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两男同时占用女主 自己对准确了坐下来摇

  • A+
所属分类:医保

秦昭看到这一幕暗暗咋舌。

谁说古代女人含蓄的?这个女人第一次见到萧策就表白,比她这个现代人还要开放好吗?

萧策却没有一点表示,只看一眼张吉祥。

张吉祥会意,便找了两位宫人,把这位异域美人强行带了下去。

秦昭远远看到这位异域美人不时回头看向萧策,她见状起身道:“我出去散散步。”

宝珠见状忙陪侍在侧,秋水也不敢怠慢,紧跟着秦昭往保和殿外而去。

秦昭是担心异域美人来历不俗,才特意跟出来。她听得出异域美人往哪个方向而去,便远远跟在异域美人身后。

不多时,她听到了异域美人说话的声音。

这都不打紧,她还听到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居然是塞斯?

“你看上了萧策?!”说话之人正是塞斯。

“我没想到大齐新皇生得这般俊俏,我一眼便看上了。皇兄,我要留在大齐皇宫,做大齐皇帝的女人!”回话的正是此前的异御美人塞娜。

“我们来大齐可不是为了玩乐,你莫忘了咱们来的真正目的。”塞斯没想到塞娜会来这么一出。

“皇兄要报瘸腿之仇是皇兄的事,这跟我留在大齐后宫没冲突。指不定我留下来还能帮皇兄查出真相!”塞娜想起萧策那张俊脸便心痒难捺:“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像大齐皇帝那样俊俏的男人……”

秦昭听到塞斯和塞娜的对话后也是无语、。

她猜想到塞娜身份不简单,这一跟过来,竟然发现塞斯也进了宫。

回想前世的剧情发展,塞斯有一回也跑进后宫,并且还来调戏她,总不成前世的剧情提前了吧?

总归遇到塞斯这个瘟神,她一定要远离一些,而且还要想办法给萧策提醒才行。

思及此,她打算原路折回。

不想还没靠近保和殿,迎面走来一个熟人,正是有些日子没打过照面的安王。

安王在以前就知道吃喝玩乐,在萧策登基后更是没任何建树。要不是今天像中秋这样的日子,安王也不会出现吧?

秦昭见到萧沂,落落大方上前打了招呼。

安王漫应一声,便跟她擦肩而过。

秦昭总觉得萧沂的反应过于冷淡,和在永州时判若两人。

她回头看向萧沂的背影,却也没有多想,便在宝珠和秋水的陪同下回到保和殿。

想起塞斯就在皇宫,随时可能冒出来,秦昭有些心神不定。

她想瞅个机会跟萧策提个醒,但要怎么说才好呢?

待到中秋宴会结束后,萧策走到她跟前,她立刻热情地道:“皇上陪我走走吧?”

萧策没有异议,在众人羡慕的眼神注视下,陪着秦昭步行出了保和殿。

不只是后宫妃嫔在看他们,就连郭太后也在看他们,秦昭感觉到这些人的眼神,抬头看向萧策道:“有很多姐妹都羡慕我能跟皇上这般亲近。”

说起来郭太后也在嫉妒她吧?这可能就是郭太后憎恶她的原因。

郭太后爱了先皇一辈子,甚至因为先皇而忽略了自己的亲儿子,导致萧策跟她不亲近。

因为爱而不得,郭太后因爱生恨,毒死了先皇,本以为自己的痛苦告一段落,谁知萧策又跟她这个张扬的女人走得亲近。

她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郭太后在先皇后宫那失败的二十年,甚至连她的亲儿子都因为秦昭这个女人跟她而份。

以上种种都是郭太后痛恨她的原因。

“你跟她们不同。”顿了顿,萧策状似不经意地问道:“方才你去哪里了?”

“在外面随便逛了逛。我就在想吧,总觉得今晚见过的那个异域美人有点眼熟,方才我终于相起是怎么回事了。”秦昭很自然导向另一个话题。

萧策闻言侧目:“你说的是哪一位?”

秦昭只想翻白眼,“敢问皇上,整个晚上有几位异域美人?”

萧策这时才反应过来:“你说的是献舞那个,她有问题么?”

“皇上觉得她很面善么?”秦昭反问。

萧策如实摇头:“不曾。”

他没细看,不知道那位异域美人长什么模样。

秦昭不意外他的答案,她低声提醒:“我觉得她长得特别像塞斯,穿着也像大月国族人。”

萧策慢下脚步,看向秦昭。

“我怀疑这位美人跟大月氏皇族有血亲关系。”秦昭点到主题,她看一眼周围,小声道:“如果那位美人是大月氏皇室成员,那大月氏皇室其他成员肯定也是知情的吧?指不定也跟着来到大齐皇宫。”

萧策神情变得严肃:“你这话有道理。”

秦昭见萧策听进去了,顿时放了心:“我反正是对大月氏皇室没什么好感。如若今晚这位献舞的姑娘真是大月氏皇室成员,那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来呢,非要这样鬼祟,这种行为让人不喜。我最担心的是他们有什么目的,或者是想加害皇上,皇上可得小心点。”

萧策摸摸她的头,眉眼变得温柔:“你放心,朕会保护好自己。”

秦昭相信萧策的能耐,“反正皇上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记得自己不能有事,要多想想我还要倚靠皇上。皇上是我的天和地,不能塌了。”

见萧策上扬的唇角,秦昭就知道她的话让他心情愉悦。

两人边走边说,直到萧策把她送进了锦阳宫。

萧策看到偌大的锦阳宫无人守卫,又想起秦昭说大月氏皇室成员可能潜进宫里,若塞斯也在其中……

他转身对张吉祥吩咐了几句,张吉祥领命而去。

没过多久,便来了一些侍卫守在锦阳宫外,宫中也开始戒严。

还没来得及出宫的塞斯没想到皇宫会加强守卫,一时竟然无法顺利离开皇宫。

今天是大齐的中秋佳节,守卫并不森严,他进宫也容易。可是在他想出宫时突然加强守卫,会不会是他进宫这件事传进了萧策耳中?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的心微微一沉。

此前进宫他有十足的把握,因此带进宫的人越少越好,想要硬闯出宫,似乎也不容易,这让他一时没了主张……

喜欢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