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棒坐着使用图片黄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 A+
所属分类:医保

秦无言赶紧放下帘布,隔绝住外面的一切,倒了茶水给她漱口,又用布巾擦拭她唇上的水渍:“好些了没有?”

又吩咐外头的护卫:“将马车赶到那片树荫下。”

守在马车边的护卫立即跳上马车,将马车赶到岔路口,远远的停在了一片树荫下。

林间蝉鸣鸟叫,清风怡然,暖阳从树林叶片的缝隙里照射下来,在地上形成一个个的光斑。

秦无言扶着庄小钰下了马车,护卫钻进里面,清理污秽和呕吐物。

在里面的狐裘毛毯被护卫抱了出来,放在了地面上,重新从隔间拿了一条毯子铺好了。

秦无言顺着庄小钰的后背,问:“好些了没有?”

庄小钰深吸了好几口气,鼻息里萦绕的铁锈味似乎没有了,她摇了摇头,喝了两口水润利润嗓子,点了点头:“好多了。”

庄小钰怕秦无言多想,解释道:“这几日胃口都不是很好,大概是我自己肠胃不适。”

秦无言盯着她苍白的小脸,心绪仿佛被什么触动,问:“除了肠胃不好你还特别嗜睡,是吗?”

“好像是。”庄小钰道:“春困秋乏,是有道理的。”

秦无言却想到了别的,他的眸瞳缩了缩,视线从她的小脸一路往下移,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激动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庄小钰吓了一跳:“你做什么?”

给你把个脉。”秦无言的指腹搭上庄小钰的脉搏,一双眼亮晶晶的的透着光。

庄小钰倒是没有多心,解释道:“我没事了,不要紧。”

秦无言眼里的光从明亮到熄灭,犹如燃烧的火变成了一堆灰烬,他暗自叹息了一声,松开她的手腕。

不是喜脉,没有怀孕!

庄小钰催促道:“我就在这里走走看看,你去忙你的吧,我就不陪你一同过去了。”

堤坝上的打斗似乎已经到了尾声,秦无言往那边看了一眼后,收回目光,看着附近的花花草草,点头同意了:“你在附近逛一逛,等我一会,我尽量快些过来找你。”

侧身又嘱咐亲卫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后,一切妥当后,才翻身上马,快速朝着聚集在一起的人群里策马而去。

庄小钰看着秦无言远去的背影,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们两人私奔到了禁地之后,被祭司府的夏长柯夏统领捉回来的画面。

如今祭司府里的统领和副统领早就被换了一批人了,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不知道去了哪里。

可曾经发生的那些事,却如烙印一般,根深蒂固的刻在了她的身体里,一旦遇到类似的情景,便浮出脑海,提醒着她跟秦无言之间那些九死一生的过往。

若是阿言真的对她没有半点情谊,最好的办法,便是抛弃她,杀了父亲,顺顺利利的登顶大祭司的位置便可。

可他没有这么做......

庄小钰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将视线看向远处。

秦无言到了堤坝尾端处时,已经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了,闵家和烈家两个监工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捆着,扔在了一堆尸首和血泊里,两具身子抖如筛糠......
刺鼻的味道难以言喻,男人蹙了蹙眉头,一向有洁癖的他如何能受的住这样的味道

要知道不是什么空间都会充满血腥味,这‘死门’里有血腥味,足以说明里面死过很多人。

砰……

这时身后传来了响声,‘死门’已经关闭了,随着这门的关闭,预示着他们只能往前走,不能再反悔了。

慕容寒冰开口提醒着:“咱们可要小心为上,这里的味道如此冲,看样子是死了不少人,肯定很危险,要做好十足的准备。”

梅开芍点了点头:“放心吧。”

两人一进去,扑面而来的便是黑暗,周围黑漆漆的一片,看不真切周遭的场景。

梅开芍变幻武气团,橙色的武气团飘浮在掌心,这样的光亮映在周遭,附近终于没有那么黑了。可以看得出,这里跟普通的屋子没怎么有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没有窗户,是封闭式的空间。

梅开芍很快开了口:“这里是如此封闭的空间,有种密室逃脱的感觉。”

慕容寒冰仍旧听不懂梅开芍的意思,他压根不知道梅开芍这话是何意,只是还没等他询问‘密室逃脱’是何物时,这时墙壁上的金色虎头射出了不少箭。

银色的长箭特别锋利,夹杂着疾风冲向慕容寒冰跟梅开芍,两人反应迅速,这会儿已然觉察不到了不对劲,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去,眼见长箭马上就要袭来!

