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睡成瘾1v 1 女主上学时怀了男主的孩子

  • A+
所属分类:医保

王弃将神机竹海的弟子暂时安顿了一下,又将若瑾带给了丹蔻华,这才去接见了那些散修。

散修们依然是以那灰鹱子为首,他们一个个都显得十分紧张的样子……

这和正常皇帝接见修行之人完全不一样……谁让王弃拥有着皇帝身份的同时还是一个天下大派的首席弟子?

这些散修此时所尊重的,也是王弃在修行界的地位。

而若问此时王弃在修行界的地位……

别的先不说,单是在蜀山修行界……嗯,刚搅风搅雨地让峨眉和万邪魔窟两败俱伤,魔道凋零而正道元气大伤……这该怎么算?

大家只能在这种大佬面前表现得足够乖巧啊。

如果王弃知道自己在这些人心中居然是这样的‘幕后黑手’,心里绝对会叫屈……明明都是峨眉自食其果好不好。

只是如果按照因果来说……

首先是王弃把万寿山的五观老人给撬走了,这导致峨眉仙派的气运开启了雪崩的先兆!

这逼得一眉道人不得不急切召集盟友强推决战……否则若是准备得更充分一些,各派的损失也不一定会那么大。

而后来王弃也去参加了这次会盟……好家伙,那是直接看破了峨眉窃取气运的手段然后通过风荐法师直接将那峨眉的气运给玩崩了!

这种情况下一眉道人还能怎么办?

原本就是仓促的行动更是变得极为莽撞,到后面甚至是直接拿峨眉弟子的命去填。

就是为了能够速胜!

然而峨眉的凄凉何止如此……没错,这一战是赢了。

可是赢的真是峨眉吗?

首席弟子风荐入魔,掌教一眉入魔,全派上下精锐尽丧,还被王弃驱逐出了道门正宗。

最最重要的是,那化身为天魔王的蝠魔虽然败于一眉之手,可最终是死在玉磐子的镜光之下……

好家伙……峨眉这一波直接输麻了啊!

在看到了结果之后再去看王弃师徒两在前次行动中的作为,简直是细思恐极。

散修们心里,王弃未尝不是‘天魔王’一类的存在……只是散修本就没有那么多顾忌,既然

一睡成瘾1v 1 女主上学时怀了男主的孩子

王弃这里似乎有出路,他们自然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对此王弃也只是稍稍见了一面,然后就将这些散修都暂时交给了林触去管理。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散修要进入暗卫体系,反而是将供奉体系从暗卫中分割了出来只是让林触继续统管而已。

而原本的暗卫功勋兑换体系则是直接套用供奉体系,过段时间他还会做出大量修改之后将之套用到‘玄真书院’中去。

总之,他要开始针对这大彭王朝的改革了……或者说,是对这个世界的改革。

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还准备要琢磨出一门完整的,兼具了普适性又能又不错表现的功法来。

这个难度就比较高了,他如今尚未练气圆满……在他的概念中这应该是练气圆满以后才开始进行的。

当然,现在也开始琢磨起来也不算晚。

林触已经够忙了,这些散修真的全部交给他管理恐怕也是强人所难……故而王弃真正看重的还是灰鹱子这个首先向他效忠的散修,他会通过灰鹱子来对这些散修进行管理。

忠诚度方面并不是问题,或者说他其实并不在意灰鹱子现在究竟是否真的完全忠诚于他……愚蠢的上位者才会不断地去试探手下的底线,真正的智者只会不断地在手下身边编织一张张‘大网’,让他们慢慢无法脱离。

最简单的方法便是施恩……而王弃施恩的方法还颇为神奇。

“你的弟子呢?有空可以带来给我看看……太子也有修行,不过总是一个人的话会显得颇为无趣,所以我想给他找个同龄人作伴。”

先安排他的弟子,给他弟子一个超级远大的前程,顺便也监视在近处。

“多谢陛下栽培。”

灰鹱子激动地说道。

王弃摇摇头道:“还没结束呢,我希望你能够有闲暇的时候也替我教导下太子。”

灰鹱子诚惶诚恐道:“陛下,这……属下能教什么?”

