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接一个的上我 人妻好久没做被粗大迎合

  • A+
所属分类:医保

掌教明显是吸取了过去的教训,决意带着白羽下山历练,一来可以让白羽在战场上成长,二来可以借此立下战功,也好将来服众。

云师叔在掌教深望的眼神中明了了对方的心意,虽然仍旧不情愿,但是勉强接受了。

“哎,既然你这么安排,那好吧。”

掌教点点头,赞他识大体,转而对其他人说道:“至于其他人,我初步设想六峰峰主都要随我下山。原因很简单,只有咱们七人都在才可结成戮神阵法,虽然失去了主峰的依托戮神阵法的威力会大打折扣,但那神阵的威力即便打了折扣也是了不得的,比单打独斗来的强的多。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咱们七座主峰同气连枝,共同进退,可向其他峰主彰显我主峰的团结,起到表率作用。

我的提议你们觉得如何?”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默不作声。毕竟这个时候谁提反对意见会被认为是在贪生怕死。

掌教点点头,续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其实除了白羽带来的消息,我这边也有很多其他路子得到的消息,有关于万骨血阵的也有关于魔教的。

只是今天白羽刚好赶来,便由白羽替我说出了早就想对大家伙说出的话。我在这里可以很负责任跟各位说一句,万骨血阵是魔教千年以来的最大杀器,其威力远远超出王剑九龙,我们应对它时需要格外小心。

另外,我今天还有一个无比沉痛的消息需要宣布。渊儿,你过来吧。”

随着掌教的话语,在玄青殿的后门走出来一个人,此人年纪比方白羽稍大,一身道行在同龄人排名靠前,神态间偶有懒散流露却又充斥着浓浓的哀伤,他走上来,向着掌教和六峰峰主深行一礼。

“在下,桐湖派弟子行渊。”

“行渊是谁?”六峰峰主一脸狐疑,面面相觑,可惜都没有印象。

只听对方继续说道:“家师白眉上仙。”

“哦!”众人这才明了了对方的身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雷闯马上问道:“你师父多年不见听说已经在九幽山定居了,怎么样,他还好吗。”同龄人中,白眉名头很大朋友却很少,雷闯算是与他关系最好的,所以第一个询问。

却见行渊神色暗淡,“吧嗒吧嗒”地垂下泪来,“家师,家师已然仙逝。”

“白眉死了?”这一下子,一众峰主们全都坐不住了。

要知道白眉也是主峰弟子,是除了现任蜀山掌门李易之,蜀山之虎云烈,主峰方栦山名气最大的一个人,想不到多年未见居然死了,而且看行渊黯然的样子,死亡多半另有隐情。

“怎么死的?你别哭了,快说啊。”

可是他们越是逼迫,行渊越是难受,嘤嘤哭泣比女人还伤心,许久缓不过来。

掌教见他如此,只能替他说道:“我替他说吧。诸位同门大概有二十年没有见过白眉了吧,其实他并不是隐居了,而是在蜀山与魔教的边境线上扎根,时刻关注魔教动态向我汇报,并对魔教起到震慑的作用。

一直以来,他都是维护蜀山和平的幕后英雄。

可是,就在一个月前,魔教逆天法阵万骨血阵祭炼成形,魔教冥王宗宗主炎真登基成为新一代教主,他成为教主之后的第一个目标便是拔除已经在九幽山扎根、建立了属于自己的门派桐湖派、被魔教中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白眉上仙。”

“呜呜呜,呜呜呜呜。”说到此处,行渊哭的更大声了。

掌教待他哭声稍弱,方才继续道:“而白眉上仙也成为了万骨血阵的第一个祭品。

当日,九幽山众叛变,魔教教主炎真携万骨血阵登山与白眉展开惊世一战,最后白眉上仙拼死将山上的弟子们送走,让他们把魔教方面的消息带来了蜀山,自己则很遗憾的成为了万骨血阵的第一个祭品。换句话说,在未来的战斗中我们很有可能还会和白眉碰面,只是那个时候,他已经成为了咱们的敌人。”

“原来是这样。”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掌门真人早已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证明万骨血阵的可怕,今日议题的终点无论如何都是要下山迎敌的,有没有白羽出现都一样,只不过掌门没有一股脑将这些信息全部告诉他们,而是一点点说出来试探众人的反应。

真是好深的心啊。

方翠崖又跳出来说道:“该死的魔教欺我门人,我一定要下山迎敌杀他个片甲不留。”

“我们也是。”

掌教点点头道:“万骨血阵的魔性是前所未有的,是与生俱来的,依我之见想要彻底破坏万骨血阵应该很难,咱们只有擒贼先擒王,先把阵眼炎真杀掉,等待万骨血阵自然破败。”

“杀掉炎真?炎真是阵眼?”

