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不可测双a肉车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道具

  • A+
所属分类:医保

铁王座的舰队向着东方出访,掀动了一场自由贸易城邦世界的动荡。

权力、混乱、阴谋、山雨欲来,暗潮汹涌。

而另一边,远离了人类的世界便也没有了这些纷争和阴谋,这里是赤裸裸的寒冷,同样也是最原始的生与死的界限。

在这样的人间地狱之中,权力是最可笑的游戏,唯有生者与死者的战争才是永恒。

呼~

冰冷的

深不可测双a肉车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道具

寒风呼啸,卷起了风雪,带走了这里一切的生命,除了一些耐寒的松柏和动物。

沙沙...

一头浑身雪白的冰原狼身体有一些干瘦,看样子已经饥饿了很久,它的双眼猩红,在雪地中踩出了一条道路。

然后它终于爬上了一块巨石,仰天发出了悠长的狼嚎。

呜——

这头拥有白化病的冰原狼发出了悲鸣,同样也在呼唤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同伴。

冰原狼与其他狼一样都是群居动物,成群出行,然而如今它已经很久没有找寻到第二头冰原狼了。

长城以北广袤的冰原本来是他们的地盘,就连自由民都不敢轻易涉足到冰原之中太深,否则很容易迷失方向,冻死、饥饿或是沦为了冰原狼的猎物。

但正在这时,狂暴的风雪中突然传出来了一阵细微的响动。

沙...

沙...

这声音不紧不慢,但却很快引起了这头冰原狼的警觉。

它站立在巨石上,高高的扬起了头颅,凛冽的寒风吹动它雪白的毛发,一双猩红的眼眸紧紧地锁定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喉咙中忍不住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

它期待刚刚自己的嚎叫可以吸引来同伴的注意,但同样也担心嚎叫声会吸引来那种可怕的怪物...

对于冰原狼粗浅的智商来说,它无法理解异鬼和尸鬼究竟是什么东西,然而它能够嗅出来味道,身上散发这种恶臭的人类或是其他动物都会发疯,甚至让冰原上最顶级的猎手也为之胆怯。

沙沙...

然而那不紧不慢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白化的冰原狼轻轻发出了呜咽的声音,低下了头颅。

它已经察觉到了几分危险的感觉,但却仍然不愿意离开,不想放弃最后的希望。

随后让它失望的是从风雪中钻出来的身影是一匹半腐烂的骷髅马,它半边的身体已经裸露出来了骨头,掩盖的风雪下还依稀能够看到一点黄黑色的皮毛

深不可测双a肉车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道具

而在骷髅马的马背上则是端坐着一名身披黑衣的骑士,他的衣衫有些破破烂烂,看样子经历过一场激烈的厮杀,腰间悬挂着一柄长剑。

他的面色冰冷铁青,看不出来丝毫的生机,一双眼眸如同冰魄般的湛蓝。

他穿过了风雪发现了这一头立在高处巨石上的白色冰原狼,然后坐在马背上,微微侧过头来望向了对方。

而这头白色的冰原狼则是瞬间如临大敌一般,干瘪的身躯紧绷,浑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喉咙中发出了危险的低吼声。

“呜——”

根据它这几年孤独流浪的经验来说,这种蓝色眼睛,身上散发着刺鼻恶臭的人类或是其他动物都并不好对付。

它们一旦发现任何血肉和生机就会像是疯了一般扑了上来,吓得这头冰原上最顶级的猎食者也要狼狈而逃。

然而白色的冰原狼如临大敌,喉咙中发出了危险的低吼声,但随即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喉咙中的警告声消失。

它挺直了身躯,微微歪了歪脑袋,一双猩红的小眼睛中明显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而另一边,乘骑着骷髅马的黑衣骑士也并没有如同其他尸鬼一般,看到了血肉就像是疯狗一般扑了上来。

它就那般勒住了胯下的骷髅马,策马立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那头立在巨石上的白色冰原狼,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

“呜~”

一人一狼对视了良久。

随后白色的冰原狼再一次仰天发出了低吼,然后竟然主动向着黑衣骑士的方向走了过来。

哗啦——

而坐在马背上的黑衣骑士一双冰蓝色的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随后拍了拍骷髅马的马背,翻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呜~”

白色冰原狼从高处的巨石上跳了下来,喉咙中发出了低吼声,但这声音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警告和危险的意味,反而多了几分的亲切。

它围绕着黑衣骑士转了几圈,甚至还扬起头颅在他的身上嗅了嗅,仿若在甄别他身上的某种味道。

而黑衣骑士站在原地看着白色冰原狼围绕着他转圈,同样也没有任何的胆怯,他抬起手来想要摸一摸这只‘大狗狗’的头颅,然而却被冰原狼灵巧的躲了过去。

虽然对方身上的味道让它有一些亲切,但它不喜欢有人或是其他同伴触碰它的头颅。

“跟我走吧。”

看到这头白色冰原狼躲过了自己的手掌,黑衣骑士也没有气馁。

他蹲下了身子平视着这头冰原狼的眼睛,然后声音沙哑的开口道。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开口说话了,这声音仿若刀片互相打磨发出来的刺耳声响,完全不像是他曾经的声音。

然而他没有可以诉说的对象,在这满眼都是白色的世界中,他甚至已经快要忘记如何开口,快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完全融入到了这片世界中,成为其中的一员。

但黑衣骑士内心的坚持,反反复复的强调才让他没有沉沦,坚守自己的本心。

不过在他耳边低语的声音并没有消失,会在他每一次动摇的时候重新冒出来加一把火。

“跟我走吧。”

“你留在这里会死。”

黑衣骑士第一次开口的时候冰原狼的眼眸中还有一些疑惑,不知道对方正在说些什么。

然而黑衣骑士第二次开口,他的一双冰蓝色的眼眸真诚,甚至伸出来了一只手。

这头白色冰原狼眼眸中的疑惑消失,似乎真的听懂了他在说什么。

然而它没有回答,仅仅只是再一次嗅了嗅黑衣骑士伸出来的手。

随后这头白色冰原狼便转过头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很快消失在了风雪中。

喜欢睡龙之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