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 A+
所属分类:医保

鲍勃看见乔恩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开口解释道:“乔恩先生,不瞒你说,最近汉拉文抵抗军的高层,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弄到了一笔数额巨大的资金援助,决心打造出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队伍,所以才准备采购一批越野车,改造成性能优越的战车,如果不是因为需要的数量太高的话,我们的采购过程,也不会如此的复杂,如果你这边有什么困难的话,那咱们完全可以终止……”

“没问题,你这个要求,我们可以做到。”乔恩不等鲍勃把话说完,就一口答应了下来:“你放心,二百台越野车,对于我而言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不过在时间方面,恐怕没有那么快,至少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

“我可以等!毕竟这么大的一批货物,也不是轻易就可以采购回来的。”鲍勃理解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就尽快安排下去,把交货时间进行提前,对了,在这期间,你在布阿莱的一切费用,都由我的公司负责,咱们合作了这么久,我还一直没有好好的招待过你,最近几天,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好好款待一下你。”乔恩的公司平时做的就是进口贸易,手里的活都有下面的人去做,所以他的生活是相当悠闲的,此刻拿下一笔大单,心情相当不错,同时也想借这个机会,跟鲍勃加深一下彼此的了解,为以后的长期合作铺垫基础。

“好啊,不过今天我必须请你吃顿饭,咱们合作了这么多次,我收了你这么多好处,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啊!”鲍勃闻言,欣然应允。

……

伊丹某镇。

一处被包下来的旅馆后院里,肖发伶看着十名换好便装的安保,开口吩咐道:“从现在开始,咱们化整为零,大家以平民的身份向中朱巴州进发,至于用什么身份,你们自行决定!都记住一点,如果你们在路上遇见了问题,就按照咱们定好的计划,拨打预留的电话号码,公司会以家人的身份对你们提供援助,都听懂了吗?”

“明白!”

十个被挑选出来的精锐安保齐刷刷的挺直了胸膛。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咱们在进行武装行动的时候,一旦出现意外,绝对不能透露公司的任何信息,可以用索玛里兰战鹰安保公司员工的身份,要求对方找公司处理这件事情,而你们身为战斗人员,对于任何战斗细节都不了解!”肖发伶面色严肃的再度补充了一句,他说的战鹰安保公司,是三合设立在外地的一家空壳公司,没有什么具体业务,完全就是为了在三合遇见问题的时候,可以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通过第三方去处理。

“长官,我有个疑问!我们进入中朱巴州之后,该去什么地方集合?而且用什么方式进行联络呢?”一名安保提出了疑问。

“大家入境之后,没有固定的集结地,只需要住在与啃泥亚接壤的边境城市就可以了,到时候你们需要拨打之前背诵过的电话号码,将你们的位置告知总部,然后等待下一步的命令!”肖发伶再度做出回应:“还有什么问题?”

“长官,如果我们在前往中朱巴的过程中遇见危险,而且失联了该怎么办?”一名安保插嘴问道。

“如果核实人员确实有失踪,我们将按照阵亡标准给家属发放抚恤金,但这笔钱要在一年后下发,所以请大家不要抱有抓漏洞的侥幸心理。”肖发伶扔下一句话,然后又看了看腕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大家准备出发吧!”

……

三天后,晚上九点左右,几道风尘仆仆的身影走进了布阿莱的城郊四合院内。

“踏踏!”

已经等候多时的杨东、张晓龙和张少坤、海尔一同迎了上去。

“小东,这么晚还没休息啊!”吴志远看见杨东之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晚上跟这边军方的诺兰一起吃了顿饭,也才刚回来不久,走吧,屋里喝点水。”杨东打量了一眼被晒黑不少的吴志远,跟他一起迈步向屋内走去。

家里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罗汉跟腾翔留下,在温睿的配合下处理油田的业务,其余人几乎全员出动,我在进城的时候,跟老肖通过电话,他已经赶到边境城市巴赫提了,目前所有的人员几乎都已经就位,只剩下二河的动作慢了一些,但是最晚明天之前,他也能入境中朱巴。”吴志远站在门口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着杨东做出了回应。

“时间来得及,我这边已经把钉子砸进去了,咱们办事的时间应该在后天夜间!”杨东点点头,递过去了一支烟。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今天晚上在这边休整一夜,明天一早就继续出发了。”吴志远答应一声,迈步走进屋内,一个黑人也随即端着装好食物的托盘走进了屋里。

……

翌日上午,本奇接到克罗夫的一通电话之后,赶到了他的金融公司,被秘书带进了办公室内:“克罗夫少爷,很高兴能够接到你的邀请!”