“结合羽儿和渊儿两个人的叙述,我估计万骨血阵应该是一个可以移动的阵法,发动的条件是那些结晶柱,而阵眼恐怕就是炎真本人了,咱们只要杀掉炎真,那么万骨血阵可破。”

“我等谨遵掌门之命。”

“此外,我已经决定了。第一,九幽山倒戈魔教是我蜀山的敌人,此次下山迎敌九幽山与魔教同等对待,定斩不饶;第二,桐湖派是白眉上仙临死前留下的门派,我代表蜀山正式承认它的存在,待到战事完结,桐湖派便在九幽山开派,成为九幽山众山脉新的领袖。”

“呜呜呜,我代表家师,代表桐湖派弟子,拜谢掌门了。”行渊一边哭着,一边跪倒在地。

“快请起吧,你们是蜀山的英雄。”掌教走下座位,亲自将行渊扶起显示出对他的重视,再环目扫视众人,“各位峰主可有意见?”

“谨遵掌门之命。”话是这样说,众人心中念头不少。心说掌门好手段啊,一方面借着九幽山叛变将九幽山和魔教画等号,定下调子将一直以来两面倒左右逢源的九幽山连根拔起。另外一方面又将桐湖派开派之地封到九幽山,让他们继续冲到蜀山和魔教的前线,继续做蜀山的眼睛,继续当牛做马还要感恩戴德,真是下的一手好棋。

更加可怕的是,方白羽的到来的时机,玄青殿上开会的时机,行渊出现的时机这三个时机未免拿捏的太准确了,不由得让人联想他是否提前已经算准了一切。

真是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掌门真人李易之多年闭关不理会门中事物,一心修内功提高己身,独居方栦山任凭诸峰自立。待出关时已经天下无敌,始一出手便定下兴教之策允许诸峰弟子登山学艺,更挑拨六峰关系,引诱楚天涯和尹秋水露出獠牙再一一破之,更在魔教攻来时用出雷霆手段加以应对,一连串行动下来,真是六峰想不服他都不行了,想有异心都不敢有异动,真是了不得。

之前总以为他是个负责后勤的酒囊饭袋,现在才知道,前一任掌门项浩阳为什么那么的信任他,甚至还未退位便已经将掌门之位传给了他,都是有原因的,李易之不仅心志坚定,而且确实有能力。

他在恩师在的时候一心管好内勤,恩师不在了,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和功勋难以服众,干脆隐居起来苦练内功,任凭蜀中千山各怀鬼胎互相倾轧,待出关以后已经天下无敌,拥有了让千峰归一的硬核条件。然后就是一系列计谋和手段,甚至连修炼逆转乾坤之道术的钟离睿死了,都成为他彻底掌控蜀山的台阶,真是应变能力超强,手段超高深。

蜀山有他坐镇虽然安全,但是也令六峰再没有还手之力,只能谨小慎微的听他安排。

哎!

方栦主峰历代皆有人杰出现,仿佛是天命加身一般,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联想到青年一代,方白羽和叶飞明明最晚登山,登山之后还各种不服遭到各种针对,可是不过几年时间,两人便拥有了战败六峰年轻一辈的能力,叶飞更是立下大功下山传道,凡此种种,日后的蜀山也必然是这两人兴风作浪。

想到此处,六位峰主都觉心灰意冷,早先怀有的雄心壮志如同被浇上了一盆冷水,争夺天下的心立时就溃败了。

他们却不知道,掌门真人话说了很多,唯独漏了一点,就是关于叶飞的。

行渊此行上山除了带来魔教教主登基、白眉仙逝、万骨血阵横扫天下的信息,更表明了叶飞是帮助他们逃生的最大功臣,是在绝境下几次挽救白眉上仙的人,是他们整个桐湖派的恩人。

如此重要的讯息,而且是关于好几年没有音信的叶飞的,掌教却故意将它隐藏起来。能够想到的无非有两个原因,一是掌教不想让六峰认为桐湖派的事情有主峰的人参与,不想以此邀功引起他们的疑心;二是掌教有意打压叶飞,不想告诉众人关于叶飞的任何消息,哪怕是此等能够建立功勋的好消息,不想帮助叶飞提高声望。

