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 A+
所属分类:医保

两人一触及分。

林北眼神之中,诧异之色更浓。

刚刚,他绝对没有放水。

但颜珂和他交手之间,竟然直接是硬撼了他的真龙拳,虽然......严格意义上算起来的话,颜珂其实在刚刚的交手中,还是落入了下风的。

但那也仅仅只是落入下风而已。

她接下了林北的真龙拳!

要知道,云岩此前可无法像颜珂这样,完整的接下他一拳。

但颜珂却是做到了。

颜珂美眸微眨,但她眼中,倒是没有多少诧异之色,仿佛这样才是正常的,或者说......才是她想看到的。

“林凡,小心了!”

颜珂眼眸眨动之间,她身形一晃,施展出极速。

林北的天涯咫尺神通,都是从颜珂那边学来的,颜珂自然也会天涯咫尺神通,她的速度,爆发之下,竟然不弱于现在的林北。

当然,在外人看来,哪怕是林北和颜珂,同时都是施展出天涯咫尺神通,其他人也不会看出来。

只会觉得,林北和颜珂两人爆发出来的速度,都很快。

相差无几。

“虚空怒莲!”

颜珂再次出手,刹那间,虚空之中,便是有着一朵莲花绽放,猛然是朝着林北吞噬而来。

要将林北磨灭。

林北没想到,颜珂竟然会动用这招。

毕竟,虚空怒莲的威力,到得现在,已经早就跟不上林北的实力成长了,林北都已经有很久没有动用过此术。

不过。

林北倒是看的出来,颜珂施展的虚空怒莲,应该又是经过改良的,威力远比林北之前所学的虚空怒莲更强。

在那虚空怒莲出现之后,如同一个法宝一般,被颜珂操控,搅碎天地,直接是朝着林北镇杀而来,要将林北绞杀进其中。

林北抬手,掌心之间,便是有着一道旋涡出现。

吞噬神通!

林北一掌拍出,直接是将那虚空怒莲给反吞噬掉了,但这一刻,颜珂的周身,却是刹那间出现了无数的虚空怒莲。

这一次,这些虚空怒莲,没有再像刚刚袭杀向林北的那朵虚空怒莲那样,被放大到如同山岳一样,朝着林北镇杀而来。

每一朵虚空怒莲,都像是一朵小小花瓣一样。

在颜珂的周身漂浮着。

乍一看去,就好像,天际之上,真的是有着无数花瓣飘洒而下,颜珂正在沐浴花瓣雨一样,看着很具美感。

但随着颜珂身形一动,朝着林北扑杀过来。

在她周身凝聚而出的那数百多如同花瓣大小的虚空怒莲,便是如同天上垂落的雨滴一般,齐刷刷的朝着林北冲击而来。

每一朵虚空怒莲所爆发出的威力,都足以破碎虚空。

从其他人脸上的表情,也是可以看出,面对颜珂此招,让他们所有人都是动容,就是云岩这位圣子,以及月族领头强者的脸上,都是出现惊容。

林北脸色也是一变。

颜珂这数百道虚空怒莲,看起来,好爱是杂乱无章一样,朝着自己袭击而来,但实际上,林北却是能够从中看出门道,他们都是在以一种特定的轨迹,朝着自己冲击而来。

组合之间,能够爆发出更大的威力。

而实际上,也正如林北所想。

有着九朵虚空怒莲,来到自己近前之后,竟然是形成了一股圆,而在那圆心处,竟然又是开出一朵花骨朵来。

而随着那花骨朵绽放间。

一声让林北都是再次动容的威力,骤然爆发,并非是再朝着林北吞噬而来,而是彻底炸开。

林北抽身便退。

但其他的虚空怒莲,却是拦住了林北。

好像要将林北逼入绝路一般。

“几年时间没见,颜珂的实力,确实变得极强了,恐怕,她的实力,在天至尊之中,近乎可以横扫了!”

林北心中感叹一句。

他突然是有些好奇起来,颜珂接受了帝级传承,那个帝级传承原本的帝级强者,到底有多强?
冥界修行者,大多都是以灵魂力量塑造而成的身体

这种身体虽然表面上看和真正的实体没有什么差距。

但是一些修为高深者还是一眼能够看出这其中的区别。

所以仙人想要进入冥界,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如果让这些人看不出他是灵魂之体还是实体,岂不是就可以了?

