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 A+
所属分类:医保

大祭司不明白王玟话里的潜台词。

以为只是普通的犟嘴。

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

既然打定主意交换,她就不打算再隐瞒,真心实意地耐心教导。

“看得出来你对神力或者说能量的运用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无论是那种纯能量的攻击。”她透过面具看着掌心的小白花:“还是传送与造物,都是完全依靠现有能量拮据地去实现。”

大祭司抬起手掌将花举向天空。

花瓣接二连三脱落,最后连同花心一起随着风化为星星点点飘散。

她就那么仰着脸看着天空,语气虔诚地说:“殊不知,人类自身的能量终究是有限的,只有无边无垠的世界才会拥有广袤庞大到思维难以企及的充盈。”

王玟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天空,只看到一片可能会带来阵雨的乌云,以及几只随时会拉屎的飞鸟。

大祭司低下头,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向王玟的胸口:“而你,就像个莽夫,空有一身能量却不懂委婉,强横地要求世界听你的话,为此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愚昧至极。”

听着这话,王玟看着那根指着自己的手指,有点想把上面涂着亮红色指甲油的指甲盖给掀起来。

教学就教学!

凭啥人身攻击?

会点技巧了不起啊!那么能耐不照样乖乖妥协把技巧交给我?

王玟挑着眉毛在心里吐槽,没有出声反击。

毕竟埋怨与嘲骂是败者仅剩的权利,这种发泄途径总得留给她。

他却不知道这次倒是真冤枉了对面。

在塔内几天时间就获取了三百个神力的他永远不会明白对方几代人传承积累之下只有六百个的辛酸。

更不会明白对方看着他肆意挥霍那么多珍贵的能量有多么痛心疾首苦不堪言痛彻心扉羡慕嫉妒恨。

结果这位大祭司到最后都只不过骂上两句莽夫愚昧,已经算她涵养够高的表现了。

王玟想了想。

就眼前这种情况,为了防止对方瞄准自己忽然发动某种不知名的攻击,谨慎有效的防御措施还是少不了的。

他像个绝对纯种的莽夫,纯靠能量狠狠地在自己身前布置了足足三百八十层屏障。

看到这一幕的大祭司,面具下的脸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她看着王玟,有些无语,又有些嫉妒,想到自己这些人好不容易攒了点神力怎么都不舍得用,可对方却用得如此张狂不知节俭。

要不是内心对创世神绝对虔诚。

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指不定要骂上一句瞎了狗眼的贼老天。

“伟大的世界是不会和你这种莽夫计较的。”她微微吸了一口气,有些嘲弄地说道:“暴发户愿意一力承担原本可以通过合作共同支付的费用,没人会拒绝。你全额支付,世界听话照做,很合理不是吗?”

王玟当然听得出对方话里的嘲意。

暗自反驳了一句:想不到吧?老子不光支付全额,还TM有手续费。。

大祭司听不到他藏在心底的反驳。

认认真真地做着总结:“所以这就是你消耗大的核心原因,你一直在命令世界做事!”

“我们则不一样。”她收回手反指自己:“我们是在和世界交流、合作,甚至可以说是请求世界的帮助,彼此间的桥梁就是想象力,通过想象力将我们的需求告诉世界,由世界决定给予我们具体怎样的结果,这个过程中我们只需要支付少量的‘费用’,其余都由世界来决定。”

王玟不解:“那怎么确保世界给的结果是你想要的呢?比如你想要传送,结果世界让你原地蹦了蹦?”

“需要足够强大的想象力。”大祭司点了点脑袋:“想象力越强,就能越清晰地向世界表达自己的需求,同时越清晰地知道世界的反馈,等确认世界给予的结果是自己想要的再支付费用将结果呈现出来即可。”

听完对方的讲解,王玟终于若有所思地点了头。

他没有继续追问万一世界反馈的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怎么办,遇到紧张的关键时期哪有来回倒腾的时间。

这都是些熟能生巧的问题。

真问出口不免显得有些过于愚钝。

两人就这样站在学院的操场一角,好似两个求知若渴的学子在那分享交流学习心得,丝毫没有各为东西大陆第一人的架势。

唯有周围路过的人满脸好奇地看着这边却不敢靠近的气场,方才显露几分氛围的严肃与凝重。

王玟沉思了一会儿。

觉得口渴。

从飞行器取了瓶身体健康水,先象征性地递给对面问:“说了这么多,喝点水?”

大祭司不出所料地摇头:“我们绝对不会用世界塔掠夺来的任何物品。”

王玟早就知道西大陆的脾性。

没有勉强。

自己满满喝了一口,说:“行,原理清楚了,接下来是不是就该教我具体的方式了?什么想象力啊交流沟通之类的?只要我顺利掌握这种方式,我就告诉你我获取神力的方式,并且只要你愿意听我的,保证你获取神力的速度增加。。恩,加个几百倍不是问题。”

王玟说话还是习惯性地保守了些。

虽说他现在也还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让塔内世界的信仰落在某个指定人物的身上,但只要成功,神力的增加速度可不是几百倍那么简单。

人家原本一年才增加1到3个。

他几天就增加了300个。

这中间的比例几乎达到了数万倍之巨!

不过王玟心里还有别的想法。

他不打算把真正的神力获取渠道托盘而出,而是曲线救国,通过其他方式少少地给对方一点就够了。

几百倍。

应该够他们痛哭流涕了吧?

王玟如是想着。

却不料对面的红袍大祭司对他的说辞似乎有些嗤之以鼻。

只听对方意味不明地说道:“不用画那么大的饼给我,你放心,既然已经决定交换我就不会藏私,别说几百倍,能像你这种几个月就达到我们几代积累量的三分之一,我就心满意足了。”

王玟抿嘴深呼吸。

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表情诚恳地应下。

从内到外透出一种“竟然被你看穿”的神态。

眼神中还带上了几分“如释重负”“感谢体谅”“理解万岁”等意味。

这种感叹导致微微颤抖的嘴唇。

完美地掩盖了努力控制自己不笑出声的肌肉力道。

大祭司看到他诚恳的表现。

决定放过他,不再咄咄逼人。

声音恢复轻柔道:“其实这也正是我接下来想对你说的。”

她指着王玟手里的水瓶:“想要修炼好想象力,像这种对世界的掠夺之物尽量少用,最好是能不碰就不碰。”

此话一出。

王玟顿时眯起了眼睛。

喜欢从九百层归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