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 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医保

琼林、大盈二库是有守卒的。

不过在看到大群骑士奔涌而来之后,镇守中官直接翻身上马,从另一个方向跑路。

守卒一溃而散。

有军士拿来斧子,斩落铜锁。

大门徐徐打开,堆放得整整齐齐的财货显现在众人眼前。

“侯判官,你便在此登记入册。”副使刘子敬转了一圈后,说道。

“拿多少?”军判官问道。

“全拿走,一个不留。”刘子敬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圣人可真是厚赏了。”侯判官笑道。

“擎天保驾之功,取之应当。”

军士们在外头早就按捺不住,不过待他们得到命令,进去搬东西之后,一个个又轻手轻脚了。

柔软艳丽的丝织物、黄澄澄的铜钱、香气扑鼻的茶饼、名贵的药材,有多少拿多少,全部装上大车。

外头有百姓围观,看到这么多的财货被运走,无不目瞪口呆,继而叹息不已。

圣人是有钱,就是不会花钱。

编练那么多神策军,各种赏赐是外镇兵马的三倍,战力连十分之一都没有。上上下下就全是混日子的,骗钱!

刘子敬在这边转运财货,折嗣裕就在那边处理俘虏了。

今日之战,大破乱军,斩首五千余,俘万人。

这时候不得不感叹长安之大,军营起码能驻扎十五万军队。

历史上神策军鼎盛时十八万六千人,最多时二十多个外镇驻地,巢乱前降低到八个,比如泾原的耀武镇。除去这些驻外的,城内还有容纳十余万人的军营,这会都派上用场了。

俘虏被收了器械,全部关押起来。

张钧兄弟二人,不知下落。尸体没找到,那么多半是逃走了。

其心腹幕僚陈讷被俘。

这也是个聪明人,主动表示在军中多年,熟悉泾原军的一切,愿意帮忙拣选军士。

降兵嘛,哪个军头不喜欢?

神策军喜欢,朱全忠喜欢,邵大帅应该也喜欢。

“陈从事,降兵万人,灵武郡王也不是谁都要的。”折嗣裕看着面前年约四旬的中年文士,说道:“其一,非精壮者不要;其二,技艺荒疏者不要;其三,油滑畏战者不要。”

陈讷有些惊讶,这般挑挑拣拣,还能剩几个?

而且,他也只能根据泾原军中各营日常的表现来提建议,具体到营中某一个人,可就不了解了。

“尽力挑选。”折嗣裕又补充道:“以三千为限。某觉得,这批降兵里,能打的也就这个数了。”

上万降兵,并不全是泾原衙军,还有外镇军、州兵、县镇兵、团结兵、蕃兵、神策军溃兵甚至是裹挟进来的关中贼寇。

从中挑选三千,确实是精华了。

但正如陈讷所担忧的,体格、技艺都好判断,习性则不行。只能按照以往的印象,问清楚军士所属营伍,整体挑选,再汰除体格不够精壮、技艺不够精湛之辈,尽量了。

“折将军,挑剩下的人呢?”陈讷小心翼翼地问道。

城外正在挖坑,虽然多半不关他事,但都是朝夕相处的袍泽,陈讷实在不愿见到不忍言之事发生。

“先假意安抚,事后全杀干净了。”折嗣裕道。

“将军,不可!”陈讷一急,直接跪倒在地,梆梆磕了几个头:“天生万物,必有其用。灵武郡王宽厚待人,素有信义,雄踞朔方十年,未尝听闻有厉行杀戮之事。便是作儿走役,亦赞一声仁德,将军若尽杀降虏,岂不坏了邵帅声名?”

