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医生和他的季宝贝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 A+
所属分类:医保

面对社长的指名,十代同样有些意外。

游宇斜眼瞥了下海马,说:“这不大合适吧,海马社长?对方可是还没毕业的学生......”

“哼,这家伙早就已经赢得了资格。”海马抱着胳膊,看向十代的眼睛里仿佛燃烧着名为斗志的火焰。

他冷冷扫了眼游宇;“你的学生你自己应该最清楚,游↑宇↓。他的实力,早就已经和其他所谓的‘学生’不在一个档次上......

......不,甚至和这些混乱的次元、以及我们的世界里绝大部分的决斗者都不在一个层面上。

现在的他,绝对有站上我们的舞台的资格!”

这番评价一出,所有人都不由更为震撼。

众所周知海马濑人可是很少给人正面评价的,如果他对你说“马马虎虎”,那你也许就能靠着这个词吹一辈子牛了。

而现在,海马的意思显然是已经认可了十代——这个甚至还没毕业的决斗学院学生——作为世界最顶尖层次的决斗者,也就是和武藤游戏、海马濑人等人并列的那一档的传奇!

但这评价同时也让某些人心里并不受用。

比如说爱德,比如说万丈目。

和其他学生都不在一个层面,那岂不是也包含了他们两个吗?

万丈目看向十代,咬住了嘴唇。

意思是,老师也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法跟这家伙同台竞争了吗?

但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海马等这一刻已经很多天了。

许多年前,首届KC杯的大会上,海马首次和这位游城十代的相会,迄今让他印象深刻。

那压倒性的强大实力,那种顶级强者才有的气魄,以及和他决斗时擦碰出的火花,还有自己生命值归零时血管里那种无可替代的躁动,到今天都还记忆犹新。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等着这只小水母头成长起来。

而今天,在这场决斗的最后,他终于又见到了当年那只有过一次牌局、却让他魂牵梦萦的强大对手。

尤其在看到“超融合”发动,十代和尤贝尔最终融合后的姿态,海马当时就瞪大了眼睛——

——错不了!

就是这种气场,这个感觉!

他当年在KC杯遇到的,就是这个对手!

“好啊,能和海马社长这样传说级的决斗者决斗,我也非常期待。”十代跃跃欲试,“但是还是得等我回去之后了。”

“哼。”

海马没再说什么,但很快眼神又扫到了一旁不吭声像是在降低存在感的不动游星。

“还有你,之前定好的‘疾驰决斗’。”社长冷冰冰地说,“别忘了。”

游星:“......”

社长的视线还在接着打转,然而转到游宇身上时,不等社长吭声他就自觉地主动出声打断了,指着自己说:“还有我,我也跑不了,我记得的社长。”

“哼。”

社长似乎对他的自觉性还算满意,没多说什么。

从异次元回去比他们过来是就要容易多了。

当时找不到要领,还是通过游宇和游星进行疾驰决斗时产生的游星粒子以及庞大都能衡量才突破了次元壁障。

但现在不需要了,毕竟现在他们有了开门人。

在异次元篇章的前期,尤贝尔就有着打个响指就能把整座决斗学院连根拔起丢去异次元的力量。到了结尾,接受了霸王之力、并和尤贝尔融合的十代,也能靠自己的力量穿越次元。

毕竟霸王是这十二个次元的统治者,有在次元间任意移动的能力也是理所当然。

一行人站到一片空地上,只见十代双目亮起异色的光芒,手臂猛地提起,一股无形的力量顿时以他为中心爆发。

地盘仿佛猛沉了一截,漆黑的云层战栗般地在天空中凝成了一团,就仿佛随着王的一个动作,天地都听他号令。

白炽的光柱从天而降,有如瀑布轰上了地面。能量像白色浪潮般席卷,短暂的一瞬刺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十代放下胳膊,转过身,眼睛依然是像宝石般漂亮的异色。

小伙伴们都被这一幕震撼到了。

“好......好厉害。”丸腾翔呆呆的,“这是大哥你做的吗?”

“嗯。我......跟过去也稍微有些不一样了。”

十代下意识侧过头,就像想在同伴们面前藏起这双异色的眼睛。

明日香最先回过神,笑了一笑:“放心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就是你。至少对我而言,你永远都是我所熟悉的那个游城十代。”

她的话似乎确实让十代轻松了一些。

“谢谢。”十代笑了笑,指向身后落下的光幕,“穿过这个,你们应该就直接抵达决斗学院的岛上了。

不用担心我,等事情办完我也会回去......”

