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守望人妻

  • A+
所属分类:医保

第七重破天级剑意浩浩荡荡,仿似凝练成一道虚幻剑影冲天而起,穿云破霄,覆盖乾坤。

暗渊三个真登天级强者面色纷纷剧变,惊骇到极致。

“好强的剑意……”

“剑意怎么能强到这般地步……”

“此子……剑意竟然突破了……”暗渊大长老眼瞳瞬息收缩如针,内心震怖异常:“老夫我活到现在数万年,看过无数日月交替、历经无数四季轮转、岁月更迭,见过无数天骄,却无一人能够与此子相比……”

震撼、惊怖!

这般天资,委实太可怕了。

明明实力远远不如自己,却越战越勇,明明一次次在自己的攻击下受创不轻,却又能够瞬间恢复,最后,剑意竟然突破。

这般剑意之强横,让暗渊大长老感觉皮膜刺疼,已经不会逊色于自己淬炼到登天级极致的沉沦武道意志了。

“突破又如何,老夫要镇压你便镇压你。”暗渊大长老镇压擒拿林霄的念头愈发强烈。

镇压此子,自己绝对会有极大的收获,说不定因此都可以寻得契机,从而突破,成为神墟最为顶尖的强者。

越天级!

想到这里,暗渊大长老的一双幽暗眸子顿时绽射出无以伦比的精芒。

轰!

擎天魔手再现,携带着愈发强横的沉沦武道意志和无上威能狠狠轰向林霄。

恐怖至极的气息立刻侵袭而至,似乎要将林霄镇压如无尽深渊地步,永世沉沦。

林霄一个激灵,瞬间被惊醒,破天级剑意喷涌,抵御住恐怖沉沦武道意志的侵袭。

先前真阳级剑意根本就难以抵御对方沉沦武意的侵袭,但现在,却可以将其抵御住,但,那一掌依然让林霄感觉到沉重至极的压力,几乎窒息的压力

但这一股压力比起之前,明显下降了不少。

“就让我试试第七重破天级剑意的威力好了。”深吸一口气,暗道一声,林霄心念一动,破天级剑意立刻加持在青冥神空剑上,强大的剑意灌体,立刻叫青冥神空剑剧颤起来,发出一阵阵愈发清越愈发高亢的剑鸣之声,响彻八方,泛起一道道的涟漪如波纹似的涤荡虚空,剑威亦随之蔓延。

受到破天级剑意的冲击和蕴养,青冥神空剑似乎也发了某种变化。

青冥神空剑是为林霄的本命神剑,本命神剑,神剑本命,与自身息息相关、血脉相连,而提升本命神剑的方式除了让其吞噬各种贵重的炼器材料之外,还可以以自身的剑意来淬炼使之提升。

自身的剑意越强,对本命神剑的淬炼效果就越好。

第七重的破天级剑意,已然能达到真登天级极限层次,甚至,只要自身的修为跟上去,便可以打破真登天级的桎梏,一举达到越天级层次。

所谓破天级,本质上其实等同于越天级。

只不过受限于林霄自身的修为境界,破天级剑意的威能无法展露彻底,故而只能处于真登天级的极限层次。

饶是如此,破天级剑意的威势也极其强横。

强横剑意灌输下,青冥神空剑剧颤,二十二种规则之力再次凝聚为一道,在青冥神空剑内与破天级剑意完美融合为一体,化为一道至强无匹的神霞剑气斩裂虚空。

一剑斩出,林霄立刻清晰的感受到这一剑的威力与先前相比,有十分显著的提升。

但,神霞剑气斩中擎天魔手,却也被擎天魔手崩碎。

看似如之前一般。

斩斩斩!

