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动漫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 A+
所属分类:医保

这明显是张若惜的意思,灵智低下的小石族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自主举动。

人族众多强者皆都大喜。

数月鏖战,人族这边几乎没有修整的时间,每一部大军都快要到极限,就连九品们都不复巅峰,若非如此,此前米经纶也不会生出撤军的念头。

谁也没想到,在这样激烈的战场中,还能有一处安宁之地可供人族休息调养。

尽管这样的休息调养肯定维持不了多久,可在这样的局势下,任何一份修整的时间都弥足珍贵。

是以在察觉到小石族这边的意图之后,人族各部大军几乎没有犹豫,纷纷撤向虚空甬道所在的方位。

敞开的缺口被密密麻麻的小石族大军重新填充,望着四周那充斥视野,铺满了虚空的小石族的身影,人族将士们不由生出一种安全感,紧绷了数月的心神也彻底放松下来。

大量灵丹妙药被发放下去,还有各种作战物资。

这一次人族再没有保留,所有的积累倾尽一空,因为这是人族的最后一战,此战关乎种族的存续,若胜,依然是这片天地的主人,若败,那世间便再无人族。

这种时候,还保留物资做什么?自然是尽可能地恢复大军的力量,筹备最后的大战

虚空甬道中还在不断地走出小石族大军,数量越来越多了,吃过方才的那一次大亏,残存的墨族大军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那些墨族强者们望着小石族,俱都头疼无比。

而且他们眼下需要面对的,不仅仅只是人族与小石族的联军……

阿大与阿二所处的战场上,忽然加入了八位九品小石族,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正在围攻两尊巨神灵的王主们亡魂皆冒。

这八位小石族出现了,那个人族女子怕是也不远了!

直到此刻,墨族的强者们才惊骇地发现,先前参与围攻张若惜的王主们已经全部陨落了。

这让所有王主都遍体生寒。

要知道那可是数十位王主联手,那么一股强大的力量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斩杀殆尽!

围攻阿大与阿二的王主数量,与先前围攻张若惜的王主们相差不远,那些王主们都被斩杀了,接下来恐怕就要轮到他们了。

是以在察觉到了张若惜的气息自远方迅速接近之后,不少王主竟抛下了阿大与阿二,转头朝初天大禁的缺口处掠去。

他们联手合力,瞬间击破了小石族大军形成的防线,头也不回地扎进大禁之中。

曾几何时,他们梦想着摆脱楚天大禁这个囚笼,去征服他们所见到的一切,为了这个梦想,他们等待了百万年才如愿以偿。

然而愉悦的心情并没能维持多久,现在他们才发现,这世上再没有什么地方比初天大禁更安全了。

至尊不出,没人能挡住着这个女子的杀戮!

少了将近一半王主的钳制,又得八位九品小石族相助,两尊巨神灵瞬间扭转了局势。

污动漫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阿大探出手,一把抓住一个想要逃走的王主,愤怒咆哮着,竟将那王主往嘴巴中塞去。