“坐吧。”克罗夫没有像上次一样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在吩咐秘书上茶的同时,坐在了本奇对面:“我今天找你过来,主要是为了聊一下你之前说的那笔贷款的事情,昨天下午,我这边接待了一个比较大的客户,对方需要借走很大一笔资金,这么一来,我公司的账面上,储备资金就会出现空缺,可能会影响你之前说的那笔贷款,所以我想向你咨询一下进度。”

“克罗夫先生!咱们可不能这样啊!之前你明明已经答应了贷款给我,如果现在变卦的话,我可怎么跟朋友交代啊?”本奇听完克罗夫的话,情绪顿时变得激动起来,但是这种激动,实际上是流于表面的,心里根本就没慌,更知道克罗夫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对于贷款的事情心里没底,所以在是试探己的态度。

“本奇,在这次的合作上,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而且还等了你这么多天,但是我不能为了一个不知道是否能成的生意,来放弃伸手可得的利益,你说呢?”克罗夫端起茶杯反问道。

“克罗夫少爷,其实今天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该来找你了,今天一早,我已经接到了那个朋友的电话,他准备抵押给贵公司的车,都已经准备完成了,不出意外的话,最近几天就可以运抵布阿莱,不过考虑到这么多车辆运进城内,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把验车和存车的地方定在市外,这样的话,大家都比较方便,也相对安全。”本奇看着克罗夫,开口反问了一句。

“可以啊,我们家在城外有不少的土地,用来存放这些车辆,没有任何问题。”克罗夫虽然始终标榜自己做生意不靠家族关系,但是听完本奇的话之后,下意识的就选择出了存车地点,然后故作大度的开口道:“原本我都已经答应了跟那个朋友的合作,既然这样的话,我只能推掉他的业务了,作为一名生意人,我把信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克罗夫少爷!我由衷的感谢您,愿意在这种时候选择跟我合作!您放心,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让这次生意平稳交接,同时也希望您能够在伊曼主席面前,帮我多说几句好话!”本奇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直接单膝跪地,行了一个大礼。

“别这么客气,起来吧。”克罗夫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对本奇摆了摆手:“你放心,我会找个适当的机会,在我父亲面前提起你的,至于这个生意接下来要走的流程,你也要盯紧!我等你的好消息!”

“克罗夫少爷,你放心!就算是为了我自己的前程,我也一定不会把事情办砸的!”本奇千恩万谢的做出了一堆保证,然后离开了克罗夫的办公室,克罗夫等他走后,也拨通了家里管家弗拉纳根的私人号码 。

“少爷您好,请问您有什么吩咐?”管家很快接通了电话。

“我的公司接到了一笔业务,需要在城外找个场地,存放二百台左右的抵押车,咱们家有什么合适的地方吗?”克罗夫端着茶杯问道。

“巧了,就在上个星期,布阿莱的富商科尼利厄斯正准备跟伊曼主席共同投资一处橡胶厂,已经在城郊选好了地块,目前那片地已经做好了平整,而且建起了围墙,应该可以满足您的要求!”管家语速很快的回应道。

“我爸怎么忽然想要投资经商了?”克罗夫略微意外的问道。

“这件事,除了老爷之外,他上面那位也准备参与,这么一来,伊曼主席不仅可以在商业上占有股份,也能让自己的政治立场更为稳固,不瞒你说,他已经准备动奥斯汀的蛋糕了……老爷说你最近的事业也很忙,所以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怕你分心。”管家隐晦的解释了一下,讨好般的压低了声音:“、为了投资这个项目,老爷已经掏空了积蓄,而且还在海外进行了融资,少爷,他这么做,可全都是给你铺路啊!”

