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大好爽山村小说 为什么离婚女人容易日

  • A+
所属分类:医保

不仅如此!

除却玉千华之外,在这四下,忽的又腾升出五股愿力。不过这五股愿力并不如玉千华身上所产生的愿力那般强大。

但随着这五股愿力的增加,陆云身体之内的鸿蒙真气运转速度猛的加快,就连丹田中的那个‘道’字,也都光芒大盛。

轰!

陆云的脑海中传出一声轰响,似乎是一个桎梏被打破。

《见道篇》第一转后期,练气第九重。

六股愿力合力,直接就让陆云的修为突破。不过陆云表面上不动声色,甚至这个时候无人能够觉察到他身体当中的异常。

《道之九篇》功法奇特,贴近自然,虽说现在陆云达不到隐匿修为,返璞归真的境地,但是在修炼,突破的时候所产生的灵力波动,却是可以完全掩盖住的。

无声无息的,陆云的修为便突破到了练气第九重,距离《见道篇》第二转也只差一步之遥。

虽然修为突破,但陆云却面色如常,也不见有什么激动。

只是愈发觉得,这股愿力修炼的方法很熟悉,熟悉到他恨不得立刻找回那个封印中的自己……

可是,不能!

“二世祖?”

欧阳圣香看着陆云,冷笑着说道:“与你这位陆大少相比,我二哥可不是什么二世祖。就算是我二哥断送了这玉千华的前途,那又如何?你陆云可不知道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

听到欧阳圣香叫出陆云的名字,在场的修士脸色都变得异常精彩,虽说刚刚玉千华叫出陆大少这三个字,但玄京城里,姓陆家族也不少,敢和姓欧阳叫板的,也唯有那一个!

虽然现在欧阳家族一次性陨落三位元婴强者,可谓是元气大伤,但依旧是玄池修仙帝国最为顶尖的家族。

不过……这陆云二字一出,所有人都觉得好像是脚上踩了一坨大便,恨不得把鞋子都扔了。

“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欧阳圣香的话,陆云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没想到我陆云有一日,居然能够和欧阳家的二少爷相提并论,哈哈哈哈哈哈……”

“哼!”

听到陆云的话,欧阳圣香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陆云确实不配和欧阳圣河相提并论!

欧阳圣河在玄京城里颇负盛名,不仅仅是他天赋绝佳,更因为他为人正派,喜好匡扶正义,在玄京的美名也仅次于玄京三大公子。

当然,那三大公子,可不是陆云,余帅,赵晨光那三个大祸害,而是真真正正的三大公子,是玄池帝国年轻一代的领头羊。

三大公子,年纪都不过五十岁,但是他们的修为全部都臻至元婴之境,也是玄池帝国下一代的柱石。

“话说香姑娘,你三哥可好?”

陆云笑嘻嘻的问道。

“拖你陆大少的福,我三哥很好。”

欧阳圣香听到陆云说起欧阳圣木,脸色略微的阴沉了一下。

陆云心头一动,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心中却已经有了计较。

这个时候,陆云的一通抢白,也让欧阳圣香心烦意乱的同时,不想再留在这里了。

陆云名声在外,可是出了名的恬不知耻,她一个女孩儿家如何能够与其争锋。

当下,欧阳圣香沉着一张俏脸,扭头就走。

“唉唉唉,我说香姑娘,咱俩的人生大事还没谈好呢,要不要啥时候去找老丈人说道说道。”

陆云见到欧阳圣香要走,当下又来了这么一句。

欧阳圣香的脸唰的就黑了。

老丈人?欧阳圣香她爹?欧阳败天?昨天就死了!现在陆云这样说话,不是揭伤疤吗?眼下欧阳家的那边还在办丧事呢。

“陆云,你若是再胡言乱语,本小姐不介意再将你打的三个月爬不起来。”

欧阳圣香冷哼着说道。说完,欧阳圣香落荒而逃,她有心想要揍陆云一顿,可今天这情形,继续留在这里,她只有更吃亏。

欧阳圣香可是孤身一人!