任凭那王主如何挣扎,也难以撼动他的大手。

直至送入了那巨口深渊,阿大一口咬下。

好似咬住一只虫子,口齿间墨血喷溅,那王主的气息瞬间湮灭。

他咆哮着,发泄心中的怒意……

身为强大的巨神灵,竟被墨族的王主们围攻的如此狼狈,他着实气坏了。

阿二那边也没闲着,一拳一脚,每一击都简朴至极,但每一击都粉碎偌大虚空,阻隔那些王主们逃窜的意图。

张若惜背后的双翼挥动,自这片战场上一掠而过,身后拖着长长的洁白光带,美轮美奂。

她没有在意巨神灵所处的这片战场,而是径直穿过,一头扎进了初天大禁的缺口中。

大禁缺口内还有许多王主正在隔岸观望战场上的局势,其中便包括那些逃回去的王主。

他们以为大禁内是安全的……

然而灾难却尾随而至。

缺口处瞬间一片骚乱,不断地有王主被斩杀,惨嚎声接连响起。

被小石族大军围聚在中心地带,靠近虚空甬道处修整的人族大军中,无数强者目眩神驰地望着这惊人的一幕,从未感觉哪一刻有眼下这般舒心,畅快。

“当真生猛!”欧阳烈一边炼化着灵丹药效,一边悄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他也没想到,张若惜竟会杀进大禁缺口中,这是何等耸人听闻之事,要知道那里可是墨族的老巢所在,里面不知汇聚了多少墨族强者。

他也算见过张若惜几面,知道这个女子与杨开相熟,但从来都不知道这女子竟如此了得。

更让他感到好奇的是,这女子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是哪里弄来的,这种实力,已经超过巨神灵了!

大禁缺口处,原本还影影绰绰有大量身影屹立,更有不少墨族援军从中涌出,增援战场。

但张若惜冲进去一通砍瓜切菜,杀的缺口一片凋零,所有身影都隐没不见了,墨族的援军也彻底断绝。

直到一个时辰后,那缺口中才有一道身影闪出,背后羽翼依然那么光润如玉,让人看的目眩神迷。

“你这女子……多少体谅一下老年人啊!”若惜耳畔边响起乌邝的声音,颇有些无奈。

他掌控着初天大禁,与大禁身心合一,大禁缺口的每一次撕裂,他都会承受一定程度的反噬之力。

之前几次撕裂,大多是他主动施为,还可以控制一二。

然而张若惜忽然冲了进去……

那大禁缺口几度扩张撕裂,虽能让王主级强者通行,但张若惜这种程度的实力还是不行的。

方才见张若惜冲过来的时候,乌邝几乎要惊叫出声了,站在他的立场上来看,那简直就是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在朝自己撞来。

尽管他以最快的速度扩张大禁缺口,还是被张若惜冲的七荤八素,好一会没能回神。

那感觉,就像是整个人被撕裂了一样。

这才有了抱怨。

张若惜莞尔一笑,大约明白乌邝的意思,致歉道:“前辈见谅,是晚辈鲁莽了。”

实力强大,长的好看,说话又好听,性子还温和,乌邝还能说什么?闷了闷,只能道:“干的不错。”

其他人看不清大禁内的情况,他掌控大禁却是能感受一二。

在张若惜冲进大禁内的一个时辰,其中泯灭的王主气息不下三十道!被斩的墨族更是不计其数。

若不是大禁内确实不适合长时间征战,张若惜也不会这么快就跑出来,只怕要把大禁内的墨族杀个干净才会现身。

“前辈过奖,晚辈应尽之事。”她抬眼望向虚空。

在她消失的这一个时辰内,战场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最明显便是阿大与阿二已经抽出手来了

两尊巨神灵之前被数十位王主围攻,难以脱困,然而因为张若惜的威慑,近一半王主逃回大禁内。

剩下的一半,如何能是两尊巨神灵和八尊九品小石族的对手。

很快便被杀的七零八落。

与此同时,一直守护在虚空甬道附近的小石族大军也开始出军了。

在此之前,它们一直秉持着镇守通道的原则,将通道四周的虚空防护的密不透风,甚至还有余力给疲惫的人族大军提供修整的空间。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小石族大军自甬道中走出。