梅开芍蹙了蹙眉头,将掌心的武气团掷了出去,武气团散发着光芒,用来照亮,这会儿立马在空中浮着,也算是给周遭的照明出力了。

两人身子腾空,利索的躲着箭,片刻后梅开芍直接变幻出了武器,直接用浮梦剑抵挡气了箭。

“锵锵锵……”

箭跟浮梦剑相撞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见那金色虎头上不停的放出长箭,慕容寒冰蹙了蹙眉头,总觉得这特别不对劲:“这箭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一直不停的射出长箭,这本就不对劲,咱们现在明显是在防御,我们要做的是主动攻击。”

“那你有了什么主意?”梅开芍一边抵御长箭一边开了口。

两人不停的躲闪这些箭,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很被动。

慕容寒冰想了想,开口说道:“肯定有什么在操控着虎头,只要拿下虎头,咱们就能赢……你帮我守着,我去查探一番。”

“不行,这实在是太危险了。”梅开芍想都没有多想便直接开了口:“刀剑无眼,更何况到处都是长箭,你又如何能招架住,听我的,不要胡来。”

慕容寒冰淡然的开了口:“这是咱们唯一的机会,这虎头里一直都有长箭发出,必须化被动为主动,难不成你想一直在这里抵御这些箭?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咱们只会筋疲力尽,若是体力耗尽被长箭刺中又如何是好?”

梅开芍顿时哑然无语了,男人说的好像有一定道理。

“听我的,帮我掩护,我现在就去一探究竟,若想让我平安无事,你就要好好守护我。”

慕容寒冰开口说道,他说这番话的目的在于激发梅开芍的斗志。

梅开芍点了点头,最终还是听从了男人的话。

就见慕容寒冰变幻水系球,水系屏障包裹着他整个人的身子,想要接近那虎头,就必须做好防御措施。

慕容寒冰运转武气,身子迅速往前,这时耳边传来了齐刷刷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还有连绵不绝的势头。

无数锋利的长箭落在了他的身上,所有长箭只针对他一个人,甚至梅开芍那边一根箭都没有了。

梅开芍蹙了蹙眉头,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会变成这样,莫非这些箭也是有灵气的?”

刚开始这箭还剑拔弩张的对付他们两个,如今慕容寒冰主动出击,又见这箭直接冲向了他,这实在是不对劲,唯一能解释这件事的就只有这箭是有灵气的,倘若没有灵气,又怎么能只针对男人?

梅开芍展开手臂,大声喊了起来:“我在这里,都冲我来……”

然而效果并不怎么好,只有几只箭冲向了她,梅开芍利索的解决了这几只箭,随后便没有旁的箭再冲向她了。

梅开芍:“……”

梅开芍顿时风中凌乱了,真是不给面子。

另一边,慕容寒冰也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这箭竟然如此灵性,他加快速度,只想着进来查探一下那虎头。

就在这时,箭越来越迷,越来越多密,这会儿更是不停的戳着慕容寒冰的武气团,似乎想将男人给戳穿一般,而男人周围的武气屏障也越发薄弱了,

梅开芍急了,她立马变幻武气,橘色武气团在空中幻化出了匕首,匕首夹杂着疾风,迅速冲向了慕容寒冰身旁的箭,只听见‘锵锵’几声,匕首跟箭直接对上了,这些武气匕首有效的帮了慕容寒冰一把,至少男人现在的状况没有那么严峻了。