“有意思。”

陆云看着欧阳圣香离去的背影,眼睛微微眯起。

欧阳家族发生那么大的事情,甚至欧阳圣香的老爹都死了,这欧阳圣香居然在这个时候跑到这北城区来。

若是说这欧阳圣香是来行善积德的,打死她,陆云都不会相信。

“陆少……”

玉千华看着陆云,欲言又止。

“行了,没事了,都散了吧。”

陆云随意的挥了挥手。原本围在这里的一些修士当下一哄而散。

“玉千华,你的天赋不错,跟着少爷我混吧。”

陆云歪着脑袋看着玉千华,似笑非笑的说道。

“跟着陆云混?”

玉千华的脸色刷的就变了。陆云的背后,固然是玄京七大家族之一的陆家,陆家之主,更是玄池第一强者陆天凌。但是跟在陆云身边的人,可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看陆云身边的那些个护卫,个个都是金丹强者,但是没几天不是被人废了,便是被人击杀。眼下陆云身边的这位煞气十足的金丹强者,现在看似威风凛凛,但估计过几天,就会变成一个废人,甚至死尸。

“那边的那五个,别躲了,出来吧。”

现在陆云修为突破,《见道篇》第一转后期,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当下一抬手,便朝着另一个方向指过去。

五个与玉千华大半相似,修为在筑基中期的军士无奈的走了出来。刚刚陆云的话,对他们的触动极大,负责北城区的城卫队,几乎都是得罪了权贵,被发配过来的,本身并无大过。

故而刚刚陆云的话,让他们情不自禁的便对陆云产生感激之心,也就出现了愿力。

“见过陆少!”

五人来到近前,异口同声道。

“你们五个,连同玉千华,便跟着本少爷混吧,少不得吃香的喝辣的,比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北城区强百倍。”

陆云一扬脖子,鼻孔朝天的道。

玉千华与那五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陆云冷笑一声,他再次把那朱雀军的令符拿了出来,“本将军以朱雀军统领身份,征召你们入朱雀军,怎么,想反抗不成?”

“可是,陆……将军,”玉千华看着陆云那吊儿郎当的模样,面前的叫出了‘将军’二字,“卑职已经入伍,隶属城卫队第三大队队长孙胜孙大人麾下……”

“孙胜啊。”陆云点了点头,“一个区区的校尉官罢了,难道敢和本将军抢人不成?本将军看上他的人,那是他的福分。”

玉千华等人神色一滞,才想起来这位爷的背后,可是陆天凌老元帅,总领全国军队。那位孙胜孙校尉,与这位一比,还真的不算什么。

“好了,将你们身上城卫队的衣甲脱了吧,什么玩意这是,穿着这身垃圾也好意思出门?”

陆云看着六人身上的黑色铠甲,撇了撇嘴。

那黑色铠甲只是普通的精铁打造,上面刻录了几个防御符文罢了。拿到凡人世界里,这些盔甲是宝贝,但是在修仙者眼中,都是垃圾,不入流。

玉千华等人无奈,陆云发话,他们不敢不从。玄京有谁不知道,眼前这位玄京第一大祸害喜怒无常,刚刚还是一副笑脸,下一刻就会挥刀砍人。

当下,玉千华等六人,便脱下身上的盔甲,一脸无奈的跟在陆云的身边。

旁边一些偷眼观望的修士,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高高在上的城卫队大人,就这样脱下属于城卫队的衣甲,归顺了这位陆家大少?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将军,我等六人卸任,这北城区治安……”玉千华小心翼翼的说道。

“北城区的治安?”

陆云撇了撇嘴,“干我鸟事。”

玉千华等人相视苦笑,传言果然不错,这位陆大少还真是一个无法无天,做事不计后果的纨绔。

“行了行了,你们也不要把自己看的那么重要。”陆云哼哼唧唧的说道,“少了你们,这玄京也不会被敌国攻破,明天那位孙胜孙大人,会安排来新的城卫队的。”

说完,陆云摆了摆手,摇摇晃晃的朝着一条胡同走去。

兰儿和陆玄两个早就见怪不怪,紧跟在陆云身后,若是说陆云突然间性情大变,变得心系天下,那才诊的奇怪了呢。

玉千华等人叹了一口气,这次算是上了贼船,不仅要跟着这位陆大少当炮灰,甚至还要遗臭万年。原本被发配到这北城区,已经算是够憋屈了,现在他们才发现,之前的生活,简直就是天堂。

……

“应该是这里了。”

陆云的鼻子微微的动了动,随着欧阳圣香留下的香气,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前。这户人家看似与北城区其他人家一般无二,但是陆云却流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

“陆玄,你去将墙头上的那株草破去。”

陆云顺手指了一下墙头上那株半死不活的小草。

唰!