如今已有上亿之数,而那甬道之中涌出的小石族,依然连绵不绝。

谁也不知道甬道那一头,还有多少小石族大军集结。

小石族大军的数量,已经比墨族大军还要多了。

所以它们果断发起了攻击,一支支小石族大军如灵蛇一般朝墨族大军所在的方向攻去,裹挟着无尽的杀戮。

大战再次爆发,然而攻防已经逆转。

这短短的时间内,小石族已经汇聚出足够与墨族正面对抗的兵力。

眼下局势,墨族强者们大量陨落,虽空有兵力的数量,实则外强中干,最明智的选择自然是战略性撤退,以图后续。

然而墨族除了返回初天大禁,又能撤向何方?初天大禁内的虚空是他们的巢穴,是他们的根本所在,他们可以逃,初天大禁却逃不掉。

想要撤回初天大禁,就必须得突破小石族大军的封锁。

所以被逼无奈之下,墨族大军只能硬着头皮与小石族在虚空中展开鏖战,至于击杀小石族引发的后果,墨族已经顾不上了。

张若惜现身之时,两族大军已经开战有一会了,小石族有损失,然而墨族的损失更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相对于墨族而言,小石族这边虽然没有太多的强者,可是它们有两尊巨神灵相助,有八尊九品小石族坐镇!

只短短不到一炷香时间的对抗,墨族大军便兵败如山倒,两尊巨神灵在墨族的战阵之中冲杀无算,所过之处一片腥风血雨。

八尊九品小石族同样如此,就连幸存的王主们,也难在它们手下坚持太久。

反倒是作为掀起这一场大战的人族,在小石族大军的重重护卫下,安心修整。

这让米经纶为首的一众九品,心中五味杂陈。

魔皇了解阿囧这个表弟,虽然表弟对自己可以全心全意,但是表弟这个人有时候还是非常轴的,如果白里真的不允许传授的话,阿囧可能到死都不肯传授,不是他不信任表哥,也不是其他,单纯的就是因为这个是他的性格。

魔族这么多年被天魔决困扰,如今终于有了解决之法,如果无法拿到的话,那么魔皇还不得当场郁闷死。

可是魔皇做梦都没有想到,白里竟然丝毫都不在意。

这就是君主的气魄吧。

这一瞬间魔皇开始又些相信了,因为若不是君主的话,白里怎么可能有如此气魄?

“弟子普耶谢过老师……”魔皇也开口了,而此时魔皇这话出口,全场再次一片震惊。

弟子?这个自称让所有人明白了魔皇此时的站位,之前白里说出,如果今日他赢了,所有人日后见了他都要自称弟子。

而此时白里都不需要自己开口,魔皇自己就自称弟子了,这是因为魔皇心服口服。

不光是白里帮助他们魔族重新改造了天魔决,更重要的是白里的心胸也彻底的征服了魔皇,过去的天界还从未出现过白里这样的人物。

活该人家是君主啊,活该大家成为不了君主啊,因为别的不说,就只说气魄这一方面白里就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

同时,很多人虽然跟魔皇认识很多年了,但是知道魔皇名字还真的是第一次。

原来魔皇的名字叫做普耶啊……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了魔皇内心的坚定,否则的话他根本不需要说出自己的名字来。

白里看着魔皇微微点头,对于魔皇来说,天魔决被白里修复之后,魔皇短命的所谓诅咒也将彻底的消失,而直接受益者毫无疑问就是魔皇了。

更何况阿囧成为了新的主神,甚至是比魔皇还要强大那么一点点的主神,这对于魔族来说也是天大的收获啊。

在任何时候,强者的数量都是决定一个种族强大与否的关键。

更何况这个主神对于魔皇而言还是百分百信任的,这样的一个主神可跟外界一个主神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今天目前为止,收获最大的绝对是魔族了。

神皇在下面看的眼珠子都红了……咱先不说天魔决被修复之后是什么情况,就只说这特么阿囧,一个病秧子,本来随时都会死的,神皇之前还想着魔皇跟阿囧兄弟情深,要是阿囧死了以后,会不会间接的刺激魔皇?

要知道,魔皇短命的事情最了解的肯定是神族啊。

每一次魔皇的更替,那都是神族狠狠从魔族身上咬下来一口肉的机会啊,当然了同样的神皇更替的时候,魔族也肯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而神皇本来还期待着阿囧死了以后魔皇因为悲伤过度跟着一起去了呢……

可是现在白里不光修复了天魔决更是当场治好了阿囧,阿囧不光是不用死了,还特么直接成为了主神。

本来说好的魔族要损失惨重的呢?

