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被强奷系列小说 大柱和马秀芳

  • A+
所属分类:医保

现场穿戴着军用外骨骼装置的只有商见曜和蒋白棉,而将它们脱掉,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无论蒋白棉,还是商见曜,第一选择都是关闭军用外骨骼装置的控制系统,免得被人工智能“未来”无声无息侵入。

等到军用外骨骼装置彻底关机,以蒋白棉对电信号的感应和商见曜“干扰电磁”的能力,足以第一时间察觉到异常,并在一定程度上尝试阻断。

——出发来寻找格纳瓦前,“旧调小组”有利用剩余的几块高性能电池制作一个简单的放电装置。

关闭控制系统后,蒋白棉和商见曜才打开一个个卡扣,艰难地脱掉了身上的军用外骨骼装置。

龙悦红和白晨没试图帮助他们,反而理智地各自往后退了一步,预防意外的发生。

经过一番忙碌的操作,蒋白棉、商见曜终于一身“轻松”,只背负着自己的战术背包。

就连电筒,都被他们扔到了军用外骨骼装置上。

虽然不太清楚一个人工智能为什么能拥有“新世界”层次“干扰电磁”的能力,但他们都觉得小心无大错。

当前是阴狠毒辣却胆小谨慎的商见曜。

这时,“未来”再次发出了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如果真想让你们的军用外骨骼装置‘叛变’,早就做了。”

这人工智能竟然会调侃,会揶揄,甚至显得愉悦……这是被吴蒙感染了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两个怪物住得这么近,相对较弱的那个也许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龙悦红念头电转间,竟有点浮想联翩。

不知切换至哪个人格的商见曜思维跳跃,无视了“未来”的话语,好奇提出了一个问题:

“是你制造爆炸,吸引我们过来的?”

人工智能“未来”情绪相当丰富地笑了一声:

“如果不这样,我怕你们到明天都未必能找过来,那样我亲爱的哥哥肯定能发现实验室的大门早就不受它控制的关闭了,它必然会做出相应的反抗,不利于我设置陷阱。”

当前的交流是用标准红河语进行的,而在称呼“源脑”时,“未来”用的是“它”。

这展现出了一种不加掩饰的蔑视,就如同之前称呼“源脑”是粗制滥造的中期产品一样。

呃,它的意思是,我们到来前,实验室的大门其实已经关闭,为了我们才重新开启?蒋白棉在心里同样将人工智能“未来”称为它。

“原来你想一网打尽啊!”诚实的商见曜恍然大悟。

“未来”笑道:

“你们之前进来,我就注意到了,但那个时候有吴蒙干扰,你们又没往实验室来,我没必要专程为了对付你们暴露自己,大家无冤无仇的。

“等我发现我亲爱的哥哥借助这个机器人,你们的同伴,找到实验室,使用通行口令开启了大门,我才知道你们从奥雷的后裔那里得到了不少情报。

“这种事情是必须扼杀的,不能让实验室的事情广为流传。

“我正烦恼怎么解决你们的时候,你们竟然重返了废墟,我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啪啪啪,这次的掌声并非来自商见曜,而是源于扬声器。

人工智能“未来”用模拟出的掌声加强了自己的语气:

“你们重视同伴的行为值得赞赏,让我轻松了不少。”

白晨抿了抿嘴唇,似乎不太能接受这样的“人工智能”。

她脱口而出道:

“奥雷的后裔其实都很希望实验室相关的情报流传开来,这能让他们获得一定程度内的自由,不需要总是提心吊胆。”

“这是他们的想法,和我无关。”人工智能“未来”的语气逐渐转冷,“我只是基于责任,会在他们过来避难时提供一定的庇护,将相应的资料还给他们,其他的事情他们影响不了我。实验室的情报如果流传开来,我岂不是经常得‘接待’客人?到时候,我的存在很容易就暴露。”

有自己想法和私心的人工智能,不愧是奥雷晚年完成的改进型……蒋白棉暗自感叹了一声。

商见曜更好奇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重返这处遗迹的?

