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 A+
所属分类:医保

若这具分身,真的保不住了,萧叶宁愿消弭于深渊中。

哗啦!

才冲入裂缝,萧叶的白袍分身,就被一股强大的拉扯力笼罩,身形止不住,朝深渊下坠。

“这个深渊,到底是什么地方!”

即便萧叶的白袍分身,早已知晓这里有大恐怖,还是心头大骇。

那种拉扯力,越往下越强,让他的混元身躯都止不住哀鸣,浮现一道道裂痕,正在流淌混元血。

给我开!”

白袍分身大吼,周身流淌黄金丝线,这才竭力稳住了身形。

举目望去,深渊中有奇异的物质,化为绚丽光芒在飞舞。

朝下望去,还能看到一具具尸体,被光芒托起,悬浮在深渊中。

这些尸体的主人,是攻克深渊失败,命丧于此的混元生命

其中四阶、五阶生命极多,还有两尊六阶强者。

这让白袍分身倍感阴冷,好似身处冰窖中。

轰!

这时,一股恐怖的波动,陡然从上方席来。

“看你往哪里跑!”

继而,一道愤怒的咆哮声传来。

只见伟岸的猛虎,已从裂缝中冲了进来,森然的眸光,锁定了萧叶的白袍分身。

“拜厄的本尊,追进来了!”

白袍分身见此,放弃了抵挡,任由身形被拉扯,继续朝下坠去。

伟岸猛虎迅速追击,有种摧枯拉朽的威势,让沿途的绚丽光芒,都扭曲了。

只是。

在他触碰到白袍分身的刹那,身形猛然一颤。

两者坠入深渊,已达数千丈。

浩荡的拉扯力无处不在,增强了百倍不止,像是一条条无形的锁链,缠绕在拜厄的身躯上,以他的修为都大受影响,肌体咔嚓作响,好似被定在了原地。

“这个深渊,到底有怎样的恐怖!”

拜厄面露震惊之色,见到了一片又一片龙鳞,像是宇宙中的星辰,漂浮在不远处。

那是鸿龙一族,六阶强者的本命鸿鳞,蕴含磅礴的能量。

看似触手可及,却因为可怕的拉扯力而无法靠近。

“罢了。”

“连本座的本尊都扛不住,那小子的分身,也必死无疑!”

拜厄迟疑片刻,最终选择朝上飞去。

可待他朝下望去,瞳孔却是骤然收缩了起来。

萧叶的白袍分身,的确被撕了个粉碎。

只是一片片龙鳞,却是在绽放毫光,有精纯的能量席卷而出,助白袍分身残躯重组,然后撑起一个护罩,笼罩了对方。

拜厄见此,面露狰狞之色。

他早就听说了,这些年诸多六阶生命,联手对这座深渊发起冲锋,但皆以失败告终。

这些龙鳞,一片都没能取到。

而现在。

萧叶的白袍分身,不需要做什么,就引起这些龙鳞的共鸣,他怎能不惊?

在拜厄的注视下。

萧叶的白袍分身,被护罩包裹,不断下坠,已经消失在视线中。

“拜厄,你追杀的三阶生命,陨落了吗?”

这时,破空声阵阵。

只见以燕英、拉塞尔为首的六阶强者,已经冲了下来,沉声问道。

拜厄的本尊,瞥了这些强者一眼,没有回应,面色阴晴不定。

“难道没死?”

燕英心思涌动,一瞬间联想到了许多。

“是本座小瞧了这个深渊,这里或许有大秘密!”

“本座愿意与诸位,一起联手探查此地,至于过往的恩怨,等到此事落幕再清算,如何?”

拜厄沉吟少许,开口道。

“联手?”

此言一出,七尊六阶强者,都是神情错愕。

拜厄这尊杀神,一向独来独往,竟然愿意和他们联手?

