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刚结婚的少妇同事最爽 大晚上睡不着老想看片怎么办

  • A+
所属分类:医保

陌生男人说话声音不大,但很清晰,而且明显不是本地口音:

“女士,请问这个人在你们这里住店吗?”

他先拿出一张纸币,然后又拿出一张照片展示给桑美夫人。因为角度问题,夏德看不到那张照片的样子。

夏德将胳膊搭在柜台上,坐在柜台前的圆凳上看向露维娅,在后者挑眉毛的同时,示意她不要开口,然后接着刚才的话题,向露维娅抱怨技术工作者玛丽小姐没有说实话。

“这是哪里来的高环术士?难道教会已经查到了这里了吗?那么我是否应该离开。”

这是在心里发出的声音。

【对方至少十二环,大概率十三环术士。】

“十三环?”

夏德更加惊讶了,但脸上的表情没有变:

“正神教会目前在托贝斯克的十三环是太阳教会的‘阳光大剑’和创造教会的‘钢铁右手’,但这位显然不是。教会不会随意将十三环术士跨教区调度,而且就算有达克尼斯的线索,按照我从伊露娜那里了解到的教会环术士行动规范,也不会让十三环术士直接出发......所以,这个陌生人不是正神教会的十三环。”

心中思量着,那边的女店主皱着眉头看了下照片,然后果断的摇摇头:

“我对我们这儿的客人都很了解,至少三个月内,没有长相这样的人在我这里住店。”

夏德继续和露维娅攀谈着,露维娅大概也意识到了正在和店主交谈的男人有些不同寻常,因此很热情的回应着夏德的话语。

“那么,请问最近三天住店的客人有哪些呢?”

暗红色外衣的男人很和气的问道,夏德意识到他的口音,有些像是德拉瑞昂南部山区的口音,他和拉德斯上尉拜访老兵俱乐部的时候,听到过类似的口音。

“客人,这可不能随便告诉你。”

桑美夫人摇起了头:

“多少钱都不行,如果这种事情我都说,以后就没人敢在我这里住店了。”

“是的,很有道理。”

男人点头,然后猛地咳嗽起来。

他急忙从外衣胸口的口袋取出一张白手绢捂在嘴前,咳嗽几声又把手绢收了起来。夏德的余光,似乎从白手绢上看到了血色:

“十三环术士还会生病?我记得中环术士免疫大部分普通疾病,高环术士绝对不会得病。”

“那么不如这样,您看看这个。”

穿着暗红色大衣的陌生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本证件,桑美夫人看了一眼以后,猛地瞪大了眼睛:

“好的,我明白。”

她弯腰从柜台里取出账本,翻了几页推给柜台外面的人:

“这三天住店的人都在这里。”

“好的,谢谢您的帮助。”

男人笑着说道,因为刚才似乎是咳出了血,所以看起来更加虚弱了。

他低着头仔细查看账本,三只猫旅店的生意相当不错,因此好一会儿才看完:

“好的,再次感谢您的帮助。”

合上账本推给了桑美夫人,拿起帽子盖在头上,然后又对着一旁的夏德礼貌的点点头,男人这才转身走向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口。

等到对方消失在了楼梯转角,夏德停下了和露维娅关于委托任务的谈话,挪了一下座位,又坐回到了桑美夫人面前:

“刚才那个人是谁?你居然把账本都递给他了?”

他语气轻佻的问道,想要让自己看起来只是好奇。

“这个我可不能说。”

女店主摇着头,但表情有些迷糊。

“等等,夏德,她的状态不对。”

露维娅见状,忽然伸手点在了对方的额头上,桑美夫人的动作慢慢停下,然后动作缓慢的趴在柜台上,像是睡着了。

“她刚才被别人影响了意识,她以为自己看到的证件,不一定是真正存在的证件。”

露维娅面色严肃的说道:

“我们就在旁边,但没有感受到任何的要素痕迹,刚才的男人绝对非常强。”

“十三环。”

夏德说道,拉过被桑美夫人扯着的账本,快速翻到最后一页,然后向前查看内容。

“什么?十......”

“小声一点。”

夏德立刻提醒道,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笔记本,将账本上的内容抄录上去:

“你看到

弄刚结婚的少妇同事最爽 大晚上睡不着老想看片怎么办

刚才的男人咳血了吗?这真是奇怪,难道对方是受了重伤?伤成这样还出来工作,看来十三环术士也不容易。”

“十三环,渴血?”

露维娅压低了声音,有些不敢相信的转头看向楼梯口的位置:

“哦?难道是他......但他怎么敢回到旧大陆,自从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渴血......疑似找达克尼斯......泣血者?”

