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 A+
所属分类:医保

未央宫!

堂堂皇后!

宗门真传弟子。

居然在跪在地上,被宫女按住,左右开弓,狠狠掌嘴。而且,没点反抗。蜕凡境修为,竟是忍受这份羞。辱?不仅高晞月,目瞪口呆。

便是听见消息,闻讯赶来看热闹的嫔妃,也风中凌乱。

皇后。

瞧着挺厉害。

没想到哇?

你居然说这样的皇后。

换她们,绝对不能忍的。

五十个大嘴巴子。

纭悠悠流着泪,有修为在身,如此惩罚,伤害性不大,羞。辱却极强。前世宫。斗,纭悠悠也不是,没受过责罚。但,那时候仙国强盛,原主实力滔天,乃是神话境。身边环绕的美人,修为也很高。她排不上号,受罚倒也不觉的什么,当然,也很难看,却总比这样好。

而今,~~~。

蜕凡境!

这般对待。

简直了,~~。

打完五十。

“陛下,用刑完毕。”大宫女明玉恭敬道。

这会儿子,她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了起来。

皇后呀,自己是不是,过于冲动了一点。

只是,她真的很。爽。

早就看皇后不顺眼。

“就在这儿,跪一个时辰。”段风淡淡道。

“是!”纭悠悠咬着牙。

她一刻也不想如此,可系统就是一把刀,悬在头顶,不从,便掉落修为。只有跪在原地,思考到底咋回事?该咋办?四周宫女、嫔妃,投来各种目光,嘲讽、奚落,应有尽有。纭悠悠,承受着她这个修为,不该承受的~~~。

“你过来,跟朕回芳华宫。”段风笑道。

“诺!”高晞月乖巧。

由段风,手牵手,家走。

越来越,看不透皇帝啦。

伴君如伴虎!

她现在,就想当宠妃。好好的抱紧皇帝大腿,毕竟,跟段风这段时间,好处多多。

“你的修为,如何了?”段风问。

“臣妾,只是凡境六重天。”高晞月小声道。

段风:“这可不行,凡境寿不过一百五。而且,也会衰老,爱妃还要长长久久,陪着朕呢。这里也有一瓶丹药,你且拿去,每隔两天,用一枚。早点突破,今生蜕凡。这样,管理后宫,才叫人心服口服。”

说完,取出一瓶丹药。

是这些天,她用府库药材炼的。虽然他,不擅长炼丹,可以准圣境界的见识,炼制凡人,天仙、、等,需要的丹药,还是轻而易举的。

做不到这个,白活。

“谢陛下。”高晞月大喜。

没有丝毫怀疑。

若,突破蜕凡境。

她就真不用怕皇后。

皇贵妃地位,也不是空中楼阁啦。

哈哈!

“嗯!”段风点头。

朝野跟后。宫,是连着的。

纭悠悠受罚,这事传的很快。

刚回养心殿。

就有大臣求见。

“什么事?”段风就问。

大臣:“陛下,你不能用自己的愚蠢,害了人国呀!皇后千金之躯,宗门弟子,也是蜕凡境强者。捧着、宠着还来不及,你却如此对待。难道,就不怕给人国,带来后患吗?”

“没错,宗门听说此事,会作何感想?”

“倘若皇后走了,别的人国,发兵叩关,如何抵挡?需知,他们可是,有蜕凡强者。”

“应好好给皇后赔罪。”

“昏君!~~~~”

巴拉巴拉,一大堆。

其主要内容,是说皇帝呀,你这么做不对。现在,人国虚弱,没‘蜕凡境’,正是需要皇后的时候,何况,人家背后有宗门,赶紧赔罪。

挽救一下。

否则,~~。

人国危矣。

“说完了?”段风道。

“陛下,~~。”众臣。

段风淡淡道:“几位大人,既是宗亲,又是肱骨,哪一个不是两鬓斑白,还在为朕操劳?栋梁社稷之臣,每天脑子里,想朕的家事?朕可欺,但,宫规家法,列祖列宗,不可欺。你们几个,老啦,若是觉的,都城呆不住,就回老家,安心荣养,别在为人国劳心劳力啦,朕不怪罪。”

