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睡指南肉30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 A+
所属分类:医保

“糟糕!”

“情况不妙!”

“这该死的邪骨魔尊,居然还留了后手!”

远处,无数观战的诸星域各族天才们,皆是面露紧张慌乱之色。

原本凌峰和萧纤绫联手,已经稳稳压制住了邪骨魔尊长达一个时辰的时间。

看起来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可是万万没想到,那邪骨魔尊居然凭借着逆天的重生秘法,硬生生把凌峰和萧纤绫全都拖到了极限。

而且,居然还能够布下陷阱,以北冥魔鲲的魔化之血,创造出一个绝对有利于自己的魔火毒潭。

在那片毒潭之内,他的速度,力量,乃至是神魂本源,都将得到极大的增幅。

而凌峰则会处处受到压制,此消彼长之下,情况更加严峻,更加恶劣。

端木白,银,宗岩,柳絮,秦羽,玉珺瑶,黑崎一狂,卡卡贝尔,盖亚,朽木剑八,不死川……

一名名来自元神殿阵营亦或是诸星域各族的天才,皆是紧张的握紧了拳头,屏住了呼吸。

难得与邪骨魔尊苦战许久,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线希望。

却不料,最后居然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砰!

就见战场之中,数以万计的魔火毒龙,疯狂轰向凌峰所化的混沌真魔猿。

在毒火之下,凌峰身上的毛发都几乎被烧得光秃一片。

而他那雄壮魁梧的身躯,更是一退再退,甚至几乎要被打入魔火毒潭之中。

一旦那火毒侵入体内,即便是以凌峰的体质,只怕也需要分出大量的元力来压制火毒。

情况无疑会变得更加严峻。

“可恶啊,偏偏我们却帮不上什么忙!”

盖亚死死握紧拳头,双眸一片通红,布满血丝。

莫说是上前帮忙了,就算靠近那魔火毒潭千丈范围以内,只怕他们都会立刻被魔火所炼化,化作一道炽热的血蒸汽,融入毒潭之中,成为邪骨魔尊的养料。

而曾经,他们都在万族擂台之上,与凌峰同台竞技。

而如今,他们却已经难以望其项背,只能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一力拦截那足以毁灭这个世间的终究恐惧。

“可恶!你这个愚蠢的下界蝼蚁!”

萧纤绫咬了咬银牙,心中却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

一直以来,她只是觉得凌峰是一个卑鄙无耻,贪婪可恶的小子,但是在生死存亡的关头。

他明明应该知道,自己还有不少保命的底牌,却还是毅然将自己送出了战场。

这个时候,怎么,忽然良心发现了么?

她握紧拳头,只可惜,疲惫的身躯,已经不容许她重新进入战场了。

“哎,莫非终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邪骨魔尊,就要主宰诸星万域了吗?”

“凌总司一旦落败,再没有人可以拦住邪骨魔尊,我们都将沦为魔族的食粮,沦为魔族的奴隶!”

人群中充斥着恐慌,传递着绝望。

“相信他,就是最大的帮忙了。”

就在此时,却是玉珺瑶深吸一口气,面色纵然凝重,眸中却始终闪烁着一丝希望之光。

不为别的,因为那个人,他叫凌峰!

这就已经足够了!

“是啊!相信他就够了!”

“纵然天地倒绝,也永远都可以相信凌兄,因为,他就是创造奇迹之人!”

玉珺瑶一番话,又让所有人都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

无数人同时为凌峰默默祈祷,默默鼓劲,信仰的力量,冥冥之中,竟是通过眸中物质为介质,一点点注入到了凌峰的体内

原本已经油尽灯枯的凌峰,却似乎又得到了神力加持一般,再度和邪骨魔尊鏖战起来。

“这……这是……信仰之力?”

萧纤绫为之错愕,凌峰明明还没有证得仙道,理论上绝不可能具备属于自己的神格,又怎能吸纳他人的信仰之力呢?

要知道,普通的仙君,仙尊,甚至是仙帝,都没有资格吸收信仰之力。

只有达到破碎境界的仙帝强者,初步具备自我神格,才能够吸纳信仰之力,以万千信仰,塑造世界,执掌乾坤。

而凌峰,连虚仙都还不是,居然可以吸纳信仰之力?

除非,在他身上,拥有一件神器。

真正意义上的神器!

