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车R太芥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 A+
所属分类:医保

张起旭的眼睛微微动了下,下一秒戏谑的笑起来:“说来你还真是难得美人,只是可惜了…”

他突然惋惜的语气让江琳怔住,眉头微蹙。

这个时候,张起旭的手指从她的脸颊划过,语气透着阴狠的冰凉道:“我喜欢的是没人碰过的,你身上已经有了穆翌的气息。让我十分厌恶。”

江琳的脸色沉下来,眼眸变得冰冷,双手支撑着他的胸口,直接要站起来。

他一开始就没有想要帮助她吧?只是把她当作小丑一样,让她十分厌恶!

这个时候,张起旭拉住了她的手,在她阴沉的表情下笑得无情。

“虽然我看不上你,但是我会帮你处理那个叫温凉的女人。毕竟傅爷…我早就有所耳闻了!”

张起旭的话让江琳的动作停止,一双美眸看着他,片刻后她嗤笑起来。

“竟然你那么有胆,那我好心告诉你,傅爷这个人睚眦必报,那就提前恭喜张总了!”

江琳说完就冷傲的扭头离开,本来她是想让张起旭为她卖命去送死的。

竟然他自己本来就有这个想法,那就不怪她江琳利用了。

左右都是想死的,何必在意那么多

等江琳妩媚的身影消在视线内,张起旭拿起桌上的杯子轻抿一口。

火辣的烈酒直接从喉咙而下,带来苦涩的甘甜还爽快

江琳?好像也不像调查的那么傻,不过…这事情就好玩了!

他突然有点期待了呢!

黑夜来临的时候。

江琳拎着高跟鞋回到自己的别墅里,打开门就将鞋子随意甩在柜子上。

这个时候她看到地上还摆放着一双男士的皮鞋。

她抬起眼眸就看到穆翌面容阴沉的站在客厅里。

她疲惫的表情一扫而空,摆上冷漠的表情。

“江琳。”穆翌盯着身上穿着不仅短还性感的裙子的江琳,眉头皱紧。

江琳察觉到他眼里的介意,她的眼眸连波动都没有,直接领着包包直接走进客厅里,直接上楼。

突然,穆翌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对她这样子无视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愤怒。

“江琳!”他的语气变得咬牙切齿。

江琳怠慢的扭头,眼神漫不经心的看着他:“怎么?受不了?那就不要过来这里。”

穆翌被她的态度极得怒火直升,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要跟江琳计较太多。

他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深深的一口气,声音变得缓和道:“今天晚上有个很重要的宴会,你和我一起去!”

江琳闻言轻蔑地看他,嘴角勾起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嘲讽。

“重要?”她咬文嚼字的问道,突然恍然大悟起来:“是了,听说温凉也一起去了。这当然是重要的事情,那你还不快赶着去?再不去就错过这次偶遇的机会了!”

江琳那完全冷淡没有的感情的模样,让人联想不起来之前对他还粘着不放的江琳。

“你是怎么…”

“你想问我怎么了?”江琳直接打断他的话,眼神透着玩味的看着他:“因为觉得你穆翌一点也不好玩,我自然就没有必要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穆翌的脸色拉下来,直接猛地将江琳抵在扶手上,眼神变得冰冷。

“你把我只是当作玩玩而已?”

江琳看着面容冷峻,透着戾气的他,丝毫没有害怕是假的,不过她越害怕脸上的笑容越灿烂。

她直接伸手挽住他的脖子,笑得无比勾引人。

“怎么?穆大少爷玩不起?”

穆翌的脸色直接拉下来,死死的捏住她的脸颊,逼着她直视他。

你知道上一个想要跟我玩玩的人是怎么死了吗?嗯?江琳!”

江琳佯装露出害怕惶恐的表情,在穆翌犀利的盯住下,她突然又嫣然一笑。

“你是说顾媛呢?还是温凉呢?”

穆翌听到她一说,脸色瞬间全变,有点惊讶她竟然知道这些。

这个时候,江琳笑得意味深长:“顾媛是贪你,可是听说她已经死了。温凉以前喜欢你,可是现在人家的生活幸福圆满。你穆翌算什么?”

穆翌的拳头紧紧攥紧,眼里透着戾气,厉声道:“江琳!”

江琳却没有一点害怕,直接一把将他推开,走上一个台阶,眼神冷漠而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不管你现在心里想的是谁,和我江琳都没有关系。现在还请你滚出我的家!”

穆翌的眼睛直接瞪大,布满无数的血丝,这个女人是在故意惹火吗?

还没有计较她跟着男人出去鬼混,她竟然就已经想要用这些手段对付他了?

穆翌踉跄的后退一步,眼里透着厌恶:“不要假装欲擒故纵,你江琳不配!

不过竟然你这样子说了,那行!江家和穆家的联姻就等着变黄吧!”

穆翌说完就甩步要离开,突然江琳妩媚的笑起来:“是吗?那还请你好好解释,好好让我成为被人抛弃的女人!”

