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 A+
所属分类:医保

大宇之界在归衍之界算不得最大的位面,但是想要找出六个人还是难比登天,好在有着六名老怪物的出手,虽然一时无法抓住这胖子几人,也不至于让六人彻底消失!

一座汪洋之上道王躺在一叶扁舟之上,四周浪潮卷动,可是却不曾靠近那扁舟一丈之内!至于逃这件事儿,其实并不重要,如果他们六人能逃走那才是有鬼了!

那宇祖比想象之中的更加恐怖,甚至让道王想起了一位同样恐怖的存在!下界上纪元的神鳄一脉那位叱咤无数岁月的祖鳄!

至于宇祖和那祖鳄谁强谁弱,大多还是后者更强一些,毕竟宇祖借助的是外力,而那祖鳄可是货真价实的鸿蒙狠人,只不过在天道剧变之时,这位便没有了消息,连通那神鳄一脉也不曾有过动静,不然下界绝对不会如此安静!

而且别忘记了,那林曦的一道纪元蛊毒还是神鳄之脉之中,双方之间的仇恨可没有办法抹掉!

“有点意思!不担心被杀么?”苍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双巨大的羽翼挥动之间,一名老者落在了汪洋之上,随着这身影落下,澎湃汹涌的汪洋请客变得安静下来!

“这里是大宇之界,如果我们可以逃掉的话,早就离开了!”道王笑着说道:“怕是我们离开位面的一瞬,便是陨落之时!”

“说说怎么发现的!”那老者收起背后的羽翼,脸上好奇更胜!

“怎么称呼?”道王站在扁舟之上望着那老者,仍旧是一脸笑意!

“行九!”老者眯起了眼睛,对自己的身份并没有掩盖!

九祖?道王眉头一挑,这一位貌似比之前出手的五祖实力更强一些,隐约之间似乎融入了这天地之间,没有分毫的空隙可以让你针对!

“可惜并非小圆满,还不如那大皇城!”道王起身脸上带着认真的表情,挥手挥动,眼前汪洋沸满盈天,虚空划开了一条笔直的道路!

而原本脸上带着笑意的九祖却是脸色剧变,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纵横交错的神芒呼啸,直接将所有一切淹没,而两道身影也同时消失在这片混乱之间!

一座山脉之间,重楼饶有兴致的望着一座断裂的山岳,看来归衍之界有过一段恐怖的动荡,这一击...

“洞穿了整个大宇之界,万灵陨落只是开始,之后的十万年,此地法则凌烈无比不曾消散...”温和的声音传来,一道身影站在了道王面前不远处!

“是她巅峰之时?”道王好奇的问道!

你知道她?哦,对了,传言她与那叫做林铮的关系莫逆,看来是真的了!”中年男子笑着开口道:“倒是忘记了还有这一层关系,而且听说不久前你们用出了她的手段?”

“倒是也不算,只是第三杀阵的残阵罢了!”重楼摆了摆手说道:“我们怕是无法承受那真正的杀阵之威!”

“劳烦小友与我走一趟如何?”中年男子望着重楼开口道:“当

然我会尽力护住你,毕竟十九层地狱重现,对于这个纪元是大善之事!”

“可!”重楼笑着点头,说出了让那中年男子意外的答案!

轰!天地色变,冥火混杂神芒遮天,一座宝刹从大地之下贯入苍穹,还不等那位反应过来,千万里山脉齐齐塌陷,随后两人消失!

一片草原之上,一头老牛正悠闲的吃着草,在那老牛一旁,一个小道士撅着屁股正在和一根野草较劲,只不过那野草似乎扎根极深,一时间这小道士也无法将其给抓起来!

小家伙!你不逃了么?”五祖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话音落下一道道涟漪卷动将洪洗象连通这片无垠的草原给遮盖了起来!

“我的老家伙饿了,得吃东西了!”洪洗象一边说着,一边双手再次用力,砰,一株青草从根部断裂!