剑光一闪,那株草便消失不见。

“玉千华

好硬好大好爽山村小说 为什么离婚女人容易日

,你去把门口靠右侧倒数第二块地砖砸碎。”

陆云指着一块地砖说道。

玉千华虽然不解,但见到陆玄的样子,他也飞出自己的剑光,将那块地砖砸碎。

嘭!

恍惚之间,似乎有一声闷响传出,紧接着虚空当中变荡漾起一道道涟漪。

“好一个土木相生,‘幻尘阵法’。”陆云嗤笑一声,随手一道符箓打出,从大门直飞入院内。

轰!

随即,整个院落发出一阵微微的震颤,紧接着,这片虚空一阵模糊,紧接着眼前的这座看似普通的院落形貌大变。

“这,好浓郁的灵气,几乎可以同南城区的一些修仙者家族相比!”

玉千华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天地灵气,失声开口。

“土木相生,幻尘阵法……若是少了水,土可就被木死死的克制,阵法的威力,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陆云轻笑,他的那一道符,正是毁掉了院落中的一座小池塘。

这种阵法,他挥手就能破。

若是有术道……妈蛋,术道什么的,赶紧从老子的脑袋里滚出去,小爷现在不想记起这些!

“咳……”

忽然间,院内传出一个虚弱的咳嗽声,“门外的小哥年纪不大,见识倒不少,比那什么玄京三公子,要强上十倍。”

这个声音苍老而沙哑,其中透露着虚弱和无力。

“前辈过誉了,不过是小手段罢了。”

陆云一笑,抬腿便迈进了院落当中。

比那三个蠢货强十倍?你这是在侮辱我吗?

不过陆云脸上带着笑,并不以为意。

“少爷!”

兰儿脸色一变,出声提醒。

“不要紧,都进来吧。”陆云没有回头,只是笑着说道。

陆玄一声不吭,早已紧跟在陆云身后。

玉千华等六人眼中流露出惊色。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玄京的北城区,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地方,而且,若非是陆云施展手段,破去了外面的阵法,怕是他们永远也不会发现这样一处地方。

这一刻,玉千华等人对陆云的看法,发生了一些细微的改变,但心里却仍旧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陆云的爷爷,可是玄池帝国第一强者。

这座不大院落,似乎是另外一个天地,处处鸟语花香,灵气逼人。陆云发现,这座小院中的天地灵气浓郁程度,几乎比得上自己的小院了。

“北城区的天地灵气稀薄,但是这里却集中了这般浓郁的灵气,要么便是高等聚灵阵,要么便是这下方,存在一条小型灵脉!”

陆云眼睛微微的眯起,心中思维百转。

在这小院中央,一把躺椅上,一个须发皆白,一袭青色长衫,看上去仙风道骨的老者,慵懒的斜躺着。不过这老者面色苍白,气息微弱,似乎是受了重伤。

“我叫陆云,见过这位……前辈?”

陆云歪着脑袋,笑嘻嘻道,虽然口称前辈,但神色间却没有什么恭敬。

“你就是那个陆云?”

老者微微的睁开眼,目光中有些惊疑,“传闻中的陆云,是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彻彻底底的人渣混帐,我观小哥你刚刚的表现,可与传闻不同呀。”

唰!

陆云昂起脑袋,手中春宫图大折扇一展,傲然说道:“不学无术的败家子?彻彻底底的人渣混帐?污蔑,纯属污蔑!小爷我玉树临风,潇洒倜傥,胸中纳百家所学,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别说是玄池修仙帝国,就算是整个修仙界,还有比小爷我更出色的吗?”

这是实话。

听到陆云这般说,玉千华等六人都面色古怪,面面相觑。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果然如此。”

玉千华手下,一个名叫楚朝阳的军士小声的嘀咕着。

不过那老者则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十分认同陆云的说法。

“我那门外布置的阵法,土木相生,幻尘阵法,虽说一些阵法大家能够看穿,但那‘瞬水幻杀阵’,可不是普通的阵法师能够识破的。”

这老者深以为然的点头,一本正经道。

“哈哈哈哈……”

听到这老者的话,陆云哈哈一笑,“瞬水幻杀阵?怕是不止如此吧?”