以拜厄的实力,愿意提出这个要求,他们求之不得。

不说其他。

就拿那些本命鸿鳞来说,就极具诱惑力了。

“拜厄前辈,你既然愿意联手,那自是最好不过了。”

燕英笑着说道。

其他六阶强者,亦是陆续表态。

与此同时。

深渊下方。

萧叶的白袍分身还在下坠,嘭的一声,砸在从岩壁中探出的石台上

方才。

那种拉扯力,瞬间撕碎了白袍分身。

虽有龙鳞共鸣,重塑了分身,但他还是陷入到昏迷中。

周遭安静了下来。

绚丽的光芒,如一条条匹练纵横交错,充满了神秘之感。

时间流逝,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萧叶的白袍分身,猛然睁开双眼,从石台上一跃而起。

“我的这具分身,竟然没有泯灭?”

白袍分身打量四周,惊疑不定。

“是那些本命鸿鳞,救了我!”

白袍分身仔细回想,顿时清醒过来。

他难以想象。

为何自己的一具分身,可以引得本命鸿鳞的共鸣?

“难道是因为,我曾在暴星百界修行了一段时间,身上有了鸿龙一族的气息?”

白袍分身喃喃自语。

当初在风水洞虚中,图光便一眼便认出了,他的蓝袍分身。

“也罢。”

“能保住这具分身,总归是好事。”

白袍分身在石台上盘膝而坐,在默默调息。

虽然这具分身被重塑,但伤势还是极重,虚弱到了极点。

“这个深渊,好像分为了几大区域。”

“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没有了危险。”

白袍分身察觉拉扯力消失,然后朝着石台下眺望,还是见不到深渊尽头,顿时收回了目光。

直觉告诉他,这个深渊,虽然不是鸿龙一族的藏身地,但和鸿龙一族,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至于,究竟有什么秘密,还是让本尊来探查吧,这具分身实力还是弱了一些。

身处深渊中,能清楚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弹指间,便是一个叠纪过去了。

有拜厄的加入,数尊六阶强者联手,的确顺利了许多,打入深渊深处,取走了不少本命鸿鳞。

只是,依旧不见萧叶白袍分身的踪迹。

一个叠纪的时间,让拜厄有些不耐了。

“燕英!”

拜厄突然望向燕英,开口道,“听闻你也曾追杀过,一个三阶生命?”

如仙般的燕英,顿时抬眼望来,似乎料到拜厄,要说什么了。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

“我追杀的这个生命,是萧叶以大易周天秘典,修炼出了分身!”

拜厄嘴唇微动,吐露出的话语,传入其他六阶强者耳中,让他们神情大变。

知晓鸿龙一族秘密的萧叶,竟然就在眼前?

“我所追杀的生命,名为蓝衣,已经加入日月联盟。”

“他,亦是萧叶的分身!”

燕英闻言,看了拉塞尔一眼,缓缓道。

既然拜厄已经说出真相,他索性不再隐瞒。
“二千万。”最后,善财童子报出了一个高价,报出这样的高价之后,他还不由目光往李七夜身上扫了一下。

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二千万,当这样的价格报出来之后,在场的其他大人物也都相觑了一眼,可以说,达到了这样的价格之后,这已经是让许多的大人物出局了,因为这样的价格已经是高昂到许多大人物、许多大教疆国无法接受。

甚至是一些道君传承,都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价格,在这一刻,就真的是比底蕴之时,当二千万的道君精璧都能承受之时,那的的确确是一个庞然大物一般的传承。

毫无疑问,在当下,如真仙教、三千道这样的传承,才有那个实力去承受,这也的确是展现了真仙教、三千道的底蕴。

在这个时候,连善财童子这样的角色,都能报出二千万的价格之时,这也的的确确能看得出来,真仙教的底蕴是多么的可怕。

虽然说,善财童子代表着真仙少帝,而真仙少帝有着整个真仙教的支持,但是,二千万的价格,又岂是谁都能报出来的?就算有一些大教疆国的老祖想报这个价格,那也是没有这个财力呀。

善财童子,仅是真仙少帝座下的一位童子,便敢为自己少主报上如此天价,这就意味着,真仙教的的确确是有着如此惊人的财力去承受这个价格,而且,真仙少帝或者是真仙教,给了善财童子的权限,只怕在二千万的数额之上,否则的话,善财童子也不会报出这样的价格。

