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 A+
所属分类:医保

蓝月亮KTV!

赵旭和陈小刀扮成另外一副模样儿,来赴约。

以赵旭的气质,一看就是个成功人士。

再者说,赵旭的“易容术”装扮过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认不出来

到了预订的包房后,两人见翟让还没来,耐心在包房里等着。

大约十分钟之后,一个大长脸的中年男子,在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陪同下,进了包房。

陈小刀立马站起来,对尖嘴猴腮的人,打招呼说:“林子,你来了!”

叫林子的人会意,笑着说:“老陈,这位就是翟先生。”

“翟先生,这位就是我的好朋友老陈。”

“老陈,你带来的这位老板,是做什么生意的?”林子故意替翟让问道。

陈小刀说:“哦,这位是赵老板。赵老板主要的生意是在南亚,在那里做石油和矿产生意。”

陈小刀并没有说谎,赵旭的公司在南亚的确有投资。

“赵老板喜欢刀剑,听说翟先生有把宝刀,想重金收购。”

翟让对赵旭打量了一番,见赵旭的确像是个生意人。主动伸手打着招呼说:“你好,赵老板!”

“你好!”

赵旭伸手和翟让握了握手。

四人落座之后,翟让对赵旭问道:“赵先生,是哪里人士?”

“苏城人士。”

翟让听赵旭的确有苏城人士的口音,当下并无怀疑。

赵旭说:“翟先生,听说你手中的那把刀大有来头,可以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当然!否则,也不可能卖一个亿的高价了。”

“我能先瞧瞧那把宝刀吗?”

“我没有带来,等适合的时候,我会带赵老板去家里瞧瞧的。”

赵旭“哦!”了一声

他见翟让进来的时候,手中没带刀,方才有此一问。

这个翟让还真是够狡猾的,居然没把刀带来。

四人开始聊起了刀的事情

赵旭说,没见到宝刀之前,不好出价格。还问翟让,可以不可以便宜一些。

翟让摇了摇头,说:“少一个蹦子都不行!要是你没有这个实力的话,那么我们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

“一个亿对我来讲,只是一个小数目。关键,我要看看那把刀,值不值这些钱。翟先生,你可以现在带我们去你家里瞧瞧吗?”

“今天不行,时间很晚了,去家里不方便。赵老板要在兰城呆多久?”

“最多三天的时间!”

“放心吧!这两天,我会看着安排时间,让赵老板去验货的。”

翟让唤进服务员,点了一些啤酒。

开始和赵旭、陈小刀喝了起来。

一边喝酒一边聊得挺嗨,不再提宝刀的事情。

在KTV喝完酒后,陈小刀叫了代驾司机。

在回去的路上,陈小刀有注意到,有车在后面跟着。

悄声对赵旭说:“少爷,那翟让在后面跟着我们呢。”

“让他跟吧!按计划行事。”

陈小刀“嗯!”了一声,让代驾司机将他们拉到了,一个叫做“绿庭酒店”的地方

下车后,赵旭和陈小刀步入到了酒店。

在去之前,赵旭就事先让陈小刀在这家宾馆开了房间

登记的时候,用的是假名字。所以,就算翟让查起来,也不会露出破绽

果不其然,这个翟让疑心很重。不肯带刀来交易不说,还偷偷跟着他们。

翟让查完后,很快开车驶离了宾馆。

见翟让开车离开了。

赵旭对陈小刀说:“小刀,该我们行动了!”

陈小刀“嗯!”了一声,跟着赵旭快速离开了房间。

在停车场取了车后,赵旭开车,快速驶向翟让的家里。

到了翟让家附近后,两人见翟让开车刚刚进了别墅的院子里。

赵旭关灭了车灯,对陈小刀吩咐说:“小刀,你在这里盯着,我去翟家探一探。”

“好!少爷,你小心些。”

赵旭“嗯!”了一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穿上“隐身衣”后,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见赵旭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陈小刀嘴角泛出一抹苦笑,心道:“谁和赵旭这样的人做对手,谁都会感到头疼。”

功夫高不说,身上还有一大堆奇特的物事。

赵旭来到“翟家”后,见只有洗手间的窗户没关。

他纵身一跃,迅速攀墙,到了洗手间的位置。

手在窗台上一搭,一个翻身,进了翟家的别墅。

蹑手蹑脚离开洗手间后,就听楼下传来了翟让的声音

以赵旭的轻功,翟让根本发现不了他。

就听翟让打电话说:“林子,你那个朋友带来的那个赵老板,倒底什么来头?”

