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都给你吃 48补肉 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

  • A+
所属分类:医保

“不!”

褐发老者终于看见了林辰,人剑合一,击穿自己的腹部,丹田一分为二,悬浮其中的神祖之晶,嘭的一声炸裂。

老者的精神、灵魂、意志等力量,想要逃出去,却被煌煌剑威笼罩,噗噗几声,化为乌有。

“太上长老死了?”

旷天圣地的长老弟子骇然失色,不少弟子甚至瘫软在地,一脸茫然无措的道:“我们旷天圣地要完了吗?”

“祸事了祸事了,这么多年以来,我旷天圣地还从未发生太上长老陨落之事,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劝劝圣主了。”

灰衫老者失魂落魄,满腹悔意的摇头哀叹,可却知道眼下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旷天圣主亦为之惊惧,颤声道:“这小子究竟是哪里来的妖孽?实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老三?”

“三哥?”

青衣白发老者和黑脸巨目老者五人最是悲痛,一时失去理智,歇斯底里的吼道:“杀了他,为老三报仇。”

凡是良心未泯的修炼者,不管修炼到多高的境界,看见亲人身死,都无法冷静下来。

“杀!”

青衣白发老者五人倾力出手,朝着林辰扑杀过去,神祖之力澎湃激荡,神兵纵横交错,以山崩地裂之势杀出。

咻!

林辰连出三剑,分别演化出死亡冥袍、死亡图腾和乾坤剑域,呈品字形,挡在五件极道神兵的前方。

可五件极道神兵的威力太强,死亡冥袍和死亡图腾先后被打爆,随后乾坤剑域亦嘭的一声爆炸。

五件极道神兵攻势不减,劈头盖脸的打向林辰。

好在林辰早有准备,他已经提前演化生命之翼,唰的一下,穿梭空间,转移到了另外一方。

吃了他。”

不知何时,褐发老者的尸体,被林辰抓在了手中,以一股神祖之力包裹,送至雌银甲铁翼虫王嘴边。

雌银甲铁翼虫王兴奋的大叫一声,把口一张,喷出银灿灿的口器,就将褐发老者的尸体吞食。

它之前血食体修老者,已成三道神祖,如今血食褐发老者,立马就突破四道神祖之境,看得雄银甲铁翼虫王羡慕不已。

紫微曦和鸿山大帝都吃了一惊,天乐苦着脸道:“我连老大的灵兽都比不上了。”

“畜生!”

青衣白发老者五人见此,气得三尸神直跳,亦不知是在骂林辰,又或者是在骂雌银甲铁翼虫王。

总之,五人眼下的怒火、杀意,比刚才还要强烈三分,几乎是不顾一切的施展神法神通,杀向林辰。

有九座青山组成一个环山阵型,引动雄浑的大地之气、木皇之气、江水之气,向着林辰镇压过去。

有一个火池凭空降临,喷出地肺之火、金庚之火、丙雷之火,疯狂的朝着林辰烧去,如焚山煮海般。

有一尊紫色巨人出现,逾越万丈,三头六臂,手持钟鼓、刀剑、棍棒,如风似雷般打向林辰脑袋。

另外还有两种可怕的神法异象,一股脑的打向林辰,立马形成毁天灭地的景象,威压煌煌,惊天动地。

周边的灵山、塔楼、宫殿,原本有阵法加持,足矣抵挡神祖的攻击,但如今统统脆如薄纸,轰隆隆的崩灭。

附近不少旷天圣地长老弟子,无力抗衡,神体崩灭,精气神消散,化为乌有。

天乐三人自然也抵挡不住,好在林辰提前吩咐雌雄银甲铁翼虫王保护,载上他们就飞了出去。

再看林辰,他已然将神祖之境和气血力量,展现到了极致,并且运行了剑之圣道、混沌、生命、光明三种神道。

另外,他与游龙剑融合,人剑合一,施展第八式诸天圣裁,爆发出煌煌剑威,如天河般冲击出去。

可青衣白发老者五人联手倾力一击,威力实在强大,诸天圣裁之威竟被当场淹没。

只见这一片天地,陷入毁灭,虚空崩灭,空间塌陷,混沌之气溃散,光明暗淡,生命之气被击灭一空。

嘭!

