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 A+
所属分类:医保

季苍生气机一变。身形已如虚空之画转为凝实,似乎一步踏了出来。却见他双掌环握于丹田处,似乎在一瞬间若有所思;但下一刻他掌心向上一托,却又已是出手之势。

明明只是一瞬,却仿佛是千万年的思索和酝酿。

漫漫青空之中,除了色泽有一丝变化之外,并无其余不同;但所有人心头都生出波浪涌来之念,异常清晰。

金丹、元婴乃至近道修士之斗法,虽然其范围愈来愈广,从数百丈、数十里至于十余万里,但终究是有边界。然此时人人心中都感受到,随着这剑气潮音一起,似乎整个紫薇大世界都将为之吞没。

并且这吞没一界之气象,只是剑潮之一“涌”而已,那神通潮象,却非止是这一击,而是一击接着一击,无穷无尽。

此番出手,宾客之中、出生于本土宗门的荀申、陆乘文、席榛子等,见此精微法象,所受震动尤深。

其实他们所不知道的是,这一击是正向东方晚晴而去的,季苍生神通一出,东方晚晴的应对着手也随之施展,当中没有一丝缝隙。此时其等之所观,只是一道“余像”而已。

正常情形下,就是连这“剑气潮音”也是完全看不见的。

诸永宸伸出手指一点。

他伸手所点之处的空间,立刻诡异扭曲,化作一个愈来愈广的喇叭形;然后有无数隐约可见的气泡喷涌而出,大小悬殊不定。虽然其范围愈来愈广,几乎将整个琉璃天战场都包裹进去,但这一式的意图却十分明白——

无论是归无咎,还是在场的诸位真君,都感应到了。

这奇妙手段,是冲着归无咎而来。

这一道神通,分明并未有东方晚晴同化遮蔽,但在场的元婴及近道修士依旧可以观其有形。

很明显,这一式别有特殊之处。

较之季苍生、诸永宸二人慢了一瞬,姜成鹿目光一凝,也把袖一拂。

只是天中空空荡荡,澄澈如洗,似乎并未有任何异象发生。

这才是道境大能破例对功行较低者出手之常态。

姜成鹿瞬息之后便恢复了平静。

事到如今,也只得如此了。

或许在杜明伦等人的心目中,方才季苍生断然发难,可见道境大能行事直来直去无所掣肘,若自信身负绝对的实力,便不为任何外力所约束。或许还因此自谦,其在规则之内钻研罅隙,是否见小了。