王弃反问:“灰鹱子,你踏足修行一道已经多久了?在那之前又是做什么的?”

灰鹱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属下三十岁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镖头,倒是随着镖局走南闯北到了不少地方。而后离开世俗四处寻访机缘,历经人间各种惨事,在四十岁时才机缘巧合得到一本功法残篇正式开始修行。”

“可天资所限,兜兜转转三十年才算是进入了炼气期,而后渐渐在蜀中安定,至今也已经是百二十岁有余了。”

“陛下,散修不比名门正派,修行中难免行差走错,能有一半正常修士的寿命就不错了……所以属下感觉大限将至,才动了收衣钵传人的念头。”

“如今得陛下收留,才算是得入正途了。”

王弃这才再次正视了这灰鹱子,随后宽慰道:“你看,你的经历如此丰富为何不能当太子的老师?”

“太子自小生活在长安从未离开过,我不希望他的眼界也止步于长安……所以,我希望能够通过你的嘴将这大彭天下各个地方的情况风俗都告诉太子……你觉得如何?”

灰鹱子这才明白王弃的用意,只能颇为不自信地点点头……他知道这是王弃的对他的信重,若是推辞就显得没有担当了,他为了自己子弟的前度也必须硬着头皮往前走。

看他答应了,王弃才是满意地点点头道:“好了,既然公事说得差不多了,现在我们来聊聊私事吧。”

灰鹱子意外地点点头,不知王弃想说什么……

王弃却说:“可否跟我详细讲解一下你的修行之法?”

“当然,此事私密,你不说也是可以的。”

灰鹱子更意外了,他倒是没有觉得王弃是贪图他那点修行之法,只是不知道王弃的用意是什么……难道是通过他的修行之法来查知他的弱点?

想想王弃的实力和五神山的神秘强大,这好像完全没必要啊!

他没有迟疑多久,很快拿出了一本小册子递给了王弃……

王弃直接拿起翻看起来,随后说:“这修行之法原本倒是也中正平和……旁边那些注释都是你写的?”

灰鹱子摇头道:“并非,是这册子原本的主人所注……属下也是在那人死后才得到的。”

王弃点点头道:“这可真是一派胡言……”

灰鹱子懵了一下。

王弃道:“我说的是这注释……一看就是没怎么认真研究过道家经典,全凭臆想而写的东西,照着这上面的解读来练肯定会出问题。”

看到灰鹱子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他立刻又说:“我也不问你身上有哪些不适了,直接给你一道五气元灵术调养一下身体吧,你若是一路照着这上面的注释修炼,肯定是肾水虚弱并且肺经燥亢。”

话音落下,他便已经随手给灰鹱子甩了一个五气元灵术调养他的五气……立竿见影!

灰鹱子立刻觉得躯干部位一阵舒适,而后这种舒适缓缓扩散全身,令他几乎要呻吟出来。

随后王弃也不管他,继续翻看这本册子……

最后他闭目琢磨了一下道:“你这门修行之法也不是不行,只是缺了下半部,所以那原主人只能以自己的各种野路子来琢磨后续。”

王弃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因为他想起了自己过往的经历……他未尝不是这样呢?

缺少了大周天之法,始终不能完成筑基的修炼……好在他当时没有贸然尝试,而是先在暗卫换取不同的功法作为参考。

一直熬到了五神山,才有了精妙又中正平和的《东阳行气决》作为他的根本功法。

只是寻常散修显然没这个机会……因为仙门中人的不屑一顾,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就和当初的林触以及他自己一样,对这修行的各阶段境界都只有一个不成熟的猜想。

王弃见状长叹一声,随后立刻摊开了一卷白纸,伸手在那墨汁上一点……这墨汁就自己漂浮起来开始在这白纸上挥洒开来。

灰鹱子精神一振连忙凑上去观看,却见一个个字快速成型,而后汇成了一道道修行要诀。

他越看越是吃惊,随后更是惊讶地嘴巴都合不拢了。

起先两句话他看得分明,就是他那修行之法上的要诀法门……可是随后就变得似是而非了。

虽然明显看得出还是脱胎于那卷修行之法,可是与他所理解的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王弃似乎能够明白他心中的惊讶,一边挥墨成字一边说道:“上古时候还未有白纸书籍现世,所以大家只能以竹简、玉简著书。”

“且不去说那玉简,那是大派传承之物寻常难得。”

“而以竹简记载文字,哪怕一卷又能记录多少字?”