“臣,~~~。”几位大臣。

“回去吧,回去回去。”

段风摆摆手,好不耐烦。

妥妥的,昏君做派。

这几位臣子,灰溜溜。

滚回府邸。

翌日。

段风就下旨,说准许他们,告老还乡,回家荣养。

‘~~~’大臣。

纭悠悠:‘~~~’

‘~~~’宗亲。

这几位大臣,倚老卖老。

并非掌握权柄。

就是,起高调。

搞事情。

实际,~~。

啥啥不行。

仗着长辈身份,爱唠叨,总烦原主。

对很多人,很多事,指手画脚。

也没谁,为他们求情。

再说,圣旨可说啦。

是体恤他们年迈。

特准告老。

皇帝脾气古怪。

这是?

放飞自我啦了?

朝堂。

“陛下,皇后如何了?”丞相担心道。

段风:“在未央宫,禁足,反思己过!”

“宗门若过问,臣如何说?”丞相。

“该怎么说,你自己想。”段风说道。

‘~~~’丞相。

大将军,出列抱拳:“他国蠢蠢欲动,趁机攻我,如何是好?”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上将军,你统领大军,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此简单道理,还用问朕。”段风理所当然。

似乎,应对宗门。

对付人国,很容易。

简直是膨胀。

飘了飘了。

‘~~~’将军。

说几句,有的没的。

仍是老生常谈。

并无重要的。

段风宣布退朝,叫大将军,来养心殿。

这位将军,此刻还没被,异界来客夺舍,乃是人国忠臣,当然,忠诚的还是太上皇。

是太上皇,提拔了他。

原主,并不算啥。

所以,段风还是会救他。

“陛下!”老将军叫道。

“人国存否,寄望一个女子,将军认为,可笑否?”段风淡淡问道。

老将军:“臣也觉的,脸面无光。可陛下,情势紧迫,却不可不顾哇。此时,人国是需要一尊蜕凡境。”

“皇后不还在吗?没走呀。”段风笑道。

“~~~,是。”老将军只憋出一个字。

心说,你那样对人家,走不是早晚的。

但,这话琢磨着。

没讲出来。

“陛下召臣何事?”老将军问。

段风:“没事,就是说说话~~~。”

接下来,段风拉家常。

东一句,西一句。

老将军很懵逼。

皇帝,这是拉拢?

又不想呀。

啥意思?

懵逼中,回家。

也没觉奇怪。

紧皱眉头。

正想呢。

嗡——!

一股刺痛,强大的灵魂,侵袭脑海。身体,比作浴缸,灵魂就是鱼。现在,有另外一条鱼,闯入进来,要把它,挤出去。老将军本能反抗,对方却灵魂强大,不是对手。就在他,绝望的节骨眼儿,一股吸力,将之,前引到另一个屋子。老将军恍惚,是自己最小庶子。

对了,皇帝在养心殿。

刚还提起,这个庶子。

说让他,到皇宫当侍卫?

呼~~~~。

老将军灵魂,亲眼所见,庶子在这个时候,突然痛苦的捂住心口,很难受。想叫人,也说不出话。像是偶发疾病,他倒没替庶子担心。

常年征战,多在军中。

父、子感情,没多少。

何况,他自身难保。

庶子死啦。

嗡——!

几乎本能,老将军,融入那句身体。有了容器的感觉,真的舒服呀,鬼门关,走一趟。

垂死病中惊坐起!