穆翌被江琳的话气地踉跄一步,不过他这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客厅里恢复了安静,江琳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起来,只剩下一片麻木。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振动了起来,她伸手摸出来,直接接听。

“我已经处理好了,你们还想怎么下手?”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江琳的眼神垂下,拳头死死的攥紧。

片刻后,她点头说到:“我知道了。”

北苑。

温凉喝着傅御风煮的香气扑鼻的海鲜粥,眼睛瞥了一下一旁蠢蠢欲动的黄颖。

温世昌的脸色阴狠,没想到这个孽女如此没有家教,那么多人在,她竟然只顾着自己吃,不让他这个做爸爸的试试。

“咳咳”温世昌假装咳嗽了一下,暗示温凉。

可温凉将粥送进嘴里后,抬眸瞥了下他。

好意的说道:“爸爸如果喉咙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这最近听说有不少的什么毛病感染的到处都是,你要不去看看?”

温凉有些嫌弃的看了一下温世昌,突然对着何秘书说道:“何秘书如果有空的话,一会联系一下阿姨,让她把家里清理一下,最好消毒。”  温世昌的脸色直接黑了,这个孽女是把他当作病毒了吗?还要消毒?
“混账东西?你说什么?”

听到叶凡的话,林解衣一扫儒雅和从容,俏脸瞬间变得杀气腾腾。

她原本白皙柔嫩的双手也突然多了一副指甲。

锋利无比!

林乔儿他们也条件反射一摸腰间武器。

“嗖!”

只是不等林解衣作出下一步动作,叶凡就已经一踹茶几砸过去。

在林解衣本能一掌拍碎茶几时,叶凡魅影一样出现在她身边。

他一手搭在林解衣的肩膀上,一手把鱼肠剑架在她脖子上。

“二伯娘,你干什么啊?”

叶凡一脸无辜看着女人:“你一喊一叫,把我吓坏了,我只能来你这躲躲了。”

林解衣感受到脖子的冰冷,眸子的光芒跳动了几下。

随后,她如潮水一样消散了怒意。

她眸子复杂盯着面前压制她的男人,心里有很多情绪却无法表达。

“放肆!”

看到叶凡先发制人劫持林解衣,冲过来的林乔儿俏脸一冷,手指一点叶凡喝道:

“叶凡,马上放了夫人,不然要你脑袋开花。”

她对叶凡充满了既愤怒又憋屈的恨意。

林乔儿怎么都没想到,林解衣雷霆大怒,叶凡凭什么反过来先动手?

这一个出其不意让她乱了阵脚。

只是此刻已经没时间过多自责,当务之急是给叶凡足够威慑,让他不敢伤害林解衣。

万一林解衣有什么三长两短,望月楼的人就是乱刀砍死叶凡,结果也会被叶天日和林家全部处死。

“叶凡,夫人好心请你喝茶吃饭,你却出手劫持夫人,你这是重罪,死罪。”

林乔儿对叶凡一字一句喝道:“你不想死的话,马上放了夫人。”

“不然我们不杀你,老太君知道你以下犯上,还动刀子劫持,也绝不会容你。”

话音落下,四个红点落在叶凡的身上,全都对着他的要害。

一看就是狙击手已经就位。

接着,又是十二名枪手冒了出来,持枪对着叶凡和苗封狼他们。

最后,林乔儿的身边再闪出八道人影。

苗封狼脚步一挪,挡住他们靠近叶凡。

双方神经都绷到最极致。

一种奇妙感觉在这一刻流过叶凡身体

他扫视神情漠然的八名男女发现他们站立位置极为讲究。

这分明是一个玄奥的阵式,一旦攻击势必雷霆万钧。

看来这是林解衣的底蕴啊。

不过叶凡没有畏惧,只是呵呵一笑:

“林小姐,你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劫持?”

“我刚才是吓倒了躲过来,就跟受惊的小孩找妈妈一样。”

“只不过我妈在这里,我只能找二伯娘要抱抱了。”

“我也没拿刀子劫持啊,这是我前些日子淘来的鱼肠剑。”

“我古玩鉴定水平有限,就想要二伯娘替我鉴定鉴定真假。”

叶凡一边苦口婆心的解释,一边把鱼肠剑来回晃荡,让林解衣感受生死之间的气息。

林乔儿怒极而笑:“你真是不要脸……”

“乔儿,你们退后吧,我是叶凡的二伯娘,他不会伤害我的。”

林解衣冷眼看着面前的叶凡淡淡一笑:“叶凡,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叶凡彬彬有礼:“不敢,比起二伯娘,我永远是小弟弟。”

“行啊,头脑反应够快啊,知道怎么破唐若雪这一局啊。”

林解衣红唇张启:“拿下林无涯,不仅不用交出叶小鹰,还能轻轻松松反将我一军。”

“二伯娘,你错了,不,应该是我刚才说错了。”

