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 A+
所属分类:医保

紫皇越战越退,斗胜天尊忽然招手,金色长棍飞来,一棍子砸下,紫皇这次没有凭身体硬抗,而是欺身上前,一拳打中斗胜天尊握住金色长棍的手指,令斗胜天尊难以抓住长棍,不过斗胜天尊反应也不慢,虽然松开了长棍,却还是一脚踹出,差点没把紫皇上半身踹碎掉。

紫皇被一脚踹飞,斗胜天尊回手再次抓住金色长棍,结束了。

他一棍子砸下,这一下,紫皇没能力再逃。

紫皇抬头,白色瞳孔盯向斗胜天尊,完全无视金色长棍落下,就这么死盯着斗胜天尊。

就在金色长棍要砸中紫皇的刹那,停住,斗胜天尊身体凝固不动,他神色巨变,与紫皇对视:“这是?”

“出手。”紫皇厉喝,身体到处都在流血。

虚空,九头鸟现身,庞大的身体遮蔽天穹,九颗头颅高高扬起,发出尖锐的叫声,其中三颗头颅,六对眼睛盯向斗胜天尊:“死吧,斗胜。”

斗胜天尊毛骨悚然,九头鸟拥有咒杀的天赋,一旦被它盯住,相当于生命与对方的头颅相连,头断,命送,这就是九头鸟最让人忌惮的能力,也是紫皇让九头鸟偷袭的原因。

唯有九头鸟可以一击必杀,以三颗头颅断掉为代价,咒杀斗胜天尊。

若是平时,给九头鸟十个胆子,它也不敢找斗胜天尊麻烦,但现在斗胜天尊被控制住,机会千载难逢,它有把握击杀。

被三颗头颅盯住,斗胜天尊有种视线转换的错觉,这是生命与九头鸟那三颗头颅相连了。

“结束了。”九头鸟发出兴奋尖锐的叫声,杀了斗胜天尊,它的名声将不在星蟾之下,不管是人类还是其它生物都有虚荣心,九头鸟也不例外。

极致危机降临,斗胜天尊咬牙,想杀他,不可能。

体内血液沸腾,斗胜决--

突然地,一道灰影闪过,轰的一下子撞在九头鸟身上,将九头鸟狠狠撞开。

这一下撞开了九头鸟,自然也就解除了九头鸟咒杀斗胜天尊的机会。

突如其来的变故引得所有人看去。

“七星螳螂?”

“七星螳螂?”

“七星螳螂?”

紫皇他们惊讶:“你不是死了吗?”

“不对。”纯能量体第一次开口,语气如同荡漾的湖面,带着波动:“它是纯粹的能量。”

紫皇他们盯着七星螳螂,这才发现这个七星螳螂与他们认知的不同,就像是灰色的模板刻印出来的。

九头鸟怒极:“七星螳螂,不管你什么东西,妨碍我咒杀斗胜都该死。”说着,一颗头颅盯着七星螳螂,另外三颗头颅依然盯向斗胜天尊,还不放弃,想咒杀。

斗胜天尊冷笑:“原来这就是你们的后手,三个废物。”说完,高高抬起长棍,一棍子砸下。

紫皇急忙避开,不过这一棍子不是砸向紫皇,而是砸向纯能量体。

只有解决了纯能量体,他才能完全发挥实力,否则还要跟紫皇死拼。

纯能量体立刻消失,透明光芒再次蔓延,此次,将七星螳螂都包裹了进去,瞬时间,七星螳螂消失。

远处,陆隐大惊,七星螳螂居然消失了,这是被强行抹消。

那个纯能量体的绝对能量领域居然这么狠。

他是通过九头鸟记忆知道纯能量体的,不过因为融入时间太短,没有知晓太多。

当时他也想在九头鸟偷袭斗胜天尊的时候控制九头鸟出手,但因为不知道九头鸟要等多久出手,不得不退出融合,有时候一场战斗打个几天,甚至几年都正常,此次围杀即便要打快,拖延不了几年,拖个几个时辰也不是不可能。

