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 A+
所属分类:医保

就在这时候,凯西从后面出来了

看她满脸满身都是血淋淋的。

金肆揉了揉眉心,凯西先一步说道:“我已经给晚餐开膛破肚了,你接手后面,这里我来。”

凯西拿起一块布,擦了擦手。

带着一身血气,坐到念力师的面前。

“那个基地里有几个人?都有什么能力?”

“就算你知道我们那里有几个人都有能力又怎么样,我们老大和我们都不是一个次元的,在我们老大面前,你和我一样。”

凯西也有点头痛,果然还是处理那些狼肉更有趣。

审讯这种苦差事应该让金肆来做。

凯西从来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默默的从腰间抽出碧玉的刀锋。

“我现在只想听到我需要的答案,但凡你再有一句废话,你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就只能出现在餐桌上……毕竟,我也很久没吃人肉了,怪想念的。”

对人类来说,死亡是最大的恐惧。

而被同类吃掉,则是在诸多死法里,最让人毛骨悚然的一种。

眼前的念力师毫不怀疑凯西的话。

毕竟他和基地里的同伴都吃。

随后,念力师就老老实实的将基地内的情报说了出来。

“你想去基地,我可以带你去。”

念力师只盼着凯西和金肆脑子发热,跑去基地送死。

他也能借机得救。

这时候,金肆端着一大锅的香肉出来。

“先吃晚饭,吃完晚饭再说。”

念力师不断咽着口水。

可惜金肆和凯西都没打算招呼他上桌。

奥尔夫父女俩都吃的掉眼泪了。

他们都忘记有多久没吃到肉,有多久没吃饱了。

吃饱喝足了,奥尔夫先将琼斯安芙着入睡。

奥尔夫是将原本便利店货架隔断,弄成一个小单间给琼斯当卧室

他自己则是在厅里生火取暖休息。

“金先生、凯西小姐,你们不是普通人吧?”

“显而易见。”

奥尔夫很清楚,以他的能力,别说是养活琼斯。

就连自己都养不活。

看看这半年的时间,琼斯瘦成什么样。

继续这样的日子,用不了几个月,琼斯就要饿死。

所以,他想请求金肆与凯西。

他们有能力照顾琼斯,也有能力保护她。

“两位,请你们带琼斯走,可以吗?”奥尔夫心情低沉。

毕竟,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两个外人

对于一个男人,对于一个父亲来说,都是莫大的悲哀。

可是他必须这么做。

金肆嘴里默念,千万别答应,千万别答应……

凯西也有点犹豫。

毕竟琼斯这么小一姑娘。

跟着她老子,真的没什么活路。

可是,将父女分开,又显得太过残忍。

“不用那么麻烦,我帮你们弄一些食物储备着,挨过头两年就好了。”金肆连忙说道:“你们父女感情这么深,我们怎么能将你们分开。”

好不容易送走短笛,现在正是他们的二人世界。

再来个小丫头,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吗。

凯西想了想,确实如此。

虽说她挺喜欢琼斯这个小丫头的。

可是她也能看的出来,他们父女感情有多深。

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依然相依为命。

带走琼斯固然是为她好。

可是凯西也不愿意用这么粗暴的方式。

听到金肆的话,她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

“奥尔夫小姐,这场灾难最多也就两三年的时间,我们不敢说给你们准备一辈子的食物,不过这两三年的食物倒是不难,而且现在这种气温,保存食物也不难。”凯西说道。

对金肆和凯西来说,两三年的食物,最多也就是多猎杀几头大型的猎物而已。

虽说现在外界气候条件恶劣。

可是依然有许多顽强的生物存活下来。

对人类来说极端恶劣,可是对有些动植物来说,这种气候算个屁。

远不如人类对它们的威胁大。

当然了,失去了群体优势以及枪械等武器。

人类也失去了对这些野生动物的威慑。

奥尔夫有些小失望。

他对未来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不过金肆和凯西愿意帮他们父女多准备一点食物。

对他们来说也是天大的恩情。

所以奥尔夫也没有抱怨。

夜里,金肆带着念力师就去了他们的那个基地。

这个基地有一半都在地下。

有念力师带路,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入口

这也省去了金肆破坏基地的步奏。

不过刚进入基地,金肆就被包围了。

念力师立刻跳到同伴身边。

“老大,这家伙也是念力师,不过和我们不是一路的。”

