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 婚闹最严重的事件

  • A+
所属分类:医保

陡然之间,原本过于宽广和辽阔的边境仿佛都变成了巨兽厮杀的狭窄铁笼。

当群山迈动脚步,灾难级的飓风便回荡在这个闭塞的盒子里,卷着不知道多少尘埃和怪物一同冲上了天空。

就这样,向着索拉诺防线靠拢。

只是跨出一步,却让人感觉整个世界都倾覆而来,向着自己……

万丈巍峨将一切都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中,暴虐俯瞰。

用不着命令和呵斥,甚至用不着威慑和驱使,只要向前踏出一步,便推动着看不见尽头的怪物之海向着现境挤压而去。

世界的两头仿佛在向中间靠拢,收缩,当战场渐渐变得狭窄,汇聚在这一片区域中的炮火、厮杀和死亡就变得越发密集。

数之不尽的尸骨已经覆盖了大地,那些死去之后依旧化作尸骸厮杀不休的怪物们汇聚为浪潮,涌动着,逆着一层层炮火的覆盖打击,越过了高塔的防御,已经攀附在城墙之上。

向上爬行。

远远眺望时,便好像黑红色的粘稠液体在向上蔓延。

在每一粒水雾都是嘶鸣的怪物,每一道滑落的水滴都是狰狞的大群。

当魔山撼动大地,深邃的裂谷蔓延到城墙之下,便有巨大的蠕虫从其中钻出,厚重的甲壳和皮肤任由刀剑和火焰的摧残。

庞大的口器张开,撕咬啃食着防线或者高塔之上的护罩,张口喷吐出源源不断的自己的子裔和其他‘搭便车’的玩意儿。

而哪怕敌人已经近在咫尺,斗争已经迫在眉睫,可所有人却都忍不住分神,看向远方——那好像已经快要近在咫尺的燃烧群山。

群山依旧在迈步。

一只只冷酷的眼瞳从山体之上睁开,漠然的俯瞰着眼前尘埃般的万象。

“……好他妈的大。

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 婚闹最严重的事件

槐诗感觉自己被珊德拉的没文化病毒传染了。

可他实在就没有想到:魔山大公竟然就……真的是一座山?

就算是统治者,这个头未免也太过夸张了吧?

可很快,他就察觉到其中的区别——并非如此,就连此刻活化的群山,恐怕也只是他的武器。

就在群山的最巅峰,他能够窥见那宛如星体一般狰狞燃烧着的庞大灵魂,汇聚成实质的灾厄随着那灵魂向着四周辐射,将群山笼罩在内。

令山岩和大地化为自己的肢体。

转化。

现在,山峦便是他的座驾,他的战车,同时,也是他的手足,

他在不断的转化着周围所有的物质,聚拢在自己的周围,掠夺着战场上的一切岩石和物质,甚至就连槐诗所创造出的气象都在恐怖的引力之下渐渐的流失。

现在,就在前进之中,群山之顶的大公也依旧在不断的抽取周围的物质,塑造为燃烧的巨岩,向着防线投出。

然后在神迹刻印的轰击之下,化为流星的雨,在战场之上掀起新一轮的重创。

当索拉诺的框架和魔山的火力碰撞在一处时,一切活物都变成了巨人脚下的蝼蚁,在他们的脚步之下颤栗,恐惧着所有投下的阴影,祈祷自己不会被巨人随便一脚踩死。

“去吧!去吧!”

魔化的群山之上,大公张开双臂,戏谑大笑:“吾之子嗣,吾之血裔,奠定汝等功勋之时已至,现在,汝等可尽情征伐——”

回应他的,是一座座火山口中所喷涌出的高亢声音。

在激烈涌动的熔岩中,骤然有一只只手掌从其中探出——拖曳着沉重的锁链,戴着厚重的铁石枷锁,那些被束缚在熔炉和火焰里的怪物们爬出了自己的囚笼,纵声嘶鸣。

那些猩红的眼瞳看向了现境的辉光。

滴落熔岩的巨大身躯迅速的虚化,化为烈光,腾空而起,盘旋在阴暗的天穹之上,宛如活化的陨石一样。

半人半火焰的诡异巨人们拖曳着自己脚下断裂的锁链,肆意的宣泄着被囚禁的愤怒和这漫长时光里所积蓄的癫狂和力量。

“卧槽,你们怎么养小孩跟养狗似的?”

槐诗愕然感慨,完全就没估到地狱的画风竟然如此特殊,竟然闲着没事儿把孩子拴起来丢岩浆里泡着玩?

这算什么?

地狱少年宫游泳早教营吗?

“你们带孩子实在有一手啊!”

槐诗的‘赞叹’话音未落,就察觉到从天而降的恶意袭来。

当魔山大公随手向着自己这个方向指出时,那些徘徊在云端的‘恶犬’们竟然有好几个忽然看了过来。

猩红的眼瞳死死的盯着他,火焰升腾。

瞬间,扑击而下!

“卧槽,这么听话的么?”

槐诗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这究竟是贫穷的生活早早的磨平了少年的棱角,还是说,你们地狱的

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 婚闹最严重的事件

小孩儿连叛逆期都没有?

短短的瞬间,从火山之中飞起的熔岩巨人们便已经化作流星,拖曳着长长的焰尾,从天而降!

轰鸣声不绝于耳,防线之上不知崩裂出多少缝隙,甚至在第一序列有一座高塔都从正中被那恐怖的冲击摧折。

而就在荣光之塔的头顶,厚重的阴云被那一个个巨大的火球烧出了好几个大洞。

裹挟着恐怖的温度和质量,熔火巨人们已经闯入了这一片阴暗的领域。令暴雨蒸发,狂风紊乱,笔直的向着高塔砸落。

“现在遛狗都不牵绳了,一点公德心都没有啊——”

槐诗感慨着,抬起手,握紧无形的剑柄,铁光汇聚。

“不好了,长官!”