紧接着梅开芍再次运转武气,她直接来到了慕容寒冰身旁,这次她打算直接做活靶子,这样一来慕容寒冰的压力也就会小很多。

随着梅开芍的到来,果不其然就见无数长箭冲向了她,梅开芍运转武气,也学着慕容寒冰的样子变幻出了武气屏障,这屏障就是用来保护她的。

同时梅开芍手持长剑,这会儿不停的跟箭对峙,她出手利索,整个人特别有精气神。

“直接跑到这里来实在是太危险了,你这是在给我做活靶子。”

慕容寒冰低声说着。

梅开芍扯出了一抹笑容:“这算什么,当初你也说了要我掩护你的,我自然会把自己的本职做好,能不能有点团队意识?这种时候你就应该专心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你就不要在意我了。”

听到梅开芍的话后,慕容寒冰眼眸里带着明显的坚定,这种时候确实没有后退之路了,必须彻底控制住那吐着长剑的‘虎头’,不然的话他跟梅开芍都很危险。

慕容寒冰一跃而起,来到了虎头周围,他眼眸里泛着精光,仔细观察起了这个物体,所谓的虎头只是一个器具,就这么挂在墙壁之上,而长箭就是从虎口喷发出来的。

观察整个虎头,这虎头金灿灿的,似乎是用金子制成的,瞧着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它的眼眸泛着绿光,这一点倒是有些可疑。

慕容寒冰想了想,最终还是拼力一搏。

就在这时,一支箭夹杂着疾风袭来,锋利的箭泛着光亮,很快冲向了慕容寒冰。

梅开芍一边对峙着乱飞的箭,一边对着慕容寒冰喊了起来:“小心!”

慕容寒冰瞧见了飞来的箭,他整个人特别稳,丝毫没有任何胆怯,下一刻直接在空中腾空,就见锋利的箭直接擦过他的身子,随后落在了地上。

箭落的那一刻,些许碎发也落在了地上,慕容寒冰躲了过去,真是千钧一发之际,若是稍有不慎真的很容易被刺伤。

纵使方才情况危急,慕容寒冰也没有任何迟疑,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稍微犹豫一下,除了解决不了事情以外,说不准还会坏事。

慕容寒冰紧紧捏着剑柄,下一刻直接将锋利的剑刺向了那‘虎头’的眼眸,虎头的眼睛很快就被破坏掉了,然而片刻后就见这虎头再也没有吞吐长箭。

“真的有用!”

梅开芍激动的开了口,现在只有一个‘虎头’正不停的放箭,只要再次刺中眼眸,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已经解决了一个虎头,如今只剩下一个骨头,攻击性已经没有那么强了,梅开芍还是帮慕容寒冰做掩护,只是这次压力小了很多,对于梅开芍来说也是游刃有余的,这会儿很是轻松。

不消片刻,另外一只虎头的眼眸也被戳中了,周遭彻底没了什么动静,再也没有什么箭了,这对于两个人来说很是开心,这也算是首战告捷。

梅开芍跟慕容寒冰顿时轻松了很多,两人相视一笑,终于不用那么拼力了。

破坏掉虎头后,就见原本坚固的墙忽然变成了暗室,而且暗室的门直接打开了,两人稍作休息,随后迈着步子走了进去。真是一环接一环,这暗室的门也是层出不穷的。

新进的暗室里特别光亮,跟外面的黑暗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慕容寒冰蹙了蹙眉头,方才外面的暗室那么黑,他们遇到了不停吐箭的虎头,这里如此亮堂,不知道他们又会经历什么。

新的暗室里并没有任何任何暗器,也没有什么野兽,这里更像是空荡荡的屋子,慕容寒冰只觉得不对劲,这‘死门’怎么会如此简单

慕容寒冰刚准备让梅开芍小心一些,然而还没等他的话说出口,就见梅开芍一副呆滞的模样,这跟平日里的她完全不同。

慕容寒冰蹙了蹙眉头,他很快开了口:“梅开芍,梅开芍?”