“在战略眼光这方面,我始终相信我父亲,他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关于存车场地的事情,你尽快帮我安排妥当!”克罗夫微微一笑,轻声交代了一句。

小缺德强大的钛合金狗眼解析神念笼罩空间戒指,立马就发出警报,道:“主人,里面有三块神玉被动了手脚,被种植六级神机法镜的信号源。”

二号齐木露出一抹冷笑,道:“看来对方也精得很啊,果然给我搞了个追踪器。”

那三枚被动了手脚的神玉被找了出来,二号齐木抓住,直接捏爆!

也就是这一刻,王晟神机法镜上的画面骤然消失,黑屏了。

王晟的脸色都瞬间阴沉了下来,有几分难以置信。

高级神机法镜!怎么可能?对方一个星匪,怎么会有高级神机法镜!”王晟震惊,旁边的纪州府主也震惊了。

高级神机法镜,只有主神境界强者才配有资格拥有,而且还必须是臣服投靠巫神皇朝的主神强者。

而小缺德,更是了不得,不是一般的七级高品,而是九级高品。即便是主神境界强者中,能拥有九级高品的也是极为少见。

纪州府主沉声道:“拥有高级神机法镜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难道是对方自主研发的神机法镜?”

高级神机法镜,有价无市,有钱你也不一定弄得到,价值都超过了五百亿神玉。

至于当初古鼎怎么弄到的小缺德,这就得问他了。

王晟沉声道:“能自主研发高级神机法镜的势力少之又少,无一不是隶属于圣朝工部麾下的势力,对方是星匪反贼,圣朝必然不会出售这种等级的法镜给星匪。

星匪反贼中有能力研发高级神机法镜的,恐怕只有传说中的宇宙十大寇匪集团有这个能耐。”

“而这黑犀星匪团,不过是不入流的星匪集团,不可能和宇宙十大寇匪集团有什么关系,更何况对方还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头目,即便是黑犀星匪团的团长,也没资格拥有此等神机法镜,此时的确有很多疑点,这个黑犀星匪团,恐怕得抓住查一番了。”

“若是他们能和十大寇匪有什么关系,抓住他们就是大功一件!”

王晟说道这里,他也来了极大的兴趣,极为兴奋。

宇宙十大寇匪,也是圣朝眼中的一块毒瘤,都属于大反贼,其中有些是太古,古天庭的余孽,能除之而后快最好。

在巫神族没有入侵,统治太古宇宙前,太古宇宙有自己的霸主势力,名为太古天庭!

不过很显然,太古天庭败了。没有守住他们自己的宇宙,沦陷,如今被外族统治着。

古天庭中,一些战败的残党不甘心失败,也不愿意臣服,就形成了星匪一样的实力,其中一部分势力强大的,就成为了宇宙十大寇匪其中一部分了。

比如,苦荒神天的太古獾祖!王炔的太爷爷,那就是古天庭存活下来的余党天将之一。

而苦荒神天,也就是如今十大寇匪之一的聚集地。

二号齐木捏碎了这三块神玉后,又拿出一座空间阵台。激活,然后两人进去其中,传送消失。

两人消失后几个呼吸后,阵台自毁爆炸了。

这两人再出现的时候,又是一颗不知名的星辰上了。

真正的项尘,正在一座空间阵台旁边烤烧烤,和傲天撸串串,喝酒,月魅在旁边弹琴,五条犼在争抢神王骨头吃,而二毛也在旁边,躺在一座神玉小山上,悠哉悠哉的吃神玉,好不快哉。

两道齐木一样的身影出现,然后对项尘抱拳:“本尊。”

项尘翘着二郎腿道:“回来了,要不要吃点?”

二号齐木把空间戒指丢给项尘,没好气道:“自己和自己吃,有意思吗?”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他们两个,都只是项尘的九尾天狐分身,项尘的天狐尾巴变的。

由此可见,项尘的谨慎,这两条尾巴分身如果出了事情,也影响不到他自己,顶多就是天狐血脉受创,要蕴养一段时间而已。

而他本身也做了周密安排部署,分身也不太可能被抓出事,万一运气倒霉到极点,分身被抓,也就是断两条狐狸尾巴而已。

项尘切了一声,接住空间戒指,道:“别怪我没把你们当人看,不吃拉倒。”

“我们本来就不是人。”

两道分身异口同声,然后化为两道金光,是两道天狐元神尾巴,这元神尾巴飞入了项尘体内,融入了天狐元神。

傲天咬了口大腰子,叹道:“要说狗,还得是本尊你啊,极致绑架完美收尾,牛批!”