自天神的领域而来,自带神格,超越破碎之境的无上神器!

又或者,他是传说中的至尊神体!

而萧纤绫所知道的拥有这种体质的人,只有一个,便是天执组织那位至高无上的主宰。

而无论是哪一种,都绝对逆天!

凌峰当然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只是通过东皇钟,就可以吸纳信仰之力。

而到目前为止,凌峰也只是将东皇钟当做用来传送的宝物而已。

区区一个凡人,却能够吸纳信仰之力!

这小子,只怕具备晋升破碎仙帝之境的潜力啊!

萧纤绫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眸中精芒闪烁。

不行,这样的璞玉,可不能让他陨落在这里

萧纤绫咬紧牙关,自己现在已经不剩多少法力了,恐怕是帮不上凌峰的忙了。

可是,如果可以成功再把九炎凤皇召唤出来,情况就不同了。

九炎凤皇,虽然只是她的坐骑,可是却拥有媲美仙尊级别的实力。

就算被这片天地的法则所压制,要灭掉区区一个虚仙境界的魔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凤皇啊凤皇,求求你了,你快出来吧!”

萧纤绫集中精神,疯狂尝试与九炎凤皇重新建立联系。

只要召出九炎凤皇,一切就尘埃落定了。

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之后,夜未央的身体,几乎已经完全变得透明,化作幽灵一般的形态。

他虚弱的抬头,看着凌峰与邪骨魔尊那边的战况,最后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看了看陪伴在自己身边,已经泪眼婆娑的慕芊雪,微微笑道:“看来,我的时间已经到了。”

“夜神大哥!”

慕芊雪似乎意识到什么似的,猛地想要抓住夜未央的手臂,只可惜,却抓了个空。

下一刻,夜神的身体,化作一道炽白色的光芒,冲天而起,紧接着,便向着邪骨魔尊的方向,投射而去。

“不……”

慕芊雪眼角一滴泪珠滚落下来,而这一刻,夜未央的身影,有关于他的一切,却似乎变得十分模糊起来。

他的存在,似乎,已经开始消失。

……

“放弃吧!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邪骨魔尊疯狂狞笑起来,“没有了那个丫头的帮助,你就算召出了边狱轮回的破绽,那又如何?你根本无法逼迫本尊,再次施展边狱轮回!桀桀桀……”

狞笑之声,刺耳无比。

凌峰死死握紧拳头,浑身上下的毛发,几乎都已经被烧光。

在他的四肢,胸口,肋下,一道道可怕的伤口,深可见骨,血肉早已被灼成焦炭。

炽热的毒火在体内流窜,让他胸腔之中,似乎压着一块千斤巨石,每一次喘息,都似乎要吸入无数毒烟,更是令他仿佛烈火焚身一般,难以忍受。

毒火之中,充斥着北冥魔鲲那可怕的毒血,即便是凌峰有妖龙净世火护体,一时半刻,也难以净化这股毒瘴之气。

邪骨魔尊说的的确不错。

纵然方才靠着信仰之力,凌峰又重整旗鼓,和邪骨魔尊继续交锋了十几个回合,可是没有萧纤绫那两大法宝的压制,他很难逼得邪骨魔尊施展边狱轮回。

就算看出了边狱轮回的破绽,也是毫无用武之地。

难道,自己终究还是要无法拯救一切么?

凌峰握紧拳头,各种底牌,天子之眼,天诛九诀,源始造化,龙吼,混沌真身,天执印,甚至是混元不灭仙魔劫,他都已经使用了个遍。

但,却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如果可以再给他一年时间,甚至是半年。

或许,情况会是截然不同。

只可惜,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如果?

邪骨魔尊,咄咄逼人,他已经几乎锁定了胜局。

而最可怕的是,邪骨魔尊仍旧没有半点大意,以狮子搏兔一般的心态,全力以赴,根本不给凌峰任何一丝机会。

这个对手,实在太过于可怕了!

“天绝灭袭!”

邪骨魔尊周身,刺目的紫光,再度迸发。

经过一阵时间的修养之后,他终于再度完成了力量的凝聚,可以第二次施展天绝灭袭了。

而这一次,没有了萧纤绫的九彩护体神光,凌峰只怕再也无法抵抗。

结束了么?

