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看着我是怎么C你的视频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 A+
所属分类:医保

“三位超级师士?你没搞错?”

另一头的上家完全不相信,语气中充满置疑。

馆长幽幽道:“我倒是想搞错。橘先生,我的脑袋被打破了,我和你说,这得算工伤,医药费和误工要另算。还有,我的武馆估计要被他们拆了,这个钱你们也要补上。”

橘先生依然不信,提高音量讥讽道:“脑袋打破?要是超级师士,你的脑浆都要被打出来吧?还能在这问我要钱?”

馆长吹了个口哨:“老子运气好。他们只是需要一个武馆,而不需要打死一个馆长。”

他接着补充道:“反正钱必须补给我!”

橘先生放缓语气:“钱没问题。我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来的目的!”

馆长很干脆拒绝:“我不干!我还没活够。你让我去三位超级师士跟前,打探他们想干什么。橘先生,你这是要我的命。”

“宗亚你们应该知道吧,玉兰星第一高手。就在刚才,在我武馆里,我亲眼看到,活生生被打得挂在墙上!”

“宗亚也在?”橘先生沉默片刻,宗神的名头他听说过,这位喜欢四处挑战的12级师士,在附近几个星球都相当有名。

他接着问:“这三位超级师士你认识吗?”

“不认识。”

橘先生想了想又问:“你上次联系的帮派呢?你不是说他们能搞定警备司吗?”

“老实说,你们太不走运。”馆长挠头道:“前段时间,来个一伙狠人,血洗了石川帮派,之前谈好几个大佬全被干掉了。”

“怎么会这么凑巧?”橘先生语气透着警惕:“这伙人又是冲着什么来的?”

馆长皱着眉头,有些不确定道:“他们……好像是来种地的?”

“蛤?种地?为了种地,所以把石川帮派消灭了?”

橘先生的语气就仿佛听到一个笑话。

倘若是平时,听到上家用这种不信任的语气和自己说话,馆长肯定会勃然大怒。但是今天,他的表情也充满疑惑和不解,连指间的香烟快烧到手也浑然不觉,自言自语。

“是啊,我也搞不清楚。但他们确实是买了个农场,天天种地,也没人出来收保护费。那干掉黑帮,图啥啊?他们和警备司的关系非常好,我听说警备司还专门拜访农场,送了很多礼物。”

“石川剩下的黑帮,也奇怪的很。保护费不收了,没人打架,天天打牌,到处在街道市区挂横幅,说要建设美好农场。我还看到那帮花臂大汉清扫街道,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样的黑帮!”

越说馆长越觉得毛骨悚然。

“这地儿太邪门!不行!我得搬走!”

橘先生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沉吟片刻:“你先不急。暂时也不要有什么动作,钱我先转给你。帮我们暗中盯着就行,尤其是那三位超级师士。任何情报,马上汇报。”

话音刚落,馆长眼前光幕弹出一道消息框,点开一看,自己的账户有一笔钱入账。

上面的数字让他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

“橘先生豪气!”馆长吐出一个烟圈,轻笑道:“哎,脑袋受伤记性就是容易不好。刚刚想起一件事,在武馆里,除了三位超级师士,还有不少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农场的人也在里面。”

“农场的人?”

“嗯,他叫做龙苹果。虽然没有罗拆甲那么有名,但是农场的二号人物。我能认出他,是警备司里的眼线传出来的情报上面,就有他。”

“罗拆甲不在吗?”

“不知道。罗拆甲很神秘,警备司里面也没几个人认识,我还没有这方面的情报。”

“好,我知道了。”

通讯挂断,馆长心满意足躺在沙发上,用自信的动作,飞快打开个人购物车,嚣张的目光,扫过购物车里多达三页的各种限量版光甲手办。

全部购买、付款,一气呵成。

这个礼拜,自己就死宅在家!

在另一端,挂断通讯的橘先生,关闭变声软件,检查了一遍后台监控数据,确定没有遭到窃听,这才摘下智能眼镜。

摘下眼镜的橘先生,露出一张清秀美妍的脸。

她皮肤略显苍白,淡淡的弯眉很秀气,头发柔软带着微黄。瘦小的身形,能让她舒服地蜷缩在单人沙发里。毛茸茸的睡衣套在身上像一张毯子,肥硕的橘猫窝在她的脚弯里打盹。

每一位初见她的人,都会被她的眼睛吸引。

那是一双漂亮的杏眼,目光明亮而清澈。当你凝视着这双眼睛,你也许会想到晴朗夜晚里的星空,又

让他看着我是怎么C你的视频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或许是傍晚秋日里太阳落下夜幕未至之时,远处地平线泛起的那抹黛青。

瞿小宛,自由矿工联盟的首领瞿剑知的妹妹。

她不仅协助兄长瞿剑知组建自由矿工联盟,也是这支队伍里的二号人物,智囊兼情报负责人。

这位素来以智谋过人而著称的情报负责人,此刻却蹙起淡淡的弯眉,伸手把脚边的橘猫拎过来,放在怀里。

睡得正香的橘猫睁开眼睛,发出不满的喵喵声。

然而女人并没理它,伸出魔爪,在它厚实软糯的身体上rua来rua去,自言自语。

“三位超级师士在玉兰星?”