望着那将青草叼在嘴里的小道士,五祖有些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这位绝对是那林铮三名弟子之中最可怕的一个,不过这人畜无害的样子真的是传言之中那般可怖的存在么?

“其实你大可以离开大宇之界,不适合你!”洪洗象忽然间开口说道,似乎对这五祖颇有好感!

恩?五祖又是一愣,怎么感觉双方的位置有些对调?另外他们不该是敌人么?这小家伙还有什么手段不成?

望着那站在原地没有出手的五祖,洪洗象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走到老牛身边伸手在牛角之上轻轻摸了一把!

哞!浑厚低沉的声音响彻,虚空化作涟漪向着四周卷动蔓延而去,无垠的草原之上一股清风吹起,很快眼前千万里天地再也无法分辨其中究竟有什么,一道士,一老牛,一妇人同时无法看清身影!

一座断崖之前,王庄望着一块巨石正在发呆,身后呼啸之音不绝,还不等谁人到来,这片山野已然被刺耳的爆鸣之音笼罩,恐怖的威压降临之余,一道庞大无比的虚影正从远处呼啸随后渐渐笼罩天地!

似乎是被打断了发呆,王庄抬头望着那一道身影,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却没有丝毫的举动,只是继续望着那巨石怔怔出神!

可是下一刻,那一道庞大的身影却是悄然间停了下来,因为不知道何时这片黑暗之下多了一分不一样的色彩,仍旧是漆黑的色调,可是却不同于笼罩而落的毁灭气息!

一道苍老的身影凝现,庞大的身躯正在不断的收缩,像极了影子收敛在阳光之下,那巨石之前的王庄不知道什么时候抬头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一双眸子不见眼白,漆黑的瞳孔之中带着无尽的沉沦与湮灭之意!

呵...王庄嘴角扬起,双臂伸出似乎要拥抱什么,不过整个人却是向着断崖之下倒下,随着这一道身影的下坠,整片天地都被拉扯起来,那站定苍穹之上俯瞰一切的老者,眉宇之间带着疑惑,恐怖劲风拉扯不断,仿若要将他一同拉入那深渊之中!

这?是不是有些自不量力了?老者缓缓伸出手掌想要伸手将那王庄给拉扯回来,可是不知道何时漆

黑涡旋凝聚四周,尔后天地崩塌化作恐怖黑洞齐齐塌陷了下去!

一座城池之上,若尘懒洋洋的穿梭人群之中,来来往往的大宇之界弟子正在仔细探查寻找着什么,可是却对眼前若尘熟视无睹!

或许被林铮弟子的名号压的有些大,众人忘记了若尘的另外一个身份,上纪元散修联盟之首,师兄弟四人之中,似乎只有他有着自己的势力,而且真的不小...

“藏于人群之中?不错的选择!”威压的声音传来,整座城池陷入了静止!

而若尘只觉得眼前景色变化,原本拥挤的城池瞬间空荡,熙攘嘈杂的声音随之不见,有的只是一片死寂和荒凉,仿若原本这就是一座废弃的城池!

这...有点意思啊!若尘摸了摸下巴,抬头望着那高空之上的一道身影,眉宇之间带着笑容,仿若不曾在意接下来的命运!

恩,命运这东西,自己师傅都不敢妄断自己,这位貌似距离师傅差的很远!转过若尘向着远处走去,一步落下整座城池悄然间化作了一片齑粉!

那高空之上到来的六祖脸色剧变,可是那若尘的身影似乎正连同整座城池化作一片齑粉,虚空发出刺耳的爆鸣,六祖身影一闪出现在了化作齑粉的城池之中,可是在他出现的刹那,即将消散的若尘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一座神殿之上,正在聚集的大宇之界弟子正牢牢锁定眼前一道身影,这一道身影他们并不陌生,正在现在众人苦苦追寻的胖子!

