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 A+
所属分类:医保

洛青凤不由张了张嘴,眼神有责怪你赵星辰也太高调了吧……这向家可是天外天十大家族,惹不起的。

“对不起!晚辈向琴云见过前辈。”向琴云福了一福,指着自己的椅子道,“前辈请坐。”

顿时,大跌眼镜,所有人都呆了,包括林雪尘。

“嗯,还算有些素质,不过,还得加强修养。”赵星辰点了点头,向琴云顿时满脸通红,尴尬极了。

有没老鼠洞啊,我想钻进去。

因为,刚才就是她批评赵星辰没有素质的,赵星辰现在把这话回给她了。

这厮一抖衣袍,大马金刀的坐下了

而向琴云则是在赵星辰身侧站着,好像一伺候主子的小奴婢。

洛青凤跟林雪尘都抽搐了一下嘴唇,露着‘你踩了狗屎’的表情包。

“阁主,长生天考功院副院首‘钟离子’大师来了。”这时,外边传来宁真报备的声音道。

对于考功天,赵星辰先前还是有些糊涂的。

直到前段时间才搞清楚,考功天下属得有考功院,而最著名的就是天外天、长生天、索命天三大考功院。

而外界四大仙境都属于这三大考功院管辖,他们内部早就划分好了地界,像秋界的药师医仙们就属于天外天考功院。

下一刻,一个仙风道骨,面相清瘦,一身医仙作派的中年男子进得亭来。

而杨阁主,庄小玉等,包括洛青凤,林雪尘都站了起来。

吗蛋!身份不同,待遇果然不同啊。

不过,这里有个异类!

钟离子脸色一沉,点了点头,尔后定定的盯着赵星辰。

因为,就他坐着

“这位哪家天界来的大佬?”钟离子估计是给气坏了,黑着脸,阴阳怪气的直接冲赵星辰就问。

当然,见这小子如此嚣张,在钟离子心里也肯定的认为,赵星辰应该是出身于三大天界某个大世家。

外界自不必说,不然,他敢如此对待自己?

“赵星辰,这位是钟大师,一品大师。

在长生天也是一位大人物,出生于长生天八宗。

钟大师在万年前就已经跨入天帝之境了,没大没小的,你怎么坐着?”洛青凤都急眼了。

这位钟大师来参加过几次蟠桃宴,自然熟悉了。

“就是,一点规矩不懂。”林雪尘马上补刀。

“这小子是谁?”钟离一听,大概也明白了,这小子不是三大天界的人啊,外界的一个垃圾。

“赵星辰,你是洛姐姐家一个奴才而已。今天本阁主不欢迎你这样的狗奴才,马上给我滚。”杨语嫣连洛青凤面子都不给了。

毕竟,跟钟离子相比,洛青凤的份量自然不如他了。

“花果府一个狗奴才,果然狗性十足啊。算啦算啦,狗自然不懂礼数,让他自抽十个耳光滚就是。”钟离子一脸大气的摆了摆手。

“我怕你消受不起!”赵星辰看着他,还是坐着的。

“你什么东西,我消受不起。本座就是要抽几大仙界之主他们子女的耳光,他们也得把脸马上凑上来。”钟离一脸嚣张。

“是么?”啪,一块令牌给赵星辰轻轻拍在了旁边的小桌上

钟离子一瞄,顿时,满脸通红。

杨阁主跟洛青凤几个也是瞄了过去——副总监察?????

哪里的副总监察????

啪!

赵星辰把令牌翻了个身,背面朝上。

我天!

