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 A+
所属分类:医保

下方,江辰看着一脸惊愕的白云,问道:“我现在可以上去了吗?”

白云微微朝一侧走去,让出了一条路。

江辰也没迟疑,迈着步伐朝山顶走去、

很快,就来到了山顶。

此地,汇聚了剑宗的强者。

剑宗宗主走了出来,一脸灿烂笑意:“听大长老说,有个剑道天才光临我剑宗,我还不相信,现在一看,果然是天才。”

江辰谦虚的道:“前辈过奖了。”

剑宗宗主开口道:“我乃剑宗宗主,名白易。”

江辰尊敬的叫道:“白前辈。”

白易问道:“少侠来我剑宗,主要是为了观看我剑宗的剑道吗?”

江辰陷入了思忖中。

他来剑宗的目的,是为了紫薇神剑,既然现在已经剑道了剑宗的宗主,他也没任何隐瞒。

想了想后,他摇头说道:“前辈,我乃剑宗,并不是为了观看剑道。”

“哦?”

白易一愣,问道:“那是为了什么?”

江辰如实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乃素女国皇帝,兼素女国紫薇剑阁的剑主。”

“我紫薇剑阁,曾经有一把神剑,但,此剑在无数年前,就已经失传了。”

“当年,我紫薇剑阁曾经被灭,剑阁被灭后,紫薇神剑也失传,而我得到线索,带走我剑阁紫薇神剑的就是海族剑宗的老祖。”

“因此,我特此前来海族剑宗,目的就是为寻回我紫薇剑阁的守护神剑紫薇神剑。”

江辰如实的开口。

大胆。”

他话一说完,就有一道斥喝声传来。

开口的是剑宗的一个长老,他站出来,斥喝道:“小子,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紫薇神剑乃是我剑宗老祖的神剑,什么时候跟紫薇剑阁扯上了关系?”

江辰微微罢手,道:“前辈,你先冷静,听我说。”

剑宗宗主白云也是微微罢手,道:“让他说。”

这长老这才退下。

江辰继续说道:“总所周知,素女国是有诅咒的,任何男人在素女国都无法活过一个月。”

“而这个世界也是有诅咒的,任何生灵都无法活过一百万年。”

我这次前来寻找紫薇神剑,目的就是为了化解这个世界的诅咒,一旦诅咒化解,任何人都能超越大限,到时候不在局限于一百万年。”

剑宗宗主听到江辰说这些后,微微皱眉,神色中带着疑惑,看着他,道:“你说,紫薇神剑跟这个世界的诅咒有关?”

“嗯。”

江辰点头。

“在素女国境内的紫薇剑阁中,有无数年前一个前辈留下的剑道,而紫薇神剑就是解开紫薇剑阁封印的关键,打开封印,就能得到剑道传承。”

“得到了剑道传承后,就能开启隐藏在素女国的另一造化,这造化就是诅咒术。”

“得到了诅咒术,素女国的诅咒就解除了,这个世界的诅咒也就解除了。”

江辰是来寻找紫薇神剑的,因此这些秘密,他也没有隐瞒,而是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剑宗宗主想了想,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少侠就暂时的在剑宗住下,这件事,我亲自去禀告老祖。”

“来人。”

“弟子在。”

几个弟子走了过来。

剑宗宗主吩咐道:“安顿三位住下,切莫怠慢。”

“是。”

“三位,跟我来。”

在剑宗宗主的安排下,江辰暂时在剑宗住了下来。

剑宗待他们如上宾,安排了一座独立的院子。

院子中,三人汇聚。

剑无名问道:“江兄,你觉得,剑宗老祖会交出神剑吗?”

江辰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花印月说道:“我觉得不会。”

剑无名看着她,问道:“为何?”

花印月解释道:“剑宗宗主之所以有如此高的境界,能创造剑宗,就是因为紫薇神剑,他的剑道都是在紫薇神剑中领悟的,如此神剑,他怎么能轻易的交出来,就算这关系到全世界,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坐镇海族,此地有神物,对他来说,并没有所谓的大限。”

剑无名轻轻点头,花印月说的有道路,换做是他,他也不会拿出来

江辰说道:“先不着急,等剑宗老祖出现再说吧,要是他真的不给,那就另外想办法。”

剑无名看了江辰一眼,目光停留在他手指上的戒指上,笑了笑,道:“江兄,你身上应该有空间宝物,这空间宝物中,应该有强者存在吧?”

