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 A+
所属分类:医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嗡!

随着第二血月暗蕴怒火的话音传出,九色池遗迹旁,似乎连空气都凝固了,一股无形的威压弥漫,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之上,沉重如山。

可是,当一旁南蛮巫神听到第二血月的这反问,斗篷之下,眼瞳微微一亮,下意识望向李云逸。

他之前的确和李云逸有过交流,但却不包括现在。

不过,他熟悉李云逸。就在第二血月下意识反问的时候,此间此时,就已经进入了李云逸的节奏。

果然。

如他意料的一样,面对第二血月的冷声质问,李云逸轻轻一笑,脸上哪有半点紧张?

话音徐徐传来。

“从当前来看,前辈只有两个选择。一,放弃他们,再寻找其他人马进入其中……且不说这些人能不能赢得第二前辈您的信任,进入之后,他们能不能出来还是两回事。”

“而晚辈可以诚实告诉前辈的是,出来与否,看的不是命,而是晚辈的心情……”

看我心情!

李云逸脸上淡淡笑容绽放,可说出来的话就不是那么客气了,第二血月立刻眼瞳一凝。

只是不等他开口。

“所以,哪怕新派出其他队伍,前辈想从中得到些什么,可能性几乎为零,或者说基本为零。”

“当然,前辈也可以如威胁吾师那般,将此地关乎下一次天地大变的事实传告天下,但想必前辈谨慎起见,应该不会用真实身份。而恰好,晚辈虽然武道境界低微,可在紫龙宫还是有些许朋友的,只要此地消息传出,晚辈立刻会通过他们,告知天下,前辈已经重新回来的消息,并且关于此地的消息都是前辈散发出去的……前辈认为,他们会相信晚辈,还是相信您呢?”

信谁?

这个问题还用说么?

肯定是紫龙宫!

作为整个神佑大陆公认的第一情报中心,紫龙宫在各大圣宗皇朝的信任度绝对是最高的,甚至,对魔教来说也是如此。

因为紫龙宫做生意是不管对象谁的,同魔教也是关系紧密!

第二血月的脸色瞬间更加难看,越发阴沉。

可李云逸还没说完。

“当然,有人怀疑,也定会有人相信。或许,下一次人巫大战会在不久之后爆发……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前辈的雄心壮志都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东神州或许不在晚辈之手,但肯定也和前辈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雄心壮志!

第二血月的雄心壮志是什么?

建国!

建立一个真正属于魔修的国度!

他已经失败一次了,并且是在血月魔教处在绝对巅峰,还得到了极多魔教支持的情况下。如今听到李云逸的这番分析,他焉能听不出再来一次的难度?

麾下尽死,再无可信之人……

这对于建立一方魔国的威胁堪称致命!

第二血月心头一震,眼底散发点点幽光,深邃而可怕,陷入一片寂静。

李云逸可不会管他在想什么,自顾自道。

“所以,按照这一路线,必然是两败俱伤的结果。吾师虽是无敌洞天,但天下无敌洞天并非一个,此地秘密被揭开,吾师还有参与其中的可能,或者说,肯定可以参与其中。但是前辈您……只怕就没有这希望了。”

两败俱伤!

损失最为惨重的,还是血月魔教和他!

这一刻,第二血月终于明白李云逸之前的定论源自于什么。

确实。

如果自己真的铤而走险,不仅得不到此地秘密,甚至会再次面临中神州各大圣宗皇朝的追杀。

追杀他不怕。

可这样一来,他更不可能实现前半生最大的抱负,无法建立一方魔国了!

想到这里,第二血月眼底幽暗光彩蒸腾,隐隐泛起点点赤芒,望着李云逸,寒芒毕显!

“你用一枚赤月神晶,就想让老夫放弃此地的秘密?”

“不,前辈误会了。”

“不是放弃……”

李云逸眼瞳一亮,因为他听出了第二血月内心的迟疑,迅速抛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另外一份筹码,道。

“是合作。”

“只要前辈宣布,在此事结束之后立刻离开东神州,晚辈感到安全后,定会向前辈提供此地的第一信息。并且晚辈承诺,自此之后,只要晚辈从中发现了什么,定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前辈。前辈所会从晚辈口中得到的情报,定然不会比吾师得到的少。”

“这,就是晚辈提供前辈的第二份诚意。”

“不仅如此,只要前辈吩咐,晚辈可立刻将陷入其中的魔圣接引出来,保全他们的性命,为前辈雄心壮志添砖加瓦,奠定最坚实的根基!”

合作!

三份诚意!