无数剑气破空斩出,如一阵神霞剑气风暴浩浩荡荡肆虐,逆伐长天轰击擎天魔手。

剑气纷纷崩碎,但擎天魔手被剑气不断轰击之下,也是不断的震颤,一缕缕剑痕浮现,遍布擎天魔手上,黑色的气息如烟雾般袅袅升起,迅速消散。

当擎天魔手落下是,却已经被林霄斩断两根手指,斩碎小半手掌。

而先前,林霄可是丝毫都奈何不得,其中差距,一目了然。

暗渊大长老眼底闪过一抹阴霾。

擎天魔手竟然被击破小半……

此子的实力,果然增强许多,一倍都不止。

“看来,老夫也不能有保留了。”话音落下,暗渊大长老的身躯轻轻一颤,一道惊人至极的声音立刻震响天地,虚空爆鸣之间,重重波纹疯狂的朝着四面弥漫开去,涟漪化为狂潮汹涌,呼啸天地。

霎时,暗渊大长老的身躯似乎在无限的放大,化为一尊巨人如魔神般屹立在天地之间。

林霄面色不由自主凝重至极。

定睛看去,暗渊大长老的身躯其实没有拔高,只是一种幻觉,一种强大至极的气息弥漫所形成的幻觉,仿若化身为一尊巨人屹立在天地之间,伟岸无边,恐怖的气息愈发浩瀚,如那沧海倒灌倾泻而下,摧枯拉朽,淹没一切。

黑暗风暴席卷天地,仿佛灭世,世间要为此而沉沦。

惊人至极的威压直接落在林霄身上,林霄身躯一沉,面色凝重至极。

好强的威势!

比起之前起码强了一倍。

自己剑意突破了,实力提升了,原本以为和对方之间的差距拉近了,足以继续一战,哪怕是打不过,也可以借助对方带给自己的压力来进一步的磨砺自身。

但现在对方的实力竟然再次倍增,等于自己与对方之间的差距再次被扩大。

林霄纵然没有丝毫畏惧,却也心头一沉,眼眸凝重至极。

“若是我能够突破到第二境,势必能与之抗衡,乃至……将其击败……”林霄暗暗说道。

暗渊大长老一身气息爆发完毕,稳定下来,横压天地之间,居高临下俯瞰而至,如一尊伟岸魔神般的傲立于天地之间,无可比拟所向披靡。

“小辈,束手就擒,老夫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实力全开的暗渊大长老语气雄浑无匹,宛似闷雷滚滚响彻长天,天惊地动,天地轰鸣,整片虚空也都在震颤不休,如魔神的怒吼,恐怖的威势直逼灵魂,一丝丝不安自内心滋生,情不自禁感到颤栗。

林霄面色愈发凝重。

好在魂体达到三重,足以承受住这般可怕的气息压迫。

若是灵魂不够强大的人面对这般恐怖的威势,估计早已经被压迫得脑门发麻,思维僵硬,头脑一片空白,更遑论与之一战。

如临天威!

林霄心头沉重面色凝重,却还是没有丝毫的畏惧。

轰!

暗渊大长老眼见林霄丝毫都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立刻出手,依旧是百米的擎天魔手横空落下,但其威势却暴增一倍,魔手上一缕缕黑暗魔气萦绕,化为漆黑魔焰熊熊燃烧不止。

燃烧,肆意的燃烧,无止境的燃烧,那漆黑的魔焰让人一看,便仿佛要因此而沉沦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林霄也在燃烧,剑意仿佛在燃烧,精气神也仿佛在燃烧,一身强横的原初神力似乎也在燃烧。

炽热,连呼出的气息都如岩浆般弥漫着无比惊人的热意高温。

精气神、剑意、原初神力、二十二种规则之力,一切一切的力量俱都在瞬间融炼为一体,融炼到极致,提升到极致。

青冥神空剑上,光辉闪耀,五光十色,照耀八方,充满梦幻。

“斩!”