“这怎么回事?”老将军。

惊疑不定,很是蒙蔽。

这时,宫中传来圣旨。

叫他当侍卫。

“皇帝!”他也不傻。

隐约,有点明白啦。

赶紧接旨。

翌日。

早朝后,养心殿。

“来了?”段风问。

“陛下,老臣这怎么回事?”老将军顶着自家宿主皮囊,很不习惯,道。

段风:“驱赶将军灵魂,夺舍你的家伙,还有未央宫皇后,图谋不轨。将军借子重生,正好可蛰伏暗处,在宫中,给朕训练侍卫吧。

等这些牛鬼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蛇蛇,魑魅魍魉,一个一个坐不住,蹦出来,再做打算。

朕很想知道,人国,有什么值的他们图谋。”

“陛下的意思是?”老将军问。

“蜕凡强者?当众掌嘴,罚跪,还留未央宫,赖着不走,将军真以为,她是痴恋于朕。”段风点明。

说完,还道:“你这位庶子,身体羸弱,是病死的。蒋军借子重生,以后,就用他的名字吧,对了,叫王翦?”

“是,陛下,犬子王翦。”老将军。

“从即日起,你就是王翦。跟在朕身边,贴身保护,做侍卫统领~~~,那个人,若找你,仔细应付,别露出马脚。免的,此人再度出手害你。”段风道。

“臣遵旨。”老将军,不,王翦道。

“这枚灵丹,助你固本培元。这部功法,适合你修行,这时前几层。这一瓶,增气丹,可以让你修为,突飞猛进。用一具年轻的身体。

成就,会比原来高。

蜕凡境!

也不是做梦。”段风道。

取出两瓶丹药。

“陛下,臣想问~~。”

王翦欲言又止。

“朕如何得知此事,你不用管。安心做好自己的事,好生锤炼侍卫。这部功法,你可以传给他们。咱们君臣联手,好好斗一斗,这些居心叵测宵小。”段风一副你别多问的表情。

“是!”王翦顿时应声。

头一天,用侍卫身份当值。

吞服丹药,固本培元。

这位庶子修仙,灵根不好。

注定没啥资质。

所以,~~~。

没受重视。

但,段风给的武功,是另外的体系,很适合他,老将军曾经,也是凡境巅峰。修炼的事情,一通、百通。再有,段风时不时,指点一二。

当真又用。

没几天。

就突破很快。

段风敕封王翦,当侍卫统领,其他侍卫,也听说他是王老将军的庶子。不敢怠慢,虽说内心瞧不起,却保持表面尊敬。在他们看来,皇帝是拉拢王老将军。

王翦老而弥坚,那些年金戈铁马,南征北战,东挡西杀,也不曾出错。统领御前侍卫,收服其心,还是很容易。这点能力,若没有。

段风也没必要救他灵魂,加以培养啦。

侍卫统领,住在宫中。

两天后。

被叫回家。

‘既然到了宫中,就好好当差,保护皇上。另外,宫内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传讯报我。’老将军。

王翦:‘是,父亲!’

“你跟管家,多领点金银,宫廷情势复杂,水很深,用钱的地方多。你要谨慎仔细,小心为重。”老将军叮嘱。

‘孩儿记住了,多谢父亲教诲。’王翦抱拳。

‘嗯!’老将军。

摆摆手,王翦退却。

呼——!

深吸口气。

还好,他身经百战,心理素质强大。否则,面对顶着自己身体鸠占鹊巢的仇人,可能露出破绽。在这种情形下,王翦重生,只有和段风,一条心啦。

既为报仇,也为人国。

还有,说现。实,点,王翦乃庶子,身份卑微,若回将军府,没好日子。而段风呢,有功法,可以让他修炼,实力恢复,甚至更胜从前呀。这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王翦,从此便是御前侍卫。

段风的心腹。

而平时,~~。

段风也会指点武功,这让他,越来越看不透,这位年轻帝王,甚至,离的近。王翦也有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如临深渊,蹦着弦儿。

“陛下,未央宫内外,已经安插了咱们的侍卫。但,臣以为,高贵妃她,也有古怪。此女用陛下赏赐,笼络人心,拉拢太监、宫女。恐有图谋。”突然有一天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王翦道。