夏德停下了笔,猛地抬头看向露维娅:

“前些天我听魔女说过,【血灵学派】好像是从新大陆派了高环术士,前来追杀背叛者达克尼斯。”

“是的,我想是的。”

紫眼睛的占卜家面色凝重:

“【血灵学派】现年78岁的十三环术士‘泣血者’赫尔蒙斯,学派的实际掌控者。三十年前,他为了自己的十三环晋升仪式,串联犯罪者获取婴儿的血,因而犯下波及半个王国的大案,但又在晋升时被正神教会伏击而身受重伤,因此带领血灵学派迁移到了新大陆,三十年来从未敢再次踏足旧大陆。”

“为了第二位被选者,他居然敢回来?”

说着话,夏德重新动笔将信息抄录上,抄录完毕以后,将笔记本塞回口袋里,又将账本放回到桑美夫人手中。

他冲露维娅点点头,露维娅再次轻点桑美夫人的头。

后者发出了响亮的梦呓,然后慢慢转醒过来:

“我怎么睡着了?看来这几天实在是没有休息好。”

迷糊的女店主依然没能立刻恢复平时的精明,夏德也没有在和她多说什么,重新点了酒水和食物以后,又和露维娅回到了弹奏鲁特琴的女诗人旁边的桌子旁坐下。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夏德便和露维娅在这里吃了午饭。一个战斗力强大的十三环术士出现在三只猫旅店,两人都不敢贸然再进行什么行动。

因此索性当作来这里散心,一边吃饭一边谈论着下城区各处有趣的地方。

露维娅甚至知道附近的巷子里,有一家类似【老约翰典当行】那样的遗物交易场所,但那里的安全性完全比不上典当行。

时间来到上午十一

弄刚结婚的少妇同事最爽 大晚上睡不着老想看片怎么办

点十五分,夏德正和露维娅分享自己周二时,帮助委托人找猫的经历,那个穿着暗红色外衣的矮个儿瘦弱男人,带着一个身材高大,夏德没有见过的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两人先去了柜台,从交付钥匙的动作来看应该是退了旅店的房间,随后一起离开了三只猫旅店。

夏德没有立刻起身,足足等到五分钟,才示意露维娅没问题了。

他再次去打扰了桑美夫人,然后要了一间五楼的空房间。

和露维娅一起爬上楼梯进入挂着7号门牌的房间后,夏德从口袋里取出笔记本:

“达克尼斯和泣血者应该是离开了,露维娅,尝试占卜一下这几个房间,哪一个是达克尼斯曾经住的房间。”

夏德将自己记录下来的房间号指出来,这些房间是最有可能的。【血之回响】效果结束,他们的搜索就麻烦了很多。

女占卜家皱着眉头看了两眼:

“四选一吗?因为涉及13环术士,我不能保证占卜的正确性。”

“没关系,两个五楼两个四楼,你尽可能的占卜,我在门缝确认,打扫卫生的佣人是否会立刻经过这里。”

于是露维娅又从夏德那里借来了罗德牌,她将整副牌54张,均匀的分散在床铺上,然后尝试着翻开其中三张。思量了一阵子,再次翻开三张牌,直至将所有纸牌全部翻开。

而在此期间,夏德果然通过门缝观察到旅店的胖女佣,推着一架用废弃煤气管道焊接成的小推车,哼着楼下女诗人弹唱的小调,从房间门口经过。推车上有水桶、抹布、扫帚、拖把,金属车轮碾压木地板发出很响的声音。

十分钟后,胖女佣又再次经过门口,走向楼梯口的扫帚间,在扫帚间的门被打开然后关闭后,她的脚步声消失在了楼梯口:

“现在收拾房间,看来的确是五楼的房间,这下就是二选一了。”

门口的夏德谨慎的判断,露维娅此时正站在床边回收纸牌:

“如果的确是五楼,那么我认为是5楼最远的那间房,1号房。”

“好的,我们就去1号房看看情况。”

夏德点点头,推开房门左右看了看,见走廊上没有人,便带着露维娅离开房间。打开了1号房的锁,两人迅速走了进去,然后反锁了房间的门。

“侦探,我很庆幸你没有成为职业小偷,否则根本没人拦得住你,那位旧神给你的奇术实在是太有用了。”

露维娅调侃的同时,也没忘记将静音符咒丢到门口的位置。

夏德摇摇头没有多做评价,而是谨慎的拉开窗帘看了看后面,又打开衣柜看向里面,最后趴下来查看那张铺着白色床单的木床下方。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