“翟先生,人家是在南亚搞矿业和石油的啊!”

“搞矿业和石油,又怎么会去住绿庭宾馆那种地方?”

赵旭一听,心中暗叫糟糕。

按理说,绿庭宾馆也算是够档次。可和“兰城酒店”这种奢华的酒店相比,显然不够看。

赵旭原本就住在“兰城酒店”,为了避嫌,才选得“绿庭宾馆”,却反而引起了翟让的怀疑。

电话里,林子对翟让说:“翟老板,你多疑了吧!人家虽然有钱,但住在哪里,是人家的自由。不是人人都想住高级宾馆的。”

“不行!我总感觉两个人有问题。你再帮我物色物色买主,我准备放弃这桩交易。”

“啊!别啊......我好不容易才帮你搭上线,你就不再考虑了吗?”

“不考虑了!钱是小事儿,安全才最重要。我和你合作过多次了,你懂我规矩的。”

林子无奈地应道:“那好吧!我再重帮你物色物色。”

这个翟让还真是够狡猾的,一点点的细节,都会引起他的怀疑。

赵旭见翟让坐在楼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趁着这个机会,他在翟家里里外外搜了一圈。

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

屋子里,除了翟让之外,只有一个女人

像翟让这个数岁,按理说应该有孩子。

可这个房子里的相片非常少。

女人长得很年轻,只有不到三十岁。

身材很丰腴,穿着一件男人的衬衫,下身只穿着练瑜伽的短裤。

看到这女人,赵旭不禁为之惊愣。

心道:“这女人不像是翟让的老婆!倒像是个被包养的女人。”
看着周舒,娲后有些迷惑,但有更多期待。

慈心之道可不止是护佑,同样也有救赎的意思,她在护佑这些圣人的同时,不时也会给他们传递一些反抗诸天意志的思想,想让他们觉醒,可是效果很不好,绝大多数圣人来到这里都是风烛残年,已经认命了,认为混沌领域就是诸天的终极,他们再也不可能前进一步,能够摆脱法则圣人的追杀,苟延残喘下去,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这让她十分受挫,甚而不满。

有时她会觉得,这些大道圣人还真的不如法则圣人,那些法则圣人占据了法则之心后,从未认命,他们始终相信自己能够改变或是毁灭诸天,超越一切,找到自己的路,永不放弃。

当然,受挫感很快就淡去。

她还是她,是娲后也是慈航大仙,还会做自己的事,贯彻自己的大道。

这是她的信念,不在乎值不值得,也不管别人会怎样,只要无愧于心就好了。

听到周舒的话,让她又生出了许多期待来,或许这个创造了奇迹的人,真的能做到?

周舒看着她,很平静的道,“只要他们肯修炼舒之道,我就能够改变他们。”

娲后疑道,“修炼舒之道?”

周舒点头,“有了舒之道,就不会再畏惧诸天意志。”

娲后恍然道,“你的意思是,修炼了舒之道,就能不怕混沌之力,也就不会再畏惧诸天意志,可是舒之道真的能做到这点么?这样的舒之道,肯定会被诸天排斥,而且一定很难学,他们现在的情况,真的能学会?”