两种原因,无论怎样都是将叶飞的好处抹除了,对于叶飞没有半点益处。

虽然叶飞本身并不知情,但若是有朝一日知道了,肯定要心寒的。

唯一一个知道叶飞在整个事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是蜀山之虎云烈,他本以为掌教会把叶飞的事情告诉大家,可惜没有,不由得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叶飞啊,叶飞,无论你建立了多少的功勋,无论为蜀山做了多少事,始终是不被掌教,不被他的恩师待见的,在掌教心中,蜀山未来掌门只有一个人选,便是方白羽。

这都是命啊。

可惜,掌门真人不知道的是,有些人天生命硬,你越是打压,他越是成长。

就在不久的将来,蜀山掌门率领六峰峰主下山之后,两道健影出现在了方栦山上,这两人的到来将彻底改变蜀山的命运,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此时,发生在玄青殿上的蜀山高层会议尚未结束,掌教、六峰峰主、方白羽、行渊都是这场会议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有些人主导一切,有些人被动接受,有些人鉴证奇迹。

这也是命。生下来携带着怎样的命运便只能沿着既定的命运前行。天要你是龙,你便一定是龙;天要你打洞,你哪怕处心积虑算尽一切也只能打洞。天要亡你,你不得不亡;天要兴你,你不得不兴。

蜀山剑派屹立千年不倒,现在看来无非就是因为始终遵循着八字教义“顺天而为,替天行道。”因为这八个字,天道让蜀山做了千年的王者,魔宗、蓬莱、佛宗都只能望其项背。

不过很显然,这份强势的宿命也已经走到头了。因为几个年轻人的出现,这些年轻人太过特别,运势太强甚至可以左右各个门派的兴盛,必将动乱天下。

“恩师,弟子们往蜀山赶的时候,汝阳城正在遭受围攻,不过看起来城内的抵抗力量很强,我们不妨施以援手……”

后面的话方白羽没有说出来,掌门真人李易之已经抬起手,随即对着六峰峰主道:“既然已经确定了七峰齐动的迎敌之策,那么接下来就该谈谈具体的细节了。”说着,掌教打开一个纸条,纸条上被人以浑厚的指力留下了一行小字,字是用血写的,表明了写字时心中的急切。

“这张纸条是一日前传来的,来自汝阳城内的王硕。”

“王硕?”听到这个名字,在场的诸位峰主无不哑然,他们有的唏嘘,有的惆怅,有的怀念,有的畏惧,总之各种心思都有。

王硕是谁,朝华峰的前任峰主不是姓尹,而是姓王,前任峰主的儿子叫做王硕。当年,王硕和尹秋水争夺峰主之位,尹秋水处心积虑用尽手段,最后王硕在争斗中落败,交出朝华峰峰主的位置,至此离开蜀山再也没有出现。

王硕和白眉一样很多年没有消息,江湖上有的说他死了,死在荒原;有的说他不仅没死还实力大增,只是心境不一样了,失去了重回蜀山争夺峰主之位的野心;更有甚者说王硕下山以后便心灰意冷,成为一个全身蓑衣的落魄男人。

无论怎样,一个失踪已久的人忽然出现,必然预示着他送来的消息不同凡响。

果然正邪之战是魔教和蜀山之间的头等大事啊,正邪之战始一开始,类似白眉上仙,王硕之类隐世多年的人物便都冒出来了,这是否预示着千年的夙愿即将有一个了断?蜀山和昆仑之间将会在这一世分出个胜负呢?

没人知道未来是怎样的,他们只能看到,眼前的形势已经非常非常的严峻了,严峻到这些离开蜀山隐藏在人国或者九幽山各处的人杰们,都已经无法再隐藏下去了。

“王硕说什么?”尹朝华是第一个开口问的,也难怪如此,他理应是场间是最关心王硕下落的一个人。

“信上说:汝阳危矣,魔教围城且有超凡阵法灵肉皆食,请蜀山援军从速赶来。”说到此处,掌教又拿出一个纸条,诵读道:“巧的是,今天又収到一封急书,可能是他担心咱们心中有虑不愿派出援军,有心解释一下汝阳城的重要程度,上面写着。

汝阳城,地处

一个接一个的上我 人妻好久没做被粗大迎合

人国与蜀山交界,城市繁华,城中集合着佛宗、蓬莱、蜀山三派势力,是正道三派的利益交汇处,蜀山同门可发动蓬莱和佛宗一同前往救援,另外两派必有反应。”

纸条上的文字读完,场中众人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几乎同时抬起头望向穹顶,做思考状。

汝阳?