混元圣天剑一声炸响,寸寸碎裂,林辰跌落而出,脚步踉跄,脸色发白,握着游龙剑的手掌都在发抖。

“杀!”

青衣白发老者五人杀红了双眼,不计一切的攻杀林辰。

轰!

三头六臂的紫色巨人一马当先,钟鼓之声大作,刀剑棍棒落下,嘭的一声,将林辰打飞出去数百丈。

结成圆状阵型的九座青山,自上而下,泰山压顶般压向林辰,浑身神骨爆响,背部弯曲,涨红了双眼。

蕴含各种神火的火池以及另外两种神法异象,从正面攻击林辰,漫天烈火将他笼罩,烧灭空气,冒出刺鼻的浓烟。

“好!这小子虽然剑术通玄,但终究只有一人,刚才又是趁着六位太上长老分散,方才得手,如今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旷天圣主见此大喜,他双眼凶狠的转动,看了一眼银色宝印,在看向林辰,似乎想要趁机偷袭。

灰衫老者和其他旷天圣地长老弟子也纷纷叫好,觉得只要青衣白发老者五人不再分开,继续联手合击的话,必然能够击杀林辰。

“老大受伤了?”

天乐三人一颗心悬了起来,急忙对雌雄银甲铁翼虫王说道:“你们快去帮助老大。”

雌雄银甲铁翼虫王看见林辰林辰受创,双目露出人性化的担忧,但却朝着天乐三人摇了摇头。

林辰的命令,是吩咐它们保护天乐三人,这让天乐三人都很惭愧自责,想要帮助林辰,却没有那个实力。

“怎么办?”

紫微曦和鸿山大帝忧心忡忡。

天乐皱眉半响,倏然目光一亮,喜声道:“我们不要慌,老大还没有施展血脉力量。”

“对啊。”

紫微曦和鸿山大帝闻言,心生一丝希望。

毕竟林辰拥有的是上品生命神族血脉,接近绝品生命神族血脉,若是施展出来的话,兴许能够扭转战局。

可天乐三人看向林辰,却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只见林辰在青衣白发老者五人的攻击下,节节败退,几乎没有任何反手之力。

最为令人愤怒的是,伤势恢复一部分的旷天圣地,竟然趁着林辰败退之际,役使银色宝印镇压过去。

“卑鄙小人!”

天乐三人满脸愤怒,看见林辰神体近乎崩裂,更加怒不可遏,想要上前帮助他,却被雌雄银甲铁翼虫王拦住。

“小子,刚才我们疏忽,才令你有机可乘,接下来你没有任何机会了。”旷天圣地杀意毕露的道。

青衣白发老者五人就没有那么多话说,都双眼愤怒、怨恨的盯着林辰,心有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了他。

黑兕皱眉道:“对方有不止一位大修士,我得去看看。”他心悬两位兄弟的安危,急速冲了过去。

朗星气得直咬牙,真有心不管这帮人了,可生气归生气,也只能驾驭着巨鹏朝那边飞去了,谁让摊上了这么几块料呢。

西阳看得直想笑,用神念对满面惊慌的素儿安慰道:“没事的,朗星能轻松斩杀化羽大神通,万福修域的大神通就是全在这也不够他杀的,不用慌张。”

这话让素儿轻松了些,虽然她怎么看都觉得朗星不像是个有那么大本事的人,可玉海宫两位宫主死在他手里是事实,所以她又上一眼下一眼的对着朗星打量了起来。

他们赶过去时,战场上打斗正酣,这可不是画壶所说的什么小门派,对方有三名元婴后期大修士,门徒不下千人,这放在哪都是个大门派了,朗星心里暗骂公孙冲,以公孙冲在玉海的身份和地位,不可能不知道这里有这么大的一个门派,选这条路走纯属故意。