他能融入九头鸟体内并不容易,九头鸟毕竟是序列规则强者,这不是资源够不够的问题,当初他在狩猎境时期也因为强行融入星使强者体内,不得不退出融合,一旦他在九头鸟出手之前退出融合,那只能眼睁睁等着斗胜天尊被偷袭围杀。

即便当时利用九头鸟身体对紫皇他们出手,也不代表一定能成功,斗胜天尊命悬一线,容不得半点大意。

保险起见,陆隐才立刻退出融合过来支援。

事已至此,没必要多想。

七星螳螂被抹消,纯能量体避开斗胜天尊攻击,紫皇白色瞳孔再次盯着斗胜天尊。

斗胜天尊身体顿时再度难以动弹,不对视居然也能被控制,这就是紫皇的底牌。

趁此机会,九头鸟再次尝试连接。

斗胜天尊双拳紧握,金色血液融化,形成风暴接天连地,一棍子横扫而出:“你们太小看我了。”

这一棍子狠狠砸在紫皇与纯能量体身上,将他们砸退,纯能量体在这一战中第一次受创,明显不轻。

紫皇咳血,这个怪物。

它已经极其强大,三个联手居然还被横扫。

九头鸟由于在高空,没被攻击,斗胜天尊一棍子扫过,单膝跪地,体内血液不断消耗,他也撑不住。

趁此机会,九头鸟再次尝试连接。

陆隐出手了,逆步,平行时间,一拳轰出,禁锢--百拳。

这一拳,陆隐没能轰出去,七星螳螂的出现已经让九头鸟警惕,他们知道有敌人藏在周边,九头鸟以三颗头颅盯着斗胜天尊,其余六颗头颅盯向四面八方,不管是谁出手都要被盯上,并且尝试连接。

陆隐被连接上了,禁锢百拳没能打出去,身体突兀出现在九头鸟不远处。

九头鸟大惊:“陆隐?”

紫皇,纯能量体也没想到陆隐会出现。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斗胜天尊在看到七星螳螂的一刻就已经知道,那种唤将而出的形态除了陆家就没别人了,但陆隐怎么知道自己被围攻?

“杂毛鸟,你该死。”陆隐挥手,点将台出现,继续唤将。

九头鸟尖叫:“陆家点将台,七星螳螂被你点将了?好啊,死一个斗胜不够,你也去死吧。”说完,一种若有若无的连接让陆隐看到了其它画面。

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九头鸟这种被称作咒杀的天赋,明面上是天赋,实际上就是序列规则,不过这种规则可以变得无形,让序列粒子不被看到,所以别人才误以为这是它的天赋。

九头鸟,实际上是序列规则强者。

它靠这种序列规则伪装天赋,让它跟七星螳螂一样被永恒族忌惮,永恒族认为一旦让这样的生物达到序列规则层次,实力只会更强。

这就是九头鸟的

目的。

其实相比七星螳螂,它根本比不上,七星螳螂是真的不达序列规则,而它,是假的。

尽管是假的,但实力就是实力,一旦被九头鸟的序列规则连接,谁都要倒霉。

可惜陆隐既然知道这个秘密,怎么可能被连接上。

简单的办法,陆隐心脏处星空释放,无之世界隔绝序列规则。

九头鸟大惊,咦?

没等它多想,陆隐脚踩逆步,平行时间,接近。

九头鸟在看到陆隐消失的刹那就知道不好疯狂释放序列粒子。

它的序列粒子常人看不到,陆隐的平行时间在囊括序列规则的时候就没那么好用了,直接被逼了出来,九头鸟能活到现在,其警惕心不比七星螳螂还有惊蛰差。

应该说,这样的生物都很警惕。

由于陆隐出现,第二次打乱了九头鸟对斗胜天尊出手,斗胜天尊回身对着紫皇就是一棍子。

这时,九品莲尊终于到达。

“那个纯能量体交给你。”陆隐大喝。

九品莲尊扫过战场,目光盯向纯能量体,莲花绽放,出手。

三个人,各有强敌。

纯能量体让陆隐恶心,这玩意可以直接废了他的点将台与封神图录,搞不好连带着心脏处星空都能废掉,相比起来,九头鸟容易对付多了,陆隐很了解它,尤其一旦被他接近,那就是九头鸟的末日,他能控制九头鸟。