“师尊,可有冥界的修行之法?”徐年开口问道。

“你是想要进入冥界,那我这里有一种功法适合你,这种功法能够让你的灵魂暂时凝聚出实体,当然他能发挥你自身战力的五成。”夜天神帝的声音响起。

五成够了!

徐年当即毫不犹豫,问夜天神帝师尊要了这种修行之法。

然后便开始修行。

以徐年现在的灵魂修为,想要凝聚出一个仙帝级别的灵魂肉身,压根不是什么难事。

很快,一个灵魂肉身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种灵魂肉身,不需要将自身的灵魂完全分裂。

只需要将自身的灵魂本源印记,种在这灵魂肉身的体内,就完全可以控制这灵魂肉身了。

“嗡!”

徐年的灵魂本源入主,这灵魂肉身。

灵魂肉身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睛。

“这灵魂肉身果然羸弱,比起我的本尊肉身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不过这灵魂肉身也有好处,可以随意的变化形态。”徐年心中自语道。

如今他的实力,只有本尊的一半。

而且没有至尊龙袍的加持,自身的实力应该和普通的仙帝后期强者差不多。

“这灵魂修炼之法,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你可以利用这灵魂肉身进行修行,将来这灵魂肉身所获得修行成果,都会反哺给你的灵魂本源。”夜天神帝的话在徐年的脑海中响起。

徐年闻言,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自己利用灵魂肉身来修行,那也不算是浪费时间。

“走!”

徐年当即向着冥界之门入口前去。

“嗡!”

很快,徐年便直接穿过冥界之门。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废墟。

而在他的前方,正有十名冥帝正在盘查。

这些冥帝强者盘坐在冥界之门的入口处,这十名冥帝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冥帝大圆满级别。

“嗡!”

徐年一进入冥界。

便感受到十道强大的灵魂力量在他的身上扫过。

显然,这十道冥帝强者在探查他。

不过这不是真正让徐年惊讶的事情,徐年真正惊讶的是,这天地法则。

似乎一进入冥界,原本束缚在他身上的天地桎浩好像消失不见了。

“看来传言说的没错,冥界没有天地桎浩,在这里,可以领悟法则,但也可以领悟道法,甚至更好的感悟境界。”徐年心中自语道。

冥界虽然不如神界的地位,但是这里,对于法则的限制是和神界一样的。

当然由于冥界冥修自身的特点,他们只能修行到大罗神境界。

再往上,便不可能成功。

“不知道,在这里会不会遇到神级强者,天神级,甚至大罗神级别的强者。”徐年心中自语道。

对于冥界之行,他必须小心才行。

“你是何人?”就在此时,一个冥界冥帝看向徐年问道。

“在下徐风,冥界一名散修。”徐年道。

“散修?”冥界冥帝诧异的看向徐年。

其他九名冥帝也眼神凝重的打量着徐年。

徐年眉头一皱。

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或者说冥界没有散修?

“冥帝级别的散修,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是来自无神山的吧,只有那里才会有冥帝级别的散修。”冥界冥帝开口问道。

“对,我就是来自无神山。”徐年想了想,只能点头道。

他压根不知道什么是无神山。

可是现在,他没有别的选择。

只能选择承认,不然就露馅了。

“听说无神山最近出现了新的入口,你是从哪里进入的?”冥界冥帝继续问道。

“对,我是从那里进入的。”徐年道。

“哼,虽然界主有令不杀你们无神山之人,但你们别忘了,我冥主之地不是你们想来就来的。”一名冥帝喝道。

徐年眉头一皱。

他隐约听出一点什么。

这冥界界主和无神山似乎有冲突。

“好了,既然冥界之主不让对你们无神山之人出手,那你们走吧,不过你最好早点离开界主之地。”一名为首的冥帝强者开口说道。

其他冥帝虽然不甘心,不过还是没有阻拦。

徐年自然不会久留。

当即选择离开。

十名冥帝,想要杀他们,只能动用本尊。

而一旦动用本尊,那极有可能就会暴露。

所以能不动手,徐年自然非常乐意。

很快,徐年便直接飞离了那片废墟,在一座无人的山巅落下。

经历过刚才的事情,让徐年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他对于冥界的了解,几乎是空白。

而这样的空白,很有可能会让他暴露。

原本他以为冥界都是冥界之主麾下,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所谓的无神山。

“看来必须尽快知道冥界的情报,另外,澹台姐又在哪里,她已经进入冥界了吗?还有自己的师尊,白天寒,他也在冥界,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到。”徐年心中自语道。

当初白天寒就和徐年说过。

他直接破开虚空,进入的冥界。

现在应该也还在冥界之中。

可是冥界的疆土,比仙界、妖界、魔界加起来都大。

如此大的疆域,想要找到一个人何其之难?

