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one太大了兽王 肉车R太芥

  • A+
所属分类:医保

这时那一队人二话不说,直接向陈泽扑来。

灵苏可是陈泽的副官,虽然她不知道自家王上为何会突然出手阻止人家交易,但负责替王上处理这些小喽啰还很是麻利。

一手扫荡,这队人直接横飞出去。

灵苏可是至高神,在神魔战场虽然不少见,但也不多见。

“至高神!”那人看后心下震惊。

灵苏看了眼陈泽,发现的目光依旧盯在那光柱牢笼当中,与那个奴隶互相观望。

“滚!”

一声喝道,这人不是吃亏的主,咬咬牙,道:“走!”

他带人愤愤离开。

灵苏能够选为陈泽的副官自然心会玲珑,一手劈开这光柱牢笼,那个奴隶挣扎着站起来,远远地看着陈泽。

“你们要干什么?知道刚刚的是什么人吗?人家可是南路大军峰汇军神帅的亲卫,他们可是来为峰汇神帅挑选修炼奴隶的。”那摊主道。

“我家主人看上的奴仆,就是南路大军统帅的也得乖乖交出来。”灵苏可算是体验了一把狗仗人势的感觉,很爽。

陈泽盯着眼前的奴隶,正是与陈泽许久未见的伊。

他没有着急将伊救出来,而是问那个摊主:“你是从哪儿买到她的?”

“这个……是我的秘密。”那摊主不是不想说,这真的是秘密。各种的黑暗交易大家都是默许的,但谁敢真的说出来。

噗通!

陈泽一眼看来,这人便承受不住威压直接跪在地上:“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但你会死。”

这人吓得瑟瑟发抖,其实他的修为也有高神境界,却被人一眼镇压,当然知道对方不好惹,赶紧开口:“是峰汇神帅授意,让我的手下去他的战区抓捕来的。”

“他为什么这么做?”陈泽再问。

“峰汇神帅修炼的血魔古道,修为提升需要的便是神心神血。”他说。

陈泽顿了顿,说:“他需要很多这样的奴仆?”

这下那个人犹豫了,偷偷看了陈泽一眼。

“说!”灵苏当即喝道。

这摊主吓得一哆嗦,赶紧回到:“每年都要三百人。”

“你为他做了多久?”陈泽问。

“一……一千五百多年。”

灵苏听后倒吸一口凉气,一千五百年,每年三百人,这就是四十五万人。可这摊主恐怕还不是唯一,那样算下来死在这个峰汇手中的人怕是得百万起步了。

百万人,哪怕是正规军也不能小看的数目。

“这样的人,简直比魔族还要可恶!”灵苏气得脸青。

散兵们接受征召上战场,到头来却死在自己人的手中。

“走吧。”

陈泽挥挥手,将伊招了过来揽在怀里。他没有什么可避讳的,这女人好歹也算是他半个媳妇,初到神界之时更是为他提供了诸多便利。

灵苏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觉得很震惊。

陈泽的身边并不缺少美女,甚至身份高贵的大有人在,宁冰、禹曦等等都可以作为他的伴侣。

可到头来,自家王上相好的竟然会是一个散兵。

伊没有想到陈泽竟然会出现在神魔战场,从成为散兵的那一刻起她就明白自己很难从神魔战场上来下,便时常想起陈泽在家过的好不好

当看到陈泽的刹那,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哪怕现在已经被陈泽揽在怀里,依旧觉得这不真实

“很意外吧。”

陈泽突然低头看看她,面带笑意。

伊点点头,“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也上了神魔战场?”

我不来,怎么会遇到这么凄惨的你。啧啧,当初在我面前意气风发,现在傻眼了吧。”

陈泽还不忘打击打击她。

伊很无语,“你现在很强吗?”