金肆拿着念力师招供的笔录,抬头看向他们的老大。

“史密斯,念力是特殊系,稀有的创造能力。”

这位史密斯先生身材不高,梳着大背头,戴着墨镜。

还真有几分黑客帝国的赶脚。

史密斯有点不高兴手下居然把自己的情报告诉给敌人

我给你加入我们的机会。”史密斯冷冷的说道:“杀了他,你就可以取代他的位置。”

“老大,我……”那个手下顿时慌了,自己不就是把老大的底裤颜色都说出来了吗,用得着这么过分的要自己的性命吗。

金肆抬起指头点了点那个念力师。

噗——

念力师随之原地爆炸。

念力师老大和身后一众念力师都退了几步。

念力师老大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没看出金肆的能力。

“很好,你通过测试了,现在你就是我们的一员。”

我是不是杀谁,就能取代谁?”

“呵呵……我喜欢有野心的人,可是我不喜欢自不量力的人。”念力师老大说道。

说着,念力师老大同样指向金肆。

他觉得有必要给金肆一点教训。

金肆的头顶突然出现一团黑色液体。

噗——

黑色液体当头落在金肆的身上

这是高浓度的麻醉剂。

金肆是惊讶于,对方是真的凭空创造出来的。

也不能说凭空创造,他是利用空气中的原子重新分解与组合

念力师老大看到金肆对自己创造的强效麻醉剂没反应,略微有些惊讶,揣测着对方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能够无声无息的让人爆体,同时又对麻醉剂免疫。

强化系?或者是控制系统

还是说也是特殊系?
杀进去!

即使巫八已经把当前处境说到了这个份上,风无尘等人脸上却不见丝毫怯懦,恰恰相反,熊俊一声低吼传遍全场,风无尘等人身上战意更加汹涌,看得一旁众巫族圣境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疯了?

这可是所有遗迹中最难的九色池遗迹!

并且,他们的目标是最深处,极有可能穿越所有洞天遗迹才能抵达,中间将会遭遇的困难和危险无数。

他们,就不知道怕么?

这时。

风无尘站出来附和熊俊,同样也解答了他们心中的疑惑。

“既然这遗迹之下的秘密王爷有用,对南蛮巫神大人有用,我等自然鞍前马后,誓要完成此任务。”

“有王爷率领,相信我们此行必能成功!”

“王爷请下令吧,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相信!

不止是风无尘一人,当南楚众圣境眼底坚定不移的色彩激荡而出,众巫族圣境心头立刻一震。

愿为王侯献一身,纵然百死亦无憾!

这不仅是忠诚,更是风险!

不止是他们,巫八见状也是眼瞳一凝,似乎被李云逸御下的手段和效果惊讶。

直到。

“巫兄,如何才能抵达下一位面?”

“既然吾师让我听从你的建议,巫兄但说无妨。”

巫八醒来,深深看了一眼李云逸清澈的眼眸,似乎对风无尘等人此时的忠心耿耿早已习惯,心头又是一荡的同时,解释道。

“遗迹暗门随机传送,至这一位面,运气固然不好,但也可给我们更多的时间和机会一路探查此地精妙,或许非祸。”

“至于如何抵达下一位面……其实并没有捷径一说,只能一步步踏实的走下去。”

“任一位面,皆有考验。譬如在这镇海剑狱深处,有剑灵存在,只要将它们战胜,自然就能洞开离开此地的门户,进入其他洞天……”

剑灵。

门户?