结果现在魔族成了受益者,这还讲不讲道理了?

神皇这边目光扫过半场,看着身后的人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忍不住内心吐槽啊:“废物啊……这群废物啊……说好的一起让白里下不来台的呢?结果这特么才开始多久的时间,魔族直接就投了……能不能有点尊严!说好的就算死都不投呢……你们魔族还有没有廉耻?”

内心想着,神皇朝着魔皇投去了鄙夷的目光,然后他的目光就看到魔皇跟米修斯正在那边握手交谈呢……一副好兄弟的样子……

看到神皇投过来的目光,魔皇看了看身边的米修斯又看了看神皇,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看,第一个投的可是你们神族……”

神皇无奈的只能收回自己的目光,一个叛徒,一个没有骨气的家伙,这两个家伙有什么好看的!

神皇目光看向讲坛之上的白里,这一瞬间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神皇竟然亲自站了起来:“冥神阁下,不知道我如今还能来求教吗?”

看到神皇竟然亲自站起来,这会儿四周的人也纷纷的安静下来了。

不过他们看向神皇的眼神已经没有了刚才阿囧上台时候的那种坚定。

刚才阿囧上台的时候,所有人的感觉就是魔族太特么的狠了,竟然开场就特么拿出大杀器啊……这也太过分了吧。

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白里麻烦了,毕竟阿囧号称是大罗金仙都没有办法的存在啊。

可是如今,当白里搞定了阿囧,甚至连魔皇一起搞定之后,当神皇再次上台的时候,所有人看神皇的眼神都是带着一丝的怜悯的。

对于这怜悯的目光,神皇差点当场暴走啊。

你们这特么是什么鬼?

说好的我们一起让白里下不来台呢?结果这特么才什么时候,你们怜悯的看着我是什么鬼?你们这是要闹哪样?

你们特么这叛变的也太快了吧!

神皇此时内心那叫一个无奈啊……

因为他很清楚,此时此刻,虽然时间才过去了很短,可是所有人对白里的态度都发生了改变。

在来之前,他们想的是白里你就算是君主能怎么样?

可是此时此刻当看到白里如此化腐朽为神奇的时候,他们内心的想法已经发生了改变。

说实话,谁没有个麻烦?谁在修炼的时候没有遇到过问题?

虽然白里看起来年轻,但是修者永远都是达者为先,这是毫无问题的事情。

如果白里真的能够帮助自己完成一些巨大的突破的话,就像刚才的魔皇那样,当白里帮魔皇修正了天魔决的时候,就算是魔皇也没有办法再去针对白里了,因为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授业之恩了。

刚才如果白里说一句不准传授给外人的话,就算是阿囧胆子再大也绝对不敢传授出去的,因为一旦传授的话,白里就算是屠杀整个魔族那也是合情合理的。

你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凭什么学习我的功法?
解放!

宗白看着叶玄,神色复杂。

她也没有想到,这叶玄与这个强大的女人聊个天,这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这简直离谱!

这个男人,这张嘴比他的实力还可怕,宗族若是继续针对这叶玄,那绝对是离死不远了!

她已暗暗决定,出去之后,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宗族继续针对叶玄。

见到众人得救,叶玄微微一笑,“多谢!”

女子看着叶玄,“我放了他们,你是不是得帮我个忙?”

叶玄表情僵住。

果然,事情还是没那么简单啊!

江湖复杂啊!

女子道:“不愿?”

叶玄笑道:“姑娘说!”

女子点头,“我觉得你这人挺会说话的,这样,你跟我走一趟,去开导一下我姐姐,你觉得怎么样?”

叶玄:“......”

女子看着叶玄,“有问题吗?”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道:“这个......劝人这种事情,我还从未做过呢!”

