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肉 骑蛇难下(双)肉

  • A+
所属分类:医保

滋啦——!

左千户点亮火把,周围立即明亮起来,情况愈发明朗。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小屋,此刻都黑暗一片,透着荒凉。

他小心探查过去,轻轻推开门,刚一看清其中的景象,就立即呆住了,宛如石化。

一名名士卒小心下落,不断点燃火把,将整个山穴照得愈发明亮。

他们都朝着左千户靠去,目光落在那一间间屋子上,渐渐有了想法。

这山穴看起来就可疑,又建了这么多屋子,或许...事实真的像公主说的那样?

不一会儿,他们看到的一切就证实了孙茹玉的话语。

这些房屋当中,尽皆囚禁着一名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一眼就能看出她们饱受了怎样的摧残。

“把她们...好生地救出去!”

左千户话音有些沉重,他是真没想到,往日里受万民供奉的千禅寺,竟隐藏着如此的黑暗!

这触目惊心的一幕,实在是让他心寒不已。

简直就...就是在把他的信任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普渡慈航...莫非真如公主殿下所言,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这样的话,他身居朝堂又有何目的,想要夺位做皇帝吗?

一时间,左千户心乱不已,时而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时而又将普渡慈航与天下的动乱联系在了一起。

他沉着脸,开始小心翼翼地护送一名名女子,将她们救出山穴,重见天日。

此刻,外界。

除了左千户这支队伍,已经有百姓靠近了这里。

有的昨夜就已经出发,但一刀斩开山峰的伟力着实有些吓人,走走停停,磨蹭到了现在。

有的尾随着左千户,倒是不慢,而有的人,却是鼓着气跑上来的,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他们迅速穿过满是残垣断壁的千禅寺,朝山巅奔去,但也有人悄悄溜走,在寺内四处探寻。

不一会儿,他们远远看到了血腥惨烈的场面,有人止步不前,吐得稀里哗啦。

但也有人硬着头皮,迅速奔向了孙茹玉等人。

但在凹坑之前,数名士卒拦下了众人,喝道:“闲杂人等不可靠近此处,退!”

一名乞丐喘着粗气,嘴唇跑得发白,咽了口近乎没有的吐沫,艰难说道:“军..军爷,公主不是说救了一帮女子吗?我..我想要找我的娘子!”

“还有俺们的闺女!都失踪快一个月了,如果再找不到,俺们老两口也不活了!”

“公主!我们的孩子丢了快一年多了,是不是被喂了畜生了啊!”

声嘶力竭的声音响彻周围,每个来到这里的人,几乎都红着眼眶,做好心理准备的同时,又满怀着希冀。

孙茹玉走近过来,看着寻找孩子的夫妇,哀伤说道:“对不起,你们的孩子...已经没了。”

女人立即躺倒在了丈夫怀里,但她并未昏过去,咬着牙,厉声说道:“那公主,你有没有杀了那畜生?”

“杀了!”

“那畜生的骨灰,已经洒满整个山头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

女人仰头大笑,笑着笑着,却是失声痛苦起来,倒在丈夫的怀里,好似疯癫。

恰在此时,凹坑当中,左千户扛着昏迷的女子爬了上来。

考虑到上面空旷,且人声渐渐嘈杂了起来,他还特意嘱咐大家,一定要把这些少女裹得严严实

骑蛇难下(双)肉 骑蛇难下(双)肉

实,不漏分毫。

经历过这种事情,若是再衣衫不整地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恐怕是再也活不下去了。

爬出凹坑,他看了一眼被士卒阻挡在外的人们,并没有靠近,而是走向了反方向。

找了一个密林环绕的地方,他将少女放下,同时招呼着下属们把少女都带到这里来。

这种时候,还是少见人比较好。

修无缺暗暗看着这一幕,说实话,对于这位聊斋中的武道第一人,他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侠肝义胆,忠心耿耿,行事又如此细腻,绝对值得结交!

不过现在嘛,倒不是个恰当的时机。

看了看周围,修无缺突然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人群外层,彼此交谈着。

“老王啊,这一大早的,你怎么就来凑热闹了?”贾明富朝王老板笑道。

王老板得意一笑:“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吗?”