老者的眼睛微微的一亮。

陆云扬手间,又是一道符飞出。

轰隆!

一声巨响,一道拇指粗细的雷光闪过,在院落的另一边,一柄放在柴禾上的柴刀,瞬间被轰飞了出去。

嗡!

下一刻,这座院落中再次发出一阵颤抖,原本便异常浓郁的天地灵气,变得更为浓郁。原本,在这里若隐若现的一些杀机,也消散无踪。

“小五行颠倒绝杀阵,就算是四品修仙帝国,玄兰帝国的阵法大师,都布置不出来呢,我对前辈你的身份,倒是越来越好奇了。”

陆云合上折扇,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说道。

“没想到,区区一个三品修仙帝国,居然能够有人认出,并且破了我的小五行颠倒绝杀阵。”

老者的眼睛微微的眯起,虽然是在赞扬陆云,但语气中却是透露出一丝凛冽的杀机。

“至于老夫的身份,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你是欧阳家的三兄弟,以及那欧阳圣香都是你调教出来的吧?”

略微的沉吟一阵子,陆云再度开口。

“你倒是有几分见识。欧阳家除了欧阳圣天与欧阳圣香之外,其他人都是废物。”老者点了点头。

“难怪,欧阳圣香区区练气三重的修为,居然能够击退筑基修士,这可不是低等修仙帝国的手段了。”

陆云略有所指的说道。

“怎么,陆少爷你也想要拜老夫为师不成?”老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那欧阳圣天资质虽好,名列玄京三公子之首,但你陆云怕是比那欧阳圣天也丝毫不差。”

陆云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欧阳圣天?陆云分分钟就能让他欧阳升天。

玉千华,楚朝阳等人目瞪口呆。

眼前这看上去奄奄一息的老头,居然是欧阳家那四位天才的师父?而且,他说什么?眼前这位出了名的纨绔废柴陆云,资质居然不在欧阳圣天之下?

欧阳圣天是谁?现在的玄池第一天才,玄京三公子之首,他的修为已然到了元婴期!元婴期,那可是高高在上的霸主人物,居然拿来和陆云比?

“让我想想,你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被安置在这里呢?”

陆云在这院中缓缓踱步,四下打量起来。

“而且这里,没有一个丫鬟下人伺候。”

“老夫喜静。”

老者哼了一声。

“怕是欧阳家的人没那个胆子吧?”

陆云嗤笑,“把你安置在这里,让你教导欧阳圣天等人,却又不把你带回自家府邸,甚至连一个下人都不给你安排,我猜猜你的身份。”

老者的神色微微的有些难看。

陆云走到老者的面前,神念投入老者的身体当中扫视了一番,微微的笑了笑,“你的全身骨骼脆裂,显然是受到极重的打击,元婴也近乎崩溃。”

“啊哈,我知道你是谁了。”

陆云朝着老者眨巴了一下眼睛。

老者满目阴沉,脸上几乎滴出水来。

“血倾城。”陆云退后了几步,“没想到百年前狂屠五品修仙帝国‘荒易帝国’百万修仙者,几乎覆灭荒易帝国的人魔血倾城,居然躲在这里。”

“人魔血倾城!”

陆玄,兰儿,玉千华等人脸色狂变。

血倾城,百年前纵横修仙世界,一代传奇人物。传说,人魔血倾城血衣,红发,赤瞳,功法运转,身体之外便会有血光隐现,极其恐怖。

血倾城无宗无门,并不属于任何一个修仙帝国。

百年前,不知何故,血倾城与五品修仙帝国荒易帝国起了冲突,三天之内,荒易帝国浮尸百万,甚至帝国皇帝都被血倾城击杀。半月之内,偌大一个五品修仙帝国支离破碎。

不过自那之后,人魔血倾城也便消失无踪。

“怎么可能?!”

玉千华开口,“传说中,血倾城遭到三大九品修仙帝国通缉,已经被击杀了吗?”

但是看着老者的脸色……分明是默认了!