赤月神晶,天地大变之秘,还有……众魔圣的生还!

李云逸此言一出,一旁,南蛮巫神斗篷下的双眸立刻亮起了点点精芒,强忍住连连点头的冲动,内心震动不休。

好一个承诺!

可以说,李云逸这番话给第二血月留下了足够的面子。

但,也相当于在逼他就范这件事上挥出了最强有力的一笔!

拒绝?

那就一拍两散,两败俱伤!

答应?

我给你面子,也给你承诺。代价是,从此之后,再也不踏入我东神州半步!

第二血月会答应么?

会!

肯定会!

因为,他没得选择!

李云逸这一石二鸟的安排,全都命中在了他的软肋上,精准无比。可以说,就在李云逸承认,只有他才找到了此地之秘门户的时候,第二血月就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不!

还有!

南蛮巫神突然心头一震,意识到另外一种可能,眼皮子猛地一颤,一股无形的神念之力笼罩李云逸内外,固若金汤地探查起来。

第二血月还有机会,那就是……

杀了李云逸!

当李云逸承认他可以掌控这一秘境的进出,就意味着,在探查其中秘密这件事上,自己一方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只要杀了他,这优势自然就荡然无存了。

所以。

第二血月会这么做么?

他,有没有这么彪悍?!

南蛮巫神心里没底。虽然说,对于第二血月他还算了解,可是,在后者接连遭受李云逸如此言语攻击和刺激的情况下,第二血月会不会因此突然失控,南蛮巫神也无法做出精准判断。

好在。

他最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原来如此。”

“看来,老夫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

第二血月低沉的声音响起,再次惊愕全场。

他。

妥协了?

并且真的会按照李云逸所提出的那般,带血月魔教离开东神州?

第二血月低沉的话音一出,最震惊的莫过于巫族众人,因为这对他们来说绝对可以称得上意外之喜了。

血月魔教是南楚的威胁,更是他们巫族的威胁,第二血月更是如此!

“李云逸……”

有人忍不住在心中默念李云逸的名字,望着这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青年,眼底复杂之色如潮涌动。

困扰他们巫族的困局,竟然被李云逸就这样解决了?

三言两语。

简单么?

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似乎很简单。但他们又岂能看不出,李云逸在其中展现出来的魄力和勇气?

不说其他,单单是直面第二血月而不怂,甚至能有理有据的“威胁”,这就是他们自己都做不到的!

更别说,他似乎真的成功了!

人群躁动,心神震荡。

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而此时,当听到第二血月的自语,李云逸也是眼瞳一亮。

成了

哪怕在决定做这些的时候,他就认定,自己是极有可能成功的,只要第二血月不疯!而当这一幕展现眼前,他还是忍不住心生欢喜。

血月魔教和第二血月是压在巫族身上的一块大石头,同样也是他南楚的一大威胁。毕竟,论体量的话,他南楚是远远不如巫族的!

从叶向佛身死,血月魔教重现东神州,直到今天,这威胁终于要解除了?

是的。

从第二血月沉重的眼神中,李云逸看出了这些。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不等他内心欢喜太久,突然。

“老夫可以答应你的请求。”

“不过,老夫也有一个要求。”

一个要求?

李云逸一怔,没想到这一变故,但随即不以为然一笑。

一个?

要你和血月魔教愿意离开东神州,别说是一个,就是一千个一万个又何妨?

“前辈但说无妨,只要晚辈能做到,定然不会推辞。”

李云逸内心欢喜,但还是留了一个心眼,表明了不是任何要求都答应。

第二血月爽朗一笑,道。

“放心,老夫的这个要求,你是肯定能做到的。”

“老夫的要求就是……短时间内,不要放他们出来,除非他们被其中危险裹携,损失超过一半,小友再出手也不迟。”

他们?

谁?

听到第二血月提出这诡异的要求,所有人都是一愣,有点回不过神来,尤其是背后的薛蛮子魔星等人更是如此。

第二血月所说的是……他血月魔教的魔圣?

现在不救,等他们损失大半再救?

这是什么逻辑?!

俗话说的好,虎毒不食子。可第二血月此时的要求却是……任由他们死在里面

嗡!

瞬间,众人大惊,对第二血月提出的这诡异要求感到不可思议和无法理解。而就在这时,他们却没有看到,当李云逸听到他的这番要求,微微错愕之后,眼底深处的神光突然变得格外凝重起来,哪里还有之前成功逼迫第二血月妥协的半点欢喜?

这是要求?

不!

