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车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 A+
所属分类:医保

萧长风走了,离开了天城,也离开了中土,向着东域而去。

灵气复苏以来,玄黄大世界每天都有新的变化,如今的中土,也已经变得和萧长风记忆中的有所不同。

当然也有一些熟悉的故地,但萧长风并不是一个时常怀念过去的人,他更向往的是未来,因此他带着萧余容三人,一路飞越,最终来到了内环海。

这是东域和中土的界域,曾经有道门青莲,如今道门青莲被萧长风得到,内环海早已变得普通。

但如今的内环海,却并非荒无人烟,反而早已被各方势力占据瓜分。

“内环海,好久不见!”

望着眼前碧波荡漾的内环海,萧长风目光深邃,曾经他在这里差点陨落,却因缘际会下得到了道门青莲,等再出世时发现世界早已大不一样,灵气复苏已经开始了。

如今他再来到内环海,要经过此地,前往东域,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过往。

“嗯?”

忽然萧长风听到了一阵哭声,十分凄厉,仿佛是生离死别。

这不是一个人的哭声,而是一群人的哭声。

发生了什么事?

萧长风眉头微皱,旋即施展火眼金睛,向着哭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群长相丑陋,模样古怪的妖兽正在压着一群人。

这些妖兽有的长满鳞片,有的鱼头人身,有的拥有鱼尾,似乎是水中妖兽。

此时这些妖兽足有十几人,如同士兵一般,押解着一群人类,向着内环海深处而去。

这些妖兽实力虽然一般,但都是神境强者,而这些被押解的人类,则是参差不齐,有的是神境,有的则是神境以下,甚至还有一些孩童和抱在手中的婴儿。

哭声正是从这些人类的口中传出来的,他们模样悲惨,目露绝望,仿佛正在赶赴刑场一般。

“快点走,磨磨蹭蹭的,耽误了时间我就吃了你!”

一头鱼脸妖神张开血盆大口,恶狠狠的说道,吓得不少人类都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好了,少说几句,要是耽误了大事,白泽统领一定会怪罪我们的!”

旁边一名妖神开口,安抚着鱼脸妖神。

嗯?

白泽?

萧长风眉头一皱,有些意外。

白帝九子中,白泽是最小的儿子,但却拥有白泽神兽的血脉,天赋惊人。

这个白泽与自己认识的白泽是同一个人吗?

如果是的话,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白帝已经堕落了?

萧长风心中疑惑,他决定去找白泽问个明白,若是白帝已经真的被利欲熏心,吃人修炼,那么他不会手下留情。

唰!

萧长风身影一晃,便是出现在这一行人的面前,萧余容和天机仙王、李太白也迅速跟上,来到此地。

“你们是谁?这里是我妖庭地盘,还不速速离开!”

萧长风等人的突然出现,吸引了众多妖兽的注意,顿时鱼脸妖神迅速开口,但却不敢主动出手。

因为他们都只是神灵境,不算太强,而萧长风等人给他的压迫感前所未有,似乎比白泽统领还要强大。

“白泽在哪?让他出来见我!”

萧长风懒得和他们废话,直接点名要找白泽。

听得萧长风的话,这些妖神脸色一变。

“你是谁,为什么要找白泽统领?”

鱼脸妖神再次开口,带着质问的口吻。

萧长风伸手一抓,顿时鱼脸妖神便感觉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自己死死攥着,让自己无法动弹,更是在迅速的飞向萧长风。

“说,或者死!”

萧长风泄露了一点气息,顿时鱼脸妖神便感觉自己仿佛要窒息了,这让他心中恐惧到了极致,仿佛被死神盯上了,随时都会被收割性命。

他明白,眼前的人十分强大,自己若是嘴硬,恐怕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他不想死,因此很快便求饶了。

“我说,我什么都说,白泽统领就在海底水晶宫内!”

鱼脸妖神开口,道出了白泽的所在,但这还不够,萧长风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

“你们为何会在这里?这些人要送到哪里去?”

萧长风继续追问,鱼脸妖神在死亡的威胁下不敢撒谎,战战兢兢的将事情的原委都道了出来。

“我们奉命去抓捕人类,送到血池之中,敬献给血鲨大人!”

“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只是个听命行事的人,大人,您想知道的我都说了,求您放过我吧!”

鱼脸妖神瑟瑟发抖,低声求饶,想要活命。

可惜他作恶多端,萧长风又岂会饶他,屈指一弹,顿时这头鱼脸妖神便轰然爆开,形神俱灭,连神魂都未曾留下。

“逃啊!”