这绝非寻常!

任何一位超级师士都是战略级的武力单位。

别看他们自由矿工联盟闹出偌大的动静,又是暴动又是切断贸易线路,但是在贺家眼中,只不过是一群只会开工程光甲的土包子瞎折腾,是花点时间便能平定的疥癣之疾。

而如果三位超级师士同时出现在玉兰星,整个贺家的神经会瞬间高度紧绷,不搞清楚状况,贺家那群贪婪的家伙,绝对寝食难安。

橘猫的眼睛渐渐眯成一条缝,露出惬意满足的神情,重新呼呼大睡,任凭揉搓。

瞿小宛的眼睛却愈发明亮。

或许想办法把消息传给贺家?那样话,贺家无心对付他们,兄长也可以获得更多的准备时间。

不过,金主爸爸应该知道一些内幕。

她飞快地联系金主爸爸,但是得到的回复异常简单却又耐人寻味

——暂停进攻玉兰星计划,消息保密,不得外传。

正在此时,酣睡的橘猫忽然抬起头,喵了一声。瞿小宛的思绪被打断,这是她和猫咪的暗号,兄长来了!

她连忙爬起来更换姿势,像个淑女一样坐在沙发里,橘猫老实趴在她的大腿上。

她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和哥哥相依为命长大。哥哥对她十分宠爱,但管教上却十分严厉。

什么淑女啊,言行举止啊,烦都烦死了。小的时候她特别不能理解,别的小朋友都可以玩泥巴,可以在地上打滚,可以爬工程光甲,为什么自己不行?

一个矿工家庭,穷讲究那么多干嘛?

果然,兄长走进来,瞿小宛抱着橘猫起身,柔柔甜甜喊了声:“哥哥!”

瞿剑知一边洗手一边关切地问:“今天身体怎么样?药吃了吗?”

“吃过了。”

瞿小宛应了声,她端详着兄长厚实的背影,忽然有些心疼。

她记得小的时候,兄长和自己一样瘦弱,但是现在,兄长身材高大挺拔,一身腱子肉。长期的风吹曝晒,兄长裸露在外的皮肤黝黑粗糙,原本俊朗秀气的脸变得粗犷,像块棱角分明的砂岩。

哥哥身上总是带着一股味,小的时候她以为是自己没洗干净,每次都拼命地搓洗,但还是洗不掉。后来才知道,那是尘土混杂着机油的味道,那是矿工的味道。

哥哥很爱干净,洗手洗得很勤,不像个矿工。

瞿小宛递过毛巾,柔声问:“哥哥,今天的训练还顺利吗?”

“比昨天好很多!”

哥哥的语气透着欣慰:“他们的技术其实没什么问题,就是师士等级太低。他们年轻的时候资源太少,错过了提升的机会。现在年纪大了,想提升是不容易。”

“不过发现了几个好苗子。年纪也不大,正是好时候,又能吃苦,好好培养一下,前途无量。”

他忽然压低声音:“这批新来的光甲,是军队的制式光甲。”

瞿小宛心中一惊:“军方?是贺黛军团吗?”

瞿剑知低声道:“不,是联盟军方。你还记得老李吗?”

瞿小宛连忙点头:“记得。”

老李是以前矿上的一名老矿工,酗酒爱赌,从来都留不住钱,到晚年都穷困潦倒。兄长刚刚当矿工的时候,跟着老李下矿很长一段时间。瞿小宛还记得自己当时很担心,生怕兄长也沾染上喝酒赌博的恶习。

瞿剑知解释道:“老李以前在中央联盟的军团当过兵,有一架退役的,后来欠了赌债,被他卖掉了。他当时宝贝得很,我求了他很久,他才肯让我玩了一会,我记得很清楚。”

“这批光甲比老李的那架更高级,成色也更新。应该是哪个军团换装淘汰下来的。他们还故意修改了操作界面,出厂编号也全都被打磨掉。”

瞿小宛若有所思:“所以我们的金主爸爸是中央联盟的人?”

当他们准备暴动的时候,有个神秘势力暗中接触他们,给他们提供大量金钱和物资援助,因此也被兄妹俩戏称为“金主爸爸”。

瞿剑知想了想:“也许时他们想栽赃中央联盟。”

“对我们来说不是坏事。”

“嗯。”

兄妹俩沉默下来,他们不约而同感到一丝莫名的压力。

原本他们只是想简单的通过暴动抗议,然后进入劳资谈判,和贺家重新签合同,然而现在局势早就脱离他们的掌控,变得异常复杂。身后的神秘势力露出的冰山一角,也像一座无形大山压在两人心头。

“一个好消息。”瞿小宛平静下来,笑道:“玉兰星来了三位超级师士,金主爸爸要求我们进攻玉兰星的计划暂停,我们的时间更多了。”

瞿剑知倒抽一口冷气:“三位超级师士?”

他脸色有些发白,显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冲击到,过了半分钟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可思议:“贺家呢?贺家没有反应吗?”

“贺家似乎还不知情。”

瞿小宛眨了眨眼睛:“所以我小小提醒了一下他们。”

她很清楚,局势越乱,他们越安全。

不得外传?嘻嘻。

喜欢龙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