“无妨!朕就是养这条鱼,让他平衡后妃,盯住未央宫。”段风不以为然。

“是!”王翦点头。

三个月,眨眼即过。

他已经跟侍卫,打成一片。

兄弟相称。

并且,~~~。

提拔心腹,传授武功。

很好的整饬侍卫,掌握皇宫。

这点风吹草动,满朝文武,是知道的,谁没在宫中,有几个眼线啦。

段风甚至在朝堂夸奖:“虎父无犬子!朕没看错人,王老将军推荐的也好。皇宫、京城,以及朕的安危,就仰仗王老将军父子———。”

“这些,都是臣应该做的。”王老将军。

他的势力,骤然之间,变的强大了许多。

宫中侍卫,足足一万。

侍卫统领很重要的。

除了侍卫,守卫京城的五万御林军,有一大半,都在将军府之下,~~~。而王老将军,还有别处的兵权,于人国,几乎掌握大半的兵力。

染指侍卫。

有些过分啦。

段风提拔王翦,把王老将军,捧高高的,坠为众矢之的,被宗亲呐,丞相呀,另外几个王爷,嫉恨不已。朝野后。宫之间,有一个均衡,齿牙交错。除非有绝对实力,不然,会有麻烦。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是说笑的。

此时,王老将军,引起诸多不满。

“老匹夫!”宗亲也不高兴。

“昏君!把自己身家性命,竟是交给一家人手里,,~~,,再是忠臣。这也会出乱子的。”那几位,被先皇封了王爷的,原主的兄弟。在自家逢低,厉兵秣马,枕戈待旦,等待机会,听说这个事,顿时大笑道。

似乎已经预见,段风自以为是的拉拢,把朝堂争端挑起,局面失控。

哈哈哈!

这天,退朝之后。

养心殿。

“丞相!朕叫你来,是说说王老将军的事儿。”段风开门见山的说道。

“陛下的意思,臣不明白。”丞相皱眉。

“王家尾大不掉,兵多将广。老将军,又是三朝元老,有他提拔的将军,占满枢要职位,镇守关隘、要塞。前些天,又跟朕,推荐庶子王翦。担任侍卫统领,朕,确实有些心怯,怕出乱子,所以答应。

毕竟,眼下人国局面。内忧外患。没的蜕凡境,那些人国蠢蠢欲动。朕登基不久,威望不足。那几个皇兄,一个个在封底,当藩王,兵多将广。真要杀将起来,人国就不散架,也要,沦为弱国~~~。

丞相是托孤重臣,有何良策?为朕解忧?”段风一副,我很心烦,我很担忧的样子。

“陛下放心,臣在,绝不会让乱臣贼子,对人国不利。”丞相大声道。

掷地有声。

真像个忠臣。

“朕就,拜托丞相啦。”段风道。

“是!”丞相应声。

他也走啦,匆匆而去。

丞相、宗亲,早就看将军府不顺眼,这会儿子,受到段风提点,立即展开行动。开始调动力量,打压将军府,会收集各种证据什么的,彼此揭穿。今天,你这边有几个官员,被革职,我的人顶缺。明日,我这边有把柄,被你们的人替换。而段风呢,就看着双方斗。他们斗的激烈,作为皇帝,便高高在上,稳如泰山。还时不时提拔一个两个,年轻臣子,是他看好的,找其谈话,并传授武功心法,赐予灵丹修炼。此乃借着两边争斗,培养自己的亲信。