见此一幕,剩下的妖神们四散而逃,恐惧无比。

可惜在萧长风面前,他们一个也逃不掉,最终全部被杀,鲜血染红了这片海域,极为显眼。

萧长风的脸色有些阴沉,他从鱼脸妖神的口中得知了不少消息。

其中这片内环海已经被妖庭所占据,而现在的这个妖庭,并非是白帝所创的那个,而是白帝的妖庭与上古妖庭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个新的妖庭。

而现在的妖庭,其妖庭之主自然是那个白衣神王。

内环海中有一位神王境的强者,名为血鲨神王,是上古妖庭中苏醒的强者,神王境六重的实力,他占据了内环海,将此地化作上古妖庭的地盘。

白帝加入了妖庭,其九子也在其内任职,其中白泽便在这里当一个统领。

血鲨神王的修炼方法很特殊,他在海底铸造了一座血池,以活人血肉为能量,因此派人四处抓人,眼前的这些人类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妖庭、血鲨神王、白泽……

萧长风眼中蒙上了一层阴霾,他不知道白帝是否与上古妖庭同流合污了,毕竟人妖殊途,不是同一种族。

而且多年未见,也不知道白帝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这么想来,父皇也有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白帝,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不想亲手斩杀一位故人!”

萧长风遣散了这些人类,旋即带着萧余容三人,跃入海面,直奔海底水晶宫而去。

他要去找白泽,问个明白!
“这是......?”在进入云雾,没有未知力量干扰,希尔维亚看清了云雾中的实际情况,而所看到的一切,让她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树根,全都是树根!”雷欧直接给出了答案。

只见,进入云雾之后的特鲁勃山山体全都被一条条粗壮到需要十几人才能合抱在一起的树根所覆盖,一直向上蔓延,直到视线尽头,而且这种覆盖并不像是那种寄生植物一样只在表面上覆盖一层。而是从表面到内部全都是交缠在一起的树根,这是雷欧之前用精神网感知到的。

如果雷欧没有猜错的话,那么从圣祭台开始,直到山顶的所有山体应该已经全都被树根所取代,也就是说,从踏入云雾区之后,他们就实际上已经离开特鲁勃山了。

在维纶世界的黑森林,体形巨大的植物并不少见,但像现在这种仅仅树根就已经占据半座山峰的巨大植物,希尔维亚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也导致惊讶的表情在她脸上停留很久都没有消退下去。

然而,相比起希尔维亚的惊讶来,雷欧倒是显得非常平静,因为他见过比这更大的植物,那个植物是一个星球,整个全貌需要乘坐宇宙飞船才能够看清楚。

虽然在体形上,脚下的这棵植物并没有让雷欧的情绪有多少波动,但植物中蕴藏的力量,倒是让他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

这些在常人眼中看上去体形巨大的植物根系,在雷欧眼中则是一个个生物能量存储器,在他的精神网和灵视的双重检测下,他发现每一条根须所蕴藏的能量之强,都足以对摧毁整个特鲁勃山地区,不会比当初在贝鲁克地区发生的那场改变地形的大爆炸弱多少。

这还仅仅只是一条根须蕴藏的能量所产生的爆炸效果,要是构成半座特鲁勃山的所有根须全都引爆其中蕴藏的能量,那么这个世界或许就不会再存在了。

雷欧想到这里,不免感觉到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而顺着熟悉感回忆下去,很快就意识到了为什么特鲁勃山的这种情况让他感到熟悉了。

同时,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一个有些疯狂的念头,那就是特鲁勃山是世界树设立在这个世界的销毁装置,一旦出现某种情况,这个装置就会启动,将这个世界彻底销毁,因为他在地球联邦见过的那些被定义为最高危险的实验室,也同样有着类似的东西

你怎么了?”这时候,希尔维亚刚刚从对眼下巨大植物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她立刻看到了雷欧脸上凝重的表情,不由得问道。

“只是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雷欧没有隐瞒,而是直接将他的猜想说了出来。

而希尔维亚听后,一开始觉得这种想法实在有些荒诞,但仔细一想却又觉得有这种可能,因为在她获得的深渊魔龙传承记忆中,深渊上位种族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只是被那些深渊种族引爆的世界只是一个很小的世界,用雷欧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亚空间位面碎片,像眼下这种大世界,并且是有着众多神灵的大世界,恐怕深渊中那几位主宰来了,也不可能做到。