这么简单

众人闻言惊讶,巫八透露的这方法显然比他们想象的简单的多,起码字面意思是如此。

而当这些话传入李云逸的耳中,却让他忍不住眼瞳轻轻一凝。

他惊讶的是巫八所说的离开这一位面的办法么?

算是其中之一。

因为巫八所说办法,听起来赫然很像……闯关?

而这样的规则,在世上并不少见,譬如他在青云塔上所布置的大阵,就有这样的功能。在青云塔之上,有他用大道之力勾勒的上古妖灵,若能击杀,就能得到一定的好处。

在中神州,类似的设置更有许多,存在于各大圣宗皇朝,通过重重考验,得到一定身份的确认和好处。

闯关,也是历练。

甚至,南蛮山脉遗迹也算此类,葬身于此的大能强者为自己的传承布下机关陷阱,闯过这些考验,就可以得到其中传承。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套路很是常见,李云逸才更惊讶。

因为,刚才举的那些例子,存在于中神州各大圣宗皇朝,存在于遗迹深处的重重考验,实际上也是好处的一部分,正如他打造青云塔,也是为了磨砺麾下圣境的战力。

四字解释,那就是起源为善。

可是这里……

重重考验,通过者才能进去下一层,这样的规则,是服务于谁的

或者,说的更直接点。

以上古劫印为核心的这一试炼场,究竟是为谁而建造?

是天地大变后,进入此地的武者?

不。

世外强者埋下如此大劫,肯定不是为巫族或者人族服务的,甚至……

“它不是为神佑大陆生灵而建,其中的规则和好处亦是如此……”

“莫非,它不仅仅是针对巫族的一大灾劫,更是为他们后辈服务的某种特殊试炼?!”

“只是,天地大变未开,它还没有真正开始。”

瞬间,李云逸思绪良多,神色肃穆,被自己的猜想所惊讶。因为如果他猜的是真的,就意味着,未来某一天,当这次天地大变真的开始,这片以上古劫印为基的天地,恐怕会有更多的世外生灵出现。

并且。

来者不善!

“这是养蛊!”

既然是试炼,肯定需要力量支持,还要有足够的好处。

这让李云逸忍不住再次想到了燃血天碑降临时巫族众强者的反应,眉头立刻紧紧皱起,可怕的猜想再次浮于心底。

“巫族圣渊,上古妖族覆灭,全员身死不说,血肉骸骨荡然无存……这,就是世外生灵剥夺给他们后人的奖励?!”

想到这里,李云逸心头震荡,难以自持。因为,这种猜测更恐怖!

“他们,是把我们神佑大陆的生灵当作资源来养……如另外一种神源?!”

不是没有可能!

巫族圣渊的那片上古战场完全符合这一猜测!

瞬间,李云逸的眼底突然泛起一抹赤红。

是愤怒!

滔天的怒火!

因为在他的推断中,这次天地大变针对的是不是巫族,而下一次,很可能就是人族了!

“我们只是养料……”

这是何等的耻辱和憋屈?

并且。

呼。

李云逸蓦地抬起头,看向巫八,恰恰看到,后者正同样望着自己,平静的眼眸深邃,似乎猜到了他此时的想法,轻轻点头。

“此事,当我等齐心协力,共同完成。”

“那是当然。”

风无尘等人接过话柄,有些惊讶地望向巫八,似乎不理解后者为何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一句废话。

可当它传入李云逸的耳畔,却让他再次心头一震。

巫八说的不是闯关一事,而是……

天地大变!

他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些,刚才的那番话,正是对自己的引导!

并且,这引导相当坦诚。

“他知道上古劫印,并且还主动告知这些……”

李云逸深深望了一眼巫八,似乎对于后者的身份有了更多的猜想。只是不等他继续思索确认。

另一边。

风无尘等人显然还有些意犹未尽,完全没有意识到李云逸和巫八之间这特殊的指引和交流,道。

“只要击败此地剑灵,我们就能进入下一位面?”