林霄一声低喝,仿若将一切俱都宣泄而出,一剑挥出,逆伐苍天。

霞光万丈,照耀天极,虚空完全被撕裂,弥漫出五光十色的绚烂,一剑斩出,林霄身躯不由自主一个踉跄,只因为这一剑在瞬间仿佛抽干了自身一切力量,瞬间有种亏空到极致的感觉。

这种亏空感觉弥漫全身,席卷身躯内外,连脑门都在刹那感觉到一阵眩晕。

倾尽自身全力斩出的一剑,强横得不讲道理,直接斩向横空镇落的那一道掌印,剑气肆意,立刻斩击在掌印上,斩裂崩碎一道道的魔气,撕裂那一道疯狂狂暴的魔焰,直接斩击在魔手上,立刻劈开一道裂痕。

但与此同时,魔手气息弥漫,轻轻一颤,却发出古老洪钟般的巨响,瞬间便将那一道神霞剑气震碎。

二十二种色泽各异的剑气携带着截然不同的波动溅射向四面八方,又纷纷崩碎溃散消失。

带着一道深刻剑痕的掌印微微一顿,再次落下,宛若一座古老魔山镇压大地苍生,狠狠轰击林霄。

魔气滚滚侵袭而至,立刻将林霄包裹起来,仿佛吞噬似的。

轰鸣响彻天地,整座山谷剧烈震荡,在那一道恐怖的擎天魔手掌印之下顿时塌陷、崩碎,无数的泥土岩石化为粉齑,化为浪潮朝着四面八方滚滚推进,瞬息横推八方四极。

魔焰燃烧,魔气弥漫,铺天盖地,整座山谷俱都被覆盖。

如同灭世海啸,吞噬一切。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是,整座山谷俱都消失了,四处残破,中心留下一道巨大至极的坑洞,仿佛魔神巨手的印记,兀自弥漫出恐怖至极的气息波动,纵然是真登天级强者也感到心惊肉跳,若是登天级以下靠近,直接会被其中残留的武道意志所侵袭,永世沉沦下去。

死了吧……”

“大长老一掌何等强悍,早已经将那人化为粉齑。”
次日,罗娉也带了吃的,自家兄弟姐妹凑一块,玩玩闹闹感情一下升温。

罗碧的心情跟着好起来,头也不怎么疼了,凤凌看在眼里,也不拦着她跟罗家子弟在一起玩,每次罗碧出去玩凤凌还给她装小零食。

罗碧才不拿,又放回去。

到了一月中旬,暴雨雪一只持续下着,作战队一直不出任务,各星球驻军军部沉不住气了,派出作战队去未开发星球狩猎。

原因无他,2月1号是三大星系的星际寒节,过节总不能没肉,不然没有过节的滋味。

军团势力尚且如此,何况是星球民众,本就不多的冬季储备几乎消耗殆尽。

这也就罢了,主要是女任冬季需要补充营养,雷焰战士也要稳定战力,恰又赶上星际寒节,因此狩猎势在必行。

军部精锐大狩猎去了,留下来的也组队出任务,资源和装备自是必不可少。

卫茑忙了一阵子,累得不轻,她不去聚会了,来找罗碧玩。小姑娘坐到沙发上就唉声叹气,聊起蒋芊然几个,很是气恼。

“我如果能炼制出厉害的阵盘、阵器就好了。”卫茑气嘟嘟的。

罗碧看向她,卫茑就道:“营养能量食材多紧缺呀!军部给了她们一人五十斤异兽肉,省着吃够她们吃两个月了。”

罗碧算了算:“雷焰战士吃几天就没了。”

卫茑不想提了,心烦:“凤少校呢?出任务了?”

罗碧点头:“军部大狩猎。”

卫茑更郁闷了:“这次不知道谁炼制的装备能大展风采?只要可以在大狩猎中脱颖而出,军部必然会分给食材。”

提起食材,罗碧心下算了算自家的冬季储备,凤凌有能力,她家比起其他军官家还行,不过想顿顿吃好的不大可能。

“很快就要星际寒节了。”卫茑又来了这么一句。

她这么一提,罗碧感觉星际寒节有迫切了一些,她也想出任务,进入星系战季的冬季之后购买食材不如自己狩猎。

可她没有装备和充足的资源,想什么都白搭。

罗碧心里惦记着这些,等送走卫茑,她去跟罗家的兄弟姐妹玩时就有些心不在焉。大家也没看出来,说说笑笑的打闹。

罗珩心眼多,撺掇罗庆:“哥,给你弟弟妹妹好吃的呗!”