“走吧!上去看看,应该能够发现更多有用的东西。”雷欧并没有因为眼前的危险而产生畏惧,反倒像是获得新玩具的小孩一样,充满了兴奋之情,兴致勃勃的沿着一条粗壮根系组成的山路,朝着山上走去。

肉车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希尔维亚并不像雷欧表现的那么兴致勃勃,她脸上更多的是担忧,因为如果真的如雷欧所猜测的那样,那么他们就等同于时刻都出在致命危险之中,这种不在自己掌握之中的状态是她最不喜欢的状态。

不过,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收拾了一下情绪,就快步跟了上去。

在路上,雷欧也并没有停止思考,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特鲁勃山神秘存在是不是掌握着这树根中蕴藏的能量,或者说这能量本身就是他产生的。

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他太久,很快他就从各种已经获得的信息分析出,之前和希尔维亚交手的那个特鲁勃山神秘存在应该不能够控制根系中的那些能量。

如果神秘存在能够控制根系中的庞大能量,不需要全部释放,只需要稍微释放一条根系中的能量,就能够冲散希尔维亚点燃树木的深渊魔龙火焰,而不需要再额外的调动云雾中的力量来熄灭火焰,之后更不需要从特鲁勃山其他区域抽调力量来和希尔维亚对抗,这些根系中任何一条根须所蕴藏的能量都足够和希尔维亚来一场不受限制的交手了。

从种种情况来开,那个神秘存在只能够控制笼罩在特鲁勃山周边地区的未知力量,而对于这些组成半座山的根系能量,祂是不可能控制的。

另外雷欧也发现了自己之前作出的一个判断或许是错的,那就是特鲁勃山的神秘存在,无论是不是老年期的卡里塔魔,祂的生命形态都没有进化到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的层次,也就是说祂并不是神。

这也同样是通过根系中的能量判断出来的,因为这些根系能量虽然存储量极大,但能量等级并不是特别高,如果神秘存在的生命等级达到了神灵的层次,又和这些树根有着联系的话,那么宇宙的生命等级控制理论来判断,祂肯定就能够控制这些能量。

只不过,即便如此,这个神秘存在的生命等级应该也不会太低,至少达到了九级灵能者的层次,距离最后蜕变只有一步之遥,因为特鲁勃山这种被未知力量笼罩的状态,和神灵神域的状态非常相似,而创造神域的最低条件,就是触及到神灵领域的半神,而不是雷欧和希尔维亚这种刚刚迈入半神层次的新人。

“好像有些不对劲!”相比起一边走路一边思考问题的雷欧来,时刻保持警惕心的希尔维亚对周围情况的警觉性要更强一些,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说道:“之前进入云雾里面的那个伐木工家族的人呢?他的速度应该不会比我们更快,为什么我们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他?”

雷欧暂时脱离了思考,稍微想了想,说道:“不,我们已经遇到了那个伐木工家族的人,甚至和那个人擦身而过,只是我们自己并不知道罢了。”

希尔维亚迟疑了一下,很快就想到了一种雷欧曾经提到过的情况,确认道:“是镜位空间吗?”

雷欧点点头,在他看来任何神灵的神域都是一个镜位空间,虽然这只是一个空间,但却被人为的分割成了无数份,每一个空间都是同一个空间,位置却又完全错开,造成了空间上的错位。

如果说那个伐木工家族的人不是中途出事的话,那么他应该就是身处在某个镜位空间中,和同样处于一个镜位空间的雷欧和希尔维亚插擦身而过了。

两人并没有在霍夫曼的事情上多做纠缠,他们现在的主要目标就是尽快上到山顶,所以两人也都加快了脚步。

因为印记的作用,使得两人在上山的过程中并没有遭遇到任何阻碍,反倒是雷欧不时看到一些值得留意的事物稍微放缓了一下脚步,不过即便如此,两人也在进入云雾后差不多两个小时左右,穿过了云雾区,来到了特鲁勃山的山顶。

在踏足山顶的那一刻,周围的云雾就迅速消散,一切变得和地面的情况一样,而雷欧和希尔维亚也在这一刻看到了特鲁勃山山顶的全貌。

只见,一根直径有数千米的巨大树木笔直向上,贯穿了天空,深入到了天空深处,而那树木的尽头并不是无穷无尽的星空或者树冠,而是一片大得无法形容的树梢枝叶,而这树木与其说是从地面生长出来的,倒不如说是天空那树枝延伸下来的。

