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 芳芳的性幸福生活

  • A+
所属分类:医保

金肆的话让纳什等人的心情瞬间好转了不少。

甚至有那么一瞬,他们都希望直接放弃好了。

反正有人托底,感觉并不是那么差。

威克斯那灿烂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他这时候就有一种被狗凸了的感觉。

“金先生……这和我没关系吧……”

“你是他们救回来的,不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不应该生亦同欢,死亦同穴吗?不应该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吗?”

“我……”

“金先生,你说的对。”纳什等人举双手或者三手赞成。

“既然你们都没有异议,这事就这么定了。”

威克斯想要抗议,只是没有人听他的抗议。

……

要说金肆和短笛的赌约,短笛怂不怂?

他当然也怂啊。

这玩意可是要炸掉宇宙才能弄死的。

他的上限在哪里,短笛不知道。

而他培育出来的小弟。

短笛同样要怂。

这一年来,他到处放神力种子,然后再割韭菜。

不得不说,他还真是金肆的好儿子

金肆的各种乐于助人学的七七八八。

当然了,相较于金肆,短笛的做法就温和的多。

金肆基本上就是跑林子里,直接割草,割多少算多少。

短笛则是自给自足,自己种自己收割。

在这中间,虽说因为金肆而少了一个。

不过与大局无碍,他所培养的伪神,每一个都能让他的实力涨一大截。

这一年来,短笛的实力提升了不知道多少。

当然了,短笛自身也没有停止修炼。

甚至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勤快。

不得不说,短笛的天赋真的非常高。

现在哪怕是古天神,外加上短笛的那位老师凑一起,短笛也能一波把他们送走。

只是,短笛还是没自信。

随着赌约时间的临近。

短笛的心情也越发烦躁。

最近这段时间,短笛甚至无法冷静下来修炼。

终于,一年之期到了。

短笛克制着心中的不安,前去赴约。

金肆来了,带着纳什等人来了

威克斯也跟来了。

没办法,他怕啊。

他必须亲临现场,为纳什他们加油助威。

爸爸。”

该打的招呼还是要打。

不然的话,轮到金肆主动和他打招呼。

就不是打招呼了,很可能只剩下打了。

“短笛,你准备好了吗?”金肆咧嘴笑起。

短笛深吸一口气,看了眼纳什四人。

虽然他们四个都在极力的掩饰自己的气息。

是在短笛面前,他们和果奔没什么区别。

与一年前相比,他们确实是强了很多很多。

只是,这点实力,短笛实在看不出他们哪里能战胜自己。

“爸爸,你确定就他们四个现在的实力,能够战胜的了我吗?”短笛的语气颇有几分傲慢。

纳什四人满脸苦涩,你以为我们想和你干仗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爹是什么货色。

“我也不确定啊,要不你让爹地一次怎么样?”

短笛的面色冷峻严肃,他可不会把金肆的话当真。

自己从小到大,他就没对自己说过真话。

妈妈呢?妈妈没来吗?”

“她身体不舒服,不方便来。”

短笛心情瞬间变得不好了。

如果凯西来了,他还有几分信心。

可是凯西没有来。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金肆要对他做点什么事情,都没人拦着。

更意味着,金肆要对自己做点什么,又担心妈妈阻拦,所以故意支开了妈妈。

短笛越想越慌。

短笛看向纳什等人,越发的不安起来。

肯定是金肆故意让他们示弱。

讲道理,以金肆的能耐,一年之内培养出超越自己的强者也不是没可能。

所以他们几个看似弱不禁风,实际上是暗藏杀机吧。

短笛对纳什等人越发警惕。

这场战斗绝对没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妈妈生病了吗?”短笛关心的问道。

关心是一方面,同时他也想要拖延时间。

“没什么大问题。”

“我最近研究出一种长生不老药,包治百病。”短笛拿出几枚药丸。

“哦?真的可以长生不老吗?”