画壶他们三个之前就能对付两三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如今添加了两件强大的灵宝,还有两身极品道袍,可谓如虎添翼,凭三个人的实力就差不多能挑翻这个门派了,加上个自己就能力敌三四个同阶修士的公孙冲,这场战事应该很快就能结束,可公孙冲明显是出工不出力的,催动着一柄飞剑只去斩杀那些元婴中期的修士,连云水之术都不使用。

画壶他们三个最强悍的手段是联手作战,现在却各自为战的每人接战了一位敌方大修士,气得黑兕不住的大骂,他的祭仙幡催动起来是需要时刻的,远比不得那两人的大砍刀和墨心锥便利,独战一名大修士自然是要落下风的,在危难时刻,那三人会抽空帮他一下,可就是不过来结阵御敌。

这乱七八糟的打法看得朗星脸上一阵阵的发黑,他把巨鹏和灵鹤停在了百里之外,不想过去帮忙了,一方面是生气,一方面是不愿多作杀戮,反正这四个人已经占据上风了,不会有什么危险。

西阳也很踏实,偶尔打出一个小火苗击杀掉没头没脑逃窜过来的小修士,大多数时间都在安慰紧张的素儿,素儿只有相当于元婴初期的道行,这样的战场她是看不清楚的。

终于,和黑兕对战的那个大修士想逃跑了,他在见到公孙冲的那一就想跑了,因为他清楚根本就打不过公孙冲,可另两位同门被聆香和画壶缠得死死的无法脱身,他只能硬着头皮死战,到了现在再不跑就没机会了。

随着一阵浓雾爆开,他借着浓雾的掩护想施展缩地成寸神通,可身形一晃却撞在了一道水波上,凭着强悍的修为虽然把水波冲出了百余丈的一个鼓包,但那片水波随即在他身后合拢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水球,在极度的恐慌中他奋力挣扎,包裹着他的水球却忽然消失了,惊魂未定间,黑兕那柄厚重的大剑已经挟着令人窒息的劲风杀到了面前!

黑兕斩杀了自己的对手后就退回到了一边,一脸悠闲的观看者画壶与聆香跟敌人拼斗,一还一报,他才不会去帮这两人呢,那两个人也不用他帮,聆香凭着怪异的身法丝毫不落下风,对方惧怕他的墨心锥,只能苦苦防御,不敢给他留下任何机会,画壶那边的优势优势就更明显了,大砍刀和毁天法印轮番攻击,与他对战的那名老者嘴角已经满是鲜血。

“有援军来了!”公孙冲在对聆香和画壶传出神念后,嘴角不知怎么就有了一道血迹,脸色也变得惨白了,飞舞在身前的那柄飞剑也变得迟缓起来。

朗星以为他糟了暗算,刚要冲过去救援,公孙冲的神念就传了过来,“我装的,敌人有援军过来了。”

朗星这时也看到了有三条人影疾驰而至,其中两人装束一样,看来这是这三人是来自两个门派。

“公孙冲没受伤,他是装的!是为了引你们上当!”朗星大声呼喊,希望那三人能离开,以便早点结束这场厮杀。

“啊?”素儿懵了,眨了下眼后才急道:“你怎么外人啊?”

西阳在一旁忍笑,朗星的示警显然已经晚了,那三人都是元婴后期大修士,转瞬就到了战场,他们虽然听到了朗星的呼喊,但怎么能轻信敌方人员说的话呢,三个人一齐朝公孙冲扑去,不管公孙冲受伤是真是假,他们都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随着水中乾坤的出现,三个人发出的猛击悄无声息的就被化解了,云水最擅长的就是防守,它本身就是极高等级的防御灵宝,公孙冲嘴角的血迹又变长了一些,看似是勉强撑住了这一轮猛攻,他不反击是为了把这三人留给画壶和聆香,为了拉拢这两个人他也是颇费心机了。

画壶率先用毁天法印毙杀了那苦苦支撑的老者,因为急着去帮公孙冲,没能灭杀对方逃走的元婴,紧接着,聆香那边也用墨心锥击杀了对手,没容对方遁出元婴,这位少金煞还是要比画壶和黑兕略强一些的。