凌峰紧紧握住手中的十方俱灭,眼看着邪骨魔尊周围的虚空,一点点崩塌,一点点湮灭。

这堪比大仙术的可怕神通,即将宛如一头吞噬一切的恶魔,就要把他也彻底吞噬殆尽。

然而,就在凌峰陷入绝望之际,耳畔却忽然出现一个熟悉的声音

“凌兄,看到我的影子了么?”

嗯?

凌峰眼皮猛地一跳,抬头望去,却发现在邪骨魔尊心脏部位,居然出现了一个缥缈的影子。

那是……

夜未央!

夜未央的影子,似乎叠在了邪骨魔尊的身躯之上,而邪骨魔尊,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发现似的。

是怎么回事?

凌峰没有时间思索。

这一刻,他选择相信。

相信夜未央,也相信自己!

入睡指南肉30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握紧十方俱灭所化的长戟,融合着无数人的信仰之力,自灵魂深处,似乎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神力。

“天诛九诀!乾坤一掷!”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凌峰向着夜未央的影子,狠狠透出了一击。

长戟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瞬息之间,仿佛刺破一切的长虹,在间不容发之际,便贯穿了邪骨魔尊的胸膛。

“不……不可能!”

邪骨魔尊反应过来的时候,十方俱灭,已经从他的胸口,穿透而出。

他错愕的眼神,不可思议的盯住了凌峰。

为何自己的天绝灭袭,忽然间似乎失效了一般。

为何自己的护体防御,一瞬间好像全部都被瓦解了似的。

他的身躯,在天诛之力下一点点瓦解,形神俱灭。

只余下一双充斥着怨毒的眼眸。

凌峰深吸一口气,他知道,邪骨魔尊,即将以另外一个形态,重新轮回复生。

但是这一次,他绝不会让邪骨魔尊再度重生。

那个不知名的维度,那个只有邪骨魔尊自己才能够找到入口的独立空间。

这一刻,凌峰早已看破!

那是以仙魔融和之力,才能找到的入口。

无论是单纯的修仙亦或是修魔者,都不可能找到那个维度的入口。

而只有凌峰,具备这样的能力!

双眸之中,阴阳鱼浮动起来。

在无数个虚幻的维度之中,凌峰精准无比的捕捉到了邪骨魔尊的气息。

神魂破体而出,凌峰毫不犹豫,直接侵入到了那个维度。

闯入了那个,原本只属于邪骨魔尊的独立空间之中。

要在这融合的维度之中,将邪骨魔尊的第二本体也一并斩杀,那么,他就再也不能轮回重生。

这,也是消灭邪骨魔尊,唯一的机会。
朗星的这份不贪财的劲头让公孙冲看出了点寻易的影子,遂用神念对西阳道:“我觉得他有点像寻易了,跟我详细说说有关他的事。”

西阳吓了一跳,撞了一下他的肩头,暗传神念道:“留点神,他很早之前就能截听到元婴中期修士的神念了,这事要是让他得知了,说不准会出大乱子。”

公孙冲暗自吃惊,感觉这朗星都快能算是个怪物了。

西阳被公孙冲带到海雕上去了,聆香也跟过去了,巨鹏背上只剩下了黑兕和素儿,朗星隐隐觉得有些不踏实,这几个人看起来有点鬼鬼祟祟的,可他也没什么办法,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胆大,一个比一个主意正,能把他们劝得踏上归程已经不容易了,想耍什么花样就让他们耍去吧,怎么都比留下来厮杀强。

飞行到晚上,公孙冲把西阳送了回来,说是要带画壶、聆香去灭一个跟他有仇怨的门派,然后不等朗星劝说就走了。

西阳对朗星道:“让他们去吧,画壶和聆香就这德性,一旦手痒了不让他们杀痛快了肯定得生事,那个门派不大,就一个元婴后期修士。”

黑兕瞥着西阳道:“你跟他们俩一个德性。”

西阳笑起来道:“这话你说的有点晚了,一千年前我和他们差不多,现在好多了,是他们俩又把我带回去了,这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跟朗星在一起就不会瞎折腾,不信你问朗星。”

朗星无语的看向远方,上次去水晴洲杀妖兽的事他肯定会记一辈子的,还有眼前这场祸事,西阳刚跨入元婴后期就惹出这么大一场乱子,亏他有脸说这话。

西阳有些不满的看了朗星一眼,他可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亏心的地方,因为对比一千年前的自己,他确确实实安稳多了,当然,去水晴洲闹事的那次经历他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那对他来讲不过是小事一桩。

两人的姿态让黑兕露出了开心的微笑,多了两个朋友真好,尤其是朗星,他对这个小兄弟有说不出的喜欢

朗星留意到素儿还是显得很拘束,遂转过头来搭讪道:“嫂子,你是喜欢南靖洲还是喜欢玉海?”