“让我再想想。”

陆云看着老者沉默不语,继续说道:“传闻血倾城功法特殊,只要有鲜血贯体,哪怕你受到再重的伤势,也会顷刻痊愈。想必,那欧阳家族就是因为这个,才将你放到这里吧。”

“并且,没有安排任何人伺候。”

“那你又凭什么认为,老夫就是血倾城呢。”

老者眼角抽搐,想要再挣扎一下。

陆云笑了笑,道:“幻形玉虽然神妙,但还瞒不过我的双眼。”

好硬好大好爽山村小说 为什么离婚女人容易日

老者……血倾城的脸色变了。

“不错,我便是血倾城,你是想将我送到九品修仙帝国去领赏吗?”

血倾城抬起头来,目光中血色光芒一闪而逝。

“连欧阳家族都知道,要将你这尊大神供奉起来,为他们所用,我陆云也不是傻瓜。”

虽然不知道欧阳家族用了什么方法让血倾城屈服,但是屈服这种东西嘛,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欧阳家族已经打通了血倾城的任督二脉了,让他再屈服一次,不难。

陆云身后的几人脸色都变了。

人魔血倾城啊,百年前,可是让小儿夜不敢啼的存在,现在便活生生的坐在自己的面前。

“你想收我为手下?”

血倾城的声音也变了,之前还是苍老而嘶哑,现在却是变成了年轻人的声音,其中透露出一丝怪异的妖魅。

“不然呢?难不成还要让少爷我请你回去当祖宗供起来吗?”

陆云嘿嘿一笑。

“哈哈哈,那欧阳败天都不敢将我带回府里,唯恐我借助鲜血恢复,你一个毛头小子就敢把我带回家?”血倾城冷笑,“虽然你爷爷是什么玄池第一高手,但在我血倾城眼中,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

“借助鲜血恢复?那种鬼话欧阳家的人也会相信?”

陆云嗤笑一声,“《血影神功》虽然诡异,但也没有那么夸张。”

“你……”

血倾城呆住了,他没想到陆云居然连他修炼的功法都知道。

《血影神功》乃是万年前魔道宗门“血影门”传下的功法,血倾城无意中得到,修为才突飞猛进。

血影神功修炼过程需以鲜血贯体,便要不断的杀戮,血倾城‘人魔’这个绰号便是因此而来。

不过,修炼血影神通,异常痛苦,甚至会导致人格扭曲。传闻血倾城喜怒无常,动辄屠戮城市,也是因为修炼这血影神功造成的。

血影神功在万年前,可谓是臭名昭著,那盛极一时的庞然大物‘血影门’,也被三大九品修仙帝国联手覆灭。甚至到了如今,那《血影神功》依旧是一个禁忌。

“《血影神功》?”血倾城的神色怔了怔,他的脸上挂着一丝冷笑,“若是我修炼的是血影神功,又岂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陆云点了点头,“也是,就算是万年前的‘血影门’,也未得到过《血影神功》全部功法,只是一个残篇罢了。血倾城你修炼的,怕是残篇中的残篇吧。”

血倾城神色一滞。

“别忙着否认,你血倾城被三大九品修仙帝国通缉,名声怕是也不比万年前那血影门好到哪里去。”

陆云笑了笑,“至于那《血影神功》的全篇,我有。”

血倾城全身一震。

“而血倾城前辈你身上的伤势,被人打伤?那不过是小伤,最根本的伤势,就是练功走火入魔。”

陆云目光直视血倾城的双目。

血倾城眼睛眯起,沉默不语。

陆云身边的几人,目瞪口呆,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陆云。

眼前这个就是传闻中那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要是这人是不学无术的败家子,那欧阳圣天又算得了什么?玄京三公子?有哪个有这样的见识?

不过玉千华等人相视苦笑,陆云当着他们的面,大大咧咧的和传说中的人魔血倾城说话,对他们几人毫不隐瞒。若这位陆大少是个普通的纨绔也就罢了,浑浑噩噩,什么都不懂……

可是现在看这家伙,分明是骗了所有人。

“本少爷有办法治好你的伤势。”

陆云再次说道。

“你的修为,不过练气九重吧?连筑基都没到,凭什么说治好我的伤势?”

血倾城毕竟也是活了几百年的人物,现在心境已经平复下来。

“修为?”