风无尘等人此时还沉浸在当前局势下。

巫八摇头,道。

“不一定,只能说有一定概率。”

“经过我巫族这么多年对它的探查和了解,若是闯关速度迅速,能在极短时间里击败此地剑灵,是有很大机会直接进入下一位面的。但如果战斗时间很长,大概率会进入一层位面的其他洞天。”

嗯?

和闯关速度也有关系

这岂不意味着,如果一个人实力不足,他很有可能会一直被困在这一位面,除非战力突破,否则永远也无法进入下一层位面?

风无尘等人精神一振,熊俊握紧拳头,眼底战意锋锐。

“我们肯定没问题!”

熊俊在给他们自己打气。而另一边,李云逸却从巫八这番话里再次捕捉到其他更深层次的信息。

失败?

这是限制么?

不!

与其说这规则是一种限制,倒不如说,这是一种对此地历练者的保护!

毕竟,在这第一位面就取胜如此辛苦,进入更加危险的下一位面,肯定会更加艰难,甚至有身死的危险。

这是一种保护措施,在中神州各大圣宗皇朝的历练之地,李云逸也听说过类似的保护机制。

所以。

自己的猜测又被证实了一些?

而巫八,又在主动引导自己!

“这是示好?”

“他在表现自己的真诚?”

李云逸深深望一眼巫八,轻轻舒了一口气,缓解心头的沉重。

其实巫八不需要这么做,无论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既然他是南蛮巫神派来的,李云逸肯定会百分之百的相信他。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但,巫八此时的坦诚和毫无隐瞒,无疑也让李云逸对他更多了几分好感和认可。

这位“盟友”,值得信赖!

想到这里,李云逸眼底精芒一闪,终于开口,问出下一个问题。

“闯关门户,是针对个人的,还是所有人都可以进入?”

“一旦进入,我们应该还能在一起吧?”

此言一出,人人精神一振,意识到这问题的关键,立刻眼巴巴地望向巫八,等待他的解惑。

对。

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一旦闯关成功,他们是否还能在一起行动?

相对各自为战,他们当然更愿意集体行动,这样更加安全。

但是,当巫八听到李云逸的询问,立刻眼瞳一亮,因为他知道,李云逸这么问,肯定已经领会了他刚才那些话隐藏的指点,轻轻一笑,道。

“当然可以。”

“破关之后,就拥有了自己择选下一位面洞天遗迹的权利,也可以选择何时进入。并且,一旦进入,并非随机传送,而是固定一处,所以,我们不会分开,各位无需担忧。”

听到巫八的解释,风无尘等人自然喜笑颜开,很是满足。而另一边,李云逸如同得到了某种确认,也不由轻轻点头。

是的。

他的确得到了确认,是关于他之前猜想的确认。

这方天地,就是一个试炼场!

并且,不是针对个人,也同样是针对一个团体的试炼场,规则很是完善!

确认这一点,李云逸当前也没有了其他疑惑,趁着风无尘等人还处在亢奋之中,果断下令。

“出发。”

“让我们瞧瞧,他们……会给我们埋下什么样的惊喜。”

轰!

一声令下,众人立刻齐动,朝远处雾海深处掠去,战意如潮,一颗心完全沉浸在了闯过此地关卡,进入下一位面的心思中。可就在这时,他们只以为,李云逸话锋针对的是此地镇海剑狱之主留下的考验,却没有看到,巫八眼底骤然闪过一抹精芒。

李云逸指的是此地关卡考验么?

不!

他话中针对的,赫然是布置此地试炼场的世外强者!

一句话,杀意蒸腾,掠夺之意尽显。

你们要以我神佑大陆生灵为蛊,养自家后人?

我就撅了你这宝地,鸠占鹊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