而这座神殿却也是大宇之界为数不多留下来的遗迹之一,听闻是之前某一世归衍圣女轮回之所,本来的是要推到铲平的,可是听到送棺者的到来,抱有各种各样想法的诸强还是将这一座神殿给留了下来!

“还真是运气!”胖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靠着那斑驳的石门望着眼前越来越多的身影!

“是啊!还真是运气!”陶自秀从人群之中走出,脸上带着一丝狰狞的杀意!

胖子没有理会眼前的陶自秀,只是将目光落到远处一道越发炽热的神芒之上,不知道洞穿了多少空间的一击还是紧追而来!

人群之中喧嚣声越来越大,在场诸强连忙将一众弟子分开,这位的出手从来不分敌我,奈何对方的身份可不是他们能够质疑和反驳的!

“现在看来这一次的的出手倒是可以有不小的收获了!”兴奋的声音传来,大宇之界四祖带着炽热的目光落到那胖子身上

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眼前的胖子,如果自己可以将其炼化,不止是可以得到贵烟的气运,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大自在天也是唾手可得!

只不过神芒炽热之间,他似乎没有注意到在那胖子身后的神殿之上一道道涟漪正悄然闪烁而过,原本斑斓的阵纹没有被激活却是寸寸碎裂了下去!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大殿之中,一座石碑悄然间浮现出了一丝亮芒愈演愈烈...
而本源宇宙之中。

黑狗带着林北,艰难来到本源宇宙的第八重天本源星河之中。

“真身来到本源宇宙,原来是这种感觉!”

林北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感。

毫无疑问。

如果是走本源一道,能够进入本源宇宙,待在这本源宇宙之中修炼的话,那绝对是比任何人的修炼速度,都还要更快。

比任何修炼宝地,都要更好。

因为,这本身就在本源宇宙之中。

“老黑,妖妖有让你带着她来过本源宇宙之中,在这里修炼过吗?”

忽然,林北问道。

黑狗想了想,撇撇嘴:“来过,不过,本大爷只是带着她来过一次,后面......她就是自己来了!”

闻言。

林北倒是一惊。

“所以说,妖妖自己,也能够来到本源宇宙之中?”

除了大黑狗之外,林北还从来不知道,有谁可以遨游本源宇宙的。

说实话,在这之前,林北自己都不知道,真身还可以进入本源宇宙。

“算是吧!”

大黑狗淡淡道。

“你关心她那么多干嘛?别告诉我,你是在打她的主意?小心她打断你双腿,不对,打断你三条腿!”

大黑狗随即是撇嘴道。

林北:“......”

林北也不再跟大黑狗打趣,来到第八重天的本源星河之后,林北便是开始全力感应,想要试试,是否能够感应到自己脑核所化的本源星辰所在地方

大黑狗其实没抱多大希望。

因为,林北想要找到自己的本源星辰,尤其是在他已经失去了和自己本源星辰联系的情况下,还想要找到,可能性很小。

最为关键的是,很有可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林北想要赶在雨族的人到来之前,就能找到自己脑核所化的那颗本源星辰,然后将其炼化吸收,机会实在是近乎渺茫。

只不过,并不是说一点可能都没有。

故而,大黑狗这才是带着林北进入本源宇宙中来试上一试的。

但。

就在大黑狗这么想着的时候。

林北忽然是指向一个方向:“那边!”

林北脸上带着喜色。

他自己也没抱希望。

只是抱着试上一试的态度。

但,林北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运气,竟然好到爆,他竟然很快是对自己那颗脑核所化的本源星辰,产生了一丝微弱的感应。

至少,是可以给他指引方向!

“走!”

