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让娇妻共享两个男人在线观看

  • A+
所属分类:医保

统伐区和建邺在谈判桌上的会谈非常尴尬。

每个搪瓷缸都因为用力过猛导致茶杯盖和杯沿出现了破口。要不是有孙向阳几位大佬压阵,统伐区这边谈判的年轻人都想上手了,直接揍建邺那帮小白脸。

说起身体素质,统伐区这边年轻人比建邺训练师们要强悍。

尽管双方的生命辐射都差不多。

但训练师是与机械战兽的生命能量相互沟通生成的辐射强度,跨着种间隔阂。

也就是说,尽管训练师有极强的躯体修复能力,以及较强的爆发力,但耐力很弱。因为他们从自己机械兽那里联通的代谢能力与本身并不完全契合,对躯体协调能力有很大的考验。

但统伐区这帮人,生命辐射链接同族人类,人与人之间生命辐射频段相同,没有人与异种之间的副作用。

当今统伐区的社会管理层,由于位于交流的中枢,客观上是生命群落的小节点,

故他们可以很轻易的在运动中感觉到,自己所在的团队的生命共鸣。

故,当火气上来,血气上涌,肾上腺激素,睾x酮激素上来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真的打起架,那是要爆发力有爆发力,要耐力有耐力。

【这种在运动中借助他人体内溢出能量的行为,在统伐区并不会视作损公肥私。——因为啊,现在已经能温饱了。这时候从别人身上借二两膘,消耗一下,也不会有人斤斤计较了。】

~

会议中断了很多次,抹桌子的布换了好几块

双方的谈判队伍都在适应对方:比如统伐区这边,虽然语言针锋相对,但每次谈判结束后,都冷静的分析着双方的利益分歧,试图找到有利于自己的战略。

在第三天谈判结束后,孙向阳一脸奇怪的看着卫铿:“你居然同意转让海军武备?”

统伐区现在从封存点搞到了一批022快艇。所以早期用渔船改造的老式装备,现在是余出来了,但即使是余出来,大家也不想转让,尤其是建邺为首的城邦势力。

卫铿面对这位船长长辈,用心解释道:“孙首长,你说,现在的战略上,是天殛龙问题对我们重要,还是建邺重要?”

孙向阳看着地图说道:“天殛龙问题更重要。”

卫铿摇了摇头。

孙向阳诧异:“是建邺?”他有些疑惑,虽然内部敌人搞出的破坏,很多时候要大于外部破坏,但是原则上“一致对外”才是政治正确。而且卫铿也一直是讲原则的。

卫铿:“放开这两个选项,重新思考‘什么对我们才是最重要的’。而我的观点是,‘现阶段东部保持稳定’对我们最重要。”

孙向阳微微一顿,而后赞成道:“是啊,我们的战略现在集中在西部,对我们来说现在东部稳住最好。只是,他们(建邺)的那个得寸进尺的态度,你也看见了。我们的同志真的不想让他们尝到任何甜头了。”

卫铿则是刹住了孙向阳的无奈,将这个计划拉长,讲出了柳暗花明:“从全局思考,并且针对性部署,他们不一定是占便宜。”

孙向阳兴趣大增:“仔细说说……”

卫铿看着墙上的全国地图,手指建邺的那个点:“建邺只是一个城,这个城可以和长江流域的所有城邦解开(庖丁解牛的解)。”

说的这么清楚,孙向阳知道该怎么做了。

建邺现在是以东部人类城邦势力的名义过来谈判的。

他们就是把这个名义当成白嫖的饭票,但是这个名义对统伐区还是值那么一点钱的。

如果建邺借助这个名义和统伐区达成一定协议,那么某种程度上,就认可了统伐区和建邺是一种对等关系。

这种对等关系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建邺影响力边缘的城邦,让他们知道除了建邺之外还有第二种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让娇妻共享两个男人在线观看

选择。

这就是建邺城会无意间贱卖给统伐区的东西。

~

当然,统伐区想要用实惠价来收购建邺丢在外的名义,在付账方面是需要技巧的。

“海军装备转让”这个价码,是给建邺举着的名义代表的势力的。当然不能直接把“款”打给建邺!

统伐区的执行理由:“因为建邺不是最靠海的!”