陆云歪着脑袋,“兰儿,你告诉他,本少爷两天前的修为是什么。”

兰儿神情错愕。

练气九重?自家少爷的修为不一直都是练气七重吗?她眨巴了一下眼睛,一脸迷糊的问道:“少爷,你两天前还是练气七重,啥时候突破到练气九重了?”

“呃……”

兰儿那错愕的话,狠狠的打击在在场所有人的心头。两天前还是练气七重?两天之后就变成练气九重了?

这……

“好了,给你两条路走。”

陆云深处一根手指,在眼前晃了晃,“第一,本少爷宰了你,带着你的脑袋去九品修仙帝国领赏。第二,跟着本少爷我混,本少爷我治好你的伤,再将《血影神功》的完整功法传给你。”

说话之间,陆云手中再次多出了一道灵符。这道灵符之上,雷光闪烁,散发着庞大而恐怖的灵力波动。

血倾城目光闪烁,“血影神功修炼,需要人血,莫非陆少你能给我足够的人血?”

“人血?”

陆云嗤笑,“《血影神功》好歹也是《血神典》的基础篇,修炼《血神典》要人血作甚?”

血神……陆云微微怔住,三千世轮回之外,他绝对认识这么一个家伙,他修炼虽然邪恶,但从不借助凡血。

血倾城错愕。

“好,既然如此,我血倾城便跟着你。跟着你陆云,也好过被那欧阳家软禁在这里。”

血倾城一咬牙,说道。

“心魔血誓。”

陆云收起脸上的嬉笑,正色道。

“好,心魔血誓。”

血倾城叹了一口气。

魔道修行者的心魔血誓,类似于修仙者的天道誓言,一旦应验,在天劫临头之际便会产生变故,几乎无法渡劫。

在玄池帝国这样的小地方,心魔血誓、天道誓言不过是个笑话,修仙者能够达到元婴期,便偷着乐了,渡劫……那是神话。

但是对血倾城而言,心魔血誓一旦发下,他便不敢违背。血倾城在百年前屠戮五品修仙帝国的时候,至少是合体期的修为,天劫对他来说,近在咫尺。

陆云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而且,如血倾城这样的人,傲气十足,他决定对陆云低头,投靠陆云,那便势必不会反悔。心魔血誓,也不过是陆云为了防止万一罢了。

而且以陆云的手段,区区一个合体期的修仙者,他有一百种方法控制,让对方死心塌地的跟随自己。

至于血倾城的过去……陆云不在乎。

他屠杀了一个修仙帝国?

那又如何?陆云只知道自己现在还十分弱小,迫切需要力量提升自己。

这血倾城,就好似一柄放在路边,已经沾满血腥的刀。

陆云做的,仅仅是拿起这把刀,来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顺便,完成被封印的那个自己,要完成的事情。

“聪明人,都会有好下场的。”

陆云呵呵一笑。

“属下愿效忠陆少,誓死追随!”

玉千华,楚朝阳等六人听到陆云的话,立刻跪倒。这六人能从战场上活下来,加入城卫队,哪个不是人精?

陆云当着他们的面收服三大九品帝国联手通缉的要犯,这六人,要么就成为陆云的嫡系,要么便被灭口,绝对不会有第三条路。

陆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们六个,带上血前辈,随我回府。”

陆云想了一会,开口说道。

“是!”

六人深吸一口气,异口同声道。

……

现在陆云的脑子里虽然装着无数经验,无数典籍,但是他自身的实力还是太过弱小,而陆家……也可以用风雨飘摇来形容。

当然,陆云隐隐的觉察到,陆家绝对不似表面这样简单,他的爷爷也是深藏不露……不过似乎陆家真正要面对的,也比想象中的更加恐怖。

陆云有三千世轮回,又拜师天道……但是他现在只是一只弱小的蝼蚁,必须要竭尽所能的强大自己。

而且,陆云虽然忘了过去的一切,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始终存着一抹紧迫和危机感……他要面对的,比这一切都要大的多,更要恐怖的多。