‘考功天’发的啊,明白了,难怪钟离子脸红得猴子屁股似的。

一旁站着的向琴云偷偷擦了一把汗,原本心里还一直怀疑这小子哪里偷来的本族钻石令牌,现在信了。

“钟离子,本座有资格在你面前坐吗?”赵星辰问道。

“属下知错,请赵副总监察海涵。”钟离子擦着额上汗珠道。

其实,钟离子跟赵星辰级别差不多。

只不过嘛,赵星辰的令牌下边还有两个小字——委员。

这个才是令钟离子差点吓傻的杀手锏,如若赵星辰要给他小鞋穿,完全可以在委员会上‘黑’他。

这点,令钟离子无法承受。

他的名誉,钱财,地位,全是考功天给的。

如果没有了这层身份,他还是钟离子,只不过,他算什么东西

“赵副总监察,钟大师不知不罪。

本阁当然知道赵前辈是来参加蟠桃盛会的,当年,钟大师还给我家主子治过病。

看我家主子薄面,谅解他一回。”杨阁主说道。

“你家主子谁啊?本座为何要看她薄面?”赵星辰明知故问,当然是对刚才杨语嫣对自己态度的不满了

“好了赵星辰,玉女是我朋友,算了算了。”洛青凤都看不过去了。

“也好,两位妹妹,扶本座回去。”赵星辰拿腔作调的瞄了一眼自己的双臂,意思是你俩个左右各一个,让老子也享一下齐人之福。

“好嘛姐姐,咱们走。”林雪尘笑着站起,跟洛青凤左右各一个扶住了赵星辰左右手。

顿时,感觉双臂处传来一振。

我叉!敢情是两条大狗‘钳子’啊。

只不过,如今的赵星辰是什么实力,两位见这厮好像没什么感觉

互相看了一眼,顿时,力贯双臂,八分力气充斥。

“呵呵,两位,再加把力,挠痒痒都不够。”赵星辰笑了笑,悠闲自得的行步。

“狗东西!”洛青凤忍不住骂了一句,知道奈何不了他。

“对!”林雪尘抿嘴点头道。

“呵呵,就是狗的话本座也是条公狗,两条小母狗陪着狗大爷逛园子啰。”赵星辰嘿嘿笑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对了,两位不错啊,居然跨入地元境了。”屁股刚坐下,赵星辰闲散的笑道。

“那当然,昨天一下子就晋级了。”洛青凤略显得瑟。

“昨天?一下子……你没特意修炼,或者吃了什么神物?”赵星辰一愕,问道。

“没!雪尘妹妹也一样,毫无征兆的就升级了。”洛青凤说道。

“难道跟它有关系……”赵星辰呐呐道。因为,在自己完全掌控秋界仙境那一刻,在秋界地盘上,好像天地压力一下子减弱了不少。

不光林雪尘跟洛青凤,就是土帅跟水帅两人以及手下都一样,几乎都是在同时晋级。

当然,对水帅跟土帅两人来讲,只是恢复性晋级。

这太巧合了……

“跟谁有关系?”林雪尘紧盯着赵星辰问道。

“没什么……”赵星辰摆了摆手,这可是个天大的秘密,绝不能向任何人泄露。

“先前杨阁主还请教过我。”洛青凤说道。

“她难道也晋级了?”赵星辰问道。

“没错,她原本仅有仙尊颠峰,一下子就跨入了半步天帝之境。问我,我也心里犯嘀咕。因为,我跟她在同一时刻晋级的,这个也太巧了。”洛青凤点头道。

“你肯定知道什么?”林雪尘问道。

“今后再说。”赵星辰摆了摆手。

“直到现在,你还把我当外人,赵星辰,你安的什么心?难道我给你看了?”林雪尘大怒,脱口而出。

爱爱小说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这样的方法,确实可以避免无谓的牺牲。

反抗军的领头青年,对此倒是没有异议。

他只是语气不屑道:“你确定要跟我打一场,我这下手没轻没重的,要是帮你不小心打残废了可就不好!”

可以看出。

夏侯杰已经算是个性嚣张了,这领头青年似乎比他还要嚣张。

当然,若非有些本事,也不会如此自信满满

至少在韩羽看来。

他灵压澎湃,而且有刻意隐藏和调动。

年轻一辈之中,这家伙应该不算弱。

夏侯杰还真没有想到,出了这水都,居然还有比他更嚣张的人。

若是以往,他定然要反驳几句,以彰显自身的实力。

可自从被韩羽教训了一顿后,他就不会再做出这样幼稚的行为了。

能动手尽量别逼逼。

夏侯霸拉开阵势,似乎并不打算与他废话。

“报上名来!”

青年大手一挥:“我陆风不杀无名之辈!”

本尊陆风的青年,乃是反抗军其中一名队长。

要知道反抗军一共才七位队长,而他是最年轻的那个。

年经轻轻就能胜任这个位置,定然有过人之处

大致也是因为如此,才会恃才傲物,目中无人吧。

“夏侯杰!”

夏侯杰大喝一声,便主动发起了攻势。

他瞬步来到了陆风面前,夹带着浑厚灵力的一拳轰出。

陆风侧身躲过,表情略微有些诧异,似乎是没料到这小子还挺有点实力的。

再想起对方刚才自称夏侯杰。

这批货物又是从水狮城来的,很快就猜出对方的身份。

“夏侯家的人。”

陆风一边反击,一边好奇道:“夏侯家的人?”