若是超过了自己的权限,只怕善财童子也会焦虑,但是,现在报出了二千万的价格之后,善财童子依然是甚为淡定,这就可以看得出来,善财童子的权限还远未达到上限。

在这个时候,其他的大人物也都纷纷退出了这一场的竞价了,这样的拍卖竞价,这已经是他们所承受不起的。

当然,也并非是所有人承受不起这样的价格,还是有一些大人物或者远古传承、道君传承依然能承受得起这样的价格,但是,他们在这个时候,也不由为之犹豫了。

“罢了。”那位丈天老祖犹豫了一下,本欲报价,但是,还是放弃了竞价,虽然说,摇仙草是珍贵无比,但是,这已经超出了他心目中的价值,如果说,二千万的道君精璧,在这样的价格之上,或许还有其他的神草丹药可以去代替摇仙草,没有必要死磕于摇仙草之上,二千万的价格再往上加,那么,这一株的摇仙草,溢价就太严重了。

拿云长老和那位东荒远古传承的大人物他们两个人倒是有心继续竞价,但是,当报到二千万之后,他们也不由犹豫了一下,甚至是彼此相视了一眼。

对于他们而言,这并非是说没有这个实力去竞争这一株大成的摇仙草。

这两个大人物犹豫的是,这才是拍卖的第四件拍卖品,后面还有其他的拍卖品,而且也是无比珍贵,若是把如此的天价拍下摇仙草的话,在后面其他珍贵无比的拍卖品上,只怕自己没有足够的财力去与其他的对手竞争。

事实上,也是有一些大人物抱着这样的想法,在前面的拍卖品耗去其他对手的财力,使得他们在后面更珍贵的拍卖品上没有财力去竞价,如此一来,那就能大大地提升自己的竞争力了。

当然,在场的不少人也看得出来,拿云长老与这位远古世家的大人物,对于摇仙草的决心还是很大的,大家也都猜测,拿云长老极有可能是为了三千道的无双天才神骏天去竞拍摇仙草,而东荒的远古世家大人物,极有可能是为东荒的无冕之王五阳皇去竞拍摇仙草。

大家也都能猜测,神骏天与五阳皇都是当今天疆最耀眼的天才之一,同为五少君之一,他们都有问鼎道君之位的野心,若是他们真的想证得大道,成为道君,或许,摇仙草对他们能有大大的益处,甚至能使得他们登上道君之位。

所以,现在来看,在争夺摇仙草的竞价而言,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是真仙少帝、神骏天、五阳皇之间的竞争,这三位绝世天才,都有问鼎道君之势,或许,他们都对摇仙草志在必得。

而作为代表着真仙少帝的善药童子,并没有去多看拿云长老和这位远古世家的大人物,似乎,他自信以自己的权限,一定能在这一轮竞价之中击败拿云长老和远古世家的大人物,他一定要为自己少主拿到摇仙草。

反而,在这个时候,善药童子是担心李七夜,此时此刻,在善药童子看来,李七夜就像是一个疯子,随便报价,各种恶性竞价,甚至有可能像疯子一样到处咬人。

让人可怕的是,这样的疯子,却便便拥有着洞庭坊给他的无上限信用额度,这使得,这个疯子就可以随便报价,会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

“看什么看——”当善药童子的目光往李七夜身上扫过的时候,李七夜没有任何表态,但是,简货郎就像是一个恶奴,瞪了善药童子一眼,说道:“没见过世面吗?没见过我们公子这样绝世无双、万古无敌的人物吗?也对,我们公子乃是万古无敌,芸芸众生,又焉能相比,以前你又焉能有资格一见。”

简货郎这张嘴巴就是贱,说话又毒又损,任何人听了,都会觉得不舒服,但是,其他人却不知道,简货郎所说的每一句话,那怕是再难听,却都偏偏是事实,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这个是事实罢了,都认为简货郎说话太嚣张,太毒太损。

善药童子顿时就脸色涨红了,他作为真仙少帝座下童子,身份非同小可,莫说是一个小辈、仆人,就算是大教疆国的老祖,见到他,那都是必须客客气气的,谁敢如此斥喝他,视之无物?甚至是当众羞辱他?