其实,丞相、王老将军。

有所察觉。

只是,他们不在乎。

皇帝,有点自己的小心思,才正常,他们更放心。不然,皇帝没自己的打算,安心当个傀儡,打心眼儿里,就不信,说不定有古怪。

而且,段风提拔这些年轻官员,资历不够,并非重要位置,他们还是要给皇帝一个面子,有皇帝名头,很好用哇。再说,他们无法动皇帝。

纭悠悠是蜕凡境。

在皇宫内。

此女,备受冷落。

却仍心向皇帝。

这有目共睹。

于是,居然在这种,你来我往的争斗中,朝野没有崩溃,段风这位皇帝。

少有发表意见,却无形之中,有了些班底。

丞相、王老将军,并不是大意。主要是,他们太过自信,毕竟,一个异位面修真者,夺舍而来,最近已经用手段,淬炼身体,冲击蜕凡境成功。但,没说出去。另一个,丞相呢,无意中神识沟通魔法位面的小天道。能召唤魔法师、剑师,作为门客,此天大‘机缘’。信心膨胀,也是有的。彼此之间,都认为,自己是特别的。将来,不会困于人国,定会踏足更强。说白了,眼界已是‘着眼天下’。自然,不把傀儡皇帝,放在眼中。而段风,就像猎手,沉下心,蛰伏而起,等待两虎相争,有其伤者。

至于后。宫,不知不觉,半年过去,高晞月凭着段风赏赐的灵丹,空间灵泉,突破蜕凡境。拉拢宫女、太监,掌握一切,王翦更是控制侍卫。

请示了王老将军,得其同意。

建议皇帝,扩充侍卫。

“~~~,老将军,既是担心朕的安危,朕自然同意。着王翦,招募侍卫。”段风很无奈的说道。

“是!”王翦应声。

丞相、宗前,对将军府。

更是不满啦。

突然有一天,宗门一位蜕凡境圆满的长老,降临而来,表示对段风,不满有加。

他们听说啦。

纭悠悠的事。

“这是朕的家事,不劳你管啦。”段风淡淡道。

“不知死活,纭悠悠,与我回宗。”长老命令。

纭悠悠摇头:“不,这是我和陛下的事儿~~~”

“你,气死我了。有没有点出息,人家不待见你,还死皮赖脸,留在这个区区人国,丢了宗门的脸。”长老怒道。

恨铁不成钢。

“这就是情劫,长老和宗主,是不会明白的。”纭悠悠。

“那你永远别回宗门,受了委屈,我们也不会管你。”长老一副你太让我失望的样子。

‘谢长老。’纭悠悠。

‘哼!’长老自讨没趣。

拂袖而走。回宗门去啦。

‘~~~’丞相。

老将军:‘~~~’

‘~~~’宗亲。

真的如此痴情。

也太,——!

不过,纭悠悠为了段风,跟宗门闹僵的消息,不胫而走。蜕凡境,虽然还是很厉害,可没了宗门靠山。周边的人国,倒也不至于怕啦。

蠢蠢欲动。

‘吼——’!

突然有一天,一位先皇留下的皇子,觉醒麒麟血脉,原来,他也是气运者之一。乃是本位面,上古麒麟王,转世而来,它现在,血脉觉醒。

修为大增。

蜕凡境!

本来就,对皇帝宝座,有想法。那还忍啥?

起兵,清君侧。

总是有个接口嘛。

“此役非老将军不可,朕带领百官,送你出征。”段风郑重其事道。

“是!”王老将军。

他当仁不让,有信心。

杀——!

老将军,带着他的部下,名将云集,围攻藩王。但,这位麒麟王,也不简单,召唤豺狼虎豹,猛兽大军,作为先锋,为自己战斗。而且,上古麒麟王,是有底蕴的。

觉醒以后,并不怕老将军。

王老将军,异界修真者,更不惧。

双方杠上了。

你追我赶,你退我进。

金。戈。铁。马。

气吞万里如虎!

王老将军,本以为,手到擒来,没想到这位藩王,有这样的手段,能驱使野兽,援助大军。

顿时逼住啦。

无法抽身。

周围人国,出兵叩关。

时机正好哇。

身经百战的统兵大将,被藩王盯住,还有其他藩王,蠢蠢欲动,密谋勾结。

皇后,也跟宗门闹僵。

何惧之有?

四面楚歌!