素儿答道:“两边都挺好的,不过终究是故土难离,对我们草木之修更是如此。”

“那这回就好了,你可以长久的居住在南靖洲了。”

西阳看着朗星体贴的陪着素儿聊天,心中不禁暗自感叹,寻易的那点秉性还是有不少都保留了下来,如果眼前的朗星就是寻易那该多好啊,老天硬是让他失去了最好的兄弟,转念再想,心里则又有了不同的滋味,自己虽然失去了最好的兄弟,但这兄弟今生总算能得偿夙愿了,可以和苏婉在一起了,而且比前一世的本领更大了,他应该替兄弟高兴才对,可这种高兴必然是伴随苦涩的,回想着寻易的音容笑貌,他伤心到想落泪。

没过多久,公孙冲他们三个回来了

画壶一脸讨好的把一颗翠绿色的万年内丹递给朗星,骂骂咧咧道:“奶奶的,整个门派就这么一样好东西,连件灵宝都没有,不过这颗内丹的成色还不错。”

朗星不想总是收他的东西,推辞道:“你自己留着吧,我要那么多内丹真的没什么用,你们以后也不用帮我找这东西了。”

聆香帮腔道:“拿着吧,我们留着更没用。”朗星帮他得到并融炼了墨心锥,他跟画壶一样急着想回报朗星点东西,而且接下来还得算计朗星呢,多送点东西能减少点亏心的感觉。

朗星无可奈何的收起了那颗内丹。

素儿掩口笑道:“你的人缘怎么这么好?这么一会我就看到他们给你两颗万年内丹了,这种东西即便在玉海也是挺珍稀的。”

朗星笑着摇摇头道:“你听说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吧,他们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不信你就等着看吧。”说完他瞥了画壶和聆香一眼。

“脏心烂肺!”画壶骂了一句,心虚的带着聆香飞到大海雕背上去了。

素儿当着这么多人居然开口说话了,这让公孙冲感到有点意外,她这么快就跟朗星混熟了,这里面要说没有缘份在起作用是解释不通的。

朗星这时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公孙冲道:“你们是不是在打什么主意?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公孙冲笑道:“我们能打什么主意?你多心了,休息一下吧,这段路没什么危险了,明天一早就能飞离玉海了。”说完他也回海雕背上了。

朗星看着西阳道:“他们在躲着我。”

西阳哑然失笑道:“你是多心了,都有点疑神疑鬼了。”

朗星哼了一声闭上了眼,西阳肯定也参与进去了,估计也就黑兕没跟他们同流合污。

第二天,在飞离海面时,朗星和西阳都轻轻呼了口气,即便是西阳这样的猛人心里也难免要被南海的那次死亡之旅蒙上些阴影,当初的四个人只有修炼水属性功法的公孙冲还喜欢大海。

朗星查看了一下星相,感觉离凌波派那边挺远的,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误会了公孙冲他们几个。

中午时分,公孙冲带着画壶、聆香来到巨鹏背上,放飞了他们所乘的大海雕,给出的解释是大海雕只能在海中生存,其实在飞离海面时他就该放走这头大海雕,多飞出这么远无非就是想尽量暴露行踪而已,他很清楚这边是有万福修域的哨所的。

他好心的提醒道:“咱们得多加点小心,西面有化羽级的大妖修盘踞,东面是万福修域的势力,只能从中间穿过去了。”这话半真半假,西面确实有化羽大妖修盘踞,但还离着几百万里呢,他们的路线完全可以再向西偏转一些,那就可以彻底避开万福修域的势力了。

他的话刚说完,画壶就指着前方道:“那里有个小门派!”说着就窜了出去,聆香紧随其后。

公孙冲无奈道:“这两个人真是太莽撞了。”说完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很快,三千里外就闪起了璀璨的光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