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 A+
所属分类:医保

铸造神兵仍在继续,这对于李沧元的消耗那是极大的,他需要维持铸兵炉内铸兵道火的炽盛程度,同时还要一丝不苟,容不得任何失误的运用‘九段铸兵诀’来打造这柄神兵。

说起来,在铸造兵器中,类似于鼎、钟、印等一类并且是最难锻造的,不同于刀枪剑等这类并且。

刀枪剑这些从形态来说,锻造的工艺,还有锻造的复杂性都要简单得多

因此叶军浪所要求的这一方圣印,李沧元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认认真真的再打造着。

渐渐地,在铸兵炉中,已经初步看到,一方圣印的雏形正在形成,隐约间已经内蕴着一股镇压诸天万界的威压。

圣印雏形的表面上,有着一道道灭道法则纹路在呈现,浮现在了这一方圣印当中。

看到这一幕,叶军浪无比激动,属于他的本命神兵正在开始成型,他心里面那是无比期待的。

“叶军浪,催动你的本源之气注入到这一方圣印中。圣印初成,还未稳固,需要主人的本源之气蕴养。”

李沧元开口说道。

叶军浪闻言后立即催动自身的本源之气,朝着开始成型的这一方圣印中汇入进去。

那一刻,叶军浪赫然感应得到,这一方圣印就像是一块巨大的海绵体般,他汇入的本源之力正在被源源不断的吸收着。

随着这一方圣印不断地吸收他自身的本源之气,叶军浪在冥冥中跟这一方圣印也开始有了一种感应,一种内在的联系。

叶军浪本源之气的汇入,李沧元催动‘九段铸兵诀’去不断地打磨,渐渐一方圣印的形态完全的呈现而出。

圣印上道纹内敛,内蕴着一股灭道之威。

最终——

轰!

这一方圣印猛地冲天而起,绽放出了点点璀璨的金芒,折射出了一道巨大的圣印虚影,横亘在了天地之间,无形中内蕴着一股镇压九天十地之威。

天穹之上,更是风起云涌,有着阵阵惊雷之声传来,仿佛是逆天之物出世,苍穹之上要降下天劫神罚。

“水灵龙鱼!”

李沧元喊了声。

叶军浪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直接将那条金黄色的圣灵龙鱼取出。

李沧元看到这条圣灵龙鱼后一张老脸完全惊呆了,口中更是嗫嚅的说道:“这、这是圣灵龙鱼?足以让神兵有潜质蜕变成为帝兵的圣灵龙鱼?”

李沧元真的是处在了巨大的震惊中。

说实在的,这圣灵龙鱼也是他平生仅见,对于圣灵龙鱼他只是在炼器的古籍上看到过描述,但现实中这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好你个小子!很有魄力,野心也不小!”

李沧元大笑了声,他接过这条圣灵龙鱼,身形腾空而起,运用铸兵手段,将这条圣灵龙鱼融入到了悬浮在半空中的圣印中。

那一刻,圣灵龙鱼内蕴着的天地灵韵立即融入到了这一方圣印中,使得这一方圣印开始出现了变化,灭道道纹呈现而出,遍布整个圣印,一缕灵性的气息开始在这一方圣印中诞生而出。

与此同时——

轰隆隆!

天穹之声,雷云汇聚,无尽的雷霆之威锁定住了这一方圣印,像是要将这一方圣印给摧毁,不允许留存于世。

“神兵出,天劫至!往往逆天的神兵锻造而出,都会引来天劫!这有好有坏,坏处是扛不住天劫之威,那神兵就会被摧毁。好处就是一旦历经天劫洗礼,神兵更加的坚不可摧,并且内蕴着莫测神威!”

李沧元开口说道。

叶军浪闻言后脸色一怔,逆天的神兵出世竟然也会引来天劫?