“狂妄恶奴。”善药童子忍不住大声喝道:“休得口出秽言,我们真仙教,乃是万古无双巨擘,我主真仙少帝,乃是亘古唯一的天才,你等蝼蚁,也敢口出狂言……”

“是了,是了,好怕你们真仙教啊。”简货郎笑嘻嘻地说道:“你们真仙教吹得再响又怎么样,哼,若是我们公子出手,那还不是灰飞烟灭,还嚣张个什么劲。”

“你——”善药童子不由脸色涨红,脸色是十分难看,不由怒视简货郎。

好不容易,善药童子这才喘了一口气,说道:“口出狂言,谁人不会,有本事,那得见个真章,我们真仙教怕谁了。”

“哟,是吗?为什么刚才我就看到你怕了。”简货郎不仅是嘴巴毒,他的眼睛也的确是很毒。

他瞅了善药童子一眼,说道:“刚才谁报价的时候,还不是偷偷往我们公子身上瞅,不就是怕我们公子出手嘛,只怕,我们公子一报价,你们真仙教就完犊子,你也就别想得到摇仙草了吧。”

简货郎的这样一句话,就揭了善药童子的老底,这就让善药童子一下子脸色涨红得如猪肝色一样,这对于他而言,简货郎这样的话,就是对他的一种羞辱,也让他一阵心虚。

“谁怕你们了。”善药童子不由冷喝一声,说道:“我们真仙教,底蕴无双,珍贵数之不尽,精璧如海,万世都耗之不尽,区区无名之辈,又焉能与我们真仙教比财力之厚……。”

虽然善药童子这话不中听,甚至让人觉得有点吹嘘,但是,若真的是需要盘起来,实际情况,那也的确是差不了多少。

真仙教的财力,的确是可以傲视天下,若仅是以财力而言,抛开所有的顾忌,举世之间,若是真仙教买不起的东西,那很有可能,世间再也没有人能买得起。

“听你的意思,好像是不怕我们公子出手了。”简货郎似笑非笑地看着善药童子,那挑衅的神态,再明白不过了。

被简货郎这样的无名小辈一挑衅,这顿时就让善药童子不由热血一下子涌上脑袋,他脱口说道:“谁怕谁,放马过来,我们真仙教又不是孬种。”

这话一脱口而出,回过神来之后,这就让善药童子后悔了,他就是在心里面有些忌惮李七夜报价,但是,现在他所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无法收回来了。

“这样一说,我倒有点兴趣了。”一直旁眼冷观的李七夜就露出笑容了,淡淡地说道:“那就看你有多大的权限了,那我报个价,三千万。”

李七夜一下子入局,而且,一开口就报了三千万,这顿时让其他的人都傻眼了。

特别是想继续竞价的拿云长老和远古世家的大人物,也都呆了一下,面面相觑。

“三千万。”李七夜一开口就涨了一千万,这样的恶性竞价,那简直就是让其他人没办法玩了。

“你——”李七夜一口报三千万,这也顿时让善药童子脸色涨红,一下子答不上话来了,这样的竞价,根本就让人玩不下去。 “二千万。”最后,善财童子报出了一个高价,报出这样的高价之后,他还不由目光往李七夜身上扫了一下。

二千万,当这样的价格报出来之后,在场的其他大人物也都相觑了一眼,可以说,达到了这样的价格之后,这已经是让许多的大人物出局了,因为这样的价格已经是高昂到许多大人物、许多大教疆国无法接受。

甚至是一些道君传承,都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价格,在这一刻,就真的是比底蕴之时,当二千万的道君精璧都能承受之时,那的的确确是一个庞然大物一般的传承。