周舒平静的道,“大仙说的正是重点,也是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相信我,我都能做到。”

从舒之道了解混沌法则后,道炉还有识海就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了,很快周舒就发现,要让混沌法则融入舒之道,形成一本完善的舒心经,这极其艰难,可能要等到舒之道通透了混沌法则才能做到,于是他调整了目标,不要求能融入混沌法则的舒心经,只要修炼以后不怕混沌之力就可以了。

难度一下锐减,周舒估算了下,十几年就能做到,甚而现在心里就有草稿。

这样的舒心经,暂名为混沌舒心经。

它肯定不完美,也很特殊,目前不可能出现在诸天,不然一定会被诸天意志发现,排斥进而毁灭,给舒之道带来灭顶之灾,对修行者的要求也比较高,一般来说,只有超越了法则的人才适合

于是,在没有诸天意志的娲后领域,让这些圣人修炼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至于那些与周舒交好的圣人,可以先放一放。

而要娲后领域里的圣人修炼舒之道,并不困难,以他们的情况,只要一点小小的代价就能做到,如果是慈航大仙出面,可能一点代价都不用,等他们开始修道,慈航大仙也能够省去不少精力生机,而在修炼过程中,周舒还可以留下魂影观察他们,进而完善舒之道,提升法则。

可以说是三方受益。

你能做到的话,善莫大焉。”

娲后轻轻点头,颇是钦佩,“周舒,我的慈心之道能够护佑他们,却无法改变他们,哪怕费再多心力也不行,周舒,我不如你,你的大道……”

周舒连忙道,“大仙不要这样说,慈心之道不比任何道差。”

“我也没有这样说啊。”

娲后莞尔一笑,温声道,“我可是创道者,我要说的是,你的大道更加完善,这方面慈心之道走得没有你远,但我相信,之后的慈心之道也会和舒之道一样,焕发光彩。”

这是自然的。”

周舒点头,“慈心之道一点不差,主要是吃了这些年被仙界诸天压制的亏,目前情况已经在好转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慈心之道就能发挥该有的作用,吸纳数不清的信徒。”

这不是恭维。

周舒的确相信这点,因为慈心之道比舒之道更擅于护佑,更擅于帮人渡劫。

舒之道这些年能够快速发展,就是抓住了帮人渡劫这个机会。

看似发展迅猛,很快席卷了诸天,但也让舒之道不堪重负,这是舒之道的本质决定的,把舒之道当主修大道的,只有修炼到了大罗金仙程度才会顺畅起来,不畏劫数,而把舒之道当辅助的,对渡劫的帮助更小,这些年来的数不清的修行者的劫数,几乎全靠仙舒城和道场来支撑,不说那些弟子,连雪女都累坏了。

周舒巴不得有各种大道来分担这些劫数(这也是他将来的目标),而慈心之道肯定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再说娲后少了这些圣人牵绊,能够时时进入诸天,慈心之道肯定也会大进一步。

“这都要多谢你帮忙,唉。”

娲后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只笑了笑。

周舒温声道,“大仙,别耽搁了,你快把这些建木吸收了罢。”

看着青翠的小建木,娲后缓缓拿起一株,忽然绿光一闪,一片叶子滑落,缓缓飘了起来。

疑惑间,那叶子突然说话,“一眼,我就看一眼,周舒,你把我带回去。”

“是建木前辈?”

娲后心神微震,连忙行礼,却被周舒阻住,“大仙不用客气,这就是它留的一缕灵识,特意来看你一眼的,在混沌领域里他不能和你我沟通,说话也没意义……这个家伙。”

周舒把叶子拿起来,仔细打量着建木,“大仙尽管吸收罢,你们本源相同,应该没有阻碍,建木复生后岁数不大,有点喜欢开玩笑。”

这家伙,他都不知道建木留了灵识,这么想看娲后?

娲后不再说话,把小建木放在手心,小建木很快化成涓涓细流,渐渐融入。

看来没有一丝阻碍。

不几息,娲后心神一阵恍惚,浑身上下,无一处不舒畅,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忍不住轻呼一声,微微的手舞足蹈。

意识到了什么,她滞了滞,小声道,“对不起,我很久没有吸收到这样纯粹的生机灵气,无法自已。”

“没关系,大仙慢慢来。”

周舒笑了笑,转过身去。

几万年没有吸收过了,突然再次尝到那种感觉,还是建木带来的,不失态就奇怪了。

再说了,对慈航大仙来说,偶尔的失态并不影响庄重威严,反而显得可亲可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