江辰看了剑无名一眼,没多言。

剑无名笑道:“要我看啊,咱们做的这些都是浪费时间,直接把你仙府中的强者叫出来,强行的抢夺紫薇神剑,这样省心有省事。”

江辰靠在椅子上,没有回答剑无名的话。

好一会儿后,才说道:“再等等,等见到剑宗老祖后再做决定。”

此刻,剑宗宗主已经深入了主峰后山。

后山禁地。

一处空旷的区域。

地煞插着无数神剑,每一把神剑都绽放出浩瀚的剑意。

上万把神剑汇聚在此地。

而在无数剑的中心区域,则坐着一个老者。

老者身穿灰色的长袍,长得略微胖,神色中带着莫名的凶光。

“老祖。”

剑宗宗主出现在剑阵外,单膝跪下。

咻!

灰色长袍老者身体一闪,就出现在了剑宗宗主白易身前,看了他一眼,神色中带着一抹不满,道:“不是吩咐过,没有大事,别来打扰我闭关吗?”

“老祖,素女国来人了。”

白易跪在地上,低着头。

他乃剑宗宗主,高高在上,然而现在却极为的卑微。

“素女国紫薇剑阁来人,说是要寻回失传的紫薇生神剑。”

“哦?”

老者眼微闭,神色中带着精光。

白易继续开口,把江辰来的目的,以及紫薇神剑的作用说了出来。

“行了,知道了,我亲自去会会这小子。”

老者微微罢手。

紫薇神剑,是他无数年前从素女国剑阁夺得的。

这是一把真正的神兵利器,在神剑中,隐藏了无数剑道,他得到了紫薇神剑后,努力的去领悟,这才有如今这般成就。

只是,他却不知道,紫薇神剑跟这个世界的诅咒有关。

白易离开了

老者却是轻声喃喃:“真是没想到,紫薇神剑还有如此功效,到是我失算了,紫薇剑阁内还有剑道传承吗,难道这剑道传承,比紫薇神剑内记载的剑道还要恐怖?”

他心中有了另外的打算。
“帮忙取个名字罢。”甫一落座,夏承炫便来了这么一句,见梅远尘一脸木然,又鄙夷道,“筱灵肚里的娃儿啊,你给取个名儿。”

此时芮筱灵怀胎已六月,百日后便要临盆。

宫中太庙之内有一龙形时漏,曰:“天机仪”;天机仪中有十二颗名为“值时丸”的中空铜丸,其上依次铸有天干十二字。

依大华礼制,新君首嗣临产前百日,当备名十二以金漆书写于锦帛放入值时丸中;一旦皇子诞下,司礼坊编钟即响,太庙执勤太监听了示喜之音便会取下其时“执时丸”呈送天子。

那执时丸内锦帛所书,自然便是新诞皇子之名了。

近几日,礼部勤谏不辍,夏承炫实在不堪其扰,只得借冼马使团来访之由搪塞。可惜,萧璞昨日已离都城而去,此由再不得用。

其实,给自己的娃子起个名儿而已,以他的学识半点问题也没有,延时不取自有隐情。

“远尘临行前我跟他说过的,要等他回来给我们娃儿取名儿。”那是他给芮筱灵的答案。

诚然,这般说辞绝不可彰于朝堂,但于信者而言“君子一诺,千金不易”。

况且,那可不仅是一个诺言,更是一种补偿。

一种无人能懂的补偿。

“啊?你真叫我取名儿?”梅远尘略有些难为情,正色道,“我还道你是说说而已,可不曾好好想过。”

自离开都城,他一边修习长生功,一边配合云晓漾治病疗伤,而后又忙着若州武林会盟诸事,难得得空脑子里又满是梅府的血海深仇,给未出生的“义子”取名儿这档子事他倒真从未放在心上。

这会儿夏承炫来问,他心下着实有些发虚,脸上歉疚昭昭。

“哎,随便取罢!想到啥便是啥。”见他窘迫,夏承炫满不在乎道,“你喜欢的话,叫‘旺财’、“来福”、“瘌痢头”甚么的也顶好。”

旺财、来福可是寻常百姓家看门狗的名字,瘌痢头就更不消说了,卑鄙之意溢于言表。

“呸呸呸!哪有这般作践自己孩儿的!”梅远尘笑着啐骂道,“他日后保不齐要做大华的皇帝呢,名儿怎能随便取?”