当即,林北便是跟随大黑狗一起,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那个方向冲击而去。

并且。

并没有用太久。

林北便是发现,自己对于那颗脑核所化的本源星辰,感应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最终。

当林北和大黑狗一起来到一处地方时,便是发现了一块本源星辰的碎片,而那本源星辰的碎片,乃是由本源土所化。

而且。

来到近前后,林北对它,便是有了一种千丝万缕的感应联系,仿佛这本身就是和自己融为一体的存在。

毫无疑问。

这就是林北那颗脑核所化的本源星辰,当初裂开的碎片。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林北眼眸之中,有着精光闪烁。

而的确也是如同林北所料,他运气很好,从跟着大黑狗一起来到这本源宇宙的第八重天本源星河后,没用多久,林北便是找到了那颗脑核所化的本源星辰。

只不过,现如今,已经破碎开,缺失了一部分。

“还好,损毁的程度,只有三成的样子!”

林北顿时一喜。

很快,林北便是直接盘腿坐下,他拿出了所有的本源土,开始修复自己这颗损毁的脑核所化的本源星辰!

......

而在林北和大黑狗,都是在本源宇宙之中,修复林北脑核所化的那颗本源星辰的时候。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雨族的强者,终于是再次踏入了五行天域。

他们一路疾驰,全速赶路。

原本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才能从外围来到五行天宫的核心区域,但他们仅仅只是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而已。

“好强大的气息!”

就在他们抵达核心区域,来到五行天宫之外的时候。

顿时,此处的所有天至尊都是再次为之震惊!

“雨族!”

“是雨族的强者?”

很快,这些天至尊,便是发现,那些强大的气息,是属于雨族的。

“三位天至尊,一位半帝!”

众人瞳孔一缩。

尤其是东域的天至尊们,脸色纷纷大变,半帝是怎么能进入这五行天域之中的?
“元法,人有自信,但也不能自信的过头了。你不是炎尊,在冰极州,你还没有资格说这话,你若是识趣,立即滚出冰极州,否则,就毁掉你这一缕元神之力。”冰云祖师说话毫不留情面,其态度之强硬与决绝,更是远远胜过蓝祖。

若是蓝祖的表现更像是一个柔弱女子的话,那冰云祖师则是代表着果断,狠辣,决绝和无情。

冰云祖师这番毫不留情的话,顿时令得元法老祖脸色一沉, 不过他也不动怒,因为他也深知冰云祖师的强大,在没有正式破境之前,他还真对冰云祖师忌惮三分。

毕竟,这是一个以六重天境界,便可与七重天一战的强者,不容小视。

“冰云祖师,这是我们天宗与天鹤家族的事,更是与剑尘之间的恩怨,这里的事与你们雪宗无关,希望你不要干预,事后老夫定有重谢。”元法老祖淡淡开口。

冰云祖师毫不领情,冷笑道:“天鹤家族的事的确与我们雪宗无关,但剑尘的事,便是我雪宗的事,更是我冰云的事。”

元法老祖眼中露出明白之色,他轻轻一叹,道:“看来,连冰云祖师您也看上了剑尘身上的那些东西。不过无妨,我们与场中各大势力,完全可以共享!”

“剑尘身上的东西,我可没有半点想法。元法,最后问你一句,你是自己滚回去,还是让我来毁去你这一缕元神。”冰云祖师态度冷漠,说话毫不留情面。

众目睽睽之下被接连羞辱,哪怕是元法老祖的心态再好,此刻也不禁心生怒意,他声音立即变得低沉了起来:“冰云祖师,雪宗与我天宗素无冤仇,你若出手,那你与老夫之间的梁子,可就......”

然而不等元法老祖把话说完,冰云祖师便是屈指一点,元法老祖的元神分身顿时粉碎,就连寄居的那个令牌也忽然碎裂。

冰云祖师毫不留情的毁去了元法老祖的这一缕元神分身。

“哼,给脸不要脸,偏偏要自取其辱。”冰云祖师冷漠说道,而后目光冷冷的扫向众人,傲然道:“还有谁想要带走剑尘的,站出来!”