他们久居山中多年,却也知道汝阳这个地方。

汝阳城是人间佛国与蜀中千山边境线往西五十里的城市,是蜀山山道趋缓,进入平坦地势的边界之城,受到人国君主的管辖。由于处在边境线上,汝阳城号称三不管地带,是除了金陵之外最自由的城市,城内集合了散仙、佛宗、蜀山、蓬莱、魔教等多方实力,而又能互相和平共处保持融洽。据说城内还坐落着一个巨大的拍卖场,每隔一段时间,便对各种珍奇宝物进行拍卖,价值不菲。

众所周知,蜀山剑派和昆仑魔教中间是有缓冲地带的,这个缓冲地带就是九幽山,也是三不管地带,所以能够孕育属于自己的文明。而蜀山剑派与人间佛国之间是没有缓冲地带的,两者又同属正道,为了保持彼此的安定两边势力就故意不对边境线周围的城市加以管理,因此形成独特的文明。

汝阳城内翠兰轩几乎已经成为整个九州最大的拍卖场,每到拍卖开始的时候总有三教九流之人络绎不绝地赶过去,可谓鱼龙混杂。

原来,这些年王硕一直藏在那啊。

原来,佛宗和蓬莱在汝阳都有根基。

“诸位觉得如何。”读完了纸条上的内容很久,掌教才开口发问,就是给场间众人思考的时间。

可是,玄青殿上居然鸦雀无声,一时之间没有一个人做出应对。

也难怪他们如此,一来是王硕的身份太敏感,谁都知道他当年和尹秋水之间的过节,而尹秋水在蜀山的实力又不可小觑,帮不帮王硕是否引来尹秋水的猜忌是未知之数,因此不好贸然作答;二来,汝阳城可不在蜀山的境内,那是位于人间佛国的一座城市,只不过距离蜀山也很近。救援汝阳城相当于直接离开蜀山去向佛国的战场上迎敌,如此一来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好说,可能造成的后果也难以预料,成与不成,行与不行,谁都不愿意担这个责任。

眼见许久许久没有人做声,掌门真人反而笑了,坐回了自己的位子——那方湍急的逆瀑!

“这样,大家先发表意见看看吧。”掌门真人抬抬手示意雷闯先说,毕竟玄青殿上雷闯岁数最大。

后者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继而站起双手抱拳,高声说了一句:“谨遵掌教旨意。”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其他五位峰主也跟着站了起来,同时向掌教拱手作辑,朗声说道:“谨遵掌教旨意。”

掌教哈哈笑道:“你们……都是这个意思?”

“都是这个意思。”

“那好,我便说说自己的意见,你们且听一听,有说的不对的地方指正出来便是了。”掌教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信纸攥成了小球,那里面的内容他已经仔细研读了几百遍,早已经烂熟于心,“本座认为汝阳城虽小,意义却很重大,应该说王硕发来的第二封信件有打动到我。

众所周知,历来正邪之战其实就是蜀山和魔教之间的战争,两派之间打来打去,打的你死我活,而佛宗只会在形势极端危急的时候才会出兵,蓬莱就更不必说了,基本就是走个过场意思一下。这种情况大家心知肚明,却没有一个人主动点破,因为凡我正道同气连枝的口号。

今日不同,魔教教主炎真祭炼万骨血阵拥有了控制活人的能力,想要对付他就必须趁他尚未攥取足够多的人命,逼的咱们只能舍了蜀山救命的法阵戮神剑阵下山迎敌。依我之见,光凭我蜀山一脉要对付魔教只怕非常困难。

现下,咱们唯有向另外两派阐明万骨血阵的厉害之处,让他们明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能够派兵前来救援,与魔教战争的胜率才能大大增加。

而汝阳,作为三派势力的交汇点,其实是我们三派联手的最佳地点。

一方面,我们修书给佛宗和蓬莱,表明期待他们出兵来到汝阳,咱们三派联手除掉魔教的意愿;另外一方面,借着汝阳城这个佛宗的城市,宣扬我道宗教义,让蜀山众山峰的剑仙们和人国的老百姓们看到我道宗正义伟岸的身影,挽救天下苍生的决心,对于我派教义在人国的传播也是大有裨益的,起码不会起到反效果,你们说呢。”