见他终于笑了出来,夏承炫把脸转到一边偷偷挑了挑眉,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

“‘昶’如何?左‘永’右‘日’的昶字。”梅远尘试探着道,“夏继昶。”

“成。”夏承炫想都不想便应承了,又道,“再取个女孩儿名。”

皇家的宗谱是早就编定了的,他的字辈是“承”,男孩儿名中需带个“火”,女孩儿则要带个“水”。

“承”的上一字辈为“

牧”,下一字辈则轮到“继”字,男嗣名字须得有个“日”旁,女嗣之名则需是个“月”旁字。

这个“继昶”,自然是男孩儿的名字。

“左‘月’右‘蒙’的‘朦’怎样?夏继朦。”皇室取名桎梏实多,一时间梅远尘能想到的也就这个“朦”字还算贴切得体。

原以为夏承炫多少要说道几句的,不想他竟直接拍了拍大腿,一口笃定道:“成了。筱灵生了皇子取名为‘夏继昶’,若是女孩儿便唤她‘夏继朦’。”

二人你一嘴我一嘴地说着,聊起了远在蒯州天心洲的梅新月、傅长生;聊起了致知堂的同窗薛宁、费格栋、欧潇潇;聊起了冼马特使团和萧璞;又论及时下安咸和庇南的局势。

“庇南那边,我已经快信给了承灿,让他务必备好军需,他日与穆丹青一战许胜不许败。”夏承炫收起了先前恣意的形态,神色肃穆道,“此战胜,‘梦魔’的解药端木玉不敢不给,我军军威可威慑四境宵小。此战若败,厥国大军势必开到坦州一带驻扎,居高临下,伺机得宜则直引军北上清溪郡,形势一时难为则占城为据,形成两军僵持之态。而漪漪......无论如何,此战决不能败!”

“承灿毕竟年少,倘使白衣军与楚南大军联手,穆丹青定非其敌。”想起佳人性命系于此间,梅远尘忍不住提议。

穆丹青是与前“武王”夏牧阳齐名的厥镇边大将,而白衣军主将夏承灿年不过廿余,战不过数场尔,论纸面胜算,大华殊不占优。

两性小说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楚南大军是决战所用,此时尚动不得的。”夏承炫摇头驳道,“欧禄海手上虽领着十万大军,却要守在楚南、清溪两郡边境。各地的驻地军战力孱弱,绝非厥国大军之敌,一旦楚南将军府的防线出了空子,他们穿过缝隙可一直打到下河郡,届时都城危殆。”

说到底,此时境况尚未至拼死一搏的地步,只攻不守实为下下之策。

“放心,楚南大军虽不可攻,公羊王府的银甲军却一点也不稍弱,有他们掠阵,穆丹青绝对占不到便宜。”夏承炫抿嘴笑道。随后,又将公羊颂我兄弟从中牵线,化解了苍生王府与贽王府之间仇怨的事说与梅远尘听。

原来,那日公羊颂我、公羊恕我两兄弟见过夏承灿后,一番坦诚相谈又以家国利弊相劝,总算卸下了那一腔怒火。

有他的手书为信,誓词为证,公羊洵自然意动。再几日,他竟带着族中几位老人秘密北上都城,与夏承炫、端王及秦胤贞见过,得到朝廷和贽王府一再许诺后明确表态:一旦白衣军与厥国大军交战,公羊王府的银甲军主力便开到坦州去,若夏承灿势强则公羊家只观不战,倘使白衣军久战不胜待银甲军得到夏承灿的信号便引军参战。

“若如此,此战当

无虞了。”听清楚其间原委,梅远尘终于舒了一口气,心中不免暗叹,“颂我,我便知你不会辜负朝廷!”

再说起安咸局势,夏承炫一提“赵乾明”三字梅远尘便甚么也明白了。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何况人子乃是一国主君。

沙陀亦不可能是铁桶一块,有大华派去的人重金、美色相诱,赤赫丹、赤多哈身边亲信煽些阴风、点些鬼火时不时说几句赵乾明的坏话,总算让普巴音把他派到戍边,且驻地便是与大华相邻的萨央城。

“好像端木玉也是往那边跑了,还真是巧了。”以夏承焕所部神哨营加上冉建功的白马军、锦州驻地军营和宿州哨所,要剪灭两万余众的赵乾明叛军,可谓胜券在握。

“想不到承炫用兵心思细腻至此。我早前便觉不对,端木玉私来若州,护卫必不会多,朝廷何至于派两万神哨营前去堵截?虽说有提防若州军营叛变的意图,然,白马军同来,显是奔着赵乾明去的。这份仇,他可一息也不曾放下。”念及此,不免又想起自己行事不定,不仅义父之仇没帮上甚么忙,连梅府被灭门的原委都所知不详。虽断定和张遂光脱不开干系,却屡屡在与其交锋之中落于颓势,心中满是不甘与愧疚。

他向来疏于自控,喜怒形于言表。

夏承炫伸脚踮了踮他,正色道:“想来你也知晓了一些端倪。张遂光的事,我本不想瞒你,梅府蒙难之际九殿的确去过锦州......九殿和盐帮的势力你定然也清楚,历经好几场死战,眼下我手里高手所剩无多,要对付他们,一时甚是难为。你要对付他们,更是远不可及......”

