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 A+
所属分类:医保

六扇门和无字天书之间发生了剧烈的大碰撞。

是的,谁也不曾料到他们两者之间居然会爆发出如此的激烈出手。就像是两个不死不休的敌人一样,六扇门和无字天书每一击之间都会震荡的虚空不断地颤抖。

“铿铿铿!”

“锵锵锵!”

清脆的金属撞击声音回荡在了整片宇宙之中。

六扇门和无字天书两者之间没有相互试探,一出手就是绝招,一出手就是狠招。双方的猛烈出手甚至是惊动了其他几位不朽者。

就连犼这个一挑多的狂者都是被震撼住了。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打法。这是一种男人之间的碰撞。

有多余的动作,没有多余的语言,前前后后就只有一招,那就是碰!

碰碰,碰一碰、、、、、、

或许连六扇门和无字天书也没有料到他们之间的战斗会来的这般猛烈,来的这般迅速。

也许这就是排他性吧。

无字天书本来以为诸天只有他一个不朽之宝,但是现在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六扇门。且这个六扇门还与他为敌,甚至是已经狠狠算计了他一把。这股子无名火于是就这般的爆发了出来。

大商之中,众位大臣们此时亦是一个个瞠目结舌。

“我得个乖乖,这个无字天书是吃了枪子了,这般的狂暴。”连一向自认为狂暴的张飞都是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实在是这般场景让他都是心中震颤,

“陛下,这个无字天书怎么看起来有些不太正常啊。”文祖也是眯了眯眼睛,缓缓道。这无字天书之前与四纪大世界大战的时候,他们也是在观战啊。那战况与此时比起来,无疑是小巫见大巫了。

就算是六扇门囚禁了天书封神榜,无字天书心中焦急。但是这无字天书的行为无疑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是啊!不正常,似乎是失控了。”武祖沉吟了一下,亦是接着说道。

“莫名其妙的很。”

大家都是议论纷纷,没有一个定论。

其实,不只是大家,神帝辛也是看出了无字天书的不对劲。但是这无字天书究竟是哪根筋错乱了,神帝辛也是不知道。毕竟他不是无字天书心中的蛔虫。

或许只有无字天书想要说的时候,他们才会知道吧。神帝辛相信,这个原因他迟早会知道。

“神六,你之本尊没事吧?”不耻下问。神帝辛随即问向了神六,道:“还有,你知道这个无字天书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这般的拼命疯狂?能不能支撑得住?”

一连串的问题从神帝辛的口中问了出来。

只见神六闭着眼睛一瞬间之后,然后神六径直看向了神帝辛,道:“陛下,本尊没事!哈哈哈,不光是没事,反而是过瘾的很啊!太久太久了,没有这样畅快淋漓的大战一场了。这身子骨都有些生锈了啊。”

神六这凡尔赛一般的言语让正在倾听的众人是极度的无语。几乎都是翻了一个白眼。

“绝对能够撑得住。陛下倒是要问这个无字天书支撑得住,支撑不得住?”

“至于这无字天书之所以这般的狂暴,哈哈哈,这都是被臣给刺激的。”随即,这六扇门的话语让神帝辛是一阵的无语。

他们在这里猜来猜去,原来根子出在这里

“臣对这个无字天书说,臣是这个宇宙第一不朽之宝。”

似乎是知道大家都很好奇。六扇门急忙说出了惹怒无字天书的话语。

懵!

帝辛懵了!

众位大臣亦是懵了!

这是什么狗屁话语?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就惹得无字天书这般兴师动众。怎么想怎么觉得不靠谱?

哪怕你狠狠地辱骂这无字天书也比这句话的杀伤力要大得多啊。

也许是知道自己这句话说服力不高。这神六接着道:“陛下。您也许不知道。在大宇宙之中,什么都要争!争渡,争渡,争渡。

什么都有一个数。

就像是十大开天灵根,九大开天之宝。

对于生灵来说,这争得只是一个名次。但是对于天才地宝来说,那争得就是一个命数了。”