“掌教所言极是,我也认为咱们当下最应该做的,是向蓬莱和佛宗借兵,商讨我三派共同讨贼的大计。”雷闯附和。

“我同意。”

“我也同意。”

“商讨大计是没有错,不过是否在汝阳城决战还是应该三思的,毕竟那里不是咱们蜀山的地界,我们也不能确定发书求援的一定是王硕,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王硕已经被控制,汝阳城内是一个陷阱呢!”大家群情激昂的时候,尹秋水却站出来唱起了反调,虽然说得句句在理,也不免让人生出他怀有私心的感觉。

“不会。我是从汝阳城赶过来的,那里确实正被魔教大军围困。”没等恩师首肯,方白羽当先说话了,“我在汝阳还看到了老熟人阴长空,我、宫月、莺莺三人联手才将他击退。”

“你们三个联手能够打过阴长空?”尹秋水一脸的不信。

还是冷宫月出场解围,“启禀几位峰主,白羽说的确有其事。当时我们从人国帝都飞向蜀山途经汝阳城,正赶上魔教大军集结围困城池,我们三人因为急着上山禀报情报所有没有施以援手,反而遇到了领军的阴长空的阻拦,与他大打出手,侥幸逃生。”

三人中,如果只是方白羽说话难以服众,可是一向沉默寡言又是六峰中人的冷宫月说话则很有说服力,尹秋水露出沉思的表情,“这样啊。”

掌门真人道:“倒推过去,正好与信使赶来求援的时间一致。”

“只不知许多天过去城池是否破了,王硕其人是否已被万骨血阵控制,胁迫写了那封书信引咱们过去。”

“我说尹峰主啊,你就别在杞人忧天了,就算王硕被控制了又能怎么样,就算是个陷阱又能怎么样,咱们七座主峰同时出动,难道怕他不成了。”方翠崖确实是个急脾气,无论是掌教还是尹秋水总要反对一下证明存在感。

尹秋水不再说话了。

云师叔道:“我认为翠崖说的没错,就算真的是陷阱又能怎么样,我们七峰合一难道怕他不成。更何况,把时间倒退过去看汝阳城多半不是陷阱,多半是汝阳城刚刚被围的时候,求救的信就发出来了。我估计不单单对咱们蜀山,蓬莱和佛宗那边也都收到求救信了,汝阳城内高人不少,遇到危险自然会去向自己所在的门派求救的。

这真的是个大好的机会,利用汝阳城让正道三大派拧成一股麻绳,共同对抗魔教。”

“云师兄说的是啊。”纳兰明珠附和。

其实掌教的心意在明显不过,便是集合正道三派之力在汝阳城外与魔教决战,引来魔教教主炎真并将他杀死,中间反对的声音或者赞同的声音都是从各自的角度出发,间接表明的是反对掌教这个人或者支持掌教这个人。

很明显,方翠崖是不站掌教边的,但也不站别人的边;尹秋水和掌教不是一条心,不过没有人附和,这与楚天涯近几年被打压的很惨有关系;纳兰明珠是站掌教一边的;雷闯也和掌教一条心的;至于雪姬舟,他一直没有说话,不表明自己的态度就是最大的态度。

事实就是这样,六座主峰明显已经产生了分化,对待问题有着各自的观点,分属于不同的阵营。

这里面有件事情要交代一下,几年过去,白鸟峰的峰主名义上还是楚天涯,但是楚方已经在掌教的提议下被提拔成了副峰主,峰上很多事物都是楚方处理,楚天涯就快成为吉祥物了。

一番争论下来,始终没有人附和尹秋水,很明显他已经被孤立了。尹秋水何等人物,怎会不知里面的道道,终于放软了语气说:“诸位师兄说的有理,那咱们就与另外两派商量好日期,在汝阳城外集结共抗魔教吧。”

“秋水,你能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就最好。”掌门真人大有深意的说道。

“正如云烈分析的那样,汝阳城内的能人不少,说不定在求援蜀山的时候也已经向蓬莱和佛宗求援,咱们只需推波助澜一番,两派出兵应该是必然之事,到时候三派汇合于汝阳城外的旷野与气势汹汹的魔教展开决战,一定能将他们杀的大败。