这让叶军浪喜忧参半。

欣喜的是他按照自己意愿跟想法打造出来的这一方圣印明显极为逆天,引来了神兵天劫;忧虑的是他不知道这一方刚刚铸造而出的圣印能否抵挡住那天劫的轰击。

浮现在半空中的圣印弥漫着丝丝缕缕的灵韵之气,圣印上的道纹正在浮现,像是在自主的演化规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一方圣印是活的,是拥有灵性的。

这跟叶军浪以往接触到的兵器不同,无论是一些灵兵,还是帝血剑也好,这些兵器给人的感觉就是死的,没有任何灵性之力的波动。

但炼制而成的圣印不同,内蕴着极高的灵性之力,能够自主的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能量,能在演化自身的道纹法则。

这很玄奇,却也是代表了一件兵器至强的象征。

轰隆!

最终,天穹上凝聚着的雷云形成了浩大的雷劫之力,内蕴着毁灭性的威力,朝着这一方圣印了下来。

“叶军浪,你给圣印输入本源之力,让它更好的对抗雷劫。”

李沧元立即开口说道。

叶军浪心中一动,是啊,这方圣印是自己的本命神兵,只要有足够的本源之力支撑,圣印是能够进行战斗的。

叶军浪毫不迟疑,朝着这方圣印汇入了自身的本源之力。

轰!

顷刻间,这方圣印绽放出了刺眼夺目的光芒,丝丝缕缕的神性之力在弥漫,圣印上的道纹浮现而出,一股灭道之威在彰显。

对着轰击下来的雷劫,这方圣印在出击,它翻飞而起,镇压向了那内蕴着毁灭之力的雷劫。

在那轰然震动的声威中,竟是看到这方圣印将那雷劫之力全都灭杀一空。

灭道神金铸造而成的神兵,本身就内蕴着灭道之威,能够破灭万道法则,这雷劫之力也是由法则之力凝聚而成,因为圣印的出击显得极为霸道强势。

但却也因此遭来了更强大的雷劫轰击,天穹之上的雷云成倍成倍的汇聚在了一起,凝聚而成的天劫之力也是在成倍的增加,恐怖的雷劫之力连成一片,裹挟着毁天灭地的威势镇杀而下。

这一幕直接让帝女、李沧元、叶军浪等人全都看得惊呆了,根本想不到一件神兵也能够引来如此逆天雷劫的轰击。

道无涯、祖王、神凰王这些人也被震惊到了,纷纷浮现当空,朝着神陨之地看来,看到了那一方在雷劫中起起伏伏的圣印。

这是叶军浪铸造的本命神兵……神兵过于逆天,会反遭天噬!看来叶军浪的这件本命神兵极度非凡,因此遭到了如此至强雷劫的轰击。”

道无涯开口说着。

韩青云死去,李炫心头大患消除,笑容绽放。

就在此时,天空中忽然有所异动。

李炫眼神如电,往空中看去。

天空中,云层四面散去,晴空似在颤抖。

“糟糕……”李炫刚刚大开杀戒,或是流露了一丝气息出去,引发了天地规则的窥视。

马上就要离开此地,李炫不想再惹麻烦,连忙收敛气息,准备离去。

却在这时,天空猛地震颤了一下,晴空间竟然裂开两条缝隙,缓缓扩大,缝隙中露出两个乌黑的眼珠!

天空,睁眼了!

这一刻,整个小千世界中一片混乱,人仰马翻,河水倒流,城市崩塌,野火横流

世界规则,终于被李炫完全触动,引发了反噬机制。

如果按照游戏里的流程来说,这就是BUG!

李炫实力太强,强的数据溢出,超出了这个游戏能够承载的范畴,触发系统BUG,整个游戏处于崩溃状态。

再这样下去,这个世界马上就要灭亡了。

李炫也没想到杀掉一个韩青云会引发这么大的变故,无奈的自言自语道:“难道他是通关的关键NPC,干掉他后面剧情就进行不下去了?”

不过现在不是讨论游戏流程的时候,李炫身影一晃,已经出现在混乱一团的悬空城,袖子一卷把关心雅卷起来,立刻遁走。

下一秒,天空中的双眼猛地睁大,射出两道毫光。

“轰轰!”毫光射在悬空城上,顷刻间把这座小千世界的奇观炸的粉碎,就连大地都洞穿了两个大洞。

毫光一击不中,再度射出。

“轰!”李炫正在地底疾驰,忽然生出警兆,运起全部力量猛地往前一蹿。

下一息间,身后的大片地面被两道毫光打的灰飞烟灭,化为虚无!