黑兕接替了公孙冲先前的任务,游走着驱赶外围那些元婴中期及元婴初期弟子,门派中的三位老祖已死,大多数弟子立即四散奔逃了,留下来死战的都是红了眼要报仇的,黑兕承受的压力不算小,面对一帮以命相搏的同阶修士,他很快就失去了优势,被围困了起来。

西阳相去帮黑兕,朗星紧皱着眉头抢先一步冲了过去,随着紫日剑的发威,那些红了眼的弟子们不得不退却了,虽然有几个确实不想活了的被紫日剑击落外,其他的都撤到了万丈之外,他们不肯就此离去,等着看新来的三位大修士能不能逆转战局。

黑兕没去追杀那些人,也没去帮画壶他们,他看得很清楚了,这就是公孙冲给他那两个兄弟安排的杀戮游戏

朗星面无表情的看着战场中的六个人,他已经不生气了,因为他想通了,画壶和聆香就这德性,人家既然仗义的冒死来帮他救西阳,他就该包容一下人家的癖好,况且人家已经作出让步了,只是在回去的路上找点乐子,他不该过份苛求,虽然他们这么作显得很没轻没重,容易引来危险,而且杀戮也是他所不喜的,可为此就和他们翻脸不太合适。

西阳正在担心朗星会翻脸,传神念道:“这三个人都是围攻过我和绛霄的。”

朗星点点头,用平静的语气对战场中的三人道:“快点吧,又有援军过来了,我们不能在此耽搁太久。”对方确实又有援军赶过来了,不过是些元婴中期修士,应该都是附近门派的。
让我过去?”

杜鲁顿时惊呆了,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萧叶竟然主动对他发出邀请?

那可是九玉葫啊。

在整个万福联盟中,哪个分盟成员不渴望?

只是,想在万福域中找到九玉葫,并不容易。

即使碰到,都是零星散落的。

眼前这些九玉葫,萧叶即便独占,也是合情合理。

“当初,若不是你的话,我又怎能掌控,混元级攻伐之术?”

见到杜鲁的反应,萧叶继续道。

“萧叶,多谢了。”

杜鲁回过神来,面皮有些滚烫。

当初那点恩情,哪里有九玉葫珍贵?

毕竟当时,他只是没有理会萧叶,去收集散落的光球而已。

旋即,杜鲁身形一掠,朝着千米高的混沌树而来。

“杜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要突破到五阶了吧?”萧叶笑着问道。

第一分盟的成员,皆是中海范围内的超级天才。

如现今的主盟成员,基本上都是出自第一分盟。

眼前的杜鲁,名气极大,被第一分盟主寄予厚望,非常有希望成为主盟成员。

“混元法还差点。”

“有九玉葫,我有信心在几个叠纪内突破。”

杜鲁点了点头。

厉害。”

萧叶惊叹,让后者露出苦涩的笑容。

他修炼到这等境地,那是因为来到万福混沌,已有了悠久岁月。

而萧叶才在万福混沌,修炼了多久?

说不定,萧叶会比他更早突破。

一番交流,两者熟悉了不少。

千米高的混沌树,轻轻摇曳着。

萧叶和杜鲁,在迅速采摘着九玉葫。

杜鲁取走一百个九玉葫,便知趣的退到了一旁。

我要足够让我突破到五阶了。”

“萧兄你的处境,很是艰难,比我更需要九玉葫。”

当萧叶投来询问的目光,杜鲁解释道。

“这个杜鲁的性格,倒是不错,是个可交的朋友。”

萧叶心中暗道。

当初第一次相见。

身为第一分盟的超级天才,杜鲁没有半点桀骜之态,和万福联盟其他成员,截然不同。

“萧兄。”

“这次,等我成为主盟成员,再来与你叙旧。”

“你如此待我,我不会忘记。”

杜鲁说完,身形淡去,显然是入万福域的时间已到。

“主盟吗?”