在这里,在下山之前,我再和诸位重申一遍。此次与魔教的战斗与往日不同,咱们的首要任务是杀死魔教教主炎真,破坏万骨血阵阵眼,诸位同门对于炎真切不可生出同情之心,有丝毫留手,明白吗。”

“谨遵掌教旨意。”

“谨遵掌教旨意。”

“谨遵掌教旨意。”

“谨遵掌教旨意。”

“谨遵掌教旨意。”

“谨遵掌教旨意。”

六峰峰主同时站起向掌教拱手作辑,表明态度。

后者挥挥手道:“请诸位掌门清点门内弟子,选择精英随行,咱们下山的日期就定在三日后。利用这三天时间,我一方面会修书给蓬莱和佛宗,邀他们出兵共抗魔教;另外一方面会昭告蜀中千峰,命他们引兵前来在玄女峰集合。”

“谨遵掌教旨意。”

“谨遵掌教旨意。”

“谨遵掌教旨意。”

“谨遵掌教旨意。”

“谨遵掌教旨意。”

“谨遵掌教旨意。”

“开始行动吧,散会。”

……

蜀山最高级别的会议结束,预示着正道方面已经做好准备迎敌了。

会议结束,白羽走到冷宫月近前想要跟她道别,宫月却没有看他,快速跟上了恩师的脚步,随着纳兰明珠一起飞走了。

白羽有些尴尬,目视月白倩影高飞无能为力,柳莺莺酥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心上人生气了哦,谁让你来时的路上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白羽转身,看着柳莺莺美丽的面容忽然生出一种想要将之占有疯狂发泄的冲动,是因为在冷宫月那里碰壁便想寻他处猛烈发泄一番吗?幸好很快将这种邪恶的欲念压制。

道:“莺莺师妹,马上就要下山迎敌了,你要怎么办?”

“当然是和你们一起去了。”柳莺莺走过来,胳膊肘搭在白羽的肩膀上,在她眼里似乎就没有男女授受不亲一说。

“你不去找自己的师父?”

“师父肯定也会去的,到时候自然就见到了。”

“这场正邪之战真是引动了方方面面的势力。”

“历来正邪之战一开,九州鸡犬不宁。”

“总结的还算精辟。”

“白羽哥哥,人家腰有点酸,你帮我揉揉吧。”

“去,自己找地方歇着去,我要找恩师汇报工作了。”要说面对柳莺莺各种方式的诱惑白羽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他只是更注重自己正人君子的形象,不能和柳莺莺这样明显带着一身狐媚气息的人纠缠在一起,引来不好的名声。

虽然身上已经燥热难耐,白羽还是舍了柳莺莺去寻自己的恩师,掌教始终微笑注视,等到白羽走近的时候,以从不在外人面前展露的慈爱声音说道:“羽儿,这次下山你做的不错。”

“承蒙师恩荫蔽,幸不辱命。”方白羽膝盖一弯跪倒在地,表明了自己的收获与成长都是因为老师教导有方。

掌门真人笑在心里,伸出双手将他扶起:“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任何事情成与不成还是后天的努力最重要,你没有让我失望。”

“孩儿一定再接再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情到浓时,白羽称呼自己为掌教的孩子。

掌门真人更开心了,看着白羽越发喜爱。

“等下你和行渊认识一下,他是白眉上仙的弟子,若不是桐湖派凝聚了白眉的一番心血需要有人打理,为师一定要把他留在身边,你要以礼相待才是。”

“谨遵师命。徒儿这就领着行渊去后花园里转转,等到中午时分一起用餐。”

“很好。还有件事,你既然亲眼见过万骨血阵,觉得那阵法威力如何?”

“诡异而强大,一定要多加小心。”

“其实那万骨血阵山中古籍上也有记载,其中藏着很多的秘密,今天夜半时分你来为师房里,为师跟你说明。”

“弟子谨遵师命。”

“去吧。”

当着六峰峰主的面汇报山下见闻的时候,方白羽始终没有把叶飞下山传道成功的事情说出来,此刻当着恩师的面也没有说清楚,不是他不想说,而是每次准备开口的时候,便像嗓子眼里被一口浓痰堵住了,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哎!

之后,掌门真人将行渊招呼到近前介绍两人认识,白羽和行渊互相抱拳算是认识了,两人并肩而行,一道离开了玄青殿。

云师叔站在掌门真人的身后,直到玄青殿上再没有第三个人了,方才说道,他把声音压得很低,低到只有两人可以听见,“你觉得蓬莱和佛宗会出兵吗?”