血倾城这么一尊大神加入,对现在的陆家而言,绝对是雪中送炭。

虽说现在的血倾城修为全失,甚至身体都近乎瘫痪,情况比陆二爷还要差上许多,但陆云却可以短时间内让血倾城恢复一些修为。

陆天凌老爷子依旧在闭关,陆二爷自从知道陆云可以为他疗伤,破解截脉手,整个人也都放轻松下来,闲着没事,便种种花,养养鸟,一副逍遥自在的模样。

自从欧阳家族,宇文家族遭到横祸之后,整个玄京城都是一片混乱,气氛紧张,人人自危。不过这并不影响陆云。

陆云将血倾城等人带回府邸之后,便安排一处别院,让这七人住在一处。

“玉千华,楚朝阳,殷庭昱,陈立,霍浩然,邱远,从现在开始,你们六个便是我朱雀军第一批军士。”

院落当中,玉千华等六人一字排开,站立在陆云的面前。

“血倾城前辈,便是你们的教官。”

“教官?”

一边的舒舒服服的躺在一张软椅上的血倾城脸上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

“没错,教官。”陆云点头,“教导这六人修炼,将这六个软蛋,培养成真正的铁血军人。”

教官……好遥远的称呼啊。

似乎跨越无尽时空,彷如前尘梦境重现。

陆云抿了抿唇,压下心头的异样,同时也制止自己再去回忆,去冲破的冲动。

玉千华等六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一丝涨红。

“别忙着愤怒,城卫队不过是淘汰下来的残兵。从战场上生存下来,真正的精英早就被皇室选走,送到其他地方去了。”

陆云并没有看那六人,自顾自的说道。

“有意思。”

现在血倾城已经恢复了本来的面目。一头血色长发,血瞳,一身月白色长衫,面容看上去妖异至极。

“若是我猜得不错,那朱雀军虽然是陆天凌麾下,但仍是玄池皇室的军队吧。”

血倾城再次说道。

“这个我自然有办法,一个有名无实的番号罢了。”

陆云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小小的一个修仙帝国而已……就算是仙界王朝,又能如何。

“二叔你看呢?”

陆云转过头,朝着另一个方向说道。

“哈哈,就知道瞒不过你。”

陆笑迟从门外进来,“晚辈陆笑迟,见过血倾城前辈。”

“你便是那传闻中,玄池第一天才陆笑迟?”血倾城歪过脑袋,看了陆笑迟一眼,“截脉手?”

血倾城虽然修为全无,但属于合体期的神念仍在。

“正是。”陆笑迟点了点头。

“看来你陆家的水不浅。”血倾城笑道。

“反正淹不死前辈你。”陆云插话。

“那可不一定呀。”血倾城愁眉苦脸,“若是你能尽快恢复我的修为,我倒是可以帮衬一二,不然说不定真的就把我淹死了。”

“这个嘛,慢慢来。”

陆云呵呵一笑,老狐狸!还没开始放血,就想要好处了?

“你要重组朱雀军?”

陆二爷的神色凝重。

“嗯。”陆云点了点头,到也没多说什么。

陆家的朱雀军和玄池的朱雀军,应该没什么差别啊。

按照陆云的手腕,给他点时间,想要这玄池修仙国,都没有什么难度。

不过自家老爷子和玄池国的皇帝,好像关系不浅啊。

陆笑迟沉默。

“好了,回头我去见几个人,将朱雀军的番号归属为我陆云私军便是,大不了,就不要朱雀军这个番号了。”

陆云一笑。

朱雀军是陆天凌的一个执念,二十年前全军覆没之后,便一直耿耿于怀,到陆云出生之后,更是将朱雀军的番号送与陆云,可见陆天凌对朱雀军三个字的执着。

这件事,陆云自然也明白。

陆家,属火,一脉二人,陆天凌,陆云,全部都是火灵根,陆笑迟是陆天凌义子,也是火灵根。陆家家族功法,也是火属性功法。朱雀,正是传说中的南方火神。

“不要?你爷爷也不会同意的。”

陆笑迟叹了一口气,“陆家和玄池帝国皇室的关系,非同一般。”

“我知道。”

陆云点了点头,“否则那九转玄命丹,司徒问仙又怎么会轻易的送出来呢。”

司徒问仙,正是玄池帝国的皇帝。

……

一天之内,十位金丹,三大元婴强者陨落,对欧阳家族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几乎让欧阳家族跌落谷底。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更是让家族高层陷入前所未有的惶恐当中。

血倾城不见了!