“是的。”

过去的那些天神,个个都是短命鬼,活了几百年就活不下去了。

要么就是如古天神那样,费尽心机算计后人,靠着窃取别人的神力来苟延残喘。

所以短笛也开始研究,如何让自己活的更久一点。

于是他制造出了长生不老药。

不过这长生不老药对他的作用不大。

因为这是他用自己的神力制造出来的,药力与他本身的神力同性相斥。

并且他现在的实力太强。

即便不是自己制造的,药力也很难在自己的身上起作用。

纳什等人眼睛都直了。

长生不老药啊!

金肆伸手一召,药到他手中。

不过金肆稍稍探查了一下就摇了摇头。

“这玩意对凯西没什么用。”

“没用吗?”

“这玩意对普通人最多就是多活几千岁,可是凯西的实力会将这药力稀释数十倍,这玩意对她来说最多就是补药,没什么实际意义。”

短笛对此倒是不觉得意外。

“好了,废话少说,开始赌约吧。”

“开战之前,我还有话要说。”

“怎么几个月不见,你变得这么磨蹭?”

“爸爸,你能停止暴风雪吗?”

我不是说过吗,这场暴风雪会持续几年,我也没办法啊。”

“真的?”

“你这什么意思?你在质疑我吗?”

短笛可不相信金肆的话。

“这样吧,只要你赢了他们几个,我就试试看,能不能停止暴风雪。”

短笛深吸一口气。

金肆都这么说了,看来是无法再拖延下去。

短笛来到场地中央,对纳什四人道:“来吧,我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强大。”

四人同时出手,鬼影直扑短笛。

短笛的速度更快,身形一晃,留在鬼影面前的只剩下一道残影,转瞬出现在鬼影身后。

可是鬼影却鬼使神差的回身就是一击。

短笛心头一惊,果然比想象中的更强。

自己在闪现留下残影的时候,本体没有暴露出任何气息。

可是依然被鬼影捕捉到自己的气息。

他哪里知道,鬼影根本就不是感知到的,而是看到的。

因为,在半年前获得的那颗眼珠子,被金肆按在他的后脑勺上。
商夏这一次进阶六阶第二品的机缘其实早就已经到了。

特别是在他试制五阶武符万里平波符的时候,尽管此符的制作仅需武者初步具备领域雏形,并对于领域有一个最为基本的认知便已经足够了。

但商夏在连续进行了多次此符的制作之后,原本就已经达到了一品域成境巅峰的他,似乎一下子对于自身虚境本源领域的理解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使得他随时都能够跨过这一道门槛,进入到二品内合的境界。

之前因为那一批武符尚未制作完成,商夏选择暂时压制了自身修为。

待得武符制作完成之后,身心俱疲的商夏自然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跨过修为瓶颈,这才又耽搁了一段时间。

而在得到任欢从星原城星灵阁带回来的消息之后,商夏便决定先行进阶六阶第二品再说,甚至连六合挪移符的试制都被他押后了。

洞天秘境之中,商夏这一次闭关进阶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而自身的虚境本源在跨入二品内合的境界之后,也跟着开启了纯化的进程。

因为有着洞天秘境的遮掩,再加上商夏对于幽州天地之力的掌控,他这一次进阶并未在洞天之外引发大规模的天象响应。

因此,尽管通幽城上空仍旧有着不小的动静可能会引来怀疑,但至少到目前为止,灵丰界的几位六阶真人都不能肯定商夏是否已经进阶六阶第二品成功。

然而二品内合境所带给他的个人实力上的提升却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说商夏在六合镜第一层的时候,最大的成就便是在虚境本源当中完成了本源之力的梳理的话,那么此时进阶第二层便是完成了本源之力的融合与蜕变。