“这些人王,想干什么?灭我人国吗?”段风大怒。

“~~~,是!”大臣们。

人家,意图很明显了呀。

“藩王太嚣张!人国太嚣张!朕决定,御驾亲征。”段风怒道。

“陛下,这万万不可~~”很多臣子,连忙阻拦。

说出自己的担忧,现在,几个藩王,联合起来,能征善战的将军,多受王老将军调遣。各地守军,生下的都是小将,领军出征,恐无法服众。所以,他们想议和,贡献黄金美女,甚至,割让城池,以作缓兵之计。等王老将军,收拾掉藩王,再行复仇。说的很好听,其实,就是大自己的小算盘。段风怒斥群臣,表示,绝对不许割地求和。再说,那些人国,兴师动众,怎能善罢甘休。是不是要掏空家底,割让一大半疆土,才能满足其胃口呀。简直岂有此理?若是这样,你不如建议,把都城割让给人家好啦。

总之,那些求和的大臣。

被段风,统统免职。

强硬的力排众议。

决心御驾亲征。

“皇后,回陪着朕去。”段风道。

“是!”众人无法反对。

王翦,被段风留下守护皇宫。

他在段风培养下,也是蜕凡。

行军在外,带了部分侍卫。

这一到处走动,段风的‘气运’,就开始发挥作用,纭悠悠更是贴的很紧,阿谀献媚,巴结讨好,细细的伺候。就是希望,能继续沾光。

小天道给的主角气运。

作用极大。

呲吟,~~~。

行军途中,扎营歇息。

居然有一把宝剑出世!

在夜里,剑光璀璨,光华耀眼。

此剑飞天而起,像是有灵,落在段风手里。

‘~~~’段风。

纭悠悠:‘~~~’

“恭喜陛下,获此宝物。”侍卫副统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顿时恭声。

“加快行军。”段风面色淡淡。

突然有一天,走着走着,居然迷路。

恍惚中,带着侍卫,闯入一座上古仙人道场。这位仙人,修为很强。

有不少功法,法宝,丹药。

“这些灵丹,你们拿去分了,多几分实力,上阵杀敌,才有把握——。”段风顿时财大气粗。

“谢陛下。”众侍卫忙道。

路途之中,人数也在壮大。

毕竟,他不可能,带几千侍卫去打仗。

沿途发了圣旨,从城池、关隘,抽调兵士,粮草、盔甲、、什么的,那段风身后的兵士,就从一万,增加为两万、三万、四万、十五万,,二十万。这些兵士,将军,融合在一起,本来没啥斗志,谁都知道,眼下人过岌岌可危。而且,皇帝年轻,御驾亲征,他们也没啥信心。

就跟大臣一样。

不看好哇。

但,~~~。

段风运气太好啦。

特别走运。

老天爷。

都在帮他。

有点,真龙天子的意思。而且,段风出手阔绰,反正是小天道给自己这位主角,安排的功法,资源,不用白不用。全都用来,培养将领,拉拢兵士。

渐渐,这些士兵。

对他的看法。

就变化啦。

陛下,有苍天庇护!

天命所归!

君权神授!

再没比这个更好的借口啦。

段风一路,大力整饬军务,沿途所过城池,不听话,胡作非为的官员,将军,都被他查证后,斩杀掉。获得了百姓的支持,提拔起来的官员、将军,对他也很是拥戴。

以前,他们只知王老将军、丞相,不知有皇帝。

而今看来,皇帝也挺好的呀。

‘系统,你到底想怎样?为什么缠着我。’纭悠悠愁怀啦,眼看着,段风好运连连,收获法宝、丹药,储物空间什么的,还有上古仙人,功法传承。

她眼馋呀。

想抢,~~。

然而。

小系统:‘宿主,妾妃小系统,旨在辅助你,成为最乖巧的妾妃~~~~’

‘我不要当妾妃。’纭悠悠怒道。

‘对系统不敬,对皇帝产生不轨之心,惩罚修为,掉落一阶。’小系统无情道。

‘~~~’纭悠悠。

这么长时间,她发现。

自己拿这小系统。

没有什么办法?

而这小系统,培养她为妾妃,简直无语,她现在已经是皇后了好嘛。忍气吞声,伏低做小不说,还被系统逼迫,保护段风,当一个合格的妾妃。

关键时刻,给皇帝挡刀的妾妃。

气死啦!