然而根本没人回应他,眼前的梅开芍痴痴的看着面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梅开芍一进这光亮的暗室就觉得头晕目眩的,紧接着她意识有些模糊,竟然生出了在做梦的感觉。

漂亮的天族跟往常一样,一切显得那么安静祥和,无忧树周围飘散着淡淡的无忧花,无忧花特别漂亮,而树下就站着最要紧的人

慕容寒冰牵着睿儿,父子二人正满脸笑容的瞧着她,这会儿慕容寒冰还冲她打了个手势:“梅开芍,过来,现在咱们一家终于可以团圆了,睿儿对你真是日思夜想,终于不用待在那贫瘠的地方受苦了,如今回到这里咱们也可以安生的。”

梅开芍只觉得特别开心,她扯出了灿烂的笑容:“对,我们终于回来了,这可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现在可以好好团聚一下了,这段日子我什么地方都不去,这样一来就能好好陪你们了。”

梅开芍面前的家人特别开心,梅开芍也是笑的合不拢嘴的,此刻她特别放松,有种身上巨石全部卸下来的感觉……

梅开芍浑然不知她经历了什么事情,这会儿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而在慕容寒冰的眼里,梅开芍此刻就是在傻笑!

慕容寒冰脸色难看极了,这莫非是幻觉?唯有身处幻觉之中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梅开芍,你振作一下,赶紧醒醒,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慕容寒冰在一旁喊着,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梅开芍还是在傻笑。

幻想很是不一般,如果人处于幻境之中,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现在的梅开芍只是傻笑,瞧着好像并没有什么危险,可这也是暂时的,在她没清醒之前,危险一直充斥在身旁……
“哎呀,哥们,难道你也会我九头狮子一脉的狮子吼,缘分啊!”

九头狮子捂着耳朵,更是惊喜非常。

这人不仅和它同名,甚至还一样会狮子吼。

杀手之王很想一个眼神灭杀了九头狮子。

但他体内的毁灭印记,无时无刻都在监测他的行动。

杀手之王稍有逾越,立刻就会陨落。

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对君帝庭大开杀戒。

他不想死,他想活下去。

一般来说,越是强者,越是惜命。

最后,怒火盈胸的杀手之王,只是冷冷吐出了一个字。

“滚!”

声波之强,把九头狮子都是震飞了,头晕眼花。

“嘿,你这个人,你叫苟胜,我也叫狗剩,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哦,对了,你好像还有一个称号,叫粪坑大帝,这我就和你不一样了。”

我是九头狮子,不是狗,所以不喜欢吃屎。”

“可你是人,你怎么会喜欢屎呢,这不应该啊,你不会真喜欢屎吧?”

九头狮子一边梳理着自己的鬃毛,一边喋喋不休道。

杀手之王眼眸布满血丝,满头血色长发乱舞。

“啊啊啊啊啊啊啊……”

杀手之王仰天悲愤长啸,冲出星宇之外,毁灭无数星辰,以此泄愤。

“嘿,好端端一个大帝,咋疯了?”

“一点大帝心性都没有,还没有我心态好,逼格也太低了。”

九头狮子品头论足,撇了撇嘴道。

周围一群修士无语,额头冒黑线。

“能把一位大帝气成这个样子,你也是个人才,不,狮才。”

青铜仙殿的吊毛鹦鹉咂了咂嘴道。

仙女棒坐着使用图片黄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同样都是禽兽,这九头狮子咋这么秀呢?

谁能想到,堂堂一代杀帝,血浮屠之主,会如此悲催。

虽然没死,但比起已经陨落的魂主,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

这就是招惹君家的后果吗,死的死,疯的疯。”

看到这一幕,无数修士都是在心里暗想。

招惹君逍遥的下场,也太凄惨了

继幽国之后,血浮屠也是在这般荒诞的场景之中落幕了。

最后,也是最引人注目的,自然就是君家主脉的那一路大军了。

而他们所面对的,也是三大杀手神朝中最古老,最神秘的天堂。

天堂的所在地,是在混天仙域。

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料想到的。

毕竟混天仙域是仙庭的地盘。

身为曾经一统九天仙域,缔造规则的霸主级势力。

有谁敢捋仙庭的虎须?

然而天堂这一杀手神朝,却是扎根在了混天仙域。

这的确出乎很多人的预料。

一些有心人,眼中也是闪过深思之色。

无上仙庭,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让君家大军大摇大摆地进入混天仙域吗?