看着眼前这一幕,希尔维亚震撼得忘记了呼吸,过了好久,才回过身来,有些突兀的说道:“果实,这原来是果实。”

虽然希尔维亚说的这句话有些没头没脑,但雷欧却明白她的意思应该是在说这个世界无非就是天上这棵世界树凝结而成的一枚果实罢了。

雷欧对这种局面早有预料,但即便如此,他心中所产生的震撼情绪依然是一点也不比希尔维亚小多少,同样是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和其他高山的山顶没有什么区别,同样是被一层厚厚的冰雪所覆盖,只是周围的空气却并不显得寒冷,而且原本笼罩整个特鲁勃山地区的未知力量此刻也都消失了,也就是说即便没有印记保护、护符伪装,雷欧和希尔维亚也不会有任何不良反应。

虽然两人踏足的这里已经算是山顶了,但距离真正的顶端,也就是那个树木和特鲁勃山顶的衔接处还有一段数百米左右的山坡,而这山坡被冰雪覆盖,表面光滑如镜,常人恐怕很难登上去。

雷欧和希尔维亚自然不在常人之列,他们两人在情绪稍微平稳下来之后,就迈步踏上了冰层,如同走在了平常的道路上一般,快速的往上走着,不到一分钟就走过了一片对于常人来说如同绝地的冰雪坡面,真正站在了特鲁勃山的最顶端。

只见,前方巨大树木生长到了特鲁勃山顶端的衔接处时,急速缩小,最终缩小到了只有十几米的直径然后几根树枝纠缠在一起,融入到了下方构成半座特鲁勃山的树根中,不分彼此。

急速缩小的树木正好在特鲁勃山顶端形成了一个天顶,再加上垂落下来的巨大藤蔓环绕周围,形成了一副天然的挡风帘,使得树帘内部并没有太多冰雪。

看到这一幕,正常人会觉得如果站在那树木天顶下面,可能会觉得天顶随时都有可能塌陷下来,把下面的人砸死,而了解实际情况的雷欧和希尔维亚则更加担心树木那直径只有十几米的衔接处会脆弱到承受不住一个世界的压力,断裂开来,这个世界会像一个从树上掉落的果实一样不断下坠,最终坠入底部的深渊之中。

“你看!”希尔维亚指了指衔接处一个树瘤状的球体,示意道。

“看来它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卡里塔魔了。”雷欧看了看那边,然后朝希尔维亚,问道:“做好准备了吗?”

希尔维亚没有回答,直接朝那边走了过去,雷欧见此情况也跟了上去。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那个树瘤下,抬头看了过去。

这个树瘤很大,比衔接处的树干大了差不多一倍,表面凹凸不平,而那些凹凸不平在周围光影的作用下,使得看到它的人都感觉像是在看一张张怪物嘶吼、喊叫的脸,有些让人胆寒。

雷欧和希尔维亚似乎并不是这里的第一个访客,只见在衔接处的地步,有着近百具被封冻的尸体跪在了周围,看上去就像是在朝拜上方的树瘤一样。

这行冰冻尸体保存完好的相貌特征不难发现,这些人应该都是伐木工家族的成员,甚至可能是家族族长或者元老之类的高层。

雷欧将精神网释放出来,朝着树瘤探查了过去,结果精神网刚刚接触到衔接处的树木,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

对此情况,雷欧并未感到惊讶,因为任何事情发生在这里都不值得惊讶。

他随后将情况告诉给了希尔维亚,希尔维亚也尝试着用她的方法来探查情况,结果如雷欧的精神网一样,她的力量同样在接触到树木的瞬间就溃散消失了。

希尔维亚有些好奇的想要去触碰树干,但立刻被雷欧制止了,随后他指了指头顶上的树瘤说道:“虽然很可能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但也有可能会变得和它一样。”

说完,他就拉着希尔维亚后退了一段距离,跟着提议道:“我们试试用各自最强的力量去攻击那个树瘤,看会有什么后果。”

“这个主意不错。”希尔维亚赞同的点了点头。

说完,两人就各自开始驱使自己所掌握的最强力量,希尔维亚自然是深渊魔龙火焰,只是这一次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是制造一团火焰了,而是驱使火焰的力量施展了一个只有深渊魔龙一族才能施展的深渊法术,在面前制造了一个类似黑洞的物体。

而另一边,雷欧也没有使用雷枪,而是开始调用脑子里石头王座的投影力量,身后也在这一刻形成了一个石头王座的幻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