“出不出兵又能怎样,反正到最后也不会出力,还是要我蜀山和魔教硬刚。”掌门真人似乎早已料到他有此一问,也早已想好了答案。

“明知如此你还要率领门人下山?越过蜀山边境在汝阳城内与魔教展开决战!”云师叔感到不可思议。

掌教心平气和地回答:“据我所知,汝阳城内的翠兰轩藏着不少奇珍异宝,若是都被魔教抢了去,于我蜀山会非常的不利。”

“那这层缘由你怎么不在玄青殿上说出来。”

“在正式会议上喊出的口号,自然是要响亮而清晰的,如果是因为种种法宝援救汝阳,众人会以为我别有用心。”

“还是你思虑的周到啊。”

“总之,汝阳城必须救下,否则魔教将会如虎添翼。”

“城里有那么多好玩意吗?”

“那个翠兰轩轩主可不简单。”

……

方白羽和行渊在后花园里一边走一边聊,赫然发现两人共同点不少,聊的颇为投机。

眼看着太阳升到头顶,中午饭的时间快到了,行渊忽然露出憧憬的神色,说道:“你的声音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呢。”

“哦?谁啊?”

“叶飞!”

“你认识叶飞?”白羽心中一惊,不成想行渊居然认识叶飞,而且提到叶飞的时候表情上还流露出几分敬仰。

“听家师说,叶飞也是掌门弟子,不知和您是什么关系。”

“叶飞是我的师弟。”

“难怪一身高洁的气质如此相似,掌门弟子果然都是人中龙凤。”

“你是怎么认识叶飞的?”白羽好奇。

“掌门真人刚才没说,其实我等桐湖派弟子能够从魔教的围困中逃出来,除了恩师的助力之外,还应该感谢一个人就是叶飞叶师兄了。”

闻听此言,以白羽的聪明马上想到了什么,脱口问道:“如此说来,叶飞在魔教入侵的时候正在九幽山喽?”

“叶师兄不仅身在九幽山上,而且给予了我们莫大的帮助。”行渊坦言,毫无心机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白羽的表情已经变了。

此行下山,白羽对叶飞的心态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他忽然发现叶飞简直是个天纵奇才,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

比如说:掌教安排叶飞下山传道的任务,这本是一件无比艰巨的任务,在众人看来几乎不可能成功,甚至会因此遇到危险。可事实却是,在众人还在担心叶飞安危的时候,对方已经传教成功了,一手创立的道观甚至在人国皇帝眼里都有不小分量;比如说:金陵城内的统治者虎姐居然也认识叶飞,而且似乎两人的关系不一般,甚至虎姐的上位很可能都与叶飞有关系;再比如两人的崛起之地樊村。本来在樊村的时候是他方白羽占有绝对优势地位的时期,那时候叶飞只是一个不讨人喜欢、性格孤僻居住在村子外面的医生,而他方白羽则是村子里大户人家之子,两人地位在当时完全是不对等的,可是若干年下来,村子里的普通村民能够记住的却不是他方白羽,而是小小的医生叶飞,更悲哀的是,骨肉至亲方家上下也不希望他方白羽回归,恨不得他死在外面。

一路上,白羽的心里这个难受啊,虽然他仍然非常惦念叶飞,虽然他仍旧重视和叶飞之间的友情,可是潜意识里,他也在把自己和叶飞做比较,他忽然发现,自己在叶飞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无论是处事的果断还是能力,自己总是落在下风,这让自诩天骄的方白羽有些失落。他甚至会想,有朝一日恩师仙逝了,自己拿什么去继承掌教之位呢,明明无论功勋还是能力都是叶飞更胜一筹。

不是白羽想的多,而是正邪大战临近,不知有多少人将要在战争中牺牲,谁也不知道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心里的紧迫感让他不得不想多点。

正是因为有了这份猜疑,所以无论当着六峰峰主的面,还是在掌教老人家面前,他的下山见闻当中都没有提及叶飞一个字,这和他刚下山时一心惦记兄弟叶飞的安危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人有的时候真是这样,朋友混差了你替他着急,朋友混好了你替自己着急。

此时,行渊

一个接一个的上我 人妻好久没做被粗大迎合

主动提起叶飞,白羽的心便又提了起来:“原来救了桐湖派的是叶飞。”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