毫无疑问,在当下,如真仙教、三千道这样的传承,才有那个实力去承受,这也的确是展现了真仙教、三千道的底蕴。

在这个时候,连善财童子这样的角色,都能报出二千万的价格之时,这也的的确确能看得出来,真仙教的底蕴是多么的可怕。

虽然说,善财童子代表着真仙少帝,而真仙少帝有着整个真仙教的支持,但是,二千万的价格,又岂是谁都能报出来的?就算有一些大教疆国的老祖想报这个价格,那也是没有这个财力呀。

善财童子,仅是真仙少帝座下的一位童子,便敢为自己少主报上如此天价,这就意味着,真仙教的的确确是有着如此惊人的财力去承受这个价格,而且,真仙少帝或者是真仙教,给了善财童子的权限,只怕在二千万的数额之上,否则的话,善财童子也不会报出这样的价格。

若是超过了自己的权限,只怕善财童子也会焦虑,但是,现在报出了二千万的价格之后,善财童子依然是甚为淡定,这就可以看得出来,善财童子的权限还远未达到上限。

在这个时候,其他的大人物也都纷纷退出了这一场的竞价了,这样的拍卖竞价,这已经是他们所承受不起的。

当然,也并非是所有人承受不起这样的价格,还是有一些大人物或者远古传承、道君传承依然能承受得起这样的价格,但是,他们在这个时候,也不由为之犹豫了。

“罢了。”那位丈天老祖犹豫了一下,本欲报价,但是,还是放弃了竞价,虽然说,摇仙草是珍贵无比,但是,这已经超出了他心目中的价值,如果说,二千万的道君精璧,在这样的价格之上,或许还有其他的神草丹药可以去代替摇仙草,没有必要死磕于摇仙草之上,二千万的价格再往上加,那么,这一株的摇仙草,溢价就太严重了。

拿云长老和那位东荒远古传承的大人物他们两个人倒是有心继续竞价,但是,当报到二千万之后,他们也不由犹豫了一下,甚至是彼此相视了一眼。

对于他们而言,这并非是说没有这个实力去竞争这一株大成的摇仙草。

这两个大人物犹豫的是,这才是拍卖的第四件拍卖品,后面还有其他的拍卖品,而且也是无比珍贵,若是把如此的天价拍下摇仙草的话,在后面其他珍贵无比的拍卖品上,只怕自己没有足够的财力去与其他的对手竞争。

事实上,也是有一些大人物抱着这样的想法,在前面的拍卖品耗去其他对手的财力,使得他们在后面更珍贵的拍卖品上没有财力去竞价,如此一来,那就能大大地提升自己的竞争力了。

当然,在场的不少人也看得出来,拿云长老与这位远古世家的大人物,对于摇仙草的决心还是很大的,大家也都猜测,拿云长老极有可能是为了三千道的无双天才神骏天去竞拍摇仙草,而东荒的远古世家大人物,极有可能是为东荒的无冕之王五阳皇去竞拍摇仙草。

大家也都能猜测,神骏天与五阳皇都是当今天疆最耀眼的天才之一,同为五少君之一,他们都有问鼎道君之位的野心,若是他们真的想证得大道,成为道君,或许,摇仙草对他们能有大大的益处,甚至能使得他们登上道君之位。

所以,现在来看,在争夺摇仙草的竞价而言,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是真仙少帝、神骏天、五阳皇之间的竞争,这三位绝世天才,都有问鼎道君之势,或许,他们都对摇仙草志在必得。

而作为代表着真仙少帝的善药童子,并没有去多看拿云长老和这位远古世家的大人物,似乎,他自信以自己的权限,一定能在这一轮竞价之中击败拿云长老和远古世家的大人物,他一定要为自己少主拿到摇仙草。

反而,在这个时候,善药童子是担心李七夜,此时此刻,在善药童子看来,李七夜就像是一个疯子,随便报价,各种恶性竞价,甚至有可能像疯子一样到处咬人。

最让人可怕的是,这样的疯子,却便便拥有着洞庭坊给他的无上限信用额度,这使得,这个疯子就可以随便报价,会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