萧叶喃喃自语道。

那等层次,对他而言,早已不是高不可攀。

很快。

挂满枝头的碧绿葫芦,被萧叶扫荡一空。

“一共九百三十个!”

萧叶心头颇为振奋。

这些九玉葫,可以弥补他的不足。

接下来,他可以毫无顾忌,去炼化鸿龙一族的尸体了。

境界突破,轻而易举。

萧叶没有驻足,朝前飞去。

这次。

糖都给你吃 48补肉 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

他入万福域的时间,还剩下一大半。

再加上他,很快就能突破到五阶,当然希望能寻到,更厉害的宝物。

沿着这个方向,越是深入,萧叶感觉到的压力就越大,他的身子发沉,很快便无法腾空飞行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我已经冲进,主盟成员,才能踏足的区域了。”

萧叶混元身躯颤鸣,像是要散架了一般,体表不断浮现裂痕,混元血飙射。

不过,他还在咬牙前行。

果不其然。

继续向前,沿途所见到的宝物,明显强出了一大截,只是要更稀少了。

“混凰栖木、妙玄土、苦难心竹……”

“这些都是炼制混元之兵的材料!”

一番搜寻,萧叶心头猛烈跳动。

博宁剑虽好。

但终究不是,用他自身的混元法所塑。

再加上博宁剑的取材限制。

一旦他突破到五阶,博宁剑的用处,也就不大了。

萧叶自然渴望,能炼制出,属于自己的混元之兵。

而他寻到的这些材料,完全可以炼制出,强大的混元之兵了。

七天时间后。

萧叶这才朝后退去。

主盟成员才能进入的区域,简直是个禁地,他承受的压力太大,混元身躯都崩碎了好几次,再持续下去,会伤到根基,得不偿失。

萧叶重塑身躯,在附近扫荡一番,又攫取了不少宝物,这才被一束白光笼罩,被传送出万福域。

“这次进入万福域,收获实在太大了。”

“不知道能让我,提升到何等地步。”

萧叶面露期待之色,准备立刻闭关。

忽而。

他神色微动,朝着万福混沌虚空望去。

这段时间。

万福混沌,依旧风声鹤唳。

在附近的浩海中,依旧有强大的生命出没,屡屡朝万福混沌眺望。

所以,不论是主盟成员,还是分盟成员,都不曾外出,怕受到风暴的波及。

此刻。

正有一位身形高大的壮汉,从浩海中飞进来,欲登临第一序列大禁天。

感受到萧叶的目光,他顿时停了下来,旋即气得浑身颤抖。

“尹大人,能见到你活着回来,我很开心。”

萧叶冷笑了起来。

这位壮汉,不是尹石望又是何人?

“萧!叶!”

尹石望面色铁青,如一头暴走的野兽,恐怖的混元法波动,震得第六序列的诸多大禁天,都是疯狂摇动了起来。

这次。

他随着萧叶离开万福混沌,可谓是九死一生,多次受到围攻。

差一点!

他差一点就陨落了!

最后还是靠着过人的胆识,这才侥幸逃了回来。

没有人能理解,他到底有多憋屈。

“尹大人,你是要在这里,与我动手吗?”

萧叶脸上浮现讥讽之色。

尹石望勾结混元联盟的成员,对他进行围剿,这是触犯了盟规。

尹石望理亏在先。

他不信对方,敢与他纠缠。

果不其然。

随着萧叶话语落下,尹石望沉默了,压下无尽的怒火和杀意。

“小子!”

“不要得意得太早!”

“你这次闯的祸太大,总盟主能护得了你一时,护不住你一世!”

尹石望嘴唇微动,传音道。

“真到那一天,我送你先上路!”

萧叶大笑道,眼神森然。

就冲着尹石望的诸多举动,来日必杀对方,且不用假借他人之手。

说完。

萧叶懒得再废话,朝着自己的大禁天飞去。

“哼!”

“不说其他强者,就拿拜厄那尊杀神来说,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死的!”

凝望着萧叶的背影,尹石望脸上浮现阴狠之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