这是……

他的试探!
蓝浆岩乳,是一种自然形成的岩乳,其色为蓝,晶莹剔透,就像蓝宝石一样。

充斥着浓郁的真神力气息。

这种天然浆乳,其实就跟恢复类的神药差不多,虽然其内有一点点的杂质,需要日后行转功法清除,但短时间内能够恢复体力是真的。

而且他还发现,服下蓝浆岩乳之后,基本上不用怎么运功,岩乳就会作用到四肢百骇中去。

竟是自行帮助恢复。

这样看来,战斗中喝上一滴、两滴也是能起到点作用的。

当然,一滴蓝浆岩乳帮助神力转化的效果就微乎其微了。

谁要是想借着蓝浆岩乳来帮助体办的神力向真神力转化,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过即便是有一点点的效果,也比没有强。

独自抢占了洞府后,又获得了蓝浆岩乳这样的好东西,风绝羽心情大好。

趁着心情不错,风绝羽取来木质灵简,先行将其认主,随后用元神进入灵简之后。

“碎身诀,下品神诀,以上元卷神语碎为根灵,哺莠凡千……”

风绝羽看了两眼,顿感无趣。

其实碎身诀在他看来就是一种特别低级的神诀,其威力主要来源于神语中的“碎”字诀。

修士领悟其字,便可从碎字诀中领悟出碎身诀的法门,说是神诀,其实更像是神符。

至于让风绝羽失去兴趣的关键点,就在“上元卷”三个字身上

碎身诀总纲里面有简明的介绍,说的是关于神语的秘密。

神语分为:上天卷、衍元卷、重乾卷、冥罗卷、大梵卷、初始卷、传说卷。

具体为什么这么分,风绝羽暂时还没有搞清楚,满头雾水。

但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貌似上天卷的神语是最弱的,而传说卷的神语是最强的。

他想起在下界的时候收集的神语典籍,的确有些神语意思一样,但写法完全不同。

所以,风绝羽并没有打算修炼碎身诀。

因为在他看来,苗猜能让自己一剑杀死,还破了他的符光,这说明碎身诀的威力只是一般般。

有那时间,还不如用移星换斗术转化体内的真神力了。

收起了木质灵简,风绝羽决定找个机会把这灵简卖掉,弄不好,还能换一些神石呢。

想罢,他开始收集蓝浆岩乳。

不知不觉,夜色降临。

外面抢占洞府的事件还在时不时的发生着。

只不过太阳没下山的时候,所有抢占洞府的行为都是直接原始的。

但这个时候,有能力的小神们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洞府,其它人想去抢也没有能力了。

但还是有些小神不甘心,于是悄悄的伙同其它小神,展开了偷袭。

有的成功了,有的不过就是自讨苦吃罢了。

大概到了子夜时分,风绝羽服下了第十滴蓝浆岩乳,正手握两块神石全力转化真神力。

忽然间,他听到洞外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谁?”风绝羽立马睁开了眼睛。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神界。

大名鼎鼎的混乱之域。

任何时候都不是安全的。

他这一问,果然外面传来几个声音。

“该死,被他发现了。”

“唉,原想着偷偷干掉他,这洞府就是我们的了,没想到他还挺机警。”

“哎呦,官人,人家不要嘛,我就要这个洞府,听说里面每隔一段时间能滴下三滴蓝浆岩乳呢。”

一个女子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

但风绝羽依旧坐在洞中没动

随后:“哈哈,既然你想要,那官人必然要满足你这小浪蹄子啊,他发现了也没关系,苗猜那个蠢货,一定是被人趁其不备杀死的,我跟苗猜交过手,他还不是我的对手,这个洞府,必然是我们的。”

“那太好了。”

“喂,你们几个给我进去杀了他。”

一个猖狂的声音下令道,随后五个小神站在了洞口前。

由于风绝羽已经发现了这些人的存在,他们也没再躲着,五个人只有两人在洞口面前现身,其中一人老气横秋道:“喂,占了这个洞府几个时辰了,也该出来让大家沾沾光了吧,快出来,别让老子动手。”

风绝羽阴晴不定的看着对方:“怎么?你们是来送死的?”