什么叫完美收尾?这就叫收尾。

项尘把头望月魅怀中一躺,灌了口酒,淡笑道:“本尊永远就是本尊,你这个小分身得多学学啊,哈哈,打劫了这么多,比掏两个小家族的宝库还暴利,傲天,滚回去休眠。”

傲天鄙视的望了眼项尘,他知道项尘想什么,要干什么,骂道:“畜生,竟然想让月魅给你大宝剑。”

“我的贴身侍女,我乐意。”项尘一脚踹傲天身上,傲天化为苍龙元神,融入了项尘体内,意识沉睡

随即之事,省略万余文字。

第三天,一艘神舰飞驰向了青阳大陆,许州方向。

神舰中,项尘花了些神玉,让鼎哥屏蔽了信号源,联系上了其他九天小土匪。

第一个联系的自然是倾城,告诉了他自己突破神君境界的消息,而且又发了一笔财,问她缺不缺钱。

得知倾城已经成为一方云州剑宗的剑守,地位堪比长老,二狗沉默了,然后不再提钱的事。

第二个联系的是夏侯武,知道他,苦海,王炔几人在一起。

问他们缺钱不缺钱的时候,项尘又抑郁了。

猴子直接道:“啥玩意儿?五百亿你就敢来我们这里炫耀?炔哥已经带着我们成功混入苦荒神天星匪团的宝库,我们进入一趟,搬运一点不起眼的零头都不只是五百亿,狗子,你怎么这么穷?《发家致富经》可是你写的,来这么久才弄五百亿,丢人!要不我们转点接济下你?”

项尘脸色黑得难看,骂道:“滚,老子不稀罕,男儿全身都是硬骨气,有手有脚自努力,码的,以后你们时运不济的时候别求老子。”

夏侯武嘿嘿笑道:“时运不济的从来只有你,我们都是天命之子,你是天谴,这能一样吗。”

项尘怒而断了传讯,决定以后几百年都不联系这几个孽障了。
百灵子让戚笼化解他与辛涵梅的因果,这本就是一件强人所难之事,毕竟人心难测,仇怨难消;戚笼也不认为辛涵梅这般行为便是错的,杀牛的事他做的惯手,但是硬压着牛头饮水,这事他本就不愿意去做。

一座青铜宫殿悬于空中,并以远比一般遁术要快的速度向神火岛飞遁。

宫殿中,七位或妩媚大方、或小家碧玉、或天真可爱的仙子正彼此交换着眼神,表情奇异。

无它,太奇怪了,师尊方一出关,便宣布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那便是让眼前这个男子暂离‘师尊’之位,暂其管梅溪小莲峰一脉。

‘大师姐——’左绿海悄悄摸摸的传音。

‘不要质疑师尊的决定,我等只要照做,师尊必有深意。’

凌柳思当然明白师尊为什么这么安排,事实上,之前由她来假扮‘辛涵梅’,已是冒了一定的风险,这具分身只能瞒住九霞道人这种一般层次的高手,而只要突破第四劫,便能看出这具分身的实质。

所以这些年,她一直深居简出,然而大劫降至,高层次的修行者会纷纷出关,甚至包括后天世界第一批修行者;小莲峰一脉拥有玉清神光、有莲花宝鉴、甚至还有鬼仙一脉的证仙手段,一旦被戳破虎皮,山门必不得保。

可是这几个徒弟不知道啊,左绿海、陈雁玉、宁瑶、羊雨真、公孙宛秀、范玲玲、徐梅雪,这些莺莺燕燕对于突然多了一个男师尊,表示难以理解。

左绿海摇动腰肢,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娇滴滴的开口:“戚前辈,您怎么就成了我们的师傅?”

“是啊是啊,不要男师尊,不要男师尊,”年龄最幼,好似瓷娃娃般的羊雨真蹦蹦跳跳,一脸好奇与兴奋。

“师、师尊?”公孙宛秀喊的很别扭,无它,前些日子,在她们的八卦之中,这位还是无人要的老寡夫。

“男师尊是要去神火岛相亲吗?”