“那是自然。”这时说话的是灵苏,“姑娘,我家王上可是能斩至高神的强者。”

伊没有注意到她对陈泽的称呼,但听说陈泽能够斩杀至高神,不由得苦笑:“你果然是个异类。这才少年,居然已经成长到可以斩杀至高神的存在。而我,却还只是个初神。”

灵苏很好奇,小声问道:“王上,您跟这位姑娘……”

“她叫伊,是我的……妻子。”

一句话,灵苏震惊,伊的身体也微微振颤一下。忽然觉得很暖,在最无助的时候陈泽竟然会这么看重自己。

“我出身玄界,而伊便是那玄界的主人。”

陈泽没有隐瞒,这种事没什么好见不得人的。

只有灵苏知道,玄龙军内怕是不知多少女修士得知这个结果后会伤心。

“王上,接下来我们去哪儿?”灵苏问。

“找个地方吧,伊受了伤,需要疗养。”

陈泽哪怕没有仔细感受,也知道伊的神心已经碎出三道裂痕,伤势很重。

灵苏便找了个无人的星辰,挥手建立起一座神殿。

陈泽将自己能找到的所有疗伤神材都取了出来,堆在伊面前犹如小山一般。

伊看后咽了咽口水:“这么多高阶神材,得多少功绩点。陈泽,你该不会又干回老本行了吧。”

她对陈泽很是了解,知道这家伙在玄界的时候最喜欢的便是打劫别人的资源。

“无论到什么时候,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资源都是靠抢的。”陈泽笑道。

伊点点头,但还是露出担忧神色:“陈泽,这里是神魔战场,不是你有修为便能为所欲为地方。我的伤势还撑得住,咱们必须赶快离开。毕竟,峰汇是正规军的神帅。”

“主母,你就无需担心了。你不知道,王上可是获得神王位的强者。莫说是峰汇这个正规军的神帅,就算是南路大军的统帅来了,也不敢在王上面前造次。”

伊的表情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呆滞状态,自然是被陈泽现在的身份地位给吓到了。

“神王,你居然已经是神王了。”

伊不敢相信,看着陈泽。

你还不是神王夫人喽。”陈泽淡笑道:“好好恢复,我若想走他们留不住。我留在这里,就是等峰汇向我出手。这样的祸害,必须根除。”

陈泽安慰了她一句,便带着灵苏离开,留下伊一个人看着眼前的神材发呆。

“确定他们在前面的星系当中吗?”虚空之上,一位气场强大的男子站在那儿,身畔则是上百人的亲卫队。

回答问话的正是之前购买奴隶之人,他点头道:“我一直派人暗中跟随,他们就在此处。”

“敢找我的茬,真是活腻了。”

说着他一掌轰出,磅礴的掌力将无数星辰震碎,向陈泽他们栖身的大星飞去。

嗡!

一道无形防御将他的掌势震散,陈泽的声音随即响起:“才来么,我可是等你许久了。”
途中。

有些饿了。

赵凡取出封存的异兽肉,放在了舱板上。

小野人条件反射般的控制异兽肉悬浮在虚空中,控制火焰开始了烤制。

论烤肉技能,生存于荒野的小野人,比赵凡更出色!

赵凡在昆风楼第一次品尝时直接甘拜下风。

而且,小野人的混沌洞天里还有一个大型仓库,其中放着不计其数的木桶,都是野果酿制的果酒,而那些野果,放在外边皆为天材地宝的级别。

酒又有劲儿又好喝,不少都能让他们一口微醉、两口摇摆、三口就能呼呼大睡!

这样一来,赵凡吃喝根本不愁!

没多久。

肉烤好了。

赵凡和小野人一人一半,边吃边喝,他们吃完时,都已经喝大了,相视一笑,就躺下来睡起了大觉。

不知过了多久。

砰的一声巨响,将他们惊醒了!

“怎么回事?”

小野人和赵凡蹿上虚空四下环视,望见他们的混沌飞舟,怼在了一架恢弘大气的混沌战船上

混沌战船就留下了一道划痕,而混沌飞舟的前半部分都破碎了!