如今亲眼确认了千禅寺的覆灭,他可是笑的都快要合不拢嘴了!

“话说回来,老贾你运气够好的啊,我听说留宿在千禅寺的可都死了,那惨的呀,就像是被什么怪物给一口一口啃了个干净。”

“那骨头上啊,咬的全是痕迹!”

贾明富心有余悸,脸上的肥肉颤了颤:“我哪是运气好啊,是修公子昨天提醒了我,让我赶快下山去躲躲。”

“修公子真是仁义之士啊。”

“那是。”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盘坐在岩石上,气息出尘,宛如谪仙的修无缺。

六目相对,修无缺朝他们笑了笑,却是没有相谈的打算。

萍水相逢,不过如是。

王老板与贾明富也不觉得有异,神仙本就该如此。

与凡人交,却不深交。

他们两人有幸结识对方,已经算是一段天赐的缘分了。

得知足!

这时候,孙茹玉朝前来辨认女子的人们说道:“大家都不要急,一一说清楚要找的姑娘姓甚名谁,我们会去核对的。”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希望大家多体谅体谅她们,就不要逼着她们面对大家了。”

想了想,大家也都反应了过来,不再急躁,开始有序地讲述着情况。

孙茹玉朝左千户说道:“这里就交给你了,那些救出来的女子,你私下里给她们每人五十两银子,稍后我会把钱给你。”

“另外,下面有个屋子,堆了很多尸体,你安排人把她们也给带出来吧,有人认领就让他们带走,无人认领就找个地方埋了,入土为安吧。”

“是,卑职明白。”左千户应了一声,即便孙茹玉不说,他也会这么做的。

稍稍犹豫,左千户问道:“不知公主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孙茹玉看了他一眼,毫不掩饰地说道:“先回玄真派一趟,然后...”

“返京!”

返京!?

左千户眼皮一跳,突感一阵滔天杀意袭来。

这是打算当面质问普渡慈航吗?

但他若真是这一切的主使,那恐怕会...异常强大吧?

左千户目光微闪,不再多问。

随后,孙茹玉走到修无缺的面前,说道:“久等了,我们回去吧。”

修无缺点点头,然后就直勾勾地看着孙茹玉,等待着她。

孙茹玉有些不明所以,问道:“看我干什么?”

“赶快御剑呀,你难道想走回去?”修无缺理所应当地说道。

孙茹玉翻了个白眼:“你不也会飞吗?休想和我御剑。”

这一刻,她又猛地想起了上次离开山门时的旖旎,暗暗咬牙,绝不能答应!

修无缺挑了挑眉,打量孙茹玉一眼,有些嫌弃地说道:“你可不要乱想,就你这姿色,还不足以让我头大。”

头大?什么意思?

孙茹玉愣了愣,但也明白,这是说看不上自己呢!

她刚要不悦,就听修无缺接着说道:“我现在无法动用力量,只能靠你御剑带我回去。”

这当然是假的,但如果可以,修无缺是真的不愿意再动用死神力量了。

孙茹玉却是信了。

修无缺最后爆发出的那股力量,她现在光是想想都心有余悸,浑身战栗。

那汹汹黑焰,那恐怖气势,仿佛魔神降世,要屠尽苍生。

而想要承受这股力量,又岂会没有副作用呢?

虽然修无缺现在看上去没有表露什么异样,但想必一定是在苦苦支撑,强忍着痛苦吧。

想到这里,孙茹玉又有些心软。

他都付出那么多了,我...是不是应该对他体贴一点?

捏了捏衣角,孙茹玉飞身而起,将玉剑踩在了脚下。

随后,略显扭捏地说道:“上来吧,这次再毛手毛脚,我就直接把你扔下去摔死!”

还真是单纯好骗啊。

修无缺嘴角微微勾起,迈步站上了飞剑。

下一刻,二人御剑飞起,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消失于漫天云雾。

虽然早就知晓两人是堪比神仙的人物,那劈开山峰的天堑,尽数覆灭的千禅寺,无一不在诉说着这一点。

但,终究不如亲眼所见来的震撼!

“飞了!飞起来了!!”