先前,颌王府有梼杌、獬豸等十大高手,又有胡晞微领衔的百微堂,加上冉国公府暗藏多年的好手,对付九殿和盐帮至少是有胜算的。

梅远尘忙打断他的话:“承炫,你登基未久身边护卫可要看紧,他们竟能给漪漪下毒,可见真是无孔不入,你周遭的人绝不可调开。张遂光根基深厚,自身武功又极高,要报仇实在不可急于求成。”

他亲历了徐家叛乱,深知武林中人的凶狠比起军人犹有过之。且端木玉可以派人袭杀大华重宦,惹急了张遂光,他如何不可派九殿死士刺杀夏承炫?

梅远尘不希望好兄弟亦面临那般险境。

“我武功进益甚快,再不过几年未必不是他的对手。且此事怕不如表面那般简单,我还些须查清楚了,可不能错漏了甚么人。哼,不管还有谁,终有一天我终能手刃他们!”

他却不曾瞧见一旁的夏承炫眼睑微颤,面有苦涩。

“不过眼下,甚么仇都先放一边,早些寻到三味药引给漪漪解毒最紧要!”

“我以为造化凉凉了,没想到他又祭出了一张底牌,永恒圣盾!”

“那可是太上异象中最强的防御异象啊!”

“真能藏啊……”

“绝代天才,造化!无敌!无敌!”

“至白道君虽然是第二,可与往届不同,他的光环,在身为绝代天才的造化道君面前,并没有黯然失色,我第一次对第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届天才道会就离谱,怪物一个接一个啊!”

观战区的强者和天才道君们,陷入了沸腾,有的为赵凡欢呼,有的为至白道君遗憾,总而言之,门票太值了!

红漠域那边,更加热闹!

“非夜兄,恭喜,恭喜啊!”红漠域主起身冲着非夜道君说道。

“哈哈,同喜,同喜啊!”

非夜道君笑容满面的说道:“造化能逆转败局,是我没想到的。”

“哦?我看你全程淡定自若,还以为你知道呢。”红漠域主怔了一下。

“我知道的是,此前,他根本就没有觉醒太上异象。”非夜道君若有所思的说道:“估计,是危急存亡之际的刺激,让他突然觉醒的。”

“狠。”红漠域主点头说道:“他命中注定要有绝代光环加身。”

瓜落道君激动的一拳又一拳打向虚空。

浅墨道君还在意犹未尽的回味着那道白袍身影站起来一刀终结的一幕,被狠狠的给帅到了!

……

九色宫殿。

黑暗真主感到脸疼,他揉着额头说道:“还有永恒圣盾!”

“哈哈,黑暗之子在此,也得为小造化的绝代之路让道啊。”血圣楼主目光火热的说道:“谁跟我抢,我跟谁急。”

“急什么你啊!”

问道阁主撇嘴说道:“等会还有天才宴呢,我们都通过启明域主给小造化送拜师令,把开的条件都写在上面,让他自己选择吧。”

“嗯。”

长生神皇点头说道:“这样的小怪物,值得他自由选择,我们还是不要干涉了吧。”

“赞同。”黑暗真主笑道。

“你赞同个锤子,你有黑暗之子了,又不参与抢夺小造化。”血圣楼主没好气的白了前者一眼。

“要有格局。”

迷踪真主开口说道:“我尊重小造化自己的选择。”

“那行,但是,不可开乱七八糟的条件,比如认子、嫁女和结为道侣。”血圣楼主强调了句,他给整怕了。

“哈哈,就是说着玩的。”蚩帝笑道:“拿小造化跟我换卿知一根头发,我都不乐意呢。”

“认子我倒是认真的。”

“其实,我想等他真正崛起。”

“……”

血圣楼主无语了,不过,转念一想,那些不正当竞争的筹码应该都是开玩笑的。

下一刻。

众位永恒大能就开始炼制拜师令,并在其中刻入了自己开的条件,互不透露,但都清楚六位永恒大能争抢同一个,所以各自将条件一个劲儿的往高了开。

此刻。

启明域主浮上虚空,开辟了一条连接着九色宫殿时空长廊,将一千把座椅,都挪移到其中,排名越高的座椅,就越接近九色宫殿的大门,第一座椅,更是摆放在了门前百米的位置!

“现在,便由我请出洞天战场的一千位超级天才入座。”启明域主的声音,弥漫在观战区之间,“天才宴,开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