与此同时。

一位四步道君皱着眉头现身,看了一眼碰撞的位置,便怒斥道:“你们两个眼睛瞎了吗?”

“抱歉,我们中毒了,陷入昏迷,才解完毒……”赵凡尴尬的笑了下,心说真够倒霉的,刚摆脱一个四步道君,又惹到一个。

结果,那四步道君只是个开胃菜。

下一刻,一位散发着逆天气息的金袍中年映入了他们的视线,这才是混沌战船的主人。

此时赵凡也迅速感应了下百域详图,位于阳煞疆域的范围之内,算是外域与中域之间。

“在下混元,拜见前辈。”赵凡说着的同时,拿胳膊肘子碰了下小野人。

“在下屠野,拜见前辈。”

小野人满不在乎的说了句。

“哦?”

金袍中年注意到那两个三步道君的眼神和表情,完全没有一般三步道君面对逆天道君时的敬畏,更不是强装镇定,而是感觉在他们心目中逆天道君没什么了不起的样子。

这种情况,是装不出来的,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背景非同寻常。

金袍中年笑着说道:“你们的混沌飞舟已经报废了,若是不介意,便上我的战船如何?”

那四步道君没料到老大态度会那么好。

赵凡和小野人也大为意外,互相看了下,便浮空而起,落在了那架混沌战船上。

他们看着金袍中年。

此时,金袍中年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对方太淡定了。

“阁下如何称呼?”小野人对其也有些好感,便开口问道。

大胆!”

那四步道君呵斥道:“蹬鼻子上脸么?还没有自报名号,就敢直问我们门主的名号?”

“没你的事,下去。”金袍中年摆了下手,然后说道:“我是百草堂主,你们,应该是域外而来的吧?”

域内,不可能存在拥有这等胆色的三步道君。

赵凡点了点头,道:“在下混元,他是屠野,我们听闻这里有个三步绝地,便想来闯荡下,之前不小心撞到了阁下的战船,还望见谅。”

“原来如此。”金袍中年也不问他们出身如何,而是说道:“那个绝地名为阳煞洞,我直接送你们去吧,正好顺路。”
韦海这番话,说得不卑不亢,又带有威胁的意味儿

台下来参加的武林人士,谁也没有吭声,只是在默默地听着。

但韦海所说的“3.06事件和7.12事件!”还是大大震惊到了这帮人。

因为,这两起案子的制裁对象,是曾经两个声名显赫的武林人士。

这件事情一直是武林公认的悬案,没想到是“武林事务处”所为。

韦海说:“罗云峰盟约解封在即。大家身为武林人士,应该暂时摒弃争斗,共同来抵御这场危机。相信,大家对罗云峰盟约的事情不是很清楚,我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

“国外,有个魔翼集团,这个集团是一个邪恶势力的代表。他们旨在清除人类,名为人类清除计划。计划中,留下地球上少量的精英份子,认为这样会让人类的基因,变得更加优秀。清除那些对社会上无用的普通人。”

“这个集团的人早已经渗透到各国,包括政客和一些商业巨头,甚至包括国外的武道中人。除此之外,难保我们其中,也会有他们的人。”

“而我们国内最先受熏染的势力,是清朝的白观教。这个教派倡导无生无我,打着信奉神明的旗号,干着一些阴谋的勾当。”

“他们的手段极为广泛,包括发动战争、瘟疫、制造内乱,甚至宣染一些邪恶的思想。”

“而魔翼集团的一些人,看不惯这个邪恶势力的行径。伙同一些正派人士,成立了卫道联盟。”

“数百年来,魔翼集团和卫道联盟一直明争暗斗。卫道联盟正是为了保护人类而存在。他们认为,这个地球上人人平等。就算是蚂蚁、蝴蝶、鸟类,也有它们生存的道理。不能因为人多,而妄造杀戮。”

“当年,魔翼集团和卫道联盟曾经在罗云峰成了和平盟约。双方约定,到今年的这个时候,不会发动任何威胁人类生存的事件。”