至此,只要商夏自己愿意,在其本源领域所能笼罩范围之内,其以往所练就的神通手段均可形随意转,且威力均会被推升至他自身修为境界所能够达到的极致。

尽管商夏此番进阶过程并未遭遇任何阻滞,但他还是花了一段时间对自身修为境界进行了一定的了解和巩固,而在他再次出关之后,时间已经又过去了数月,来到了灵丰历十年。

期间星原城中虽然有寇冲雪的消息传回,但这位学院的山长在这一年当中究竟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却是没有任何人知晓。

商夏虽然一直在学院当中坐镇,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处于闭关修炼状态,但他对于外界消息的了解也从未有过中断。

因此,尽管灵丰界各大宗门对于自家真人的行踪尽可能的保密,但他还是收到消息,据说黄景汉似乎也离开了灵丰界,就连陆戊子似乎也秘密往来了星原城不下两三次,尽管每一次往返的时间都很短暂。

而且有传言说杨泰和真人与张玄圣真人也再次分离了本源分身,代替他们往来星原城,就连神都教的李极道真人似乎也完成了本源分身的剥离。

李极道的修为原本早就已经跨过了二品真人的门槛,之前苍炎界世界精华融入,作为重要的参与者,李极道也得天地本源反哺,自身修为大有进境,恐怕距离二品境的巅峰也已经不远了,剥离一道本源分身自然不在话下。

“看来所有的人都没闲着,大家都不愿意困在这灵丰界的一隅之地!”

商夏喃喃自语了一声

实际上他自己又何

尝不想着外出灵丰界,前往星空之中寻幽探密?

奈何自家那位山长毕竟修行先行一步,早就跑得无影无踪,而商夏又刚刚进阶第二品,连本源分身的剥离都尚未完成掌握,便只能无奈留守学院了。

好在他自己也并非无所事事。

在出关之后,商夏先是与坐镇通幽城的副山长云菁打了一声招呼,而楚嘉则依旧在忙着改造阵道神兵的事情,然后便将他准备着手制作六合挪移符的事情告知了任欢。

任欢在得到消息之后立马赶来符楼,将一小盒调配好的墨汁交给了商夏。

这是我从星灵阁交易来的六阶符墨,应当还是星灵阁的人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同意交易的。”

商夏将墨盒打开,顿时便有一缕奇异的墨香从中散溢出来,令人有心旷神怡之感。

“看样子星灵阁对于那一道六阶武符颇为看重呐,这倒是让我越发的好奇了,究竟是什么样的六阶武符,竟然让星灵阁愿意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商夏的话虽然是朝着任欢说的,可实际上任欢又怎么可能知道?

一道六阶的武符传承,四副六阶的符纸,一盒六阶的符墨,商夏盘点着手中用来试制六合挪移符的物品,唯独差的便是一杆神兵品质的符笔了。

白骨符笔虽然经过任百年的改造,品质在上品符笔的基础上又有提升,但终归还是没有跨入神兵的行列。

至于其他三支上品符笔,紫竹笔的普适性最强,可相对来说却也没什么突出的特点。

另外两支上品符笔,一支从苍炎界收刮而来,另外一支则是得自星原城。

商夏之前在制作五阶武符的时候,也曾拿来与白骨符笔、紫竹笔轮流交替着用过,总体感觉品质尚可,但因为用惯了白骨符笔和紫竹笔,他在用这两只符笔制作了几张武符之后,便让任欢交给了符堂的其他几位大符师去用。

“希望这两支符笔能够支撑得住吧!”

商夏看了看这两支每次被他用过之后,都会交给任百年进行维护的符笔,轻叹了一口气。

而今的任百年几乎已经成为了商夏专用的符笔维修者。

符楼重新封闭,符堂自大符师以下,所有人尽数从符楼当中撤离,将所有的空间尽数让商夏一个人。

位于符楼顶层楼阁之上,商夏开始静心调整自身状态,同时开始认真感应着整座符楼,尝试着将自己的心神完全与这座符楼相融。

符楼本身便是一座能够对符师制符起到极大辅助作用的传承之物,当商夏经过调整后的心神完全与阁楼融为一体之后,他顿时就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神变得更加容易集中,在符楼内部的感应也会变得更加敏锐,思维念头也变得更加迅捷,哪怕是连手中的符笔就变得更加的灵活……