作为“付款方”,统伐区占据主动权,完全有能力有理由将舰船优先转让给沿海城邦,直接帮助长江流域的城邦“防卫基因入侵”。

建邺反应过来后,当然会不满。

但是到那个时候他们如果“强行妨碍沿海城邦接受统伐区给的舰队”,亦或是“将主力舰开到沿海城邦,将沿海城邦接受的军事物资夺走”,那么他们就失去道义。

七八十艘百吨级战舰,统伐区的工业生产力还是丢得起的。这是工业势力特有的财大气粗。如果能就此让建邺和沿海城邦自此同床异梦,那么也值了。

纵览东方王朝数千年,旧统治拿着名义,做派强横的去要饭,的确是能要到。

但得逞第一次,就忍不住第二次,逐渐开始自鸣得意,以为找到了“无限金矿”。直到龙袍当成抹布,擦地板擦多了,就变成乞丐服了。

~

统伐区的谈判精研团队在分析接下来的谈判策略时,

秉着建设性思维,让谈判终于得以继续下去。

建邺方面使团也松了一口气——结果来自后方的一份信件,又让建邺的谈判队伍感觉凌乱了。

~

其实是这么一回事。

再过几天,统伐区就要对黔、湘一带用兵。在征伐这件事上,统伐区的外事部门按照惯例给建邺递交了内容,也没指望他们会给予“人话”的评价。

表态内容:要打击长江上游盘踞的伪人类,打击这逆向社会,反文明的人类基因融合群落。期望建邺作为长江下游,人类文明、社会理念的继承方,进行军事上的协同。

这个表态的姿态,可以说是把建邺当成了“盟友”。

【卫老爷心里的盟友,永远都是不靠谱的。卫铿:你永远不知道,你的盟友到底是拖你后腿的二战意呆利,还是在重大关口上给你玩倒戈的一战意谍利。】

统伐区的例行通告对建邺方面的突然性,就如同统伐区先前遇到建邺使者一样突然。

不过,统伐区手上的牌多,可以自如的应对。而建邺方面是没有牌的。

建邺最高理事会面对统伐区这种“谈道义”的务虚当道的情况时,无论是训练师协会的各个派系,还是理事会里面的各个派系,都是暴跳如雷的。

人类的“道义”向来都是他们把持在手上的武器。

当统伐区用道义要求他们来进行配合时,他们感觉到了僭越。故,这些理事会的老爷们(清流)们,集体要求驳斥。

~

在新开城,外宾招待所中,

建邺代表李默拿着后方的命令口吻的信件,在自己团队面前破口大骂道:“那帮造粪机!只会提要求。”

就在几个小时前,这位李默从统伐区谈判队伍里终于撬到了有价值的内容:统伐区愿意提供一些战舰,来为长江流域的城邦阻遏海洋基因潮的侵袭。如果谈成了,第一批就可以起航,在一个星期内凑齐八艘战舰运往建邺北方的海岸线。

那些战舰,虽然不是新开城船坞中在建的“大舰”,但也有不俗的火力。

标排四百吨的舰艇,舰宽七点二米,长五十八米,主要武器:4座5管火箭深弹发射器,深弹发射架,2座双57毫米炮,2座双25毫米炮。

在看完了资料和照片后,李默等人觉得,这绝对是自己一方占据了大便宜。

至于附属条约:统伐区将与沿海城邦合作建造辅助港口,由统伐区的教官来对长江流域城邦们派来的人员进行培训,对海上情况进行共享。都是人之常情。

但现在?~

李默:我们这边豁出去脸面,遵照你们这些理事会老爷的意思,做了一条恶犬来抢食。好不容易一块肉已经含在了嘴里,结果后面的那帮人又扔新指令,让自己先骂人。

现在张嘴谩骂,就得松口,就得把肉吐出来。

李默这行人不指望,自己这边骂过后,统伐区还会把掉下来的肉塞回自己嘴里。

~

相对于此次同行的同伴怎么执着于统伐区给的海上舰队这种“小利”,

秋孟非则是专注的用另一个“高”视角体会着自己所见所感!

一年前,他从素凌霜那里了解到使徒级(星宿级)的存在对人类的威胁。

三个月前,他坐着天殛龙座驾,经过大员岛上空时侦查太平洋上的硫铁群落,直面了星宿级别生物群落的滔天气焰!

而在四天前,他抵达新开城后,也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威胁,这股威胁在陆地上弥漫,与硫铁玄武给自己带来的感觉相比也不遑多让!