命数。

这个词语,很是关键。

他就好比运朝,生灵的气运一样。不过这命数只是突出在了这些天才地宝之上。就像是无字天书,六扇门一样。

冥冥之中,他们都有其命数。不过这命数是可以争抢的。

第一,第二,第三,第四,乃至是第九,第十。

第一命数能够压制第二命数。所以,对于臣等来说,这命数就显得极为关键。

之前,臣便是猜测这无字天书肯定是知晓命数一说。因此,只是试探了一下。

这无字天书曾用命数压制臣,企图是削弱臣的实力。但是却没有奏效。他不知道臣的命数不在这个宇宙。

臣猜测,曾经肯定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才有这无字天书的失态。”

这六扇门又是说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秘密。命数。

神帝辛顿时眯起了眼睛。似乎是陷入到了沉吟之中。

无字天书的失态让神帝辛太熟悉了。这样的事情在大商每天都发生太多次。本来你自信心满满,本以为当世无敌。一直以来,你都是这样子的心态。但是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居然与你打了一个平手,甚至是压制住了你。你心态又岂能平复?

就是这样的心态才使得无字天书失态。

但是无字天书经历了多少的岁月磨炼才有这样的实力。说他心理弱小,根本就说不通。除非是曾经发生过让人震惊,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无字天书的失态,既有六扇门的缘故。但是他自身亦是有着重要的缘故。

、、、、、、

尽管六扇门与无字天书打斗的这般激烈。但是在六扇门之中却是异常的安静。竟是丝毫感受不到外界的风起云动。

不得不说,六扇门隔绝内外。那是当真厉害。天书封神榜根本联系不到外面。之前人书生死簿之中发生的一切传不到外界。

因此,帝辛故技重施又是成功了。

此时在天书封神榜之中的意识体就再次被坑的自爆了。

是的。你不得不说,这无字天书当真是狠人。虽然各自的意识体在不同位置,但是在面临同样的处境之时居然是一样的选择。
“轰隆!”

冲霄剑气爆散三万里苍穹,又是一股剧烈无比的轰动之后,动荡了二十多天的浩渺虚界,终于是迎来了平静。

被帝劫之力强行撕开的大峡谷可谓是异常的触目惊心。

如果从高空俯瞰的话,就会发现,那道巨大的裂痕几乎占据了浩渺虚界半个区域。

帝劫力量的波及之处,没有任何物体留存。

峡谷的中心废墟。

三道磅礴的诛弑之力争相融入苏逸辞的体内

这是源自于八极狼帝,残煞魔帝,次仙王寒瞳安三方体内的诛弑力量。

这一次,他们彻底的消亡在了岁月当中。

蕴养而成的诛弑之力,再度成为了苏逸辞的力量填补。

苏逸辞站在废墟中间,其手中的魔剑入地,一手稳稳的按着剑柄

红色的帝之劫光缠绕在他的身外,失去的肢体修复如初,鲜血淋漓的伤口愈合不见,就连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由虚变强……

这短短二十几天的时间,苏逸辞仿佛经历了几千,上万年一般久远。

过去每一场战斗的画面都在苏逸辞的脑海中浮现,其脑中的世界仿佛在无限的延伸,无限的放大。

“呼!”

这时,一阵雾色的气尘从后方涌来,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走到了苏逸辞的身后。

苏逸辞缓缓的睁开双目,身上的魔气收敛,血绛禁书所化的魔翼也消失不见。

“目的……”苏逸辞转身望向来人,吐出了之前提到过的那个问题,“你的目的,是什么?”

两人目光交汇,苏逸辞比之前更为沉稳。

尘神情不变,他道,“你以后会知道的。”

“以后么?”苏逸辞眉头轻皱,眼前之人尽管有着和阿尘一模一样的外表,可完全就像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

尘开口道,“你应该离开了第二部《预言灵录》已经开启了,上天界将会迎来一场巨大的变故。”

“嗯?”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苏逸辞眼中闪过一丝凛光,虽然已经猜到自己错过了星月神宫的大事,但听到这句话,还是有些诧异。

“《预言灵录》的内容是什么?”