夏侯杰回防,挡住了陆风这来势汹汹的一击。

这拳头的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竟然震得他双手有些吃疼了起来。

他本身拥有武神境初期的实力,对方在拳脚功夫上,能不落入下风,明显也是站在同一境界上。

事实上。

这陆风可是冰象城有名的天才。

其父原本是龙家的外戚,本身血脉就优于常人,天份自然不弱。

若非一年前封城,那位城主突然性格大变,以某些莫须有的罪名将他们陆家满门抄斩的话。

他也不会加入反抗军。

陆风瞧准机会,脚下一个步伐踩入夏侯杰的禁区。

灵气四溢,冰面碎裂。

夏侯杰眼神一凛,第一时间真气化甲,试图挡住陆风接下来狂风暴雨的攻势。

重华叠霜!

陆风握拳,本已经浮空的冰碎,直接凝聚成小型的冰剑。

随着这一拳轰出,全部袭向夏侯杰。

失去先机的夏侯杰,双手护头,一边后退一边挡住了对方的攻势。

可小型冰剑一波接着一波

他能挡住第一波,却挡不住第二波。

很快,身上就留下了不少伤痕,鲜血横流

陆风痛打落水狗。

人踏地面,凌空而至,在空中双手握紧,竟然硬生生的生出一把冰形巨锤!

冰象城的武者,其战斗方法倒是与水狮城的颇有相似。

大部分的武技,都有着造型和凝形的功能。

这一击冰锤轰然落地。

夏侯杰双手举起,硬生生的扛了下来。

浑身的灵压攀升,已到了顶点,双手合力一握,竟将这冰锤给彻底粉碎!

双方观战士兵,纷纷看得津津有味。

这两人都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还真不好说谁胜谁负。

然而在楚歌这种绝顶高手眼里,已经大概知道谁略胜一筹了。

挡住陆风这一猛击,夏侯霸瞧准机会做出了反击。

冰碎成的粉末飘散于空中。

在其之中。

夏侯杰如同离弦之箭杀到了陆风面前。

他擅长近身搏斗,所以在开战之前,就一直想办法拉近与陆风的距离!

而此时的距离刚刚好!

狮吼拳!

他将全身的灵压凝聚在右拳之上,随之轰出。

水之元素力凝聚而成的额一个巨大的狮头,猛然浮现在陆风的面前。

陆风不退不让,右掌轰出,竟是打算硬碰硬节奏!

拳风形成的狮头被阻拦了下来,随后慢慢凝结成冰。

这下夏侯杰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元素武技有着相互相克的作用

比如水克火。

又比如现在的冰克水!

而他遇上陆风,刚好是被克制的那一方。

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克制不是说没有效果,但却不大。

但若是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那差之毫米,失之可就是千里了!

狮头碎裂的瞬间

捉住机会的陆风,右手凝形一把长剑刺向夏侯杰。

速度极快,让人瞠目结舌。

等夏侯杰反应过来时候,右腿却已经不知何时被陆风给冻住了,无法第一时间躲闪!

刺!

长剑没入夏侯杰体内,即使他第一时间展开了神之领域,也无妨挡住这致命的一击!

鲜血横流而出,还未滴落地面,就已经被冻结了起来!

冰象城常年积雪,温度就没高过零下,在这种情况下战斗,夏侯杰几乎全然没有胜算!

自知不敌对方的夏侯杰,便打算主动认输。

毕竟,犯不着为了一些货物,而把命交代在这里

可……

砰!

陆风迎面一拳,砸在夏侯杰的脸颊之下,不仅仅让他无法认输,还将他一鼓作气的砸飞了出去!

夏侯杰在雪地里滚了好十多圈,方才停了下来。

此刻他的脸,已经有些鼻青脸肿了。

再加上胸口的伤,很是狼狈不堪。

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心中很是不满。

技不如人,无话可说。

但对方明明已经占据上风,却还要赶紧杀绝不成?!

“想认输啊?”

陆风张开双腿,指了指自己裤裆下方:“从这里爬过去,我就饶你一命!”

这番言语,让反抗军那一边的人哄笑声四起。

反观水都的将士,则是一个比一个恼火了起来。

夏侯杰更是破口大骂:“大丈夫,士可杀不可辱,我去你妈的!”

陆风脸色一沉,杀机毕露:“你敢骂我母亲,找死!”

他朝着夏侯杰飞奔而出,俨然已经一副失去理智的样子。

这已经不是点到即止,而是要杀人灭口了!

砰!

一声巨响。

正当不少人为夏侯杰的下场而默哀的时候。

倒飞出去数十米的人,竟然是陆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