“看来只能碰碰运气了。”徐年心中自语道。

随即他便认准一个方向,向着那个方向飞去。

很快,他便来到了一处城池。

“天雷城?”

徐年看着天雷城的牌匾,有些诧异。

竟然有城池叫这个名字。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若是这个名字在其他三界出现,那也不奇怪。

但是冥界,他们不是最怕天雷的吗?

于是,徐年便向着城池内部走去。

“站住,一百个冥币才能进入。”一个守城的将领看向徐年喝道。

这将领的修为,只有天仙级别。

而这些进出之人,绝大多数都没有达到天仙境界,还只是修真级别。

这让徐年有些惊讶。

没想到冥界还有这么多修真者。
第二人格醒来是第二天下午,那时西西亚将部落中的药剂种类与数量清点完毕,正在做对应的详细清单。

声音突然在西西亚脑袋中响起,没有预兆,使得西西亚颇为惊异。一面将清单最后部分的工作做完,西西亚一面带着一点别扭,在脑袋中说明这几天间的情况。用不着异常清楚的说明,第二人格只听见简单的几句,就能猜到实际情况倒底如何了。

“部落的事情可以询问福尔管家,他对部落更加了解,哪些人可代替族长那批人的工作,想必他心中有一个大致模板。听了他的建议,稍加调整,你便在一个时间点召集所有人,正式宣告即可。有一点,你是代理族长,新任族长不用立即选出来,过些时间在决定是最合适的选择。”

“至于已消失的那三十几人,给出合适理由——他们投奔科斯去了——这样说未尝不可。部落中的一些人,他们心中清楚结果,但不知道过程。不用告诉他们如何进行,只有结果也能作为震慑他们的手段。”

西西亚做完清单后放下笔,拿起清单。图像信息被捕捉进大脑中,第二人格立即知道清单上的东西:“三分之二留下,剩下三分之一自己使用。”

“但其中大半物资都是、、、还回去大概不可能吧?”西西亚询问到,自己因为这些话也笑笑。

“肯定不可能,只能是买家自己损失这部分资源了。不是很昂贵的东西,且科斯和他的手下们也全部死亡,所有线索都在那里被截断。即便其他人着手调查,想要找到你本人,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行。况且,这具身体正好需要这些东西作为补充。”

“说到这里,我出现的缘由正好可以在这里告诉你。”声音有所停顿,似在整理要说的话语,“祭祀仪式进行时我便存在,以背景的形式存在于你的精神当中,当时还能短暂活动。不过,当时的我尚处于萌芽阶段,尚未成长至现在强度。活动时间更短,我的记忆中,也仅是在仪式中活动过两次而已。并且无论是那时的你,还是现在的你,在精神体尚未形成的目前,精神与身体的双重强度都不能一直为我补充所需要的能量与物质。所以会陷入长时间的沉睡当中,根本没有醒来的可能性。”

“也就说如同婴儿一般,原本到了既定时间就能出生。因为我的原因,这个时间被延长了很久?”西西亚稍微清楚了其中的原因,“是祭祀仪式让我拥有了第二人格,也就是你?”

“可以这样说,但其他参与仪式的成员是否是相同的情况,则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行。”第二人格回应到,“今后收集关于祭祀仪式的信息,关注所有参加的人将是一项持续的行动。根据现有信息判断,祭祀仪式带有某种神秘。在这种神秘下,或许你和我并不是唯一的例子。另外,祭祀仪式是否只给你带来了第二人格的我,目前并没有确定的结论。或许还有其他的能力也说不一定,但是你并没有发现。”

西西亚这时叹息一声:“因为嗜睡症的存在,一年多时间里,我根本没有这么多的精力去思考其他事情。仅是考虑如何去治疗嗜睡症,就花去我太多时间。为此,火焰部落甚至还让我去往了自然协会。”