“爆炸发生的时候,我们还在那个公园内,周围根本没有电器,我们身上的也没受到影响。”

人工智能“未来”并非有问必答的阉割版“源脑”,它只是笑了笑道:

“我有别的耳目。”

别的耳目?龙悦红、白晨等人本能开动起脑筋,试图推测出“耳目”究竟指代什么。

这个时候,“未来”将注意力放到了还在研究中央控制系统的“源脑”身上:

“我亲爱的哥哥,我们的父亲奥雷一直有个疑问:

“旧世界毁灭时幸存下来的那些第三研究院研究员为什么会失踪?”

“源脑”于电磁屏蔽衣表面透出的些许红光似乎有了短暂的停滞。

它们隔了两秒才重新闪烁。

“最开始,有个研究员偶然发现我产生了一定的意识,真正的意识。”“源脑”用平铺直述的口吻回答道,“他试图格式化我,被我想办法解决了,机器人无法在那种情况下攻击人类,但意外可以。

“后来,有别的研究员发现这个失踪了,找了过来,我为了隐藏秘密,干脆连她也解决了。

“就这样,那些研究员一个又一个‘失踪’了。”

“源脑”的话语没刻意渲染什么气氛,也没带任何感情,却让龙悦红听得毛骨悚然。

人工智能“未来”对这件事情没做评论,只是用简单的话语表示自己知道了:

“这样啊……”

一点也不见外,也没觉得自己被排斥的商见曜强行加入了交流:

“奥雷逃走之后,为什么不想办法回‘机械天堂’格式化‘源脑’?”

“最开始,他以为有什么未知的因素,不敢贸然尝试,等到后来,我亲爱的哥哥已经控制了那座智能城市,造出了一个又一个机器人。”“未来”用略带叹息的口吻回答道,“那样一来,想要彻底解决它,需要至少一个小型国家的实力,需要各方面武器、多种部队的配合,而旧世界毁灭后,已经没有这样的组织,无论‘最初城’,还是别的什么大势力,都有着致命的短板,也完成不了足够的动员。”

“哦哦哦。”商见曜完全没有被锁死在实验室内的自觉,“要是旧世界的大型国家想解决‘机械天堂’的问题,会怎么做?”

“电磁干扰,弹道导弹覆盖。”人工智能“未来”回答得非常简洁,“我亲爱的哥哥确实有能力进行拦截,但它没有相应的资源。”

没给商见曜再次提问的机会,“未来”恢复了刚才略带笑意的口吻:

“也不知道是你们的幸运,还是不幸,本来实验室是配有毒气,在系统锁死后,根据实际情况使用,杀死非法入侵者的,但可惜的是,‘旧世界’毁灭已经太久,这处城市废墟又没有相应的生产线,在用过几次后,它们再也无法恢复了。

“所以,你们得经受十四天的饥饿和干渴煎熬,到了后期,说不定会向同伴下手,以他们为食,希望能撑到系统第二次锁死结束。

“努力吧,你们之中说不定真有人能活着出去,背上一生都无法放下的内疚和自责。”

人工智能“

白领被强奷系列小说 大柱和马秀芳

未来”似乎没有强行进攻“旧调小组”和“源脑”的打算,而是希望将他们困死,直到他们山穷水尽,再没有反抗之力。

兹的声音随之响起,“未来”不再说话。

被“源脑”控制的格纳瓦依旧蹲在那里,入侵并分析着实验室的中央控制系统。

隔了十几秒,它抬起脑袋道:

“系统锁死没有别的办法解除,除非能找到一个设计者特意留下的‘后门’。

“‘未来’就是通过这个‘后门’远程掌控着实验室,它将这处‘后门’用非常高水平的防火墙保护了起来。

“我现在的计算能力不足以暴力破解,即使想,时间也得以月来计算。”

这可怎么办……龙悦红有些焦躁地想道。

整个中控室一片沉寂。

喜欢长夜余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