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进行今天的话题前,先让我们看一个案例:

没钱医治,妈妈写下遗书: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当你们看到这份遗书的时候,我已经陪着女儿离开这个世界了,我对不起孩子,可妈妈再也没钱给你治疗了,唯有陪着你一起离开这个世界……我死后愿意把能用的器官捐给需要的患者,感谢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白血病孩子的母亲石小华在独生女儿已经接受了父亲的骨髓移植,治愈在望,但是却出现了严重的肠道排异,医院里已经欠费,11月6日,石小华绝望中写下了遗书。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要是出院,就是绝境,就是死路一条,4年来做的所有努力都付之东流了,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救女儿……”石小华和丈夫紧紧握住女儿赵敏的手。但是家里的房子也卖了,能借的都借了,实在想不出一点办法了。父亲赵斌在女儿得了白血病后,欠下了巨额外债,拼命打工挣钱攒治疗费,巨大的精神压力和超负荷的工作下,整个人也变得木讷不语。

石小华绝望中写下的遗书:“你坚强地抗过了白血病骨髓移植手术,可妈妈无法陪你抗过肠道排异期,因为肠道排异费用太高了……对不起孩子,妈妈无能,现在能做的就是永远陪着你……”医院每天的治疗费近万元,迫不得已,石小华把女儿挪到了较为便宜的病房。

不幸中的万幸,石小华的遗书被丈夫及时发现,阻止了又一个悲剧的发生,但巨额的的医药费谁又能替他们解?

这样活生生的案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这里先提出两个问题,也是写完后文,笔者最想问的:

一、医保在需要救命的人的面前,为何是铁板一块,变成了无米之炊?

二、为何医保在有些人、机构,并不是他们救命钱时,却能变成随意宰割的唐僧肉?

三、医保应不应该,带有救死扶伤,扶危济困的属性?应不应该如老子所讲,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属性?

医保基金作为老百姓的救命钱,关系到我们的身体的健康,疾病救治和生命生死。然而现实的情况确是,很多人和机构部门正在把他当成唐僧肉肆意的吞食,今天我们就来整理一下,是谁在怎样吞食着医保的唐僧肉。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一:乱刷医保卡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用医保卡买非医疗用品,,城镇职工医疗卡的个人账户,是为了让患者在门诊,药店所用。但是很多却用于非医药用品消费,致使了医保救命钱的流失。例如西安某医药连锁有限责任公司,在2014年至2015年间,违规利用医保个人账户刷卡销售日用品等5152.53万元; 2015年至2016年6月,哈尔滨市某医药连锁店142家分店违规利用医保个人账户刷卡销售日用品等1490.75万元,仅这两家机构涉及的医保资金就占比达47.5%。

二、定点药店套取医保的行为。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例如2015年12月,江苏省某医药有限公司南京市丁家桥药店伪造处方销售药品,违规套取医保基金191.44万元;

2016年1月至2月,南京市某大药房有限责任公司所属医保定点零售药店通过串换处方用药等方式,违规套取医保基金141.99万元。

“有些消费者购买的药不在医保名录中,药店就会串换药品名称,用医保卡刷这些不在医保范围内的药品。”上述药店工作人员如是说,串换药品是套取保险金的常用手段。

2015年至2016年6月,淄博市张店某药店等3家药店则通过上传虚假药品销售记录的方式,违规套取职工医保基金265.69万元。

据审计署2015至2016审计结果显示审计署公布的医疗保险基金审计结果中,就指出有1.4亿元医保个人账户资金被提取现金或用于购买日用品等支出,涉及539家药店。2015年我国药店的数量为448057家,如果以此计算:448057/539*1.4,结果为:1163.78亿,而这些钱能就多少重病人的性命,能维系多少遭受病痛折磨的家庭。

二:骗取医保基金

一、个人骗取。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就是通过,虚构事实,使不合条件,变成符合条件,骗取医保。还有恶意伪造手续骗取。

例如:湖南省益阳市南县公安局成功破获一起诈骗案。通过虚构摔伤事件,患者叶某伙同医生邓某,非法骗取医疗保险金12100元,其中叶某非法获利8000元,邓某非法获利4100元。

二、医疗机构骗取。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医疗机构更是“骗保”中的一大角色。审计署发布的审计结果显示:923家定点医疗机构和定点零售药店涉嫌通过虚假就医、分解住院等方式,骗取套取医疗保险基金2.07亿元作为本单位收入核算。

在公告后附的180多个整改案例中,还不乏“医患合谋”的骗保行为。

2015年至2016年6月,福建省福州市某医院通过对34人次挂床住院的方式,违规套取医保基金4.84万元。

贵州省贵州某医院更是被发现,在2013年至2015年8月期间,将自费美容服务项目串换成医保结算诊疗项目,违规套取职工医保基金78.04万元。

除此以外,医疗机构违规加价或收费,则是他们更为主要的“敛财”手段。

公告显示,474家医疗机构违规加价销售药品和耗材5.37亿元;1330家医疗机构采取自立项目、重复收费等方式,违规收取诊疗项目费用等5.99亿元,还列明了33件典型案例的整改情况。

2013年至2016年6月,沈阳市某医院以重复使用一次性耗材并收费的方式,就违规多收取医疗费用高达3737.32万元;2015年至2016年6月,内蒙古某医学院附属医院以自立收费项目、重复收费、提高收费标准等方式,违规收取诊疗项目费用、医用服务设施费用953.77万元。 医疗机构通过违规加价或收费骗取医保费用。

,上述乱刷医保卡、骗取套取医保基金、违规加价收费等行为已涉及参保人员、定点零售药店和定点医疗机构各方主体。

三、过度医疗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除了上述骗保,套保,吃保,挪用,致使医保沦为唐僧肉以外,过度医疗也使得医保基金产生巨大的浪费流失。

例如心脏支架手术,是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非常有效的手段,但在国际上他是有这苛刻的使用标准的,如一些发达国家的医生在处理冠心病时的态度通常是,能够药物治疗的绝对不安装支架,应该安装一个(支架)绝对不会安装两个。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但是,我国却出现与此背道而驰的发展情况。资料显示,我国心脏介入手术市场增速惊人。据统计,2000年我国心脏介入手术的数量是2万例,到了2011年达到了40.8万例,增长了20多倍。对于冠心病患者,国际上放支架和做搭桥手术的比例是7∶1到8∶1,而我国竟高达12∶1。 

2009年10月,北京某三级医院,给一位患者硬塞进去了8个支架,结果因手术时长过长,导致病人心源性休克,最终死亡;2010年,北京某医院,给一位70岁的男性病人放了11个支架,但因放太多,阻塞了血管,导致病人次日死亡。   

而成都一家心血管专科医院,给一位病人放了17个支架的“事迹”,更是让很多业内人士都感到惊讶。

为什么医院如此热衷于做支架手术呢?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一个国产心脏支架,出厂价不过3000元,到了医院便成了2.7万元;一个进口的心脏支架,到岸价不过6000元,到了医院便成了3.8万元。“9倍的心脏支架暴利已经超过了贩毒。”   

“疯狂的支架”之后医院会继续加价给患者使用,一般价格还会上涨一至两倍,这些所得归医院和医生所有。   

这种过度医疗最后很大一部分也是医保来买单,综上缺乏有效的监管让医保恰恰沦为了整个使用过程环节各个部门的唐僧肉。

让人愤怒

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忧虑:谁在吃医保基金的唐僧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