“真是神仙手段啊!等公主成仙了,我们大乾的子民是不是都能鸡犬升天啊?”

“爹啊娘啊!你们怎么不努努力,让我做个仙二代呢!?”

“好羡慕啊!!”

左千户默默看着,心中同样羡慕不已,他低下头,看着满是老茧的手掌,有些迷茫。

武道的下一步,究竟在何方呢?

......

穿过漫天云雾,霞光在身旁流转,水汽霏霏,异常美艳。

绿婵好奇地眨巴着眼睛,但并不敢做什么动作,生怕摔下去似的。

孙茹玉感受着身后的动静,看着渐渐靠近的险峻山峰,心中隐隐有些不是滋味。

这家伙...这次真够正经的。

孙茹玉眉头一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很不对劲,急忙补充起来。

我那是想要把他摔下去,狠狠报复他一次!

想到这里,孙茹玉眼眸突然一亮,露出一抹坏笑。

她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这几年虽然有些收敛,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呐。

咻——!

玉腿迅速弹出,宛如一道长鞭,朝身后的修无缺轰去。

砰——!

劲风炸开,修无缺抬脚,轻易挡住了孙茹玉的偷袭。

“你想干什么?”

孙茹玉收回玉腿,扭身看着他,却是答非所问:“你骗我?!”

如果修无缺真的无法动用力量,刚刚那一腿,足以把他踹下飞剑了!

此刻,虽然被拆穿了谎言,但修无缺丝毫不觉得愧疚。

“怎么?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让我上一次就这么不情愿?”

“哼。”

孙茹玉无话可说,扭身看向前方,骤然加快了速度。

呼呼呼——!

劲风在身旁呼啸,前方的山峰眨眼间变大,落在了广场之上。

两人没有停留,径直赶回了住处。

“公子,你回来啦!”酒儿娇呼一声,迅速迎了出来。

她一眼就看到修无缺的左臂没了袖子,哎呀一声赶忙抓起来打量,左看右看,确认没有伤痕之后才放下心。

她拍拍沉甸甸的胸脯,轻舒一口气,喜笑颜开:“公子出马,手到擒来!”

“你个丫头怎么还会拍马屁了?”修无缺亲昵地点了下酒儿的额头。

这时候,酒儿的注意力才落到了绿婵的身上:“呀,好可爱的小猫。”

“诺,以后就交给你来照顾它了。”

修无缺把绿婵递给了酒儿,许是主仆二人吃住在一起久了,掺杂着彼此的气味,绿婵看了看酒儿,并未抗拒。

眼看如此,修无缺立即松了口气。

这绿婵可爱是可爱,但一直抱着,嗯..挺费手的。

交给酒儿照顾的话,也算是给她找了点事做,不至于整天闲着。

庭院里,太子殿下与杨主事走了出来。

看到两人平平安安地归来,他们明显松了一口气,玄真派与外界隔绝,他们还真不知道外面情况的变化。

“修兄,这次辛苦了。”太子朝修无缺拱手,神情郑重。

修无缺回以一礼,拱手笑道:“太子不必客气,一场交易罢了。”

说罢,他带着酒儿径直走入庭院,进屋之前,朝孙茹玉说道:“记得你欠我的东西,明天必须给我。”

看着关上的房门,孙茹玉不以为意,跑入凉亭中坐下,喝起了仙酿。

太子却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修无缺,怎么有一种划清界限的感觉?

不过他也没想太多,坐在孙茹玉的对面,目光闪烁,说道:“你们离开那天,玄珏上人来找我了...你应该见到左将军了吧?”

“嗯,见到了。”

“那这么说的话,孩童失踪一事,最终的根源真的在千禅寺身上?”太子难以置

骑蛇难下(双)肉 骑蛇难下(双)肉

信地问道。

“对啊,我们已经把千禅寺给灭了!”

“灭...灭了!?”

太子脸色惊变,他原以为,玄珏上人之所以找他,就是希望调来左将军,从中调和此事,一点一点查明。

毕竟千禅寺乃是国教,地位特殊,又有普渡慈航撑腰,一旦处理不好,那将动摇国本啊!

更何况,千禅寺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

喜欢一把斩魄刀,砍翻聊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