“是以竹简所书之文字无比想方设法地精简。”

“能以一词表达一句便绝不多写一个字,能以一字表达一意便绝不会用词。”

“可如此一来,一字多意的情况下,这些文字按照不动的解读可就有了截然不同的意义……你这卷功法明显是誊抄字古卷,自然也有着这种问题。”

灰鹱子就是不明觉厉。

当然他也不需要搞明白这是什么,只需要知道王弃正在给他纠正自己功法修炼是遇到的一些谬误就行了。

然而他看着看着又觉得不对劲了,怎么好像王弃写出来的东西已经要比那功法残篇原本的内容都要多了?!

就听王弃已经说道:“你这门功法缺失了三分之一的大周天之法……还好只是三分之一,否则按照那人的思路来补全的话,真不知道要出什么大乱子……真气在脏腑之间的穿行可都是要讲究五行生克的。”

很快,整篇功法一挥而就。

灰鹱子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体内真气蠢蠢欲动,竟然下意识地就想要按照上面的行气路线去走了……

他连忙把目光拔出来,而后就看王弃居然正看着那一卷纸上的功法缓缓摇头……随后干脆另外摊开了一张白纸继续挥墨。

好家伙,他居然按照那份功法,从最开头的部分就开始进行更改,而后一会儿就成了一份更为简洁明了也更为高效的功法!

“这……这个……”

灰鹱子心里复杂到说不出话来。

这简直就是另一篇功法了啊!

可说来惭愧,虽然灰鹱子已经是练气有成的修士了,却依然没有这个眼力来分辨这份功法的好坏……

王弃则是顺势说道:“抱歉了,把你的功法又随意改了一下。”

“主要是针对前期的筑基部分进行了一些小改动,减少了一些行气的复杂度,削减了一些需要的积累……所以初期同等修为下可能会比以前要弱一些,可这是为了提升修炼速度和效率。”

“这么改一下,应该有助于快速打通全身经脉,进而完成大周天……如此一来,前期省下的那些步骤和积累也可以在后面马上着补回来。”

灰鹱子眨了眨眼,觉得这种事情就随便王弃怎么说吧……反正他是皇帝,说什么都是对的。

结果王弃就甩手将这两份自己修改后的功法都塞给了灰鹱子,然后又问起了灰鹱子的双手是怎么回事……

有了之前的经验,灰鹱子就很光棍地将他的‘灰鹱手’给拿了出来,任由王弃品评。

王弃只是瞄了一眼就不看了……这门‘灰鹱手’的罡气修炼部分还不错,可是到了法术修炼部分就诡异了起来。

正常修士一般都是以罡气来防御以真气催动术法攻击。

而还有一种武修,则是可以将罡气与真气融汇到同一个招式中发挥出尤为不俗的近战实力。

其实冉姣走的就是这个路子,王弃在这方面也有涉猎。

此时他说:“你这门功法还是不要练了,这是邪道的修炼方法,我辈不取。”

“如果你舍不得你这招牌……得,我给你补一门融汇了罡气与真气来发挥威力的‘灰鹱手’吧。”

他没好气地说了一句,随后又摊开了一张白纸开始挥墨……

灰鹱子原本纠结的,只是如何将真气的威力在‘灰鹱手’上发挥出来,为此他用了许多糟糕的办法……比如毒炼之类的。

这种事情王弃完全舍弃。

既然灰鹱子的功法是风属性的,那么他就干脆在这门‘灰鹱手’中凝练一道风术,以罡气增强风术来发挥威力,以招式来表现……应该可以了。

灰鹱子已经彻底麻了……

他慢慢地发现展现在自己眼前的果真是一门极其精妙的爪法,还是叫‘灰鹱手’……然而,确定这是他能练得会的?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