“看什么看——”当善药童子的目光往李七夜身上扫过的时候,李七夜没有任何表态,但是,简货郎就像是一个恶奴,瞪了善药童子一眼,说道:“没见过世面吗?没见过我们公子这样绝世无双、万古无敌的人物吗?也对,我们公子乃是万古无敌,芸芸众生,又焉能相比,以前你又焉能有资格一见。”

简货郎这张嘴巴就是贱,说话又毒又损,任何人听了,都会觉得不舒服,但是,其他人却不知道,简货郎所说的每一句话,那怕是再难听,却都偏偏是事实,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这个是事实罢了,都认为简货郎说话太嚣张,太毒太损。

善药童子顿时就脸色涨红了,他作为真仙少帝座下童子,身份非同小可,莫说是一个小辈、仆人,就算是大教疆国的老祖,见到他,那都是必须客客气气的,谁敢如此斥喝他,视之无物?甚至是当众羞辱他?

“狂妄恶奴。”善药童子忍不住大声喝道:“休得口出秽言,我们真仙教,乃是万古无双巨擘,我主真仙少帝,乃是亘古唯一的天才,你等蝼蚁,也敢口出狂言……”

“是了,是了,好怕你们真仙教啊。”简货郎笑嘻嘻地说道:“你们真仙教吹得再响又怎么样,哼,若是我们公子出手,那还不是灰飞烟灭,还嚣张个什么劲。”

“你——”善药童子不由脸色涨红,脸色是十分难看,不由怒视简货郎。

好不容易,善药童子这才喘了一口气,说道:“口出狂言,谁人不会,有本事,那得见个真章,我们真仙教怕谁了。”

“哟,是吗?为什么刚才我就看到你怕了。”简货郎不仅是嘴巴毒,他的眼睛也的确是很毒。

他瞅了善药童子一眼,说道:“刚才谁报价的时候,还不是偷偷往我们公子身上瞅,不就是怕我们公子出手嘛,只怕,我们公子一报价,你们真仙教就完犊子,你也就别想得到摇仙草了吧。”

简货郎的这样一句话,就揭了善药童子的老底,这就让善药童子一下子脸色涨红得如猪肝色一样,这对于他而言,简货郎这样的话,就是对他的一种羞辱,也让他一阵心虚。

“谁怕你们了。”善药童子不由冷喝一声,说道:“我们真仙教,底蕴无双,珍贵数之不尽,精璧如海,万世都耗之不尽,区区无名之辈,又焉能与我们真仙教比财力之厚……。”

虽然善药童子这话不中听,甚至让人觉得有点吹嘘,但是,若真的是需要盘起来,实际情况,那也的确是差不了多少。

真仙教的财力,的确是可以傲视天下,若仅是以财力而言,抛开所有的顾忌,举世之间,若是真仙教买不起的东西,那很有可能,世间再也没有人能买得起。

“听你的意思,好像是不怕我们公子出手了。”简货郎似笑非笑地看着善药童子,那挑衅的神态,再明白不过了。

被简货郎这样的无名小辈一挑衅,这顿时就让善药童子不由热血一下子涌上脑袋,他脱口说道:“谁怕谁,放马过来,我们真仙教又不是孬种。”

这话一脱口而出,回过神来之后,这就让善药童子后悔了,他就是在心里面有些忌惮李七夜报价,但是,现在他所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无法收回来了。

“这样一说,我倒有点兴趣了。”一直旁眼冷观的李七夜就露出笑容了,淡淡地说道:“那就看你有多大的权限了,那我报个价,三千万。”

李七夜一下子入局,而且,一开口就报了三千万,这顿时让其他的人都傻眼了。

特别是想继续竞价的拿云长老和远古世家的大人物,也都呆了一下,面面相觑。

“三千万。”李七夜一开口就涨了一千万,这样的恶性竞价,那简直就是让其他人没办法玩了。

“你——”李七夜一口报三千万,这也顿时让善药童子脸色涨红,一下子答不上话来了,这样的竞价,根本就让人玩不下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