“你回去自然会知晓。”尘没有解释太多。

不论对于谁,他的态度始终都是相同。

接触到苏逸辞目光中的那一抹深意,尘淡淡的说道,“不必揣测我的想法,等到你真正走到那一步的时候,自然会清楚。”

“我只是觉得惋惜罢了!”苏逸辞答。

尘回道,“阿尘本来就是我虚构出来的,七万年来,你并不是第一个接触到阿尘的人。”

“所以我才会说惋惜。”

说罢,苏逸辞没有再多留。

望着苏逸辞的踏向浩渺虚界出口方向的背影,尘的眼神依旧是那种独特的平静。

而,在两人的后方,一位年轻的女子满怀心事的望着他们。

浩渺虚界的边缘区域。

“呼!”

淡红色的气流席地铺来,苏逸辞步步踏出,无声的压迫就像是一尊霸气皇影。

众人脸色一变再变,一个个低着头,心虚无比。

唯独泰厄兽皇的身形站的比谁都直,它扛着铁锚,大声喊道,“恭迎主人成就百劫之帝!”

身旁的其他人眼角不由的一抽搐,心中暗骂道泰厄兽皇无耻,人类虚情假意的这一套,简直被它给玩明白了。

苏逸辞目不斜视,径直从众人的身边踏过。

“觉得遗憾吗?”

一听这话,众人脸上都快吓白了。

冷汗迅速的冒了出来。

不过,苏逸辞并未作出什么其他的举动,其淡淡的说道,“先回修罗山脉!”

上天界!

一片混乱。

自第二部《预言灵录》开启之后,各大界域都已经展开行动。

太衍古界,气运之争。

在人人都想分得一分气运的情况下,一场争夺大战,在所难免。

另外一端。

一座气势巍峨的古老宫殿外,有神将持握长枪镇守,有仙兽盘踞城台,还有那譬如大伞般的光罩护盾形成严密无间的空间结界。

“属下高寒,参见冷阳仙王!”

一道霸气非凡,肩上负着龙虎图案的神将率众迎上刚从外面回来的冷阳仙王。

冷阳仙王眉头微皱,其已然感受到了大殿里边的一道冷肃气息。

高寒继续道,“皇忌仙王正在殿中……”

“哼!”冷阳仙王冷哼一声,旋即踏入殿中。

前脚刚入大殿,一股冷冽的寒气迎面扑来。

本就心情不佳的冷阳仙王更是面露怒意,其沉声道,“你来干什么?”

大殿上方,瑰丽宽敞的王座上,一道气质文雅但却不失霸气,风度翩翩又不乏威仪的身影侧身斜坐。

皇忌仙王,仙道域的众神领袖之一。

看着冷阳仙王的样子,皇忌仙王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你的嚣狂自傲未能让你完成这次的任务,我接下来的嘲讽,还请你虚心接受……”

“一时大意而已,事情还没有达到脱离掌控的程度。”冷阳仙王回道。

“确定是一时大意么?”皇忌仙王语气中的戏谑之意更甚,他道,“如果你不那么自负,《预言灵录》已经到手。”

“与自负无关,此事我会负责。如果你没什么事,可以离开了。”冷阳仙王道。

别急,我的嘲讽还未结束。”

“趁我发火之前,立即滚!”

“有趣!”皇忌仙王倒是更为开心了,他笑道,“我想那楚天帝十有八九是手下留情了,不然以你的实力,仙王的位置又要腾出来一个了。”

“你……”冷阳仙王怒火中烧。

“我说的可是事实,当初你来上天界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楚天帝这个人修为深不可测要你一再小心。可我终究是错付了……”

我不想与你争辩,这件事情我会全权负责。至于那楚痕,下一次交手,我定会胜过他。”

“无知的自信!”皇忌仙王指着对方,道,“你对他了解的太少了,如果你知道神禁血狱的邪神对他有多么忌惮的话,你也不至于说出这种话。”

我叫你闭嘴!”冷阳仙王身形一侧,一股可怕的气流冲向对方。

皇忌仙王扬袖一挥,一道蓝光冲出,抵消掉了对方的攻势。

冷阳仙王再道,“回你的仙道域去,莫要在我面前碍眼……”

“你忙你的,我此次前来有别的事情要办……”皇忌仙王道。

“何事?”

“北冥仙王的弟子被杀了!”

“嗯?”冷阳仙王目光一沉,“北绝公子死了?”

“没错,北冥仙王托我找到凶手,然后……”皇忌仙王冷眸一闪光寒,锐利的锋芒好似刀光剑影闪动,“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