“等一下,十代。”尤贝尔突然浮现,声音严肃,“有情况不对。”

“啊?”

十代也很快发现了她指的是什么。

是他刚刚为大家召唤来的那道光柱,那个通往决斗学院的次元之门

巨大的光柱开始扭曲了,就像受到了某种其他东西的干扰。光幕变得虚幻、不稳定,看起来感觉像接触不良的全息投影。

“这是怎么回事?”十代惊讶。

“有人在干涉我们的力量,”尤贝尔沉声说,“看起来某人不希望我们就这样回去。”

接着反应过来的是不动游星。

游星露出惊讶之色:“难道是......不,不对。不应该是在这个时间,也不应该是在这里才对。

他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次元......”

“谁?”游宇皱眉,“你说谁在这里,游星?”

一声爆炸的巨响打断了游星的回答。那正是来自那道光柱的爆炸,次元通道在不断扭曲后终于失去了稳定,随着爆炸的响声分解开来,化作了无数白色光点逐渐消失。

站得较近的几人猝不及防地被能量余波击中,被猛地掀翻在地。

但很快就不需要游星的回答了。

因为罪魁祸首,下一秒便大大方方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那是对游星而言早已不算陌生的面孔,事实上对游宇、甚至对海马社长而言都是如此。

巨大的机械装置宛如天神般缓缓落下,乘载的装置就像个钢铁的菊石目壳,一张冰冷的铁面遮蔽了面容。
废弃仓库在末日之前,是用来存放石材,各种各样的石材堆满了半个仓库,印度红、蒙古黑、黑金沙、芝麻白……大理石最早是起源地球福建省,最初的用途是做坟墓的挂面,天然的大理石不惧风吹日晒,历经百年而不变色,耐磨性极强。

古人都是很重视先辈的,家,可以徒四壁,但是先人走的时候,一定要风风光光送走,这样才能保佑子孙,福泽延绵。

顾医生和他的季宝贝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后来,山林面积越来越小,土地越来越之前,土葬变成了火葬,大理石挂面便用不上了,转为做灶台、地板砖等等,火星的很多习惯都延续了地球风格,大理石在火星风靡一时。

经理末日,大理石依旧,就是多了很多蜘蛛网,散发着一股浓重的霉味,处处散发着荒凉的味道

角落里,一些尸体早已经腐烂的只剩下白骨,破碎的衣服下面不知道隐匿着虫子还是蟑螂,不时动两下。

听见动静的老鼠从黑暗处钻出来,不畏惧人类,两只通红的眼珠子射出嗜血的光芒,仿佛择人而噬的野兽。

老鼠不怕人了,这很可怕,但是在火星,这是常态。

说来奇怪,末日之下,众生皆毁,但是有几种生物很好的活下来了,不仅没有绝种,反而愈发的昌盛。

老鼠、蟑螂、苍蝇、蚊子,堪称四害。老鼠现在不怕人,见到人类,如同丧尸一般,主动进攻。

蟑螂的生命力愈发的强大,什么都吃,木质的、塑料的、金属的……除了石头,其他的,能咬得动的都咬。

苍蝇和蚊子差不多,攻击性极强,携带瘟疫和病毒,末日那么恐怖,苍蝇和蚊子占了不少功劳,很多受到的进化者,没有死在丧尸的病毒上,实在了苍蝇和蚊子携带的病毒上。

老鼠突然冲过来,犹如一抹黑影,速度快的让人不敢相信,瞬间就到了脚下,又尖又锐的利齿,利齿的尖尖仿佛还乏着一点幽绿,照着刘危安的脚踝就是狠狠的一口。

哒——

老鼠咬了一个空,刘危安的脚不见了,下一秒。

啪!

老鼠被踩扁了,内脏和鲜血溅射一地,此举,没有吓退其他的老鼠。反而因为鲜血的刺激,数十只老鼠从暗处冒出,利箭般射了过来。

啪!

刘危安的脚下用力,大地颤动了一下,十几只老鼠如遭雷击,刹那生机灭绝,从半空中掉在地上,尾巴无疑是扭动了几下,就此没了声息。

“谁——”闭目调息的方邹仁睁开了眼睛,慌乱一闪而逝,恢复了正常,看着刘危安,平静地道:“好手段,你是怎么追上我的?”

