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把白雪公主做醒 呀灬深一点灬·好爽快给我

  • A+
所属分类:医保

回到金华,方既明跟林清漪也就在郊区别墅呆了一天,然后就只能各回各家——没办法,春节到了。

除夕的夜晚,看着央视春晚上的熟悉面孔,方既明知道自己已经算是功成身退了。随着《鹿鼎记2》的预告播出,原班人马在春晚亮相,足以吸引观众的眼球。方既明估计,瞬时收视率会有一个不小的上扬。

说是春节,说是团圆饭,其实吧方伟军和胡燕兰比方既明都要晚才赶回老家。

看似一家融洽,方既明却感觉到家里叔伯婶婶们的客气。

没办法,方既明一家都成有钱人了,方伟军没有忘记他的兄弟们,一个个都给了点工作,让他们能赚点钱。毕竟一些联系工人之类的活,他们也能做得来。方伟军成了老板,这些叔伯婶婶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方既明叹了口气,这就是人性,趋利啊!

幸亏方伟军没有让他们碰其他核心事务,不然的话,他们不知道做出点什么事情来。要知道,自家人挖自家人墙角的事多了去!别看他们现在毕恭毕敬,但背后还不知道仗着老板兄弟的名义做什么事呢!

这也是方既明不想让亲戚进入公司,特别是进入管理层的缘故。

这些人的危害太大了,不仅才不配位,德也不配位,迟早完蛋。方伟军当初让他们进入景华置业,方既明就明确了一条底线:拿钱养着他们可以,但绝不能让他们进入管理层,更不可能让他们进入决策层。哪怕是能贪腐捞钱的岗位,也要杜绝。

于是,方伟军想到了几个绝妙的岗位:类似工头的位置,建造装修、水电安装都能安排上。质量不合格,就能逮着这些亲戚骂。最绝妙的事,因为采购之类的根本不经过他们的手,他们连伸手贪钱的途径都没有。

其实按照他们的智商,但凡是伸手都会被察觉到的。

名义上,这些叔伯亲戚是在管理这些工人,但实际上招聘工人并没有经过他们的手,都是统一招聘的。他们说白了,就等于是一个监督岗位。看似能管理,实际上谁都指挥不动。

方既明也是佩服得不行,这是方伟军的管理智慧啊!虽然花钱多了点,给这些亲戚的工资大概跟一个中层管理人员差不多,在2004年的金华工资已经超过4500一个月了。但是,权力不大,责任也不大,可挨骂起来,比任何一个中层管理人员都要惨。最关键是,如果有人拿了不合格的建材,他们有责任上报,如果不上报,他们第一个遭殃——因为第一道关口在他们这里。

看在钱的份上,这些极品亲戚一个个都恭顺得不行。

这就是年夜饭上,方家诡异气氛的来源。这些亲戚在想什么,方既明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自家的利益不受损就行。

方伟军有了钱,在饭桌上的底气也大了许多,说话声音都大了:“大哥,三弟,你们的儿子要想进公司,去跟师父学一学,怎么装修,怎么施工,怎么安装水电。什么都不会,我要他们进公司也没用啊!”

大伯和三叔赔着笑脸,而那几个表哥脸色都古怪。

方既明知道,他们都“不学无术”。在金华的农村,他们算是最早“撒野”的。初中还没毕业,就学会跟小混混去混社会了。抽烟喝酒烫头

国王把白雪公主做醒 呀灬深一点灬·好爽快给我

,样样精通。但说到上学嘛,连高中都考不上。要知道,这可是前些年啊,高中普及率虽然不高,但也比十几年后的40%多要高得多,可想而知他们混成什么样了。

读了职高技校之后,不仅没学好,更加混得厉害了。

要不是方既明成了大老板,叔伯婶婶他们想让自家儿子进入方既明的公司,加强了管教,说不定更加不成器。

方既明笑了笑,没说话。他出手教训,怎么都不合适。

但方伟军就不一样了,他辈分在这里,训个小辈哪里是问题?最关键是,方伟军自己就是读书出来的,比大伯三叔有出息,在体质内待过,那气场并非普通人能扛得住。当上老板之后,这气场更足了。

大伯、三叔一听这有机会进公司,连忙给方伟军倒了一杯酒:“阿军,还是你通情达理。你们几个兔崽子听好了啊,谁要是不听话,我水管都给你们抽断!”

方既明看到那几个表哥,一个个都像吓坏的鹌鹑,实际上都是埋头吃饭,根本不想理会。

也对,年轻人哪里知道赚钱的重要性?能玩的时候岂能不玩?

方既明愈发觉得这几个表哥烂泥扶不上墙了,都是没有管教的锅。最关键是,他们也不服管教。

胡燕兰也是洞察人心的高手,看到那几个小子这副如出一辙的表情,也大概明白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这些大侄子,没一个成器皿的。这一辈也就算了,要是下一辈,谁还记得他们啊?”

亲不过三代,这看似很薄情,却是现实。

别的不说,方家还能扭在一块,是因为两位老人还在。要是两位老人不在了,这树倒猢狲散是必然的了。

伯母赔笑道:“大过年的,别说那些,来,大家吃菜!”

最大的一位表哥已经快三十岁了,谈了一个女朋友,这会已经吃饱饭了,放下碗说道:“你们吃,我吃饱了,出去玩。”

大伯脸都黑了:“兔崽子,除夕夜大

国王把白雪公主做醒 呀灬深一点灬·好爽快给我

家都在呢,你去哪里?!”

大表哥不在乎地说道:“找阿娟去。”

方伟军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让他去吧,都这个年纪了,还管那么紧。”

大伯还是拉不下脸来,又训了几句。大表哥根本不理会,拿了东西,骑上摩托车,连头盔也不戴就走了。方既明也懒得理他,每个人有自己是选择,他选择不上进,你还能怎么样?明摆着有机会在他面前,他也不要,这是没法劝的。

大伯叹了口气,喝起了闷酒。

这会,爷爷说话了:“大孙子啥时候办喜事?”

奶奶也说话了:“对啊,都谈那么多个,也没个定下来的。你们做爹娘的,也不催着点,来年都三十了!”

喜欢其实我只是想演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