“皇后,你何事忧心?”段风故意问。

纭悠悠:“没有,臣妾只是没睡好而已。”

“那就好。”段风点头。

也不戳穿,继续修炼啦。

《绝世武功》!

突飞猛进了呀。

小天道,给的机缘,照单全收,用这些东西,培养侍卫,将领,兵卒。

绰绰有余。

甚至,只用一小部分。

大半留在空间内。

对了,空间是他领军路过一个山谷,无意中得到的。

也是天道馈赠。

啧啧。

瞌睡来了送枕头。

这种感觉。

真爽!

痛快!

哈哈!

杀——!

等抵达边关,段风手中,已经握有五十万铁甲锐士。与敌交战毫不含糊。

段风自己,也不是不会打仗。

兵强马壮。

固守城池。

要赛!

就能拖死对方。

他排兵布阵,稳扎稳打,守城不怕拖,敌军长途奔袭,粮草辎重不计,都要从远处运来,求的才是速战速决。敌军将领,本以为,从来没有带兵打仗经验的皇帝,是个愣头青,有所轻视。却被段风,狠狠的揍了几顿。

损兵折将。

清醒啦。

寸步难行。

耗下去,粮草所剩不多,必需行非常之法。于是,派来了蜕凡境高手,袭营。

“大胆,竟然刺杀陛下!”

“护驾~~~”

兵营喊声冲天。

侍卫和围剿习作。

“纭悠悠!好好的宗门真传弟子,你不当,偏要一个小白脸,我都替你害臊。”几个人国,蜕凡境联合,居高临下。

“来了,就别回去。”纭悠悠冷笑。

她不想管,巴不得段风死,好继承他的好东西。

然而,小系统下了任务。

“找死!”对方怒道。

“我就让你们知道一下,宗门强者,与你们这些野路子、散修,有多大区别。”纭悠悠叫道。

顷刻,她就出手。大半年,接各种古怪任务,讨好段风,小系统也给她,赐予奖励,丹药什么的。突破为蜕凡圆满。毕竟,整治也要一张一弛。

所以,修为还是进步了的。

对小系统,是又爱又恨。

“你居然已经是推翻境大圆满。”对方惊怒道。

“谁说不是了?”纭悠悠。

在她的强势下,这几人被收拾啦。

跟其他刺客一起,枭首示众。

挂在城门外。

震慑敌军。

‘~~~’大将。

蜕凡境,死啦。

这仗,还打吗?

士气动摇啦。

而且,~~~。

粮草也接济不上。

“班师回朝。”将军咬着牙。

刚想退军,段风便开关迎敌。

他也亲自出马。

沙场征战。

很是骁勇。

此处的人国盟兵溃败。

“我们愿意议和,割让城池,贡献黄金美女。”这边的几个人国,连忙求饶。

没办法呀。

自家蜕凡境。

居然被纭悠悠杀掉。

他们没了底气。

“准!”段风恩赐道。

“是!”对方憋屈。

整顿几天,段风安排了将领,兵卒,助手关隘,接管对方割让的城池。

留下了二十万虎狼之师。

带着生下的三十万。

朝另一个方向,被其他几个人国,攻打节节败退之处,驰援而去。。。。四面楚歌,人国东西南北,都有好几个人国出兵,所以,他要一个个解决。

沿途,路过城池,大肆宣扬捷报。

并且,招募兵士。

那皇帝这么厉害。

当然有信心啦。

段风还承诺,表现好,杀敌立功,封侯拜将,如何不心动。投军者甚多。

几个月后,抵达边境薄弱处。

皇帝带兵驰援。

守将也很兴奋。

憋着劲儿。

杀一个回马枪。

实在痛快。

蜕凡境!

不好意思,俺们有皇后。

‘~~~’纭悠悠无语。

所以,她只是个工具人。

。。

喜欢我在洪荒玩科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