方邹仁此刻的样子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小伙子,二十多岁,体魄健壮,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憨货的农村青年,前提是忽略他的眼睛。

“我以为你会变成一个中性人,或者太监。”刘危安左右打量了一下,悠然上前:“这地方不错,大理石切割会发出刺耳的声音,刚好可以掩饰地底的一些动静,我之前竟然没想到。”

“我不

知道你在说什么。”方邹仁的眼神没有波动。

“我都追到这里了,隐瞒还有意思吗?还有意义吗?”刘危安不屑地看着方邹仁:“这个时候还有心情为《地下王庭》保守秘密?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你是在打断我的骨头的时候做的手脚?”方邹仁突然变了脸色。

“不然你以为区区‘金蝉脱壳’就能从我眼前逃走?《地下王庭》太小看末日了,跟不上时代,主要要淘汰。”刘危安道。

“王庭的伟大,超乎你的想象,我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兵,打赢了我,算不了什么本事。”方邹仁道。

“火星的变化越来越大,在地面上的人,每个人都是受益者,《地下王庭》躲在地底深处,也许你们的研究有点用处,但是速度比得上地面上的进化,现在才几年,十年八年之后,到时候的差距会有多大,到时候你觉得《地下王庭》还有什么牌可以打?”刘危安问。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方邹仁强硬道。

“这话你自己都不信吧?”刘危安好笑地看着他,“就不说上古的方士的那种移山填海的力量了,就说火星上的地狱之眼,科技的力量能够解释吗?不要说解释了,靠近都做不到。”

“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方邹仁道。

“手脚是不是酸麻无力,血液不通,有种要僵住的感觉?”刘危安露出一缕嘲讽,“你觉得现代医学能救的了你现在的情况吗?”

“你对我做了什么?”方邹仁暗暗心惊,刘危安手的症状和他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

“说实话,区区一个你,还不知道我使用手段,但是为了你身后的《地下王庭》,我还是不介意试一试的。”刘危安道。

“你死了这条心吧,就算是死,我也会对你说任何消息的。”方邹仁道。

在我面前,我不想让你死,你未必死的了。”刘危安道。

“他不死,就你死!”大理石的后面突然射出一道人影,人在半空中,剑芒炸开,犹如一轮烈日笼罩而下,空气中温度骤然上升到一个极为可怕的程度。

另外一侧,黑色的长枪犹如一道乌光,犹如出动的毒蛇,无声无息刺向刘危安的腰间,快如闪电。

砰!

枪声响起,200米的距离对狙击枪来说,根本不存在距离的说法,枪声响起的时候,子弹已经击中了刘危安,一穿而过。

刘危安消散,原来击中的只是一个影子。

砰!

拳头与黑色的长枪相撞,长枪瞬间弯曲如弓,然后瞬间绷直,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射回去,一声惨叫响起。

长枪从主人腹部穿入,从背后钻出来,带着主人的身体飞出七八米,扎入大理石里面,就此定住了。

“镇魂!”

烈日已经到了刘危安的头顶,突然静止,下一秒,烈日炸开,露出后面的一张惊骇的脸,眼珠子倒映着一只拳头的影子无限扩大。

噗——

头颅仿佛西瓜破碎,脑浆、脑汁溅射四面八方,刘危安的手上多了一把狙击枪,一把造型夸张,堪称恐怖的巨大狙击枪。

根本不见他瞄准,枪声一震,两百米外,即将扣动扳机的狙击手的脑袋不见了,只剩下脖子一下的部位,哗啦哗啦喷射鲜血。

刘危安的狙击枪威力太大,直接把脑袋给震碎了。

砰——

砰——

砰——

砰——

砰——

刘危安开了五枪,五个冲上来的人倒飞出去,落地之后就没了动静,心脏的部位出现一个海碗大小的窟窿眼。

雷神-2,这是雷神-1的升级版,不管是准头、射程、还是稳定性都比雷神-1有了很大的提升,重量持平,穿透力提升了20%左右,这也是刘危安追看重的,重一点不要紧,威力大才是关键。

雷神-2可以把子弹打入白银丧尸的体内,对付人类,跟杀小鸡仔似的。

砰!

子弹穿过虚空,连续穿透两块二十公分和三十公分的大理石板,击中了后面的进化者,这个进化者想着偷袭,理所当然的认为就算是被发现,也有大理石会保护自己,直到他低头,看见了胸口的窟窿眼,把自己的两个拳头伸进去都没有问题,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就此凝固。

刘危安放下了狙击枪,好奇地看着方邹仁:“你怎么不跟着攻击?”

