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评|省级医院身陷“骗保门”,养医压力大不是理由

近日,知情人士爆料,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医护人员、检查科室之间相互协作,长期肆意骗取国家医保基金。记者暗访发现,在这家医院,只要有社保卡,得什么病、拿什么药、谁来体检,都可由患者“点单”。为了套取医保资金,该院医护人员在检查、诊断、住院等环节大肆造假。(1月19日澎湃新闻)

住院拿药像点菜,医生造假“一条龙”。说轻点,是规范性不够;说重点,属于性质恶劣的骗保行为。而且,还是发生在一家公立省级医院。

骗保的“好处”在于,通过“挂床住院”、虚假住院,或通过掌控“熟客”的社保卡虚开诊疗项目,医院增加了医疗收入;对于“病人”来说,本应由个人账户支出的费用可由医保统筹基金负担。一句话,就是医院与病人得利。坏处是,国家受害了。恶意骗保,蚕食的是国家医保基金安全,侵害的是全体参保人员的利益。

骗保长期存在,意味着并非偶然。如果把这种乱象的责任完全归咎于医护人员,必然是失真的。眼皮下的骗保行为,爆料者轻松看到了,记者也不费吹灰之力看到了,医院管理者和医保的监管者难道就看不到?当然不是。他们口中的“不知情”,可能只是假装不知情。

医疗骗保,是“逃避养医”这一病根结出的恶果之一,这也是诸多乱象的源头。

修建和运营一所医院,需要经济成本,哪怕是公立医院也不例外。支撑医院运营的资金主要靠去其经营所得,但医院赚钱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一者,公立医院有廉价医疗的定位,所以不允许你贵。尤其是医生的劳动价值,一次诊疗费远远低于实际成本。当正规的途径几乎完全被堵死,黑色交易热情就很容易被刺激起来。二者,不同医院之间竞争激烈。骗医保已经属于很Low的行为,有竞争力的公立大医院不屑,但不排除一些处于市场弱势地位的医院采取这种行为。三者,公立医院成本难控制是普遍的现实,人浮于事,再加上盲目的无序扩张病床和建分院,让医院背负的债务越发沉重。

但无论如何,养医压力再大,也不是骗医保的理由。有消息称,安徽省卫计委已经做出回应,成立联合组进驻涉事医院,尽快查清事实,明确责任,依法依规严肃处理。监管部门的给力介入,反映的是一种零容忍的态度,这也是公众舆论的态度。

有专家建议,对套取医保基金的行为要加大打击力度,提高违法成本。相关部门应完善规则设计,明确监管者、医疗机构及个人的权责关系,坚决杜绝非法行为产生“合法利益”,消除寻租空间。

但显然,这只是问题整改的一部分内容。养医问题,同样需要引起重视。医院运营困难,再加上监管的疲乏,才会表现出这种失控状态。

一所公立医院,应该怎么通过成本控制和财政投入,实现提供非营利性医疗服务的同时,不至于产生养医问题的捉襟见肘,需要管理者纳入制度设计当中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