叶凡哈哈大笑一声:“我从来没有绑架林无涯。”

“事情是这样的,林无涯昨晚在凤凰会所遭受敌人围杀,危在旦夕之际,我几个手下恰好经过。”

肉车R太芥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他们知道我跟二伯娘的亲密关系,就冒险出手把林无涯从混乱中救出来。”

叶凡给自己贴金:“所以我是营救的人,我是有功的,不是匪徒,不是绑架者。”

当初在海岛开派对的时候,齐轻眉曾经告诉过叶凡一个消息。

那就是林氏家主的亲孙子林无涯在拉斯维加赌场,失手杀了一个红盾联盟中一个大鳄的女儿。

红盾大鳄对林无涯下了江湖格杀令。

林无涯的几十名跟随还没走出拉斯维加就被杀掉了八成。

几个林家据点也被毫不留情清洗。

如非林无涯身边有几个用毒高手苦苦支撑,估计他已经被对方一枪爆头横尸街头。

饶是如此,他们也只能躲在下水道苦苦等待支援和谈判。

林氏家主跟红盾联盟再三沟通,愿意天价赔偿和断林无涯一只手。

但都遭到红盾大鳄的拒绝。

红盾大鳄铁了心要杀掉林无涯给女儿报仇。

不过林无涯最后还是活着回到了川西。

之所以能够平安无事,就是叶天日耗费无数人力精力摆平。

这也意味着林无涯对于林家和林解衣的重要性。

所以叶凡判定唐若雪落入林解衣手里后,就马上让清姨聚集卧龙凤雏远赴川西。

三个高手,出其不意,拿下林无涯自然毫无难度。

“你——”

林解衣闻言差一点气死。

这王八蛋是把她刚才说的话,一五一十还给了自己啊。

“二伯娘,林无涯换唐若雪,怎样?”

叶凡笑容恬淡:“同时我可以保证,全力帮你搜寻叶小鹰。”

话音落下,叶凡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强大压力

林解衣或许是经历太多的风雨和血火,还能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林乔儿他们变得凝重起来。

林解衣嫣然一笑:“这样威胁我,你不担心我一声令下,乱枪把你打死?”

林乔儿他们抬起武器杀意凌厉指向了叶凡。

“我相信,你们的枪会很快,但我更相信,我的刀比你们更快。”

叶凡脸上波澜不惊:“这鱼肠剑真假不知道,但杀起人来够锋利。”

“我用这鱼肠剑砍了成百上千敌人的脑袋,但一点卷刃一点瑕疵都没有。”

叶凡的笑容让林乔儿他们感觉寒意丛生:“一刀下去,我想,二伯娘的脖子肯定断了。”

听到这句话,再看叶凡握鱼肠剑的手,林乔儿他们眼皮跳了一下。

随后,虽然不甘,但气势弱了下来。

几个红点和枪口也偏移些许,显然担心刺激到叶凡同归于尽。

林解衣的俏脸扬起一丝笑意:

“叶凡,不愧是赤子神医啊。”

“化解你母亲包围天旭花园困境,赢得慈航斋的青睐,借刀杀掉洛无机,绑走叶小鹰。”

“接着还派人远赴千里绑架林无涯。”

“现在更是把鱼肠剑架在我的脖子上,不得不说,叶小鹰的手段差你十万八千了。”

她很憋屈,很不爽,但不得不承认,叶凡把她的每一步计划卡得非常辛苦。

“二伯娘,别诬陷我啊。”

叶凡的手稳如泰山握着鱼肠剑:“我真是良民,我真没绑过叶小鹰。”

“做没做过,你心里清楚。”

林解衣娇笑一声,像银铃一样很是悦耳,诱人红唇轻启:

“而且你这样欺负二伯娘,欺负一个软弱女人……”

她的眸子有着秋水般的可伶:“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良民。”

“软弱女人?”

叶凡闻言不置可否大笑:

“二伯娘是跟我开玩笑吧?”

你都算是软弱女人的话,这世间就没有女强人三个字了。”

叶凡盯着那双睫毛很长眼皮很漂亮的眸子:“放在古代,你就是一个妲己。”

林解衣咬着叶凡最后一句话,媚笑一声:“妲己?这是我的偶像。”

“好了,二伯娘,客套话没必要再说了。”

叶凡恢复了几分肃穆:“把唐若雪交给我带走吧。”

林解衣一笑:“可我还没输啊。”

叶凡反问一声:“先不说叶小鹰,就说林无涯,难道他的份量不够换回唐若雪?”

“林无涯当然足够换唐若雪。”

林解衣眸子魅惑:“但一个林无涯不够换你和唐若雪。”

“二伯娘这是要把我拿下的意思?”

叶凡笑道:“可我现在不仅没被你拿下,反而是你落在我手里啊。”

林解衣呵气如兰:“听过以柔克刚没有?”

下一秒,林解衣一拉衣衫,哗啦一声,无尽雪白瞬间呈现。

叶凡条件反射闭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