“如今罗云峰盟约解约在即,魔翼集团的隐匿的高手,会纷纷选择复出。包括各行各业,方方面面。会严重威胁到我们的人身安全。”

“而国内的白观教传下来的人,都是一些异教徒。这部人也会纷纷复出。也就是说,当下的江湖,将会迎来一番腥风血雨。”

“对于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们武林事务处十分清楚。但这场暴风雨,谁也躲不过。今天邀大家前来,就是希望大家能够暂时摒弃恩怨、和平共处。”

“一些毫不起眼的事件,都会成为这场暴风雨的导火索。”

韦海说完之后,台下众人开始窃窃私语。

赵旭得知这一消息,也面色大变。

pgone太大了兽王 肉车R太芥

没想到,“罗云峰盟约解封”的影晌这么大。

关键“魔翼集团”的人,还有国内异教徒的人,早已经渗透到各行各业、方方面面。

在赵旭看来,武林中人想团结一致,应对这次危机,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拿他和厂狗之间的仇怨,这是世仇。

早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可一旦让“魔翼集团”和国内的异教徒死灰复燃。必定会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陈安说:“大家都是杰出的武林人士,自古邪不胜正。如果大家不为这件事情出力,一旦让魔翼集团和异教徒统治了这个世界。那么遭秧的不仅仅是普通人,包括在座的诸位,都会成为它们清剿的对象。”

杨岚不是武林中人。

听到这个消息后,被震惊的瞠目结舌。

从未想过,自己平静的生活中,背后有着一张无形的大手,想要打破这个平静的生活。

有人站起来说:“我还以为武林大会有什么稀罕之事呢。这事儿关我的屁事,我可不想为这件事情出力。”说完,挪开椅子,起身离开了会场。

陈安想要上去阻拦,被韦海给制止了。

韦海说:“这件事情,是自愿的事情。我们武林事务处,只会在职责范围内来规范大家。不会强人所难,让每个人都为此事出力。大家应该都有陈安秘书长的电话了,以后可以随时和陈安秘书长沟通。”

“另外,我们武林事务处,接下来的任务,会着重清剿国内的异教徒,阻止国外的魔翼集团渗透进国内。在座的诸位,若是有魔翼集团的人,希望能弃暗投明,早早回头是岸!否则,被我们武林事务处查出来,只有一个结果......”

“杀无赦!”

当“杀无赦!”这三个字一出口,立马有人脸色微变。

当然,这些人脸上戴着面具呢。别人根本瞧不见,他们的面部表情。

有人出声问道:“韦处长,还有其它的事情吗?”

“没有了!如果大家想留在省城游玩的,费用我们可以给报销。如果想回去的话,那么悉听遵便。”

“只不过,罗云峰盟约解封在即。希望大家小心一些,以免飞来横祸!”

“必要的时候,我们会再次传昭大家,召开下一次的武林大会。最后,会筛出来一部分人,来做这件事情。”

“好了!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畅所欲言。要是没有的话,就散会吧!”

韦海说完,临会的众人,你瞅瞅我、我望望你,谁也没有吭声。

这些来参会的人,个个是刺头儿。

韦海也不想第一次的武林大会,就和大家闹得不愉快。见没人发表意见,说了声:“散会吧!”

就在众人一一离开会场的时候,杨岚对着一个像父亲杨怀安身影的人,出声唤道:“爸!”

赵旭早已经注意到了这个人。

这人的身材,和杨怀安长得极为酷似。

穿着一身黑衣长袍,带着一个面罩。

这人停下脚步后,转身对杨岚说:“小姑娘,你认错人了。”

杨岚说:“不可能!我不会连自己的老爸,都不认识。”

那黑衣长袍的人,当众揭开了脸上的面罩。

面罩下,那是一张布满了烧伤痕迹的脸。

看起来凹凸不平,疤疤赖赖的,让人看了身体会起鸡皮疙瘩。

杨岚见真的认错了人,歉声说:“对不起老伯,你的身形,和我爸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是我弄错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