冰云祖师毫不犹豫的毁去元法老祖的元神分身,那肆无忌惮的姿态顿时镇住了场中的所有人,面对冰云祖师这嚣张又强硬的话语,汇集在此处,来自圣界众多顶尖大势力的太上长老们,纷纷是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那可是天宗的无上老祖啊,一位随时都有可能踏入七重天的盖世强者,连如此人物都落得这般下场,他们当中一些尚不及天宗的顶尖势力又岂敢废话。

毕竟他们当中,也并不是每一个势力都有胆子敢直面天鹤家族,甚至是直接面对雪宗。

“冰云祖师,你为何一定要插手剑尘的事呢?毕竟现在的冰极州,雪神终究还未正是回归。”这时,又是一道盖世强者的元神分身冒了出来。

这一次这些太上长老齐聚冰极州,很多人身上都带着自家老祖的旨意或是法令。

“哼,雪神最终能不能回归,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炎尊在冰极州布局多年,老夫可不信他没有留下什么后手去对付雪神。”紧随其后,第三道元神分身冒出来。

“冰云祖师,如今正处于敏感时期,这个局面之下,你若是树敌太多,不仅对你雪宗不利,更是对冰极州不利,对雪神不利。听老夫一言,剑尘之事,你不要继续参与了,以免自讨苦吃......”

“冰云祖师,你的确很强,也很有魄力,但我们这么多势力若是联合起来,你们雪宗抵挡得住吗?事情真若发展到这种地步,那只会对冰极州引来一场灾难......”

随后,一道道强者的元神分身显化,这些人显然都对剑尘从暗星界内得到的资源有着浓厚兴趣,以剑尘在暗星界内对他们造成的损失为由,打着更深层次的主意。

不过毫无例外,敢在这个时刻说话的势力,自然是有着不弱于天鹤家族以及雪宗的庞大背景,甚至是,还要远远胜之。

冰云祖师心中一沉,连一些足以傲视群雄的势力都出面了,这的确让她感到了压力。不过她依旧没有丝毫退缩,冷漠道:“只要剑尘在冰极州一日,那就决不允许你们任何人带走剑尘,如若不然,那就拼死一战。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人为了剑尘身上的那些资源,究竟有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敢与我们雪宗和天鹤家族全面交战。”

“不过我却必须要提醒你们一下,现在的冰极州可不是曾经的冰极州,你们若真敢如此放肆,以后待雪神殿下归来之时,你们这些势力一个也逃不掉。”

这些元神显化的各大老祖脸色纷纷一变。雪神,这的确是一个令人谈之色变的恐怖人物。

而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之所以本尊不敢亲临,另一方面也是忌惮雪神。

各大老祖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场中的气氛竟然十分诡异的变得寂静了起来,不过那股紧张之感,却是没有丝毫减弱。

“哈哈哈哈,冰云祖师,蓝祖,可否替老朽传一句话给剑尘小友,我们灵神家族愿意庇护他,前提是他做我们灵神家族的上门女婿。”就在这时,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从后面传出,只见一名身材矮小的小老头笑眯眯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此人不是混元始境,而是灵神家族的一位老祖,一位太始境一重天的强者!

“剑尘小友如果入赘我们灵神家族,以他的天资,我们灵神家族愿意将当代最杰出的女子许配给他,并全力助他成长。”小老头直接走到最前方,双脚站在雪地上,背着双手,仰着脑袋盯着悬浮在半空中的冰云祖师和蓝祖。

“瞧瞧,为了剑尘小友,连老头儿我都亲自出面了,由此可见老头儿对剑尘小友究竟有多么的器重,冰云祖师,蓝祖,还望你们替小老头儿传传话,传传话。”小老头笑眯眯的抱了抱拳。

“灵神家族,竟然连你们也来了。”一名元神显化的大势力老祖目光看向这名老头,脸色难看。

不仅仅是他,场中的许多人,都是随着灵神家族的突然出现而纷纷变了脸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