“哈,你好大的口气,老子不知道你是怎么杀了苗猜的,但这个洞府,已经被裘兄看上了,你乖乖出来,兴许裘兄高兴,还会放你一条生路。”

小神说着话,把身位让开,风绝羽一看,只见洞外一名样貌还算不错的男子正一副得意的模样与他对视着。

这个人,正是曾经在迎战神兵甲盅蚁之前说危险性不高的那位修士。

而此时,此人身上还挂着一个女子。

正是那个投怀送抱的妙龄女子。

没错,就是挂,那女子为了讨生活,都快挂在裘性修士身上了。

“看见没有,这位就是裘兄,他可是比苗猜厉害多了,不想死的话,就给老子滚出来,免的老子还要浪费一番手段。”

“裘兄……”小神说完,毕恭毕敬的唤了一声

那裘姓修士撇着嘴角冲着风绝羽一笑,貌似还挺不稀罕搭理风绝羽似的。

风绝羽见状,眼中涌过一抹杀机道:“不知好歹的蠢货,想跟我抢洞府,有种你们就进来。”

“哎呀,裘兄,此人太猖狂了。”小神道,

裘姓修士闻言,只挥了挥手:“去吧,把人弄出来,杀掉,别把洞穴弄的太血腥,待会我还要跟美人在洞里温存一番呢。”

“是。”

五个小神领命,迈上就要往洞中走。

他们身上同时涌起了强大的真神力气息,看起来,貌似不是最近飞升上来的。

已经在神界待一段时间了。

可即便如此,风绝羽也没把这五人放在眼里。

“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

风绝羽冷哼了一声,果断出手。

六尺剑芒带着炽白的光亮在洞中闪烁了起来。

洞府本来就狭小,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可走进来的两个人早有准备,啪啪结起了法诀,随后一道紫色剑气、一道红色符印同时向风绝羽压了下来,试图将其剑气轰散。

可风绝羽的剑气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轰散的?

“找死!”

风绝羽眸子一冷,指剑出诀,数道剑气在洞府里狂闪了几来。

“噗嗤,噗嗤……”

“啊,啊啊!”

五个走进来的小神刚准备把风绝羽杀死,没曾想风绝说的剑气无比的凌厉。

以他们的手段,根本就挡不住。

剑锋破体的声音频频响起,不过多时,五具碎乱的尸体就把洞口险些堵住了。

浓重的血腥气飘出来,那裘姓修士眉头狠狠就是一皱。

厉害的剑气,真神力虽然没有完全转化,但内息十分浑厚。

动则出剑不费吹灰之力,真神力也强劲,没有特殊的防御神器,还真难挡住。

裘姓修士脑袋里瞬间反溃出诸多信息,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小看风绝羽了。

可那又如何,自己的实力也不低啊。

那个女子已经吓傻了:“裘兄,他好厉害,要不我们离开吧,这我们不住了。”

“那怎么能行?”

女子的话虽然是好意,可听在裘姓修士的耳中,就貌似一个女人一个男人说你不行似的。

非常打脸。

裘姓修士松开女子的手道:“等着我,这个洞府,今天我还非住不可了。”

话音落,裘姓修士一个箭步冲了进去,抬手就是一记霹雳掌,掌卷白雷,炽电狂闪了起来。

此人用的也是一门神诀,威力似乎比苗猜的符诀还要厉害一些。

但风绝羽依旧没把对方放在眼里:“聒噪,去死。”

移星换斗术运转起来,风绝羽一记万神指打了过去,顿时一柄宽有手掌、长达一尺半的炽白剑气,直击而出。

“砰!”

剑气轰在裘姓修士的白雷上,两道光华狂闪,那白雷撑了足有三息时间,突然轰的一声爆裂开来。

“什么?你这是什么神诀?”

“你管什么神诀,能杀了你就是很强了。”

风绝羽低吼一声,千尊金身的真神力源源不断的涌入到了剑气之中,立刻让那道剑气变得锋利刚猛,轰嚓一声,裘姓修士被震飞了出去。

随后剑气轰然一散,又化作数十道大小不一的剑芒打出。

裘姓修士措不及防,身上中了数剑。

“好厉害,看走眼了。”

裘姓修士见状心惊不已,虽然身上已经挂彩,并且有一剑已经刺中了要害,但他还向山下跑去。

连那个投怀送抱的美人都不管了。

不过,风绝羽根本没打算让他离开。

这个家声称自己要比苗猜厉害的多,那身上一定有神石。

既然送上门来,岂有不要之理。

“想走,给我滚回来。”

风绝羽单掌击地,合身扑出,到了洞外,立马就是一剑指向裘姓修士的头顶。

这一道剑气,足有两米多长,刃锋厚重锋利,气势强悍无比。

“啊……不要杀……”

“噗!”

巨型剑气直刺而出,当场穿透了裘姓修士的肚子,把其金身当场撕成了碎片。

“哇!”

裘姓修士喷出一口血箭重重摔在山腰上,没等风绝羽走过来,就直接断气了。

在神界,小神们的元神无法逃出识海,除非一转成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