“就算加上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方邹仁苦笑,对于战友的死亡,他的脸上看不见一点悲伤。

“那么,你打算投降了吗?”刘危安问。

“如果我投降,立刻就会死。”方邹仁道。

“你指的是他吗?”刘危安突然掉转枪头,一道火舌喷出,子弹击中的明明是虚空,却有血水溅射出来,子弹射入大理石中消失不见。虚空中,一具尸体坠在地上,黑衣黑裤,标准的刺客大半,连脸上都蒙着了黑巾,只剩下两个眼珠子露出来。他想说什么,但是嘴巴张开,涌出来的却是血,染湿了黑巾,眼中的光彩迅速暗淡。

“还是他?”刘危安第二枪开出,瞄准的是头顶的灯泡,砰的一声,灯泡熄灭,变成了一句尸体掉在地上。

尸体的眼神是震惊和不可思议的,还没来得及绝望已经死亡。

“你是怎么发现的?”方邹仁惊呆了,灯泡的变身能力远在他之上,还是在刘危安来之前已经未装好,就算是是X光都扫描不出来

“爆!”刘危安突然轻喝一声,方邹仁的四肢突然炸开,碎肉、骨头、血液溅射四面八方,方邹仁疼的脸上变色的时候,刘危安眼中射出了刺目的光芒。

“镇魂!”

方邹仁神魂一阵,下一秒,变成了呆滞和茫然。

“《地下王庭》的基地在哪里?如何进入?有多少人?战斗力多高?”刘危安问。

“在东南方向三百米外的停车场的下面,入口在……”
可能周兴礼这一生做的最有格局的事,就是决定出兵增援自己的老对手陈系。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原本只是想帮陈系分担点压力,但却莫名其妙的成了重火力承受方。

秦禹就跟他妈的疯了一样,命令所有南下部队,全部向九江方向进军。这就像是双方刚坐在牌桌上,荷官还没等发牌呢,秦禹直接就梭哈了。

林城部八万人,历战部六万余人,霍正华,杨连东等新被收编的中立派部队,也有四万多人,再加上秦禹从疆边带来的西北先遣军,三个旅,三个团,两万余人。

整个联军目前在南方作战的部队,已经超过了二十万,而这二十万的部队,却集体把火撒在了许汉城身上。

实事求是地讲,这在军事上是有些舍近求远的,因为从地理位置上来看,秦禹联军完全可以打庐淮和九江的中线,再直扑南沪,并且周陈的部队也是按照这个进攻思路驻防的。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周兴礼的插手直接让秦禹炸毛了,对方根本没走中线,直接就挥师准备进攻九江了,因为这里比周系的首府庐淮,肯定是要好打一些的。

此次事件最倒霉的就是许汉城,他也不知道自己招谁惹谁了,人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听说秦禹的二十多万部队奔着九江来了。

许汉城气的连吸了十升氧气,坐着飞机从内线返回了九江,准备亲自指挥。

这话一点都不夸张,许汉城的年纪也不小了,而且肺部有毛病,诱发了低氧血症,所以一着急上火,就得氪点氧气。

……

许汉城得知秦禹联军向九江进发后,立马对九江的城防部署,重新做了调整。

实事求是地说,许汉城这个人单在军事指挥和带兵上,绝对称得上是一名合格的三军统帅,其军事能力与他的政治眼光和格局相比,那后两项是要差很多的。

许汉城还在飞机上的时候,就已经给九江周边的许系将领传电,并命令九江城内留守两万部队驻防,九江城外摆兵三万,迅速构建防区和战术堡垒,阻击前行。

同时,许汉城第一时间电联周兴礼,让他赶紧联系陈系,调动九江周边部队,准备对秦禹联军,进行外圈合围。

此刻许汉城想的是,既然你秦禹非要打九江,并且还是倾其全力而来,那我就坐守九江,等你来攻。我有城防优势,内外五万兵力,固守一段时间不成问题。而外围周陈部队,一旦对你秦禹产生合围,你久攻不下,就只能原地罚站,或者突围撤军。

……

联军这边咋考虑的呢?

大部队动身后,负责主攻九江的历战和林城,第一时间碰了面。而双方虽然都位高权重,但林城毕竟是秦禹的便宜爹之一,所以历战对后者很是尊重。

指挥大营内,历战客气地问道:“林叔,你看这仗咋打合适?”