罗庆推开他:“别离这么近,想吃自己买。”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守望人妻

罗珩黏黏糊糊的贴过去:“还是不是亲兄弟?我叫你哥。”罗庆受不了他,又扒拉罗珩:“一边去,我不是你哥。”

罗珩扒住罗庆不撒手,其他人起哄哈哈大笑,罗碧看过去时,罗珩伸了手就朝罗庆挠过去:“行不行我挠你。”

众人哄堂大笑,罗碧一愣,罗庆拍开罗珩的手:“长本事了你?!还学会挠人了。”

罗隽给罗庆帮腔,笑道:“出息,说不过人家就挠人。”

听了这话,罗碧忽然就心思一动,她好像知道要炼制什么装备了。大家还在闹,罗珩抱了罗庆撒娇,兄弟姐妹们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今日我只杀旷天圣主以及他们六人,其余人等可以走了。”

林辰声音响亮如剑,他环顾周围的旷天圣主长老弟子一眼,才看向旷天圣主和青衣白发长老七人。

旷天圣主七人对林辰对视一眼,无不感到心惊肉跳。

怎么可能?

一个一道神祖怎么可能带给他们这种感觉?

一定是幻觉。

“哼。”

旷天圣主怒哼一声,面上却笑道:“无知小儿,本宗踏入神祖之境以来,击杀的神祖,足有半百之多,今日也不介意再杀你一个。”

“众长老弟子退后,且看圣主如何杀了这个不知死活,胆敢冒犯我们旷天圣地的小儿。”

青衣白发长老心头一转,目光如电般扫视,令附近的长老弟子皆急身后退,却并没有离去的意思,显然觉得林辰不是旷天圣主的对手。

可青衣白发老者与黑脸巨目老者五人相视一眼,却撑起防御罩,退到后方,好心说道:“宗主尽管出手,老夫六人为你掠阵。”

旷天圣主听到此话,皱了一下眉头,道:“那就有劳六位太上长老了。”

说罢,他看向林辰,眼中却闪过一丝凝重。

蓝衣天才被杀,让旷天圣主意识到灰衫老者所言也许是真的,那六位太上长老兴许也觉察到了,所以才这么做。

不过他虽有怀疑,却并不认为自己拿不下一个一道神祖。

“无知小儿,且看本圣主诛你。”

旷天圣主威严大喝,体内展现出属于四道神祖的神威,头顶上空银光朵朵,浮现出座座银山。

这些银山,充斥第四重虚空圣道之力,能够引动虚空,自成一界,又蕴含重力圣道,神力无穷,威力巨大。

“镇压!”

旷天圣主负手一喝,一座座银山便是排山倒海般,向着林辰镇压过去。

同一时间,那一朵朵银光,如弩箭一般,后发先至,铺天盖地的射向林辰,欲将他神体击穿。

这等威势,可谓是惊天动地,令得天乐三人无不色变,呼道:“老大小心,这老匹夫本领不小。”

反观旷天圣地的长老弟子,却是一脸崇敬的望着旷天圣主,觉得他很快就能够镇杀林辰。

灰衫老者亦镇定了下来,思忖道:“圣主应该能够降服此子吧?”

青衣白发老者和黑脸巨目老者六人,却神色如常,两眼紧盯着林辰,想要看看心中所想,是否正确

“去。”

望着那朵朵银光和座座银山,林辰面不改色,发出一声轻喝。

咻!

游龙剑飞斩而出,当空一转,姣姣如龙,演化出混元圣天剑,从上往下一斩,再左右纵横。

轰隆隆!