不过这玩意的警惕性太高,直接缩小身体,九颗头颅齐齐盯向陆隐:“你找死。”

陆隐冷笑:“今天我要再点将一个。”

九头鸟炸毛,无形的序列粒子朝着陆隐而去,它要连接陆隐的手臂,连接眼耳口鼻,连接这个人类可以被连接的一切。

这是它的手段,即便不直接断头咒杀,在战斗的时候也不是常人可以抵挡。

但陆隐了解它,眼见它盯着自己,知道不好,体表直接干枯。

九头鸟的序列规则防不胜防,以防万一,他只能以物极必反令全身干枯,不管九头鸟想连接哪里,那个地方都会承受伤害来反馈自身。

当看到陆隐直接变得干枯的一刻,九头鸟大惊,九双眼睛齐齐陡缩,发出尖锐恐惧的叫声:“物极必反?”

陆隐惊讶:“你居然知道物极必反?”

“你跟那个打不死的什么关系?”

“枯祖?”

九头鸟转身就走,居然要逃。

自从修炼成序列规则,几乎无往不利,但唯独一人,任由它怎么出手,对方都没事,甚至喜欢它的出手,那个人施展的力量,就叫物极必反。

是在星空遇到那个人类的,本以为是美味的口粮,谁知太硌,咬不动,如果不是那个人类本就濒临死亡,它感觉自己都逃不掉,那个人类说了一句让它刻骨铭心,一生都有阴影的话--‘我想吃烤鸡。’
“???”

某片荒芜陌生的星域。

疤脸和奥利安王子,瞪大着眼睛,均是一脸懵逼,这什么情况?自己刚才还跟艾雅大战呢,怎么突然就来到这里了?

幻觉?

假象?

还是某种特殊的手段?

不对!

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我们居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就被敌人给瞬间传送到了这里……

到底是何人所为?

艾雅?

不可能!

她要是真有此能力,为什么一开始不用,而是要等到现在?肯定是她背后的靠山!

至于靠山是谁?

呵呵……

这还用猜吗?

除了白小飞,恐怕也没有别人了!

“……”

想到白小飞居然能如此轻易的就把自己二人给弄到陌生的空间,而自己甚至连对方的影子都没察觉到……

两人就很是备受打击。

要知道。

他们也算是顶级战力了,本以为自己距离那一层,已经没有太大的距离了。

就算还有些差距,也应该不大。

结果……

白小飞瞬间教他们做人。

“嗡~”

而就在两人为之郁闷和沮丧的时候,周围的虚空却突然陡地一震,紧跟着直接蜂窝化。

无数棱型化的空洞中,其中一些直接碎裂,然后从中瞬间闪现出一艘艘巨大的战舰。

正是天启星的舰队!

“不好!”

看到来人,竟然是天启星的舰队,疤脸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并暗暗开始积蓄起了力量。

一旦天启星有什么敌意,想要以多欺少干掉她,疤脸便会第一时间遁逃。

而奥利安王子,也的确是在看到自家舰队的时候,脑海中升起过类似的想法。

只不过……

他瞬间就又将这些想法给抛弃了。

因为奥利安现在非常清楚,虽然干掉疤脸的确能让天启星在三足鼎立的局面中,获得一些优势,但却会因此而丧失更大的利益。

那样做,只会白白便宜了白小飞!

唯有双方精诚合作,才是王道,毕竟白小飞那边已经获得了反监大王脑袋中的时空穿梭装置,实力日后必然会变得更加强大恐怖。

如果这时候天启星和黑灯军团,还在相互内斗,情况可想而知,在不久的将来,必定会被白小飞逐个击破,惨遭灭亡。

唯有两家摒弃前嫌,精诚合作,才能对抗日渐壮大的白小飞势力。

当然……

如果黑灯军团不识抬举的话,那奥利安王子也不介意提前集中力量,彻底将其消灭!

三足鼎立的局面,到了现在,也是时候该变动一下的,至于是合作变成一方,还是消灭一个,彻底变成两方,区别并不大!

无非就是后者麻烦一点。

“嗡!”

爆音通道闪现。

紧跟着,一个魁梧不凡的霸道身影,直接从中走出,正是奥利安的生父达克赛德。

父亲!”