女子认真道:“我相信你!”

叶玄无语。

劝人?

这叫什么事啊?

女子就那么看着叶玄,不说话。

叶玄受不了对方目光,摇头一笑,“好,我试试,但是我不敢保证能够成功!”

女子点头,“可以!”

叶玄问,“现在就走吗?”

女子微微点头,“是!”

叶玄想了想,然后转头看向一旁的宗白,宗白沉默片刻后,道:“叶公子,那我们该分别了!”

叶玄笑道:“你要回族?”

宗白点头,“我要回去,成为宗族的族长!”

她知道,她想要救宗族,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成为宗族的族长,不然,一旦宗族再去招惹叶玄,宗族就没了!

叶玄点头,“好的!”

说着,他又看向也先与司马,也先连忙道:“我愿意追随叶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司马看了一眼也先,也连忙道:“我也愿意!叶少,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你叫我干谁我就干谁!”

叶玄哈哈一笑,“那你二人带着你们的人前去诸神宇宙的观玄书院,到那里,一个叫青丘的小家伙会接待你们。”

也先深深一礼,“遵命!”

司马点头,“好!”

叶玄又看向那苏小小,后者犹豫了下,然后道:“我去你书院,可以吗?”

叶玄点头,“可以!”

苏小小看了一眼叶玄,“多谢!”

叶玄笑了笑,“不客气!”

说完,他转身看向身旁的女子,“姑娘,我们走吧!”

女子点头,直接抓住叶玄肩膀,下一刻,两人瞬间撕裂时空,直接消失在原地。

...

宗白沉默片刻后,转身离去。

其余之人,也是纷纷离去!

不一会,整个坠落之城开始疯狂狂欢起来。

解放了!

而叶玄没有想到的是,这坠落之城许多人都愿意跟着也先等人前往观玄书院,毕竟,他们已被困这么多年,曾经的一切都已化作尘埃,对他们而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去寻找一个新的栖身之所。

很显然,这个观玄书院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没多久,整个堕落

之城的强者纷纷起身前往观玄书院!

...

某处时空隧道之中,叶玄与女子穿梭时空。

速度很快!

快到叶玄肉身竟然都有些扛不住,不过,他还是没有祭出战甲,而是选择硬扛!

叶玄看了一眼身旁的黑裙女子,女子神色平静,一点异样也没有!

叶玄有些好奇,“姑娘怎么称呼?”

黑裙女子道:“闻人岚!”

叶玄微微点头,“闻人族?”

黑裙女子点头。

叶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闻人岚转头看向叶玄,“你听过闻人族吗?”

叶玄摇头,“没有!”

闻人岚看着叶玄,不说话。

叶玄苦笑,“真的没有!”

闻人岚点头,“我相信你!”

说着,她打量了一眼叶玄,然后道:“你实力不弱,而且,还有一支大道笔,来历应该不简单,为何没有听过闻人族?”

叶玄想了想,然后笑道:“或许是因为实力不够,接触不到某些圈子吧!”

闻人岚沉默片刻后,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直觉告诉我,你这人来历不简单!”

叶玄笑了笑,“我们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闻人岚点头。

叶玄道:“能说说你姐姐与那木文的事情吗?”

闻人岚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我姐姐当年下界,然后遇到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当年去参加考试,在路上遇到了危险,我姐姐好心便是救了他,然而她没有想到,这一救,把她自己给害了!”

叶玄道:“她爱上了那木文?”

闻人岚点头,“那男人很会花言巧语!”

说着,她看了一眼叶玄,“就跟你一样!”

“停!”

叶玄连忙道:“岚姑娘,你说话能不能不要无中生有?我何时花言巧语了?”

闻人岚神色平静,“我猜的!”

叶玄表情僵住。

闻人岚又道:“读书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叶玄:“......”