“我草!”李炫骂了一句。

这系统崩溃可不是闹着玩的,真的是要毁天灭地啊,别管他有多大的本领,如果不能摆脱出去,恐怕就要给这世界陪葬。

“必须赶紧回到时空乱流!”李炫暗想着,冲天而起。

“嗖嗖嗖!”毫光在空中乱射,阻挡李炫的离开。

或许在世界规则看来,李炫就是一只真正的虫子,破坏了这个世界运行的生态,就算拼着整个世界的崩溃,也得把他除掉而后快!

“疯了疯了!”李炫嘴里骂着,疯狂躲避。

毫光却是紧追不放,那架势就是想要跟李炫同归于尽。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李炫一边逃一边无奈,早知道杀个韩青云有这么大的后果,他就不动手了,何必弄到这种地步。

忽然间,前方光芒大作,李炫前路被茫茫的毫光封锁。

李炫猛地停步,四面去看,密密麻麻的毫光紧逼过来。

“糟了……”李炫目光所及,根本没有能够逃脱的空间。

他深吸一口气把关心雅放出来藏在身后道:“待会儿我会使出全力击溃毫光,你找机会逃出去!”

“可是!”关心雅瑟瑟发抖道,“那你呢?”

“顾不得那么多了,你把自己照顾好。如果我没事的话,会回来找你们的!”李炫说着,急速升腾全身力量。

这一刻,他终于全力以赴了。

重生以来的第一次,力量瞬间突破了小千世界的规则限制,那些毫光变得更加疯狂,猛扑下来。

给我破!”李炫狂吼一声,全力轰出。

“轰!”天地崩碎,世界坍塌,李炫的身影被毫光吞没,瞬间汽化。

许久之后,关心雅从一片残骸中爬起来,身影晃动一下投入时空乱流里,只留下最后一道声音

“李炫,你在哪儿?”

……

在大千世界的一百零八个世界之中,月影界是最偏远的一个。

在月影界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传说:暗影之力最浓厚的红月之夜出生的婴儿,天生带有天魔的诅咒,长大后会变成天魔的使者,危害人间。

某些穷乡僻壤因此流传下一种可怕的习俗,无知的乡民们会将红月之夜出生的婴儿扼死,免得婴儿带来的厄运让整个家族都遭遇不幸。

月龙山脉横贯月影界,山势壮观雄浑,连绵不绝,最高的朱马峰足有一万两千三百四十五米高,堪称世界之巅,是全世界探险家毕生追求的目标。

朱马峰的山脚下,有一个很小很小的村子,小的只有二十几户人家。这里的村民世世代代都以采药和向导为生。

村子本没有名字,直到有位修士偶然路过,远远就闻到村中飘扬着的药草味道,才给这里取了一个很贴切的名字:香草村。

红月如同一个巨大的血色轮盘,高高的悬挂在天空中,血红色的月光冷冷的洒在香草村的每个角落。

村子边缘的一户人家院子里,三十多岁的男主人李勇如同一只没头苍蝇般在院子里乱转,看他一脸焦躁不安的样子,就知道有什么事情烦恼着他。

“李勇,怎么样了?”院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村长,阿丽她……她好像是要生了。”李勇愁眉苦脸的回答。

别的男人要做爸爸的时候,或许会很紧张,可更多的却是即将为人父的兴奋和喜悦,像李勇这样愁苦的实在罕见。

李勇不是不想做父亲,他其实非常的喜欢孩子。妻子怀孕期间,李勇呵护备至,照顾有加,每天都给还没出生的宝宝讲故事,绝对是个合格的老爸。

让李勇发愁的是,孩子早不出生晚不出生,偏偏在红月之夜闹腾起来。

这可是暗影之力最浓厚的恐怖之夜啊,按照村子里的规矩,红月之夜生下来的孩子是要掐死的。

妻子在房里嚎叫不止,似乎随时都会生产,李勇只能一边乱转一边祈祷,希望孩子能坚持到天亮,或者月亮早点落下去。

你知道村里规定的。”村长黄峰凝重的说。

黄峰不但是村长,也是李勇的炼药老师两人情同父子。看到徒弟慌张的样子,他心里也有一些不忍。可村子里的规矩如此,数百年都无人能够改变,他又能做什么呢。

“希望阿丽能坚持住。”李勇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

两人沉默着,时而看看头顶上的惨淡红月,时而向屋子里瞄几眼,心里忐忑不已。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满头是汗的接生婆怀里抱着一个小婴儿走出来,一脸惊慌的对两人说:“生……生了……”