惊恐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珊德拉从台阶下面探头呐喊:“不好了!”

“啊?”

槐诗下意识的回头,“怎么了?”

说完,才想起来前面好像还有客人要招待,便抬手向着塔外挥了挥,“不好意思,你们先等一下。”

突兀的,按下暂停。

令一切戛然而止。

燃烧的巨人们在那停滞的雨幕中凝固在原地,就连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都在雨水之中冻结,炽热的焰光舞动着,依旧保持着那狰狞的姿态。

“出什么事情了?”槐诗回头问。

在他身后,珊德拉瞪大眼睛,举着一具几乎比她自己还要高的盾牌,震惊的展示:“你看你看,长官,我才发现……我的大盾它竟然长毛了!长了好多!”

说着,将传承千年的黑曜石大盾送到槐诗的眼前。

那一丛丛墨绿色的霉菌遍布在大盾上,照得槐诗表情一阵抽搐。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有空担心这个?

在愕然的同时,他忍不住对眼前的少女油然升起了一阵敬佩。

能够粗线条到这种程度……你他娘的说不定还真是个人才!

“不过看这绿意葱葱的样子,好像很健康啊。”

槐诗凑近端详,建议道:“有考虑种个蒜苗什么的吗?”

“怎么会这样!”

珊德拉瞪大眼睛,紧张万分:“昨天我睡觉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可现在它都不理我了……该不会是坏了吧?”

“都说过你很多次了,吃了东西一手油就别随便乱抹了,这都包浆了!而且最近天气还这么潮,长点毛出来可太正常了。

哇,你多久没维护过了?这味儿可够冲的……”

槐诗凑近一闻,感觉被熏了一个跟头。

这冲天而起的怨气,不知道她的先祖究竟用这玩意儿弄死过多少人,缠绕在上面的仇恨和怒火几乎已经凝结成了实质,满溢出来了。

放着不管别说长毛,有一天长出两只眼睛来都不奇怪。

稍微检查了一下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就是脏过头了,让寄宿在里面的美洲虎圣痕不愿意再回应她,回头稍微洗洗道个歉就完事儿了。

得知祖传的大盾并没有坏,只是习惯性抽风发脾气之后,少女便顿时眉开眼笑,最后,才注意到塔外天空中悬停的访客。

愣了一下。

“呃……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不不不,没有。”

槐诗摆手,端详着她颇为匀称的体型,满意的点头:“你来的正好,帮个忙。”

“嗯?”

珊德拉不解。

紧接着,就看到槐诗向着天穹招了招手,然后,厚重的阴云里就缓缓垂下了一条绳索,落进槐诗的手中。

“我这边招待客人,有点腾不出手,我看你力气挺大,你先帮我牵着它,别让它飘到其他地方去。”

槐诗叫过珊德拉,将悲伤之索在她手上缠了两圈,嘱咐她一定要握紧:“才养了半个月,还没养熟,它脾气有点大,你小心点。”

“哦,好办好办,小事一……操!”

珊德拉闻言,松了口气,可还没说完,在槐诗松手的瞬间,便骤然色变。

整片滴血的积雨云中所蕴藏力量在失去槐诗的控制之后,轰然爆发,在槐诗手中看上去轻飘飘和气球一样,可实际上入手的瞬间,便像是拽住了一辆疾驰的列车。只是瞬间的迟滞,便险些将她从地上拔起来,甩到天上去。

轰!

山之心的圣痕运转,守祝巨人的庞大力量从那纤细的身躯之中展现,整个荣光之塔都在践踏之下震颤不休。

大力出奇迹!

少女的面色涨红,咬牙,将自己和整个巨塔融为一体,强行扯住了这一份即将爆发的力量。

而槐诗,终于腾出空来,看向被冷落许久的客人们。

微笑。

“咱们刚刚说到哪儿了?”

他回忆着刚刚的话题,恍然,“喔,好像是遛狗不牵绳的问题?”

在半空中,层层雨幕的贯穿之下,熔火巨人仿佛感受到从心中骤然升起的恶寒,奋力的挣扎,雨幕的间隙中,一束束火苗喷涌而出。

但很快,随着冰冷雨水的收缩,消散无踪。

当槐诗的双手缓缓合拢,丝丝缕缕的水线就在十指之间扩散开来,融入了千丝万缕的雨幕之中,将一颗颗熔火巨人笼罩在其中。

然后,温柔的,向着中间合拢——

咔!咔!咔!

当那十根细长的手指交叉在一处,缓缓的合拢,便有整个石髓馆的质量自雨水的媒介之中降下,残酷的向内挤压,收缩着每一寸空间。

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从苍白的雨水之后响起,很快,便被湮灭在了嘈杂的声音之中。

就好像变魔术一样。

魔术师掏出了幕布,遮住了那些择人而噬的狂犬,然后双手一拍,啪的一下,恶犬就消失不见。

如此神奇。

当最后,当槐诗合拢的双手再度打开时,便有一缕耀眼的电光从掌心之中浮现。

只剩下经过归墟和天阙的融结与萃取之后,九度纯化的苍白雷霆缠绕在指尖。

如此驯服。

可只是存在于此处,便焕发出,要将一切黑暗都彻底焚尽的炽热烈光!

现在,槐诗的手指再度抬起,在雷霆的缠绕之下,比划出手枪瞄准一般的姿势,遥遥对准了黑暗中缓慢靠近的群山。

向着群山的最顶端,魔山大公,槐诗柔声呼唤:

“看这里,孙贼诶!”

啪!

他扣动了看不见的扳机。

喜欢天启预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