闻人岚抬头看向远处,轻声道:“我姐姐芳心暗许,甚至是非他不嫁,可惜,一片真心喂了狗!这个男人中了那个什么鸟状元后,竟然在朝中与另一女子成亲。”

说着,她眼中闪过一抹戾气,右手拂袖一挥。

轰隆!

右边某处星空直接湮灭!

见到这一幕,叶玄眼皮一跳,这娘们实力不是一般猛啊!

闻人岚突然转头看向叶玄,“你也是读书人!”

叶玄点头。

闻人岚看着叶玄,不说话。

气氛有些不对!

叶玄笑了笑,“我不仅是读书人,还是一位写书的人!”

说完,他掌心摊开,一本《神道法典》飘到闻人岚面前,“这是我编写的!”

小塔:“.......”

大道笔突然忍不住道:“草!”

闻人岚接过那本神道法典,她看了片刻后,然后看向叶玄,“你写的?”

叶玄点头,“是的!”

闻人岚微微点头,“很了不起!”

说着,她将《神道法典》递还给叶玄。

叶玄笑道:“读书人,也有好坏,我是好的那个!”

闻人岚看了一眼叶玄腰间的大道笔,“你

这笔......怎么得到的?”

叶玄笑道:“或许是因为人格魅力吧!”

银河系,某处房间内,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我草!我草!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快,房间内响起了一道道怒吼声。

....

时空隧道之中,闻人岚看着叶玄,不说话,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

叶玄笑道:“我脸上可是有花?”

闻人岚摇头,“没有!你这人,说话看似很真诚,但直觉告诉我,你这人不太对劲,我的直觉有错吗?”

叶玄微微一笑,“我又不图姑娘什么,有必要骗你吗?”

闻人岚摇了摇头,“不扯这个了!希望你能够说动我姐姐,让她放下心中执念。”

叶玄点头,“我尽量忽悠......哦不是,我尽量劝一下!”

闻人岚点头,不再说什么。

两人速度加快。

不一会,远处出现一片白光,很快,两人直接消失在原地。

...

当叶玄睁开双眼时,他已经在一座宏伟的大殿前。

整座大殿漆黑,阴森无比,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叶玄看向那大殿上方,在那上方有两个大字:神牢。

叶玄看向闻人岚,“这是?”

闻人岚神色平静,“神牢,我闻人族专门关押犯错的人的地方。”

说着,她带着叶玄朝着大殿走去。

叶玄看了一眼四周,很快,他双眼眯了起来,他感受到了无数到强大的气息!

每一道的气息最低都是祖神境!

祖神!

叶玄愣住。

祖神如狗满地走了吗?

叶玄沉声道:“笔兄,你是不是又在安排我了?我连宗族都没有搞定,你就又给我提升地图了!”

大道笔沉默片刻后,道:“反正你有妹,你怕个什么?”

叶玄:“......”

这时,那闻人岚面前出现一名男子,男子微微一礼,“二小姐!”

闻人岚神色平静,“我要进去!”

男子犹豫,很是为难。

闻人岚盯着那男子,不说话。

男子苦笑,“二小姐,您请!”

闻人岚点头,转头看向叶玄,“走!”

见状,那男子脸色大变,连忙道:“二小姐,这外人是万万不能进入的。”

闻人岚看着男子,“我爹有没有儿子?”

男子楞了楞,然后道:“没有!”

闻人岚点头,“下任族长你觉得会是谁?”

男子先是一楞,然后脸色勃然大变!

卧槽!

下任族长不就是你吗

想到这,男子冷汗瞬间流了下来,他连忙道:“你们请!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说完,他直接退了下去。

叶玄看了一眼闻人岚,不说话。

闻人岚面无表情,直接带着叶玄进入了大殿内,刚一进大殿,一道带着惊恐的怒吼声突然自某处深处响彻,“疯魔血脉.......这是疯魔血脉......你不是青衫剑主,你是谁......谁.......到底是谁......”

那道声音之中,充满了恐惧与难以置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