你怎么在这里?”

“我……”

奥利安刚想解释。

却见达克赛德忽然皱眉道:“孤独星球那边彻底失败了?反监大王的脑袋被白小飞拿到手了?”

“……是!”

奥利安自责的低下头。

愧疚的解释道:“那家伙一直隐居幕后,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而且对方的实力太强了,我和疤脸连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驱逐到了这里……”

“……”

说到这里。

曾经不可一世,自认已经追赶上父亲的奥利安王子,顿时满是沮丧之色。

“……”

达克赛德闻言,没有吭声回应。

只是转动着一双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目光,直接看向了奥利安旁边的疤脸,吓得疤脸浑身汗毛倒竖,忍不住立刻摆出了防御的姿态。

“呵……”

冷笑了一声

达克赛德终于开口了:“别紧张,如果换做是之前的形势,这么好的机会,我必然会将你击杀。”

“但是现在,那样做只会白白便宜了敌人,为了共同的利益,我们结盟合作吧!”

“更加深入的那种!”

“……”

疤脸默然不语。

显然不相信达克赛德会这么好心。

即便达克赛德说的都是事实也是一样,毕竟眼前这人可是全宇宙最为臭名昭著的地狱与黑暗君主达克赛德!

谁敢小瞧他的智慧!

真要把这家伙当好人,那才是傻子呢!

反正……

疤脸是一万个不信。

就算因为局势所迫,天启星不得不和黑灯军团结盟,自己也必须打起十二万的精神。

否则说不定被人卖了还给对方数钱呢!

“此事重大,我坐不了主。”

疤脸没有明着拒绝,只是说要回去把情况汇报给黑死帝,至于结盟与否,得看上头的意思。

“嗯~”

达克赛德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不管疤脸了,意念一动,爆音通道再次闪现。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留了一句话给奥利安:“此次的失利责任不在你,日后好好努力,争取尽快将今日的耻辱洗刷回来!”

好么。

这明显是鼓里自己的儿子啊。

而奥利安闻言,也是立刻就备受感动的重新振作了起来,紧跟着他就听到了达克赛德传送前的最后一句话:“与黑灯军团结盟的事情,就交由你负责吧!”

下一刻。

达克赛德消失。

而那庞大无比的天启星舰队,也是瞬间掉头,再度进入了虫洞穿梭空间。

明显是回家了。

毕竟……

孤独星球那边的战事,基本已经结束了。

白小飞得到了时空穿梭装置,但凡脑子稍微正常的点,都不会继续留在原地等着别人来抢。

达克赛德去了也是个寂寞

与其兴师动众,大费周章的白跑一趟,还不如回家好好整顿残局,计划以后的对策呢。

而等天启星的舰队离开之后。

疤脸则是看向了奥利安王子,皱眉道:“你确定要跟我回黑暗星(OA星)?”

潜台词是,你就不怕我们拒绝合作结盟,然后再把你这个天启星王子给抓起来当人质,或者直接干掉?

“当然!”

奥利安凛然不惧。

眯着眼睛看向疤脸,笑着说道:“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除非你们有把握自己可以对付他……”

“但我相信,你们没有!”

“……”

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直把疤脸郁闷的不轻,因为对方还真就说对了。

疤脸也就是说说而已,经此一役,黑灯军团可谓是损失惨重,不但白白辛苦了许久,甚至连死亡之星都给搭进去了

这就暴露出了黑灯军团的许多问题。

就比如……

缺乏足够强大的顶尖战力。

反观白小飞那边,力量的积蓄和增长,简直超乎想象。如今得到了反监大王的脑袋(时空穿梭装置),那就更是如虎添翼了。

此消彼长,黑灯军团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绝壁会变得非常难受

这时候再跟天启星闹起来?

呵呵……

开什么玩笑!

那完全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诚心作死的脑残操作好吧!别说黑死帝了,就是她疤脸也绝对不会这么干的。

唯有双方精诚合作,才能抗衡白小飞的资本!

一念至此。

疤脸不禁苦笑了一下。

当真是一步失算,就步步落后啊,这次的跟头想不认栽都不行!

白小飞,你给我等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