而当他在见到谈判桌旁,那个站在孙向阳背后的卫铿时,确定了自己威胁感的来源。

“南方的同面人,已经抵达到了星宿级!”秋孟非心里默念着这个判断。

在宾馆,秋孟非凝视着远方山峰上的通讯高塔,不禁开始想如何驱虎吞狼:“得让这里的星宿级去和太平洋上的那个星宿级对抗,以此来确保人类的未来。”

他将自己的想法,写了下来,随后准备投寄,来实现自己的想法。

……

关于秋孟非现在的想法和做法,主世界在二十天后才通过临时空的量子信息节点破译。

在了解秋孟非对卫铿的敌意和怀疑后,整个空间泡的监察者们都被这样的发展惊掉了下巴。

在众多监察者小妹妹议论中,轩袅瑰的讽刺最为经典:呵呵,寡人无疾,疾在他人。

秋孟非现在已经在和天殛龙的生命场融合了,所以他能感觉到宿敌硫铁玄武的威胁。而所谓感觉到卫铿的威胁,其实是人类基因正常的生命场共鸣。

就在监察者们啧啧惊叹时。

指挥位上的白灵鹿出现,她制止了大家的情绪化讨论,用冷冰冰的情绪说道:“你们的视角很高,所以不要用任何情绪带入剧情者!现在能有资格带入情绪对剧情者进行裁决的,只有前方穿越者。”

一位监察者询问道:“我们要进行提示吧?”

白灵鹿:“只需提示有敌意即可。别的不用做。”

大家相互看了看决定照做,不过她们心里清楚:“按照眼下这位穿越者的性格,所谓的提示敌意,那家伙根本不会特别在乎。”

卫铿在这个位面上的多次举动表现了:压根不管你个体的敌意,全部的注意力在于推动大轮。大轮动起来后,管你什么妖魔鬼怪都直接碾过去!当挑起大潮,顺应大潮后,头铁的卫铿压根不怕死,不怕疼。

建邺事件后,秋孟非在卫铿眼里轻若鸿毛。在得知到敌意后,不但不会避开,反而想要继续撞。

所以,这些白灵鹿麾下的监察者们,真的,很想用自己的语言去和卫铿说一说“秋孟非现在变坏的原因”,却被白灵鹿一刀切了。

……

152年3月24号,下午四点,建邺城的使团离开六个小时了,而十六个小时后,湘地战役就要打响了。

把这件事处理掉的统伐区松了一口气,开始复盘这次外交流程。

关于李默在谈判的最后期,含蓄的表达了有关“建邺对‘统伐区夹击渝城体系的建议’难以取得共识”的意思时,

统伐区的外交团站在“求同存异”立场下,给予了理解。——理解他们不配合,但是未来也不会在类似的事件上给他们机会。己方会冷眼旁观。

在桌子上,负责工业的卫铿众敲了敲黑板,开始给刚刚了解谈判过程的统伐区核心干部们,补课了。

谈判桌上,卫老爷强调克制。但是在军事推演上,卫老爷将一切朝着最严峻的方向推演。

粉笔在黑板上写出战略课题!

如果建邺,五色联盟为了维系统治,动用核武,我们该如何应对?

原本端起茶杯准备解乏的统伐区代表们,手不由悬在空中,身上困意全无。

卫铿看着鸦雀无声的同志们,缓缓道:“经过刚刚的谈判,直接参与的同志们应该已经了解到了,北边的城邦体系掌权者们,为了利益是没有底线的!”

卫铿的话,让在场的其他干部纷纷用心灵语言开始询问那些参与谈判的同志。

而那些参与谈判的同志们在整场谈判被要求克制,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气。因为无论是士气,还是工业,都是统伐区方面占优,但是场面上却要迎合建邺的嚣张。

当下,黑板上的标题让他们陡然清醒了。在其他同志们的追问下,他们细细的回忆起谈判时候建邺的表现。

他们发现,因为足够克制,统伐区能够很清晰的了解到建邺内的混乱!而这种混乱的情况下还掌握了核武,的确应该慎重。

等与会者们用心灵语言相互讨论了足足五分钟后。

卫铿在黑板上写了第二个标题:“如果在未来大统一战争中,反动方试图依靠核武违背大势!在不惜一切代价坚持大统的先决前提下,我方该如何应对敌人的垂死挣扎?”

卫铿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标签。

在硬碰硬的标签上:“信息化监察”。对核武发射阵地严密搜索,用制导弹头锁定。

而在另一个浅蓝色的标签上:“动之以理,晓以大义”。让对方掌握核武的基层,有所思考,知晓什么才是对历史正确的选择。

硬抗核武继续斗争,卫老爷的心可以有这么横!但是面对不确定的历史,决不放弃把握那“存在可能性、在人心上一闪而过”的正义选择。

喜欢出笼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让娇妻共享两个男人在线观看

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