“……部队开拔的时候,我听说咱这秦总司令,因为北风口的事儿,都急的屁股蛋子长脓包了。”林城背手看着作战地图回道:“他非要打九江的思路很明显,就是想让周系顾自己,不管陈系,所以我们抱着他的思路执行,就不会出错。”

“是!”历战点头。

“对方虽然兵力和我们相差不多,但他们有一个很明显的劣势。”林城指着地图的中线说道:“你看哈,庐淮和九江相对的这条线,他们都得派兵驻守,不然的话,我们的大部队直着切进去,就可与陈俊汇合一块威胁南沪。所以,他们的防守线,是要比我们进攻线长很多的。我们现在真要搞九江许汉城的话,那就不扯什么主攻佯攻,十几万的部队直接砸上去,让许汉城先吓尿裤子再说。”

历战闻声点了点头。

“西北先遣军的三个旅,三个团,还有霍正华,杨连东等中立部队,全部压在中线上,如果对方全力驰援九江,那这六万多人直接就打穿中线,干南沪;如果他们不支援九江,那咱就假戏真做,活捉了他许汉城,让士兵排队弹他小鸡鸡。”林城多少有点言语粗鄙地说了一句。

历战缓缓点头:“这个进攻计划可行,咱就这么干了,林叔。”

“你我分一下战场,两线直接往前推。先看看许汉城尿不尿裤子,咱再临时改变一些作战计划细节。”

“好勒!”

大战将商量完毕后,历战部的六万余人,林城部的八万余人,直接就向九江方向疯狂推进。而屁股上长了两个火疖子的秦总司令,则是坐镇中线,负责指挥西北先遣军,以及霍正华,杨连东等部队。

与此同时。

大牙部已经从九区借道,抵达北风口战场,再加上回防的项择昊,以及九区支援部队,他们暂时帮吴天胤稳住了阵脚。虽然北风口大部分的驻防领地已经丢了,但自由谠的推进速度也明显变缓了。因为他们的作战方式是完全欧化的,步坦协同,陆空协同的三板斧抡完了,真到近距离肉搏战和游击战,他们展现出的优势就没那么大了。

……

十三天!

进攻九江的战斗,打了十三天后,林城部和历战部,终于将九江外围的守军防区给推穿了。许汉城在兵力较少的情况下,只能命令城外部队不停的向后回防,缩减自己防区的范围,不然一点被打穿,那对方就可以触城了。

有人可能会奇怪,说陈系的部队都哪儿去了呢?

这就是极为讽刺的事儿。

因为陈系的部队还在犹豫!

在这十三天内,许汉城先是传电司令部,要求他们让陈系的部队离开现有防区,从侧翼合围林城部,但陈系却以各种借口推脱,磨磨唧唧的就是不从现有防区离开。

为啥呢?

因为陈系根本不敢动。秦禹率领的六万部队,压在中线上一动不动,那如果他们离开了,对方就可以瞬间长驱直入,进军南沪,到那时陈系的大本营可能都被掏了。

许汉城气得再吸了十升氧气,直接电联陈仲奇,让他务必在对方触城前,对秦禹联军展开合围态势。

陈仲奇则是坚持着回道:“老许啊,秦禹的目的很明显,他进攻九江,就是想逼我们从中线调动部队。我们现在要是动了,那就上当了。”

“……不是,你不想上当,那九江呢?九江没了算不算上当?!”许汉城吼着回道:“你能不能整明白,咱到底谁帮谁啊?你想明白没?要是还没明白,你让陈仲仁跟我通电话!”

“不是,老许,咱们都别激动。你九江有城防优势,他们短时间内是啃不下来的。只要秦禹动了,我们立马可以合围。”

“他要不动呢?我就问你,他要不动,九江你管不管?”许汉城急眼了:“你赶紧让陈仲仁跟我通电话!!!”

中线地区,浙安生活镇周边。

陈系的驻防部队,直接电联司令部,一名军长拿着电话问道:“不是,咱们都是自己人,你让总参谋长讲清楚行吗?别扯什么观望战局,伺机而动……我知道哪个是机啊?你直接告诉我,到底上还是不上?!”

此刻,秦禹联军,以林城指挥为主,而周陈联军,则是以九江为中心,许汉城指挥为主。

决定南方战局的双城之战,究竟会鹿死谁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