李勇和黄峰面面相窥,心中五味杂陈,尤其是李勇,脑子里一半是火焰一般是海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还是黄峰先反应过来,低声问:“顾大婶,孩子怎么没哭?”

顾大婶便是那位接生婆,她结结巴巴的说:“村……村长,你看看这孩子,有点怪……呢。”
“你真不是个好东西。”皮耶罗摇头一笑。

商量好了之后,周小昆与阿宁,就在酒店安家了。

因为皮耶罗承诺,他们可以永远住在这里

这地阿宁来说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这里真的很干净。

而且还有一整面的落地窗,可以全天都有太阳晒。

脚下的地摊赤脚踩着也很舒服,浴室也很大。

所以从皮耶罗离开后,阿宁就一直停不下脚步,到处看。

而此时的皮耶罗已经离开了酒店,跟馒头坐在了一楼的楼梯抽着烟。

皮耶罗问道:“他有没有拉拢你?”

“没有,我们只不过是吃了两顿饭,很正常的两顿饭,他甚至都没有多跟我说话。”馒头说道。

皮耶罗点点头道:“这个人太聪明了,我都有点害怕他了。”

“要除掉他吗?”馒头问道。

“不需要,他不是敌人。”皮耶罗沉思片刻说道:“而且我们聚集地的天也是时候变一变了,他的出现,正是一个好时机。最重要的是,我需要一个聪明的盟友,而不是一个愚蠢的敌人,他恰恰就是一个很聪明的盟友。”

馒头不解道:“你就不怕他捅你一刀?”

“他不会。”皮耶罗摇了摇头,然后说道:“阿宁很好看吧?”

“是很好看。”馒头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

皮耶罗说道:“阿宁好看,而且身材又火爆,而且还是个处女。但是周小昆却没有碰她,没碰她却还愿意给她花钱,并且带她出去狩猎,这样的一个人,虽然有着令我都恐惧的智慧,但是他似乎还有某种底线。”

“你咋知道阿宁还是处?”馒头疑惑道。

皮耶罗笑着说道:“看走路,看双腿,都能看出来。”

“你是说,周小昆真心对一个女人好?”馒头有些不可思议。

废土之上,尤其是在沦陷区,几乎没有人会真心对另外一个人的。

哪怕是有过命的交情,不还是说背叛就背叛?

皮耶罗点头说道:“对,他真心对阿宁好,他甚至可以将一千块直接丢给阿宁,可以看出他是非常信任阿宁的。其实我知道,这样一个操蛋的时代,去说什么真感情是有点离谱的,但是周小昆这个人,他应该是有这东西的。所以我断定,他是一个,只要你不去招惹他,并且愿意对他表达善意,他就很愿意与你做朋友的人。”

“我相信你的判断。”馒头点头说道。

一场谈话结束了,皮耶罗骑着一辆电动车离开了。

回到了武器店的时候,他的通讯器响了,是一块类似电子表的东西。

他随便按了一下,里面便传来一个声音道:“皮耶罗你好我是詹姆。”

“詹姆,你怎么给我打电话?”皮耶罗心中感叹周小昆的料事如神。

詹姆笑着说道:“是这样的皮耶罗,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他就住在你的酒店,带着一个很漂亮的妞。”

“我大概知道你问的是谁了詹姆,但是我不想说。”皮耶罗也入戏了。

詹姆说道:“皮耶罗,这对我很重要,看在我们曾经并肩战斗过的份上。”

“好吧,但你不准打他的主意,他可是我都不能得罪的人。”皮耶罗警告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