乾坤剑域显现,内藏各种剑道异象,攻守兼备,将爆射过来的朵朵银花,尽数挡去。

“开!”

林辰再次出声,乾坤剑域便轰然大开,将镇压过来的座座银山,悉数吞没,各种剑道异象击下。

旷天圣主见状,脸色一寒,道:“你小子果真有杀了我旷天圣主十一位长老的实力。”

“呵呵,是你自己愚蠢,不听人言,何苦怨我?”

林辰轻笑一声,运行剑之圣道,道:“修炼至今,我尚且未曾与四道神祖斗过,今日就且看看,你有多大的神通?”

吟!

惊人的剑啸声从林辰体内传出,剑之圣道加身,闪耀出万束剑光,使得他整个人好似一柄神剑出鞘。

神祖之力滚滚,气血搬运于五脏六腑,林辰豁然穿梭空间上前,一把抓住游龙剑,朝着旷天圣主斩下。

杀音响彻,杀戮剑气气冲斗牛,充满一股极强的杀性,正是九天生灭剑道第八层。

原本天空被虚空之气覆盖,银光闪闪,如今转眼却是被杀气笼罩,浮现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恐怖景象。

“无知小友,境界低微,口气甚大,今日就叫你知晓,本圣主的神通。”

旷天圣主见林辰反击,面露怒色,抬手一卷,便见一方银色宝印降落,四方雕刻虚空符文,散发出浩荡的虚空之力。

“本圣主这件神兵,虽然也是上品极道神兵,但祭炼多年,又融合了不下十种灵天上品神料,若非苦于没有灵天绝品神料,早已经是灵天绝品极道神兵,量你也抵挡不住。”旷天圣主颇为自得的道。

果然,银色宝印甫一落下,打在漫天杀戮剑气之上,多半寸寸断裂,化作杀气垂落下去,宛如血河倒灌。

“果然是一件好神兵,足矣比拟游龙剑了。”

林辰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旋即激发杀戮圣道、第九重生命神道和第九重空间神道。

这三种力量与剑之圣道契合,融入游龙剑中,立马使九天生灭剑道第八层的威力,增加一倍有余。

轰!

一道鲜红似血,粗如江河的杀戮剑气,好似天界银河冲出,劈中镇压下来的银色宝印正中。

银色宝印一记铛响,摇晃着后退,役使它的旷天圣主,不免神体一晃,体内气血涌动,感觉竟是有些吃力了。

“你竟有此等力量?”

旷天圣主看怪物般看着林辰,杀意毕露道:“本圣主还从未见过像你这等强大的一道神祖,今日斩你,实乃一桩乐事。”

他刚才留手,如今不再藏拙,激发一身神祖之力和气血力量,抬起右手,捏出一道印决,口中喝道:

“青天蛮山界,起!”

喝声未落,四方观战的旷天圣地长老弟子,尽皆被一股无形的威力震开,包括天乐三人也被震得连连后退。

青衣白发老者和黑脸巨目老者六人倒是相安无事,却又再次后退了千丈距离,低声道:“圣主眼下倾力出手,应当能够拿下这个妖孽。”

他们极为了解青天蛮山界的威力,寻常四道神祖根本抵挡不住,只会被笼罩镇压,横死当场。

果然,只见林辰四周空无一人之后,周边的虚空立马扭曲,四方分别冲起一根青色光柱,高有万丈出头。

四根青色光柱,组成阵势,立马形成一界,涌起一座座苍莽的荒山,将林辰给逼了起来,势大力沉。

“好厉害的神法,对虚空圣道和重力圣道的运用,比我此前斩杀的那个体修老者,还要强大、精妙得多。”

林辰只觉下方神威澎湃,上空重力降临,无情的挤压他的神体,浑身骨骼爆响,经脉中的气血,出现停滞的迹象。

唰!

林辰当即与游龙剑融合,人剑合一,防御大增,然后撑起一个浑厚的剑罡,再冲着外面的混元圣天剑轻轻一喝:

“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