“不杀怎么办?这帮桀骜之徒,欲壑难填,跋扈嚣张,难不成还能去河陇垦田?再聒噪,连你一起宰了。”折嗣裕一拍案几,怒道。

陈讷猛地抬起头,额上隐有血迹,不过脸上却是一副回过味来的表情。刚才关心则乱,没仔细深想,现在算是懂了。

“某知道怎么做了。”陈讷回道。

“知道就好。”折嗣裕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去找本军都虞候李仁辅,赶紧做事。”

******

圣人已回到宫中,表情木然,就像庙里的佛像一般。

“方今天下,忠顺者唯汴梁朱全忠一人了。”圣人叹气道。

杜让能、孔纬、徐彦若三人皆在,他们各对视了一眼。

今上,其他方面还好,但心志不如吉王远甚!

得意时踌躇满志,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可一旦失意,就又自怨自艾,甚至怪起他人。

没有主见的人君,你要是有担当也好,自然有近臣帮你筹谋一切。可既无主见,又无担当,你让大伙如何是好?不敢做事啊。

当然,今上也不是一点主见没有。在他情绪激动的时候,主意还是很足的,谁都劝不回来。

“陛下,为今之计,还是得让夏兵退走。”见没人说话,杜让能看了徐、孔二人一眼,慨然道:“京师已安,夏兵长期逗留,恐惹中外非议。”

“杜卿所言甚是,便遣使至渭北。”圣人的兴致不是很高。

“夏兵退走之后,镇国军旌节甚为紧要。臣唯恐王卞阴附树德,请择重臣镇之。”孔纬突然说道。

徐彦若、杜让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 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免费阅读

能皆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意思,好像是想自己出镇啊,连宰相都不想当了,效河渭萧遘故事?

“孔相,华州固为重镇,然王卞若不奉诏,阴结朔方,以沮王师,则何如?”杜让能不满地问道。

当初孔纬就与张濬沆瀣一气,撺掇着圣人打泾原,结果闯了大祸。但还不自知,又想夺王卞之位。王师,如今哪来的王师!

今日神策将带兵出城,结果空手而归。城内至今不过三千兵,算上宫禁宿卫,亦不过五千人,连长安都管不过来。王卞若不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 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免费阅读

奉诏,能拿他怎样?

派去关东的诸将,倒是募了两万余人,但因同华战事,滞留陕虢。如今须得这批人回来,晓以大义,勤加操练,有点模样后,方能谈其他的。

“卞镇华州,抚理无术,亦无勤王之功。若不奉诏,陛下可结全忠、克用讨之。”孔纬说道。

“此二人日夜相攻,如何肯为朝廷分忧?”圣人稍稍提起了点兴致,问道。

“今可独晋树德为夏王,全忠、克用闻之,心中不喜,定然嫉恨,引之互相争斗可也。”孔纬说道。

简而言之,让邵树德成为众矢之的。

数一数,他已并吞七八个藩镇了。此番得了渭北,河中、陕虢、金商等镇震怖,朱全忠、李克用二人亦会相当警惕。

晋其为夏王,定然会让天下侧目。届时即便坐在家中,麻烦也会找上门来。

而朱全忠、李克用二人若联兵而来,朝廷收回华州易如反掌。毕竟此州在关中,与宣武、河东之间隔了王氏父子,他们也要不住。

“陛下,此事不可操切……”徐彦若看不下去了,出言道:“大乱方平,人心未安,今宜镇之以静。休养生息数年,以待兵甲齐备,届时召王卞入朝可也。另,孔相所言晋树德为夏王之事,不妨待其退兵,返回灵夏之后再行为之。”

他和杜让能一样,对张濬、孔纬这种“激进派”很有意见。

王师惨败泾原,如今朝廷还有什么资本折腾?不如拣选良将,积蓄甲仗,操练兵马,夯实根基,以待天时。

不过,让邵树德成为众矢之的确实是很有必要之事。在这一点上,他同意孔纬的看法,把邵树德架在火上烤。

王和郡王,当然不一样,武夫浅昧,未必能抵挡得了这种诱惑。

圣人则有些犹豫。

旁观了半天战事,他是真的有些害怕了。具装甲骑冲阵之威,已深深地印在脑海中。

之后折嗣裕当众辱骂君臣,此事固然让人羞恼,可过了这么一会,想恨也恨不起来了。

“朕再想想。”

喜欢晚唐浮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