当年,前任家主欧阳败天遇到重创的血倾城之后,便一直将他软禁在北城区当中,但是现在,那修为尽失,并且失去行动能力的血倾城,突然间消失不见。

血倾城那可是杀人如麻的大魔头,原本欧阳家族的打算,是让血倾城来调教欧阳家族有潜力的后辈,当血倾城身上的价值被压榨一空之后,便将其送到三大九品修仙帝国中去领赏。

三大九品帝国的赏赐固然丰厚,但也绝对不会让一个合体期强者来教导欧阳家族的后辈弟子。血倾城固然罪孽滔天,但在三大九品帝国眼中,也不过是蝼蚁罢了。

至于欧阳家族,就算是那欧阳圣天年纪轻轻便凝结元婴,三品修仙帝国的绝世天才,但放到九品帝国中,也不过是庸人罢了。

九品修仙帝国,可是整个修仙世界的顶级存在。

他们更加懒得耗费人力,去培养三品修仙帝国的‘天才’。这一点,欧阳家族的人自然心中有数,故此欧阳家族便将这血倾城留下,培养欧阳家杰出的几人。

欧阳圣香练气三重的修为,便能够击退筑基修士,也是血倾城的功劳。

至于欧阳圣木,欧阳圣河两人,在血倾城眼中也不算什么,两人也未得到血倾城的真传,若非他们两个是欧阳败天的儿子,怕是也没有资格知道血倾城的存在。

至于这两位天才少爷,也是血倾城一手造就出来的。

现在血倾城突然失踪,顿时让欧阳家族的高层彻底慌乱起来,欧阳败天陨落,两位元婴长老身死,也没有引起这样大的混乱。

一旦血倾城恢复,那么以他的性格,绝对会屠了整个欧阳家族,没有人能够幸免。

“血倾城受伤颇重,甚至丧失行动能力,绝对逃不出玄京,说不定就藏在某个角落里。”

欧阳家族硕果仅存的几位元婴期强者之一,元婴后期的欧阳震冷声说道。

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看似二十来岁,一表非凡,一脸淡然的青年,正是玄池三公子之首,欧阳圣天。

欧阳圣天一身青色长袍,飘逸出尘。

“我爹身死,怕是与这血倾城脱不开关系。”

欧阳圣天两条剑眉微微的皱起。

虽说欧阳圣天乃是血倾城一手调教出来,但在欧阳圣天眼中,血倾城只是一个工具,并没有所谓的师徒情分。血倾城答应教导他们兄弟几人,也只是为了自保。两者之间,相互利用罢了。

“莫非血倾城还有师门?”欧阳震脸色微微的变了变,“若是真有师门……”

“不会。”欧阳圣天微微的摇了摇头,“血倾城是什么人?无法无天,百年前血屠五品修仙帝国,若是他真的有师门来接应,那我欧阳家族早就鸡犬不留了。”

“应该是那血倾城暗中施展了什么手段,收服了几个修仙者,暗中所为。毕竟那是传说中的合体期强者,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藏着什么手段。”

欧阳圣天微微摇头。

到现在为止,欧阳家族,宇文家族也不知道他们的家主,以及那些强者,究竟是如何陨落的。元婴自爆的力量太过猛烈,将那整个黑枫领都夷为平地,一切痕迹尽数抹去。

而元婴自爆最后的力量,更是将陆云后来布下的一座大阵炸飞,现场留下的,也只剩下大阵被毁灭的痕迹,元婴自爆的气息,早就在阵法毁灭的过程被驱散。

“嗯?”

忽然间,欧阳圣天的眉头一皱,脸色阴沉下来。

“怎么了?”欧阳震见到欧阳圣天的脸色,显然是接到传音,不禁问道。

“有意思,那陆云居然开始洗劫我欧阳家的商铺?”

欧阳圣天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陆天凌受伤闭关,无论真假,那陆云也是失去了管束。既然主动送上门来,那我们也便不客气,这一次我便要拿陆天凌的性命。”

“震长老,今后,你便是欧阳家族的家主了。”

欧阳圣天的目光中闪烁着凛然的光芒,另一边的欧阳震,身体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

上一次的事情,欧阳家族,宇文家族已经怀疑是陆云刻意为之,由陆天凌在幕后主导,挖了一个大坑让欧阳败天和宇文宗林跳进去。

……

喜欢仙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