这其实在某种意义上,也算得上是“内合”境界的某种简易的呈现方式,而之前商夏在符楼当中闭关半年时间,连续完成了五六十张五阶武符的制作,符楼的辅助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而更为重要的是,这种长时间沉浸于某种简易“内合”雏形的方式,也是令商夏轻易而举跨过二品门槛的原因之一。

质地如同绢帛,看上去如同卷轴一般的六阶符纸,在商夏的面前徐徐展开。

尽管事先已经在脑海

当中推演了无数遍,但此番真正上手制作六阶武符,商夏还是不由的感到有些许紧张。

墨盒当中,早已调配好的六阶墨汁色泽朱中泛紫,饱蘸了墨汁的符笔笔头当中有着零星的灵光闪烁。

而当笔头在砚台之上捋过调锋之后,商夏甚至能够清晰的感知到砚台表面就像是被铁刷子刮了一层一般。

这还仅仅只是调锋,照这般下去,他面前这方品质上佳的砚台,恐怕都用不了几次就要废了。

好在这一次任欢找来的是已然调配好的墨汁,若然是一块墨条,怕不是这块砚台根本就承受不住研墨的力量。

抹去心中的杂念,商夏将心神一分为二,一半儿用来掐算落笔的方位,元气注入的快慢多寡,行笔的承转启合以及快慢程度等等,一半儿则用来控制手中的符笔在符纸上行进以及自身本源之力的配合。

六合武符的制作,自然需要六阶虚境本源力量的配合,否则制作出来的武符又怎么可能具备六重天的力量?

最终修为才是一切的根本!

所谓越阶制符不是不可以,但若是没有六阶力量的残余,一位五重天的武者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制作出六阶武符的。

因为商夏用来还原六合挪移符的乃是半张六阶武符,因此,在一开头的时候仅仅只是对那半张武符的复制,商夏符笔在符纸之上行进的还算顺利。

即便是符笔行进至三分之一处,行笔过程当中已经有不少位置超出了原本的半张武符承载,商夏都未曾感知到些许滞涩,而这也说明了他还原那半张武符的正确性。

当然,这还仅仅只是在开头部分。

不过至少到目前位置,商夏试制六界武符的过程一切顺利,而从另一方面似乎也证明了他确实具备了冲击六阶大符师的资格。

唯独令商夏感到有些担心的是,或许是因为初次试制六阶武符的缘故,他体内本源之力的耗损似乎有些超出预期。

六阶武符制作的繁复程度显然要远远胜过五阶武符,尽管到目前为止商夏行笔一切还算顺利,但这种顺利也只是相对而言。

事实上六阶武符制作过程近半,时间却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过去了将近五日。

就当商夏行笔在符纹的某个关键的承转之处时,或许是因为符纹推演有误,也可能是多日不眠不休行笔制符导致精力不济,体内的本源之力在运转之际突然除了岔子。

无序的本源之力从笔尖导出,直接令笔下的符纸炸裂,随即引动虚空之力便要撕碎了符楼内部的空间,并大有将整座符楼都吞入破碎虚空的架势。

不过在武符制作失败的瞬间,符楼自身的防御机制便已经激发,一层层阵禁的力量浮现,将动荡的空间抚平,消弭了散乱的武符力量,甚至还有一层光幕落下直接罩在了商夏的身上,显然是为了保护符师自身的安全。

商夏无奈叹息一声,伸手一挥便扫去了用来保护自己的光幕,随即手掌凌空虚按,原本还略显动荡的虚空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

但他这个时候却顾不得思忖刚刚发生的一切究竟错在了哪里,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手中的白骨符笔之上。

密密麻麻的裂纹已经遍布在笔杆之上,而笔头更是因为笔毫的脱落湮灭而缩小了一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