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站着一前一后 出租屋里炮火连天

  • A+
所属分类:医保

寺田清藏看着江日胜身边跟着的卫士,有些哭笑不得。江日胜出了城,就像上战场似的,把特高支部的武装特务全部带上,所有人全副武装,还带了两挺轻枪机。

寺田清藏苦笑道:“江桑,我们只是去冀鲁剿共建国军视察,何必带这么多人?再说了,你这几十号人,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江日胜除了对皇军忠诚外,满身都是缺点:胆小、平庸、无能、贪婪。虽然他在分析情报时,有那么一点点的准确性,可他还是个令人厌恶的家伙。

江日胜掀起衣服给寺田清藏看:“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多一把枪就多一份保证。寺田君,我可是带了双枪,还把保险衣穿上了。”

寺田清藏讥讽道:“越怕死的人,上了战场往往最容易死

两个人站着一前一后 出租屋里炮火连天

。你幸好没进军队,否则……”

他是有武士道精神的,绝不会畏惧死亡。如果能为天皇而死,是最大的荣幸啊。

不管寺田清藏怎么讽刺,江日胜还是带着特高支部的人出发了。一路上,前面有人探路,后面有人扫尾,无惊无险到了冀鲁剿共建国军的驻地。

肖震江刚回来,突然接到消息,江日胜和寺田清藏到了他的司令部。来不及多想,马上迎了出来。

肖震江诧异地说:“寺田先生,江部长,你们怎么来了?”

事实上,他也才回来没多久,赶到司令部时,任家庄的战斗已经结束。

寺田清藏冷冷地说:“任家庄的仗打成这样,我们能不来吗?”

肖震江惭愧地说:“我也没想到。”

寺田清藏淡淡地说:“我要听取最详细的报告,另外,冀鲁剿共建国军的副司令殉难,要代表皇军为他举行葬礼。”

肖震江连忙说道:“多谢寺田先生。”

他看了一眼后面的江日胜,两人目光轻触,他没有说话。跟江日胜也没必要说话,只要用钱开路,才会有效果。

肖震江叫来一名手下,向寺田清藏报告了任家庄的战斗情况。这个人叫刘鹏,神情坚毅,眉毛处有道伤疤,应该是子弹留下来的。

“报告长官,卑职刘鹏,我部抵达任家庄时,八路军与卫则敏部已经交火,我们先观察了一段时间,赵副司令决定对东侧的部队发起进攻。当时战斗进行得很激烈,兄弟们奋勇当先,想一鼓作气拿下八路军,赵司令更是冲在前面,结果不幸被流弹所伤。所幸,我们还是攻入了阵地,只不过最后发现,那是卫则敏部的阵地。”

刘鹏的声音洪亮,说话清晰有条理,几句话就把事情讲清楚了。

寺田清藏问:“你部死伤多少人?”

刘鹏说道:“死一百九十五人,伤一百三十人,总共死伤三百二十五人。”

寺田清藏突然说道:“肖司令,我要去任家庄看看。”

肖震江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说道:“这个……,当然可以。”

肖震江悄悄把江日胜拉到一旁,轻声说:“江部长,寺田清藏这次来有何目的?这里可是国民党部和八路军经常活动的区域,他就不怕出事吗?”

江日胜提醒道:“你可别动歪脑筋。”

日本人有没有布置他不知道,但他让第一集团军调了两个团过来。只要冀鲁剿共建国军有任何异动,那两个人团很快就会扑过来。

治安军的战斗力低得惊人,可冀鲁剿共建国军的战斗力也不高。伪军在正面战场不行,可他们内斗是一等一的好手。

肖震江见江日胜说得模棱两可,马上说道:“刚才出来得急,身上没带钱,你们走的时候,自当备一份薄礼。”

江日胜只认钱不认钱,跟他关系再好,没有钱也是白搭。他在说到“薄礼”时,特意加强的语气,这是告诉江日胜,他的礼并不薄。

江日胜打着哈哈说:“没事,我又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有一说一。”

肖雅倩气得想给他一枪,你不是见钱眼开的人,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告诉自己呢?

在见到寺田清藏的那一刻时,肖震江其实就起了杀心。他是土匪出身,讲究有仇报仇。叶莲娜的死,寺田清藏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况且,叶莲娜还被他占用了这么长时间,就算叶莲娜没出事,寺田清藏也是他的生死仇人。

肖震江随后找了一名手下,让他们去拿钱。与其跟江日胜费尽口舌,不如拿钱砸他。

快到任家庄时,肖震江的手下终于回来了。两根金条塞到江日胜手里,江日胜的态度马上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江日胜摸着金条,拿出一根在嘴里咬了一下后,才郑重其事地收起来:“肖司令,这次日本人对你可是很不满意。你的司令之位能不能保住,还得看你的表现。”

肖震江又拿出一根金条塞到江日胜手里:“他们难道还想撤我不成?”

江日胜说道:“有这个想法,但暂时还不会实行。第一步,应该是给你找一个副司令。这次武山主任明确说了,你的副司令,不能是东北带过来的。”

肖震江急道:“那怎么办?”

江日胜说道:“很简单,要么从你招的人当中挑选,要么让日本人调一个人过来。”

肖震江突然说道:“多谢。江部长,你觉得如果我们碰到八路军,在战斗中寺田清藏意外死亡,日本人会有什么反应?”

江日胜笃定地说:“一定会猜到是你干的。”

肖震江又拿出一根金条:“有没有办法把他永远留在这里?”

他知道江日胜的鬼主意很多,而且江日胜摸透了日本人的性子。江日胜做的坏事也多,可日本人从来不管他。

江日胜看了一眼金条,轻轻摇了摇头:“这个嘛……”

一根金条就想要寺田清藏的命,是不是太便宜了?

肖震江又拿出一根金条,轻声说道:“这是定

两个人站着一前一后 出租屋里炮火连天

金,事成之后,三百条枪,六千发子弹。”

江日胜摇了摇头,再次拒绝:“这可是你的地盘,事成之后,我能不能活着离开都不知道呢。”

喜欢对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