其实若持见地,依旧有偏。

若是如此,岂不是意味着道境大能行事,并不受世间任何契约所束缚?那三十六万年来的稳定局面,又从何谈起。

事情的真相是——如此决断,所付出的代价决然不小。

若是功成,也就罢了;若是未成,这种外在秩序和内在心念的不统一,颇有碍于天人一致。在飞升之一瞬,实是一道不可轻忽的业力侵扰。

虽不至于就此飞升失败,但所遗之后患,也不是能够轻易化解的。

若非万不得已,已成道境之人,不至于在此处弄险。

而且这样的机会,也仅限一次。

另外,这种出手便相当于一道赌约,若是对方取胜,东方晚晴所得之增益也不可轻忽,无形中便是道境中分出高下的一道砝码。

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却不得不有所作为。

因为当赌注输到一个不可承受的地步,那唯一选择便是继续加注,这和入局之人的心性理智无关,而是不得不接的必然选择。若是越衡一方底蕴不足,或有可能实现最后的翻盘。

就在诸永宸、姜成鹿出手的一刹那,薛见迟袖中介乎于青绿之间的微妙气机,忽地跃然而出,犹如穹窿覆顶。

道境大能的出手,本非近道真君所能及时反应;但若身为一宗执掌,手执宗门镇压之宝,那又另当别论。

一粒水珠,又似小界,却将本阵营的诸位,一齐覆在其中。

料想以真水之妙,抵挡一式不难。

但不过忽忽然三四息,却见那水珠之外一阵激流翻涌,薛见迟面色微微

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一变。

他分明感受到,似乎有两道异力越过水象屏障固若金汤的防守,莫名钻了进来。

原来,以道境大能的谋算,虽并未想到真走到今日这一步;但越衡一方所持的底蕴,却也都历历在心。秉持有备无患之念,自然精研布置了非凡的破解手法。

那九水合成一界,那防御力之强几是九宗之冠,自然不是一位道境大能所能破解。但若分用其一,却各有侧重和针对法门。

诸永宸的出手,乃是将空间扭曲和心剑映照之法发挥到了极致,循其感应,在那水障中钻出一个缝隙。

此法是以心剑为引,法力凝聚于一,所以规模有所限制,只得用于心剑观照的那人,而不能波及旁人。

九宗当代所有嫡传,都在诸永宸心念之中清澈分明;但最有价值的目标,自然是归无咎无疑。

并且此法尚有一重妙用。

其神通起落,号称“二动”。破解幽寰宗的水界屏障是一动;将将临身归无咎之前时,又有一动。这一招伏兵,乃是预料到了归无咎所持东方晚晴所赠“三花蜕形”的防御法门。

姜成鹿所持,又是一种路数。

他心知一切有形侵彻之法,伤人之术,甚难逃过水象屏障的抵御;如诸永宸那般能够针对一人,已是极限。所以他另辟蹊径,神通一发,并非实相。

加诸于身之后,并不会对人造成任何具体的伤害。

但经由那轻柔剑光一洗,木愔璃、杜念莎、宁素尘、云千绝等人在此次琉璃天之争数翻比斗的所得,便被无形之中削去了。辰阳阵营落败的诸位,将来也未必没有反先之机。

世人皆知木剑仙所持乃是实相剑术,此等幽微之法,似乎非其所长;但历久经营之下牛刀小试,却也具备非凡威力。

三人朝三个方向出手,只要有一处得手,就算扳回了局面。

并且幽寰宗防御法门被破,似乎其真的就要得手。

归无咎忽然一怔,旋即微微一笑。

在这一瞬之间,他已然感受到,东方掌门所凝练的“三花蜕形”之法,对于诸永宸的这一式并无用途。

但是……

自己似乎已经不在需要这一式了!

当年东方晚晴之所以馈赠归无咎“三花蜕形”之法,便是因为自己手持真幻间本身像这一至坚实至可靠的防御手段,唯一可虑之处就是有朝一日面对道境大能亲自出手,唯恐反应不及。所以以三花蜕形之法,争取数息退走时间。

但此时归无咎忽然感到,当自己真正面临危机的关头,仿佛外力一推,自己自然就进入了那“贯穿过去未来,心通万古而永恒”的奇妙境地。

时间的流速,立刻被拉缓了,放慢了近千倍之多。

并且不止是本人,只要不是相隔太远,在自己神意牵引之下,可将他人同步牵引入真幻间秘境。

由于归无咎眼前修为尚低,故奠

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基空蕴念剑所带来“心在道境之后”的好处,还有许多有待发掘之处。

若是换作旁人,感到退走无碍,势必欣喜。

保守起见,甚至就直接施展手段,将所有人一齐挪转遁走。

但归无咎却按兵不动。

平白消散数月才得回返,岂不是太儿戏了一些?

所以,他会等候到最后千分之一个刹那。

奇妙的是,这种心意笼罩,蓄势待发,自然而然就传递于诸位真君、同道心念之中,还要快过神意传递。薛见迟见“阳元未水”防御屏障被突破,本来如临大敌,正要施展第二道手段;但此时此刻,他心中一定。

在归无咎的感应中,是数息功夫;但在真实世界中,几乎只在同一时间。

东方晚晴出手。

原本他二指成诀,抵住季苍生的出招,双方呈现势均力敌。但恍惚之间,她右臂上忽有莫名光泽一起,然后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掌,直取中线推了过来。

季苍生面色一变。

这份感应,俨然回到了四大妖族攻伐九宗之时。

“倍称之力”的手段!

季苍生神意内驰,有无数念头闪过。

二人神通的第一合交手,外人隐约望见他神通具象之剑气潮音,但并未望见东方晚晴的神通实相。这说明自己的功行隐约要较东方晚晴略深一些。

只是这份胜出,委实有限。

但九宗同道一旦掌握了“倍称之力”的奥秘……季苍生推演万千,只觉若是飞升妖祖当面,硬接一二式也无不可,如此诸永宸、姜成鹿处势必建功。但我道中人掌握此法奥秘,虽然只是四倍之力,但因为双方层次相若,这份实实在在的优势却再不能以道术之高明化解。

季苍生一声叹息。

诸永宸、姜成鹿已知其意,合力解围。

如此一来,称量之说,不攻自破!

喜欢万法无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