“过后情况会有所改善。”声音当即安慰到,“我已经醒来,虽然维持的主要能量和物质依旧是源于你,但已能接受我的控制,过后不会过量汲取。这也不是长久办法,想要脱离这种状态,进入奇异者的第三阶段对于你来说是当前最重要事项。无论是精神力量,还是这具身体中是为奇异者关键点的完美进化物质,自己产生的数量太过于稀少,根本不足以支撑我的需求,更别说对奇异者自身的同化融合了。”

“奇异者三阶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西西亚感叹,“当初在训练场里,和我同为一批次的成员里,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不到五人顺利去到三阶段。其中不仅仅有仪式不为人所知的作用,也有五人背后部落的资源支撑着。这里假设仪式结束后没有嗜睡症困扰我,身份等级保持自己的最高等级,对应数量的资源下,是否能进入三阶段都是未知数。况且,现在的情况与一年多前完全没有可比性。”

“而且两天后,我将回去火焰部落的训练场,在那里接受回国后的第一次评估。若这一次的结果还达不到管理者们的最低标准,我大概会和已经离开训练场的人一样,去到某个地域,在当地的火焰联盟机构中担任一个职务。”西西亚说到这里显得失落。

“若是你的醒来能早一点就好了。”知道这只是自己的想象,西西亚只能露出一脸的苦笑,“主要原因还是在自己身上。若是实力再强一点,或是仪式结束后不久就顺利去到第三阶段,情况应该会完全改变吧?”

“据现有信息,我持怀疑态度。联盟举行祭祀仪式的目的尚未完全解析清楚前,隐藏起来才是最佳选择。我提前醒来,或许只会给你和我带来死亡的灾难。”声音这时变得严肃,“你需要的只是时间,至于资源,还是其他东西,过后都会一一到来,所有不用担心这些方面的事情。”

“让科尔克瓦先生继续帮助?”西西亚这时冒出一句,“这也是我疑惑的一个点?你是如何知道,并认识他的。在记忆当中,我完全没有对此事的印象。”

“我记得说明过了,这里重复一次。”声音显得很有耐心,“因为祭祀仪式,我出现在了你的精神当中。但时间点是祭祀仪式正在进行时,而不是结束。在你独自陷入黑暗中的那几个月里,作为‘你’而在那处巨大的地下洞穴内活动的,就是我了。是在那里认识的。”

“是这样吗?”西西亚表示疑惑。但她没有任何证据,因为和声音说的一样,她的确在黑暗中孤独呆了数个月时间。等到醒来时,便是祭祀仪式宣告结束的时候了。

“不用怀疑。”声音回答,“接下来,我们需要谈谈训练场的评估。有哪些项目,有哪些标准,需要达到哪一步,才能算是达到最低标准等等。我需要详细的描述。”

“目前,在训练场完成评估,将等级身份恢复,是你当前获取既定资源的最好方法。”

西西亚这时用手敲了敲桌面,思考过后回答:“有很多需要考察的地方,但总结性来说,可以看做三个点。第一点是在训练场与教官战斗,他会在战斗过程中判断力量、速度和能力强度相关的数据,最后给出一个综合分数;第二点,是枪械使用;第三点,则是测定对类第二类生物,以及幼龙的亲和程度。祭祀仪式参与者当中,成为龙骑士预备人选的几率很高,并且这也是占比最大的一点。”

“战斗、枪械以及亲和力?”声音带着笑意,“就只有这些?”

“听上去很简单吧?”西西亚自嘲般回答,“但就是这些考核项目,我想达到标准都异常困难。”

“不是简单,而是我以为会有一些特殊的考核项目。”声音回答的同时一时刻,一片灰暗的世界中,天空撕裂,渗人的绿色荧光如同粉尘般纷纷洒洒。地面上满是巨大沟壑,一些可见流动的熔岩。这片世界的正中心,一艘断裂的战舰残骸安静伫立在那里,红色锈迹偶尔剖离下来些。残骸后边,一具破碎了部分的分析机还在“嗤嗤”冒着蒸汽。

分析机边上,卡西亚躺在一旁,一手拿着传声筒,一支手搭在自己的胸口上,眼睛紧闭。

“若只是这些项目,想要达到标准很容易,只是需要提前做些准备工作罢了。”卡西亚这时吐出一口气,对着传声筒说话,让声音传到了另外一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