“男师尊跟我师傅有交情?”

“男师尊今年多大了,看样子不比我们大多少啊。”

一群千娇百媚、莺莺燕燕围着自己问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打不能打,凶不能凶,淡淡的香味萦绕鼻间,戚笼嘴角抽了抽,多多少少有些头痛。

所以他干脆利落的使出了送宝大法,这一招对修行者来说一项无往不利。

只见他将手一指,八团颜色各异的光芒落在八女身前,精光熠熠,灵性充足,各有宝相。

“这些宝物是见面礼,速去炼化,过时不候。”

这八件宝物在遗藏之中只能算是最差的一等,但遗藏中的宝物,最差也是正魔两道资深长老的随身配兵,后天法宝中的精品,她们身上的法宝根本不能与之相比,甚至大多数用的只是法器,而非法宝——

简单,任何一件法宝,都要经历数十上百年的祭炼方能生出灵性,而除了凌柳思外,其它七女都是在百年内收入门下的。

几个女徒弟看着这些难得一见的宝物,美眸都闪烁着金光,看向戚笼更是金光闪闪。

便宜师尊归便宜师尊,但这出手可一点也不便宜啊。

这么有财,怎么就找不到好的双休伴侣呢,难道是身体有问题?

“真是麻烦。”

打发了几女后,精神世界之内,戚笼的幻影方一显出,便就吐槽。

老婆子如今不能随意出手,只能麻烦道友了,等柳思突破三劫真神,便就有一定自保之力,能独立门户了。”

辛涵梅的幻影同样显出,一脸笑眯眯,似乎心情不错。

凌柳思掌握的那具‘辛涵梅’表面上是三劫,但真打起来,也就能发挥两劫的实力,而她本身,更只是刚刚突破一劫真神。

事实上,除非像戚笼这种从小千世界尸山血海杀出来的天之骄子,又或是老怪物转世,不然每突破一层劫数,都要以百年计。

戚笼想了想,问:“以凌柳思的实力,足够开辟洞天、自立门户,这还不够吗?”

别看戚笼碰上的都是三劫、四劫,乃至七真五首层次的高人,但事实上,在整个大千世界中,只要是证就元神,便是一流高手,足够继承任何门派的衣钵,在小一点的山门中,开山做祖都有资格。

“那是在以前,现在不行,”辛涵梅叹了口气,道:“老婆子为什么急于飞升,那个老杂种为什么宁愿低声下气,也要开辟道场,实在是时不等人,若是不出老婆子所料,这一甲子内,应该是便是飞升的最好时机了,一甲子后,若是还留在人间,要么是飞升失败,要么便是早已入劫之辈。”

“上界也未必——”

戚笼想了想,还是住嘴了,按照另一个‘戚笼’的说法,那便是等天帝下界,那位‘大姐’同样化身亿万,就连上界女仙也保不住元灵。

像‘大姐’这种层次的怪物,至少还有八个。

不过他到底住嘴了,他说了别人也不会信,在所有修行者心目中,只要飞升,便意味着永生。

辛涵梅没有注意到戚笼的表情,继续道:“所以这一甲子内必然风起云涌,不少与我们同岁的老怪物会出世,一些隐世门派传人也会现身,七真五首,包括正魔两道,但凡有心气者,必然会入局,魔道积恶功,正道积善功,在这种局面下,我这徒弟很明显还不够看。”

“魔道如今势微,五支只剩一支了。”

“没那么简单,”辛涵梅摇了摇头,像她这种老资格,知道的隐秘消息肯定比戚笼要多。

“魔道的底蕴远比你想象的要厚重,早在圆道人出世之前,一些老魔头便以闭死关,毕功飞升,并没有参与到第二次正魔斗剑,这些老魔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上古魔道残党。”

“但谁能想到圆道人真的搅乱了天机,斩断魔门命脉,奠定道涨魔消之势,这也打断了那些上古老魔飞升的安排,而这些老魔头有不少在当年便是各大正道门派掌教的实力,甚至有几位在这些年中,已初步凝练出了神仙业位;这些老怪物一旦现世,重新积累恶功,而大千世界的所有真神、小千世界、门派,都将化作他们的养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