不正面交流。

赛前的交流战,还是陈谦设计才搞到的。

面对秋白露的要求,九木倒是无所谓的态度,但陈谦耸了耸肩:“怎么着?准备坦白之前金字塔……那个谁家小谁叛团的真相了?”

陈谦离开之前的天狼猎荒团,当然有自己懒的因素,但至少表面上扯的理由,是在黑色金字塔里,被副团长毁掉了至宝级装备,引咎辞职的。

而那位副团长在团十年了,资历比陈谦还老,能让他叛团肯定不是单一方面的原因,肯定很复杂,而其中有多少成分跟秋白露有关,这就不知道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陈谦这么问的不像是开玩笑。

空气都安静了。

看到情势不对,东门城扯了扯陈谦:“啊,那个大家还没吃夜宵吧?我请你们吃个夜宵,走走走……”

“火锅吗?”人生如茶鬼使神差跟了一句。

小玔毫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

陈谦数了数人数,拍手笑道:“可以可以,你请客,秋皇付钱。走你!”

一群人浩浩荡荡就离开了比赛场馆。

在场有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还面面相觑:“不是,这第三轮才第一个比赛日,天狼还没有被淘汰吧?怎么这就吃起来了?”

喜欢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