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重拳降药价,抗癌药实行集中采购、医保准入谈判

作者: 巴根

导读

国家卫健委表示,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将实施政府集中谈价和采购,鼓励形成全国统一采购价,而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而医保目录要建立一套严谨的规则,考虑基金总量的平衡,临床的需要以及价值的导向,同时还要避免发生寻租,避免不当竞争,尤其是避免劣币淘汰良币。

全文阅读大约需要3分钟,如果本文对您有任何启发,欢迎点击文末评论。

4月28日上午,国新办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近期发布的降低抗癌药品费用相关政策做了解读。

在此前一天,财政部发布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通知称自2018年5月1日起,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生产销售和批发、零售抗癌药品,可选择按照简易办法依照3%征收率计算缴纳增值税。

约两周前即4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口抗癌药实行零关税。4月23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自今年5月1日起,以暂定税率方式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为零。

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指出,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将实施政府集中谈价和采购,鼓励形成全国统一采购价,而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

降价已为患者减负60多亿元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药政司司长于竞进介绍说,2016年7月1日和2017年10月1日起,各地分两批将谈判药品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公开挂网,医疗机构网上集中采购。截至今年4月18日,两批谈判的17种抗癌药品因降价节约资金41.7亿元,加上纳入医保目录后报销的部分,共为患者减轻药费负担62.4亿元。

目前,我国已上市抗癌药品138种,2017年总费用约1300亿元。近两年通过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和国家医保目录谈判,39个谈判品种平均降价50%以上,其中就包含上述17个抗癌药品。

国务院重拳降药价,抗癌药实行集中采购、医保准入谈判

可见,除去关税、增值税外,抗癌药价格还与是否纳入医保、医保定价机制密切相关。

那么,是什么使得抗癌药价格居高不下?

于竞进指出,抗癌药品费用高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研发投入大。近年来,各方加大抗癌药前期研发投入,新产品研发成功率不到2%,平均成本超过7亿美金,企业需通过高定价收回前期投入。

二是保障能力有限。城乡居民基本医保筹资标准目前人均不到700元,大病保险报销后,部分患者自负费用负担仍然很重,补充保险、商业保险、慈善救助等发挥作用不够。

三是带瘤生存期不断延长。随着癌症防治技术进步和新药上市速度加快,2014年确诊的、生存期超过5年的肿瘤患者比例超过40%,客观上进一步推高了抗癌药品费用。

对抗癌药实行集中采购、医保准入谈判

围绕减轻癌症患者药费负担,曾益新在发布会上提出将从三方面发力。零关税是其一,而另外两项举措都与医保有关。一项是对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和采购,将鼓励形成全国统一采购价。三家以上企业生产的药品,拟开展专项集中招标;生产企业不满三家的,采用谈判、撮合等方式。

对于还未在医保目录种的抗癌药,将实行医保准入谈判,拟由医保部门组织专家评审并开展准入谈判。将符合条件药品纳入医保药品目录范围,医疗机构按照谈判价格网上采购。医保谈判能使药物降价的幅度更大。以肺癌小分子靶向药盐酸厄洛替尼片、盐酸埃克替尼片为例,盐酸厄洛替尼片原每个月治疗费用约19800元,国产创新药盐酸埃克替尼片为12000元。经过医保目录谈判后,晚期肺癌患者单月自费支出为盐酸埃克替尼片6000元,盐酸厄洛替尼片7000元。

“目前的药品目录基本上能满足需求,但也有进一步扩大支付范围和提高用药水平的需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医疗保险司司长陈金甫表示,人社部已经做了专项部署,会尽快启动建立药品的动态调整机制,尽可能把更多临床价值高、治疗急需的药品纳入支付范围,既有效提高患者用药水平,又通过谈判方式把价格降下来,减轻患者的负担。

“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进入目录以后必然对企业发展有巨大的促进,企业对价格也应该体现巨大的诚意,这样才能真正确保患者既用得上药,又用得起药,医保基金也能够承受”,陈金甫说,在准入上体现市场竞争、合规合法,在价格上体现双方的利益平衡,真正把价格降下来,以量换价。

“不可能市场上所有的品种都会纳入目录,但年内会给社会一个结果”,在被问及纳入医保的时长表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医疗保险司司长陈金甫表示。他认为,这需要建立一套严谨的规则,考虑基金总量的平衡,临床的需要以及价值的导向,同时还要避免发生寻租,避免不当竞争,尤其是避免劣币淘汰良币。

此前健康点曾报道,已经进入医保目录的抗癌药,在医院却不一定买得到。来自国内某制药企业的人士称,药品进医院是个比较复杂的过程,在各省招标挂网以后,医院自行采购,通过科室申请、药事委员会讨论、院长签字等流程,且医院进行总数控制,进一个药,要出一个药,难度大,周期长。

另一位来自药企的高层领导人士也称,医院面临医保控费的压力,设立了医保报销额度,由此造成了医院对药品采购“唯低价是取”,这造成了定价较高的抗癌药经过了医保准入后,还面临着“医院准入”难。

上述药企高层表示,各省医院虽然取消了药品加成、药品返点,但总有药变相加价,公立医院社会化托管的药房,要求返点的现象仍然存在,招标完成后要求进行“二次议价”的情况也未根绝。

来源:健康点healthpoi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