或者换个角度思考。

如果仙庭大军,因为某个理由,要进入荒天仙域展开大战

君家会同意吗?

一时间,诸多不朽势力的大佬,眼中都是露出深思,纷纷关注战局。

混天仙域离荒天仙域不算近。

哪怕是至尊横渡,也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但是君家气势如虹,复仇心切。

各种仙源像是不要钱一般,灌入战争方舟内。

法阵之光不时亮起。

那豪横的烧钱手段,令无数势力咋舌,大开眼界。

君家光是行军的消耗,就足以抵得上许多势力多年的资源了。

没有经过太长的时间。

君家主脉的浩瀚大军,就如同一头钢铁苍龙般,涌向混天仙域。

这是一片无比广博的地域。

甚至比之前的冥天仙域还要大得多

无数势力,生活在这片仙域。

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听命于仙庭的。

仙庭对混天仙域,几乎有绝对的主宰权。

不过,在仙庭未曾分裂之前,整个九天仙域,几乎都是由仙庭在掌管。

九大仙统,掌控九大仙域。

只是后来,无上仙庭崩塌,他们的势力范围才收缩到混天仙域。

其实那时候,君家也懒得鸟仙庭。

仙庭说是曾一统过九天仙域,其实在荒天仙域这边,也就只有一小批仙庭军队驻扎过而已。

君家连赶都懒得赶,就纯当看小丑了。

而现在,君家来到混天仙域,这无疑是要冒风险的。

这个风险,不是来自天堂。

而是来自仙庭。

某一刻,虚空之中,忽然有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

“来者止步!”

前方宇宙,一群仙庭的天兵天将出现,人数不多,只是一个小队。

“混天仙域是仙庭的势力范围,你们这是……”

浩瀚的君家大军,足以震慑无数势力。

但这群天兵天将,却无所顾忌,显然背后有命令

“来了……”

诸多关注战局的至强者,老古董,都是提起了精神。

身为仙域的两大霸主,仙庭不挑事那才奇怪。

“滚。”

八祖君天命,只是冷冷吐出一个字。

他们君家现在,没有心情和仙庭纠缠。

“哪怕要进入混天仙域,也得经过仙庭允许,要不然,先等我去通报。”仙庭的天将道。

君天命一声冷哼,二话不说,一掌盖压而去!

“放肆!”

这时,一道声音,如惊雷炸响。

混天仙域那边,一只规则化出的大手探出,反倒盖压向君天命。

“放肆的是你!”

五祖君太浩老眼一瞪,手中柴刀劈砍而出,直接是将那只规则大手斩断!

嘶……

寰宇八方,传来诸多倒吸冷气之声。

君家,强势如斯!

这就牛了,在仙庭的地盘还这么刚,不愧是君家!”

“君家,你们这就有些过了,如此大军,涌入我仙庭的地盘,是什么意思?”

一道散发着准帝波动的身影浮现而出,是伏羲仙统的一位准帝。

“你们仙庭应该知道我们君家要做什么,所以,别挡道!”

六祖君太玄,手持一柄古旧桃木剑,剑气盈天。

“铲除天堂吗,但这阵仗也太过了,要不然等我们把天堂驱逐出混天仙域后,你们再去围剿?”

伏羲仙统的准帝淡淡道。

这下,一些暗中观察的人,也是皱眉,觉得有些过分了。

这明摆着是在刁难君家。

不过这里是仙庭的地盘,君家大军如果贸然闯入,甚至开战。

那恐怕还没剿灭天堂,就得和仙庭两败俱伤了。

然而,就在这时。

整片宇宙,都好像在微微颤抖,亿万颗星辰被震落。

一道朦胧的身影,缓步踏来。

像是万道都被他踩在脚下。

在他身后,九条黄金巨龙咆哮苍穹,震荡无尽世界。

每一头黄金大龙,都仿佛能吞灭一个大世!

这道无比伟岸朦胧的身影,踏立于九龙之巅,俯瞰万古苍茫!

“君家兵锋所指,神魔退避!”

“仙庭,要